112905

中國人重視名字,這種觀念直接導致了避諱文化的誕生。所謂避諱,就是這個字我當名字用了,你就不能再用,你得改字。在避諱的歷史中,就屬針對皇家的避諱最嚴格、影響最大,也是挺順理成章的。

1、漢代的避諱是小兒科

漢朝第一個皇帝,亭長出身的漢高祖”劉邦”,為了避”邦”字的諱,很多書都把”邦”字改成”國”字。例如,《論語》中”何必去父母之邦”硬生生地改成”何必去父母之國”,把孔夫子的話都改了。

漢朝不但要避皇帝的諱,也要避皇后的諱。例如漢初大名鼎鼎的呂后,是一個最殘忍的女人,她的名字叫”呂雉”,”雉”是一種叫”野雞”的動物。因為皇后用了這個”雉”字,就不許”野雞”再用了,從此以後,”野雞”就只能叫”野雞”,再也不叫”雉”了。

再比如,三國名將常山趙子龍,實際應該叫恆山趙子龍,這避的是西漢文帝劉恆的諱。

連帶著,豬哥哥心心念唸的嫦娥姑娘,其實也應該叫姮娥姑娘……

2、唐代形成了避諱制度

據說唐朝安史之亂的時候,唐玄宗眼看著局勢不行了,立馬封兒子李亨(唐肅宗)為天下兵馬大元帥,三方節度使,領兵平叛。隨後,玄宗撇下兒子,在馬嵬坡跑了。

李亨不敢恨自己的爹,就恨安祿山,誰叫他發動叛亂。天下平定之後第一件事,就是避諱所有帶安字的東西。當時廣州有個寶安縣,李亨怎麼看怎麼恨得慌,下令從此改為東莞。所以說,東莞之所以存在,全靠著安祿山……

改完了地名改植物名。當年,山藥還叫薯蕷,早在先秦時期就已經是當紅IP了,人家可是出現在《山海經》裡的植物。至於為什麼改名,明代李時珍的《本草綱目》記錄了山藥們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薯蕷,因唐代宗名預,避諱改為薯藥;又因宋英宗諱署,改為山藥。”

意思是,薯蕷在唐代碰到了唐代宗,代宗說:有先秦背景怎麼了,給我改…然後它就改叫薯藥。再後來到了宋朝,又碰到了宋英宗,就從薯藥又改成了山藥。

如果說避皇家的諱是約定俗成,那麼下面這些就有點看不懂了。

唐朝以前,避諱雖然是種流行的文化習俗,但是到了唐朝,才真正有了制度化的體現:諸府號官稱犯祖父名,而冒榮居之者,徒一年。

這是唐律裡的明文規定,《唐律疏義》是這麼解釋的:

父親的名字裡有個衛字,那你就不能去某衛任官

爺爺的名字裡有個安字,那你就不能任長安縣的職

有叫軍的,子孫不能擔任將軍

叫卿的,子孫不能任公卿職務

如果誰抱著僥倖心理冒充,被發現就要入獄一年。所以”家諱”也是座難以逾越的大山。

你看杜甫,一輩子寫了那麼多詩,你找不到一個閒字,因為杜甫的父親叫杜閒。北宋三蘇,文章流播天下,你找不到一個序字,因為三蘇祖上名序。

3、各種各樣奇葩的避諱

因為避諱鬧的麻煩事還多得很,靖康之亂以後,宋高宗趙構南巡,蜀地有一姓句的大家族追隨他渡江。

朝廷安定了,突然要講避諱了,搞得大家措手不及。這一家子人又多,分佈又散,來不及相互商量聯絡,結果搞得為了避開趙構的”構”字,

有的改姓了鉤

有的改姓絇

有的改姓苟

有的改姓勾

有的改成了複姓句龍

這是硬生生把一個大家族拆了,各支各脈據《揮塵前錄》記載:”析為數家,累世之後,將不復別。”

天子王法固然可怕,流俗的力量卻更是駭人。

寫出《後漢書》的范曄,就因為自己爹名叫范泰的緣故,硬生生辭了太子詹事的官。因為,太、泰,雖不同字,但是同音啊~

最讓人覺得崩潰的其實是李賀。

詩鬼李賀啊,文采好,可惜一輩子沒參加過”科舉”,為啥呢?因為他爹叫:李!晉!肅!

“晉”字與”進士”的”進”同音,如果他參加進士考試,那就是犯父諱,所以當時輿論都說,這倒楣的孩子,一輩子不能考進士……

這事兒連韓愈都看不下去了,寫了篇長文《諱辯》,直接說:父名晉肅,子不得舉進士,若父名仁,子不得為人乎?(意思是,那些父親名字裡帶仁字的,你們怎麼不去死啊?這不是我說的,是韓愈說的……)

避諱這個東西,是有文化人才能玩兒得好的,沒啥文化的朝代,要麼比較不在乎這事兒,要麼在乎的點特別奇怪。

比如,據陳垣的研究說:”終明之世,太祖名字,並未嘗避”。

但是朱元璋不在乎名字,不代表他混不吝,據說他極其厭惡賊、道(盜)、僧、則(賊)、生(僧)、法(發)等字,就因為他參加過紅巾軍,當做盜賊,當過僧,唯恐全天下讀書人笑話他。

朱元璋

在他這兒根本沒有規矩,他就是規矩,只要他聽著看著不爽了,不管你是不是同音同形,是不是二名偏諱,不管你家諱國諱,全殺。

下面,我要隆重介紹一下”玉皇大帝”–洪秀全。

在太平天國首都被攻陷的前兩年,就是1862年,在女人堆裡玩瘋了的洪秀全作天作地,作出一本黑話大全,大名叫《欽定敬避字樣》。

這裡邊要避諱的字有多少呢?69個。

由於拜上帝教這裡還有上帝的事兒,而洪秀全把上帝(耶和華)翻譯成了爺火華……

所以,火字,不能用。火,得用”煷、夥、夥、炎”等字代,生火叫”堆煷”,發火為”衝煷”。

照這麼看來,洪秀全沒考上科舉,沒毛病,一點都沒有……

推薦閱讀:

沒爹沒娘,沒有交配行為!日本髒話為什麼這麼膚淺!?

堂堂北魏第一謀臣,卻不懂察言觀色?下場當然是抄家滅族…

為何他的死,是中國文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大到不能關:政府不敢動、法院不敢判,揭密大型財團背後的黑暗共謀

getImage

  司法究竟庇佑了財團,還是保護了你我?

「一種傳染性的貪婪,似乎控制了多數的企業。」──前聯準會主席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

從頂新黑心油風暴,到日月光K7廠偷排廢水案,
為何財團違法層出不窮,審判卻往往只是雷聲大雨點小,
謀求了天文數字的巨利,受到的懲處卻完全不成比例?
政治護航與司法妥協,如何共同促成一樁再一樁破不了的弊案,
蠶食你我的稅金,甚至最後能夠期待的公義?

匯豐銀行捲入洗錢弊案,必須支付超過19億美元的天價罰金;
西門子行賄遍及全世界65個國家,金額超過14億美元;
英國石油的煉油廠爆炸案造成百人死傷,罰款突破5千萬美元……

從洗錢舞弊、職災意外到環境破壞,
企業犯罪在你我的生活周遭層出不窮,
殞落的性命、蒙塵的山水、深不見底的財政黑洞,
都僅在媒體上化約成一個個令人瞠目結舌的罰金數字。
這些企業不只大到不能倒,更大到不能關,
還能在法庭上透過各種斡旋,交換到自己最滿意的判決結果。

多數的受害者分文未得,47%的緩起訴企業分文未罰,
且讓我們回溯數十年來轟動全球的安隆案、西門子案與KPMG……等,
一窺當時的法庭究竟發生了什麼?
在司法與財團這場大衛與歌利亞的對峙中,
正義之石最終真能打倒巨人嗎?

本書蒐集了數十年來的企業訴訟案,逐一檢視
●檢查官如何透過各種告密管道,發現犯罪並起訴企業?
●企業透過何種手段,企圖降低罰金數字與懲處刑度?
●被害人除了被化約成報導中的死傷數字,還能如何積極影響審判?
●有「企業獨裁者」之稱的公司監察人,是否真能要求企業全面改革?
希望藉由追根究柢的爬梳,跳脫媒體片面的報導,
看出究竟是什麼導致了今日財團橫行的不公局面,

大到不能關:政府不敢動、法院不敢判,揭密大型財團背後的黑暗共謀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壹讀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