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02

你與你所埋葬的這些野蠻敵對者有雲泥之別。你的敵人來自一個奇特的種族–人類與猿類的雜種。如果文明繼續存在,我們就不得不堅持到底。我們必須滅絕這些日本人。–托馬斯•布萊梅(ThomasBlamey)將軍 1942年12月25日

如果在戰時對平民生命及財產的任意破壞仍然是非法的,那麼,在太平洋戰爭中,使用原子彈的決定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僅有的近似於納粹領袖指示的手段。

–拉達賓諾德·帕爾(RadhabinodPal) 在東京戰爭罪行審判上的發言,1948

對一個低劣種族的戰爭

在歐洲,第二次世界大戰是對第一次世界大戰變本加厲的繼續。然而,在太平洋進行的則是另一場戰鬥。以上兩段引言的第一段證實了這一點。對美國及其盟友(布萊梅是澳大利亞人)來說,在某種意義上,它是邊疆衝突、印第安戰爭和種族之間戰爭的繼續,它在全體人民的無意識中,經常調動起一種偏執的不信任及種族滅絕的衝動。今天,這看起來幾乎難以置信。

但是在戰爭期間,人們或多或少都會同意。美國海軍上將哈爾西(WilliamF.Halsey)曾經說:”僅有的好日本老是一個已死了6個月的日本老。當我們到達東京,我們將在東京的曾經所在(’whereTokyowas’,暗指東京屆時已消失)舉辦一場小型慶祝會。”他從不曾放過任何機會,稱日本人為”愚蠢的動物”或”猴子”。

▲(右1)切斯特·威廉·尼米茲,在日本偷襲珍珠港事件中,臨危受命,使遭重創的太平洋艦隊在很短的時間內恢復了自信心。成為美海軍永不隕落的將星。就連美國的最大級別航母也使用它的名字命名的。

不斷向西推進邊疆,曾是美國歷史上不變的特點。當針對日本的戰爭開始時,美國的外圍已經到達夏威夷(這場戰爭之後它確實被歸入美國,成為聯邦的第50個州)。憑藉戰鬥,邊界一個島嶼一個島嶼地逐漸逼近日本群島。不同於義大利人和德國人,日本人被描述為這樣一個種族:不僅與眾不同,而且與文明甚至人性格格不入。

值得注意的是,在戰爭期間,不同於德裔或義大利裔美國人,日裔美國人全體被限制到集中營裡,正如保留區裡的印第安人。他們不是承擔個人責任,而是承擔”遺傳”責任,對他們的拘禁是一種預防措施。

從太平洋寄給菲尼克斯市(Phoenix)女職員的日本人顱骨,以及戰後收集人類遺骸的習俗,都有直接的先例,像華盛頓軍醫博物館(ArmyMedicalMuseum)這樣的官方機構收集”印第安人”的顱骨。

19世紀後半期,它從駐守邊疆地區的士兵那裡得到了2000個。在西征期間,剝頭皮(scalping),即從被擊敗的敵人腦袋上割下一部分帶頭髮的面板,是慣例,土著人和白人都這樣做。通過割取敵人身體的一部分,使其去人性化,意味著他如同一個動物,其遺體是戰利品,可以用來做傢俱。

▲一位十歲大的波蘭女孩卡子梅拉·米卡(Kazimeira Mika)正伏在她姐姐的屍體上哭泣。她姐姐在華沙郊外的一片田地裡撿拾馬鈴薯時被德國人的機槍射死。波蘭,1939年9月。

在太平洋戰爭中,人體部分的清單變得特別冗長:美國人割取手掌、眼睛、顱骨、帶發頭皮、金牙,以及死亡的日本人的其他東西,有時甚至取自活人。骨骼被製成飾物。用日本人骨骼製作的一把裁紙刀被作為禮物送給羅斯福總統(他拒絕了)。

同盟國在歐洲前線的宣傳,主要談及納粹主義及法西斯主義,不攻擊任何德國人或義大利人,但在太平洋戰爭中,則使用貶義措辭”日本鬼子”(Jap)。8歐洲的宣傳招貼畫所描繪的是納粹-法西斯主義領袖或希特勒本人或墨索里尼本人,而在太平洋戰爭中,則用非常顯著的種族特徵描繪”日本鬼子”。這種諷刺漫畫故意混淆人類形象與猴子形象。

不同種族之間的戰爭,全面戰爭

日本人幾乎不理解戰俘的概念,因為在他們的軍事倫理中,你要戰鬥至死。對於被殺死者,敵人要向他致以無疑充滿矛盾的敬意。

另一方面,他們極為藐視任何投降者。為什麼?在太平洋戰爭中,每有一個同盟國士兵被殺死,就會有4個同盟國士兵被俘虜。與此對比的是,每有一個日本士兵被俘虜,則有40個日本士兵被殺死。所以,同盟國士兵被俘虜的概率是日本士兵的160倍!

順便一提,這個極為引人注目的數字似乎推翻了人們認為日本人殺死任何投降者的偏見。然而他們自己戰鬥至死,有點不容易解釋為什麼。他們所受到的服從及自我犧牲的教化,無疑遠遠多於西方人。但是,偏執狂宣傳必然在其中扮演某種角色,還有同盟國格外殘忍的傳聞:84%被俘虜的日本人相信他們在投降後會被殺死。

▲日本前陸軍大臣東條英機,在Omira監獄院子裡閱讀,在那裡因戰爭罪行他被關押

在太平洋戰爭中,美國所使用的口號也是邊疆戰爭的延續。所以,美國軍隊最終不如在歐洲前線那樣自律,而是像在美國的遠西區那樣殘忍。常見的做法是殺死俘虜、傷兵、醫院裡的病人和救生船上的倖存者。美國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是為了懲罰德國,對德國潛艇的攻擊已經擴充套件至對全部船隻,甚至駛往英國的商船。伍德羅•威爾遜在給國會的戰爭諮文中,非常清晰地說明了這點:

  • 有一瞬間,我無法相信:至今都同意文明國家的人道主義政府事實上會做出這種事情。現在的反對貿易往來的德國潛艇戰爭,是反人類的戰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美國軍事領袖也對人性宣戰。他們認為,擊沉駛往日本的任何船隻–甚至醫療船,都是正常的。

海軍少將羅伯特•卡尼(RobertCarney)坦率地聲稱:”我們與日本人的一些醫療船發生衝撞,有些船沉沒,另一些無法識別,還有一些因為毗連真正的軍事目標而遭池魚之殃。”總之,他相信它們的沉沒無關緊要。但是無論如何:

  • 過分擔心這些事件似乎是不必要的高尚。日本人的醫療船無疑被用於非法目的,它們是在治療我們最初攻擊中未殺死的人。被治好而復職的任何人,都可能讓我們許多人付出生命。

如同希律王對待那些可能長大成人的兒童,這個海軍少將預防性地對待可能恢復的傷病者。對卡尼來說,攻擊醫療船是必要的”先發制人防禦”。他是第三艦隊的指揮官,但他研究了費德魯斯(Phaedrus)寓言中的戰略。狼對羔羊說:”我要吃掉你,因為無疑你誹謗我。即使你不曾,在將來你也可能誹謗我,所以無論如何應該撕碎你。”醫療船所承擔的錯誤,可能來自”迴圈論證”的起源,也可能是它的結論,隨便你怎麼說,就不要浪費時間了,因為卡尼已經決心殺死船上正接受治療的病人。

帶著結束戰爭的觀點,”好的德國人”與納粹分子被區分開。然而在太平洋戰爭中,先前的種族主義刻板印象仍然流行,正如過去習慣於所說的,僅有的好印第安人是已死的印第安人。現在關於日本人,也有同樣說法。甚至40%的美國隨軍牧師相信:殺死被俘的日本士兵是合法的。一位心理學家的任務,就是設法排除殺死了無防衛俘虜的罪責感。11943年的一項調查表明,一半美國士兵不假思索地接受命令,他們相信為了實現和平有必要殺死全部日本人。

新聞媒體所報道的公眾人物的說法,顯然無法構成一項實際的計劃,卻能打動頭腦簡單的人。依據總統兒子艾略特•羅斯福(EliottRoosevelt)的說法,約一半日本人需要被消滅;依據海軍上將哈爾西的說法,是大多數日本人要被消滅;依據軍事人員委員會主席的說法,是每個日本人要被消滅。甚至在納粹德國,也從來不曾有人希望有一次種族大屠殺。偏執狂前後擺盪地放大了資訊。

這些威脅性的美國幻想,被進一步鼓吹,到達日本而成為謠言。似乎不可能想象到更誇張的東西。但是,更匪夷所思的”傳聞”在日本流傳著:同盟國在消滅全部本地居民之後,會只留下5000個漂亮女孩,她們將充當旅遊者的導遊–他們會把那個國家改造成一個國際公園。

推薦閱讀:

從自殺攻擊失敗,到豐田分公司社長,珍珠港事變唯一的日本戰俘:酒卷和男

麥克阿瑟唯一推崇的日本將軍!以「遲鈍」受到天皇肯定

第二次世界大戰,全球遍體麟傷,比起中國,她才是傷亡最重的國家

每天來點負能量:失落的壞話經典,負負得正的人生奧義

getImage

嗨!今天覺得如何呢?夢想是不是又更遠了?
努力了這麼多年,也該有點成功跡象了吧?
哎喔!你總是這麼努力,但我們也沒覺得你多優秀呢:)
|||||||||||| 單篇語錄戳中百萬玻璃心、累計數十萬次轉發分享 ||||||||||||
真正引領華文世界「負能量」風潮的大勢粉絲團!

  ————精選32篇負負得正之人生奧義!
————收錄超過百則最經典的負能量語錄!

人生、工作、愛情,都是你越努力越有事。
就從今天起,讓我們找回不鬧事的自己♥

真正的療癒,是面對現實
勇敢的放下,是不要隨便愛自己
想獲得被討厭的勇氣,就要先正視自己討人厭的事實!

負能量一次破解「夢想」「成功」「愛自己」「去旅行吧」等全球TOP 4不負責任嘴砲話術
一切負負得正,人生歸位!

●老闆就是愛惜人才,才會開除你
——回家吃自己的前輩不會告訴你的菁英工作術(極秘)

●不管你有沒有夢想,跪著都不能走完任何路
——何苦意氣用事傷了膝蓋呢

●不要誤會,狗都沒有你累——去旅行吧!
——沒把錢花光也好意思說你在逐夢嗎?

●愛自己Love Yourself
——你是最好的!要比你媽更愛你自己

購買每天來點負能量:失落的壞話經典,負負得正的人生奧義點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歷史大學堂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