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702

1941年12月,日本偷襲珍珠港,對美國正式宣戰。在這場戰爭中,第一個被美軍俘虜的日本戰俘是誰?

日軍偷襲珍珠港(資料圖)

1941年12月7日,偷襲珍珠港的日本聯合艦隊第一攻擊機群起飛發動攻擊之前數小時,五艘小小的日本海軍”甲標的甲型”袖珍潛水艇已經出擊。他們的目標,是預計停泊於珍珠港的美軍航空母艦。整個作戰計劃,並沒有為它們返程安排足夠的時間,所以這是神風特攻隊的自殺式攻擊,戰鬥結束後無一艇返還。

沉眠珍珠灣海底的”甲標的甲型”潛艇

偷襲珍珠港後,日軍大本營公佈了戰果。根據大本營釋出的訊息,參加攻擊戰死的九位官兵”武勳卓著”,擊沉了美國軍艦”亞利桑那號”。為此1942年3月6日,日本海軍釋出訊息稱給予參加攻擊戰死的九位官兵”軍神”的待遇。同年4月8日,日本海軍當局在日比谷公園為九位”軍神”舉行”海軍葬”。這是近於國葬的規格,數萬人參加了這個葬禮。九位海軍官兵的”英勇獻身”,成了軍方宣傳的好材料。他們的”英雄事蹟”被寫成小說、拍成電影,成了戰時日本海軍喚起日本國民高揚士氣最好的宣傳素材。但是,”甲標的甲型”袖珍潛水艇規定乘員兩人。按道理,出擊者應當是十人。可是為什麼”軍神”卻只有九人?對此海軍方面沒有做任何解釋。這成了戰爭中很多接受宣傳的日本國民心中的不解之謎。

《俘虜第一號》封面

1999年夏季京都百萬遍舊書市上,我用三千日元買了一本薄薄的小書。這是新潮社1949年出版的《俘虜第一號》,我把它排到了我書架的必讀書檔裡。理由很簡單,因為這本小書和我研究的”神風特攻隊專題”關係密切。這本小書的作者酒卷和男,就是九軍神之外的第十個人。

1

酒卷和男在1941年12月7日的戰鬥中並沒有死。

本該成為第十位”軍神”的酒卷和男

按照酒卷和男自己的敘述,他和戰死的其他九位”軍神”一樣駕駛袖珍潛水艇出擊。但不一樣的是,出發前悲哀地發現,自己這艘小型潛艇上確定方向的羅盤儀失靈了。

為了偷襲珍珠港的成功,日本海軍一直偷偷進行著精心的訓練和準備。酒卷所在的潛水艇部隊也為參戰一直進行著反覆訓練。每一位隊員確實都有著必死之志。但是潛水艇沒有確定方向的羅盤儀,就像人沒有眼睛。更何況偷襲珍珠港戰鬥發生在凌晨,在戰鬥開始前潛水艇就要偷偷下水踏上潛襲征途,所以出發還要早,海水中的能見度更低。這樣一來,潛航就成了盲人騎瞎馬。可即便在這種情況下,酒卷和男仍舊駕駛潛艇投入珍珠港奇襲之戰。因為那麼多反反覆覆的訓練、那麼多的汗水,還有那麼多親人朋友的期待和囑託,還有在訓練中出事故失去生命的戰友的遺願,就是為了這一刻。如今大敵就在眼前,卻因為沒有羅盤儀不能參戰,這個結果無論如何接受不了。酒卷和戰友完全憑藉目測定下一個方向後駛入茫茫大海,他們期待在潛航中正好能遇到美國海軍的戰艦並擊沉之。那樣這艘袖珍潛水艇就可以演出一場完美”散花”的正劇,為日本海軍留下一段英雄的傳說。

但是,悲劇到來了。在衝進珍珠港的過程中,袖珍潛艇碰到了珊瑚礁,導致艇載魚雷的發射器受損失靈。瞎貓已然瞎了,現在還失去了爪牙。一心想成為英雄的潛航者,已經失去了立功的可能。悲劇還在接續。因為水下操作條件太惡劣,袖珍潛艇擱淺到了珍珠港海灘。失去爪牙的瞎貓,連腿腳都折掉了。酒卷和男與副手所能做的,就是為保證潛水艇的技術機密引爆潛艇。引爆後他們一起跳進了海中。艇副死於海中,酒卷卻僥倖活了下來。

《俘虜第一號》中酒卷離艦之際有一段非常反映那個時代特徵的心理活動:

和我們一直同命運的潛艇受傷倒下了。可憐它正在爆炸中走向最後的終點。我是不是應當和潛艇共命運呢?我這樣逃出來只讓潛艇無情地走向毀滅對嗎?要和艦艇同命運-那才是海軍的”玉碎”。但求生的本能呼喚著我。我是人,艦艇不過是冰冷的鐵塊的變形體。人有血,有肉,有未盡的生命和工作。兵器可以製造很多,可以找到許多代替品。但人不能那麼簡單地被代替。人不是兵器。即便我不是一個優秀的軍人也無所謂,我要選擇人的道路,迎接我的新使命。我這樣想著毅然下定決心離開了艦艇。

七十年後的今天,這樣的心理活動也許需要一點解讀才好理解。在日本軍隊裡,”和艦艇同命運”與”和武器共命運””和軍旗共命運”一樣,是軍隊神聖性教育的一環。

按照日本軍隊的思想脈絡,士兵應召入伍,一方面是履行近代民族國家的國民義務,但更根本的是他們放棄了原有的諸如商人、農民、工人、市民等社會關係,像前近代的武士們一樣,獲得了”天皇的士兵”這樣一種神聖的新身份。發到每一個士兵手中的三八槍上,都刻有天皇家才能使用的”菊紋”。這種新身份對於很多日本士兵來講是意義非常的。很多日軍士兵在回憶文章中會提到這個”菊紋”。我曾經閱讀過一位最後在菲律賓投降的日本士兵的回憶錄。當軍官宣佈戰敗,明天要統一交出武器的時候,他因為覺得沒有打贏仗對不起天皇而徹夜難眠。最後他找到一塊石頭一點點把自己步槍上的”菊紋”完全磨掉。做完這件事,他總算噓了一口氣,為最後替天皇做了一點什麼而感到心安。五十年後回想起來,這位老兵還覺得那是自己做的一件漂亮事。

日軍三八槍上的菊紋

日本軍隊文化中更為典型 “神聖化”的是軍旗。日本軍隊的軍旗稱為”陸軍御國旗”,軍隊失掉軍旗是奇恥大辱。著名的乃木將軍就因為失去過軍旗而一直被人詬病為畏死,到他最後在明治天皇死後剖腹自殺。日軍的軍旗被神聖化得非常徹底,當戰鬥失利面臨危險局面,日軍會燒掉軍旗。”二戰”中四百四十四面軍旗或在戰場被燒掉,或被帶回日本燒掉,沒有一面落到盟軍手中。

1942年在”善洋丸”上舉行的日本陸軍第28聯隊海上軍旗祭,兩個月後該船被美軍擊沉,該聯隊亦於同年8月被美軍消滅於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中(土井全二郎《失去了的戰場記錄》)

艦艇、武器、軍旗被神聖化的背後,是日本帝國軍隊特有的文化。大日本帝國的陸海軍文化奠基於明治維新。

這場發生於1868年的維新運動給日本軍隊打上了濃厚的時代印記。明治維新並不是一場英國式的資產階級革命。在東亞展開的這場革新運動有著更復雜更豐富的面向。”王政復古”對資產階級維新派而言是”舊瓶裝新酒”,即打著復古舊日天皇皇權的旗幟,偷偷裝進的是維新政府的新貨。而對於早已經令不出天下的天皇家,卻正好演一出”借屍還魂”,藉資產階級維新派的勢力,重新樹立天皇家的權威。

在維新前天皇家與維新志士共同發出誓願的”五條誓文”中,已經可以看出天皇超然的地位,而大日本國憲法確認日本由”萬世一系神聖不可侵犯”的天皇統治,並賦予天皇陸海軍統帥權,更把天皇放到了精神上和體制上實際統領一國的一君萬民的地位。皇國史觀被拿來作為核心的歷史方法將日本歷史重新梳理了一遍。在這樣的歷史邏輯中,足利尊氏因為對天皇使用武力變成了國賊,追隨後醍醐天皇戰死湊川的楠木正成變成了”大楠公”,成了古代日本武士盡忠於王事的榜樣。

立於東京皇居外苑的楠木正成像

日本帝國軍人的”神聖性”,本緣自這份一君萬民的皇國思想。《神皇正統記》開篇即雲:”大日本國者,神國也。”既然是神國,天皇既然是活著的神,即”現人神”,那麼被他神聖光環籠罩的就不是普通人,而是被”神選”者。因此不僅活著的日本人應當以自己是日本天皇的子民感到驕傲,而且在另一個世界,能夠進入日本天皇神聖照耀中更是無上榮光。”靖國神社”就是這一”無上榮光”的物化體,大日本帝國為歿於皇命的死者們建構起來的特殊世界。在靖國神社裡,不論是軍階還是外面娑婆世界地位、金錢都歸零為一,死去的軍人的魂靈統一都成了名為”某某命”的神。到此,一君萬民的皇國思想已經為日本軍人設計好了完備的生死世界觀念:他們活著是皇軍,國是”皇國””御國”,死了則進入”靖國神社”成神。

2

潛艇失去戰鬥能力和航行能力後,已經沒有繼續戰鬥的武器。按照日本帝國軍人的教育,這時候的酒卷應當選擇的,就是最後的”玉碎”。作為職業軍人,酒卷和男是經歷過這種精神訓練的。但早在接受上司教訓的時候,對生死他就有自己的想法。《俘虜第一號》云:

我所理解的軍人,最終為的是走向戰場盡全力戰鬥,並最後獲得勝利。當然只要走進戰場就有可能犧牲。但絕非必須要純粹地赴死。軍人也是人,作為人誰都不想死這一點是不變的。但在把一般人生活的世界稱作”娑婆世界”的日本軍隊裡,為國家而戰的軍人的思考方法是超越了人的世界進入神性化狀態。那種認為不管好壞只要是軍人就必須像一個男子漢那樣純粹地赴死是一種謊言。在海軍兵學校時,反覆被教訓說軍人最重要的是在什麼時候都可以赴死、只要戰鬥就必須勝利。我對此不認同並抱有疑問。我想和讓我什麼時候都可以赴死相比,不論什麼時候作為一個軍人都應當活下去才是更重要的。死亡可以從各種方向襲來,為了最後的勝利,必須讓更多的人活下來。強調什麼時候都可以赴死,最後會倒向-根本不選擇手段的死-即毫無目的的死。我想死應當更深刻、更慎重、更有意義。

正因為有這樣的”活思想”,酒卷自己最後活著落到了美軍手裡。在美軍俘虜集中營裡,他是”俘虜第一號”。

戰時的日本軍人一直被告誡,壯烈的戰死是軍人的本分。每一位日本兵入伍後都被要求背誦《戰陣訓》。《戰陣訓》要求士兵們為完成任務不惜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並且明令,每一個日本軍人可以戰死但不可以當俘虜。”二戰”期間,日本軍隊有戰敗自殺的傳統。據統計,在太平洋戰場幾次主要戰役中,日軍被俘者與戰死者的比例最低是塞班島1:16,最高為硫磺島戰役1:143。平均為1:56.3。這個比例在參加”二戰”的國家中是絕無僅有的。如果戰鬥面臨最終失敗的局面,成群的日本兵會選擇”玉碎”,即冒著槍林彈雨做最後的死亡衝鋒。這樣的衝鋒不以勝利和殺敵為目的,而只是追求”聖潔的死”。

死生亦大矣。死從來都是每個人必須面臨的問題。從理性判斷出發,酒卷和男的思想無疑是正確的。但事實是更多的日本人選擇了”玉碎”。理性地分析這種看似迷狂的做法,我們能夠看到近代民族國家的宣傳和教育怎樣左右了日本民眾的思想。一切為了天皇陛下!一切奉獻給天皇陛下!七生報國!在一切為了天皇的大義名分下,日本軍人活為皇軍,死則成神。這看起來只是抽象的觀念和思想,但經過反覆地宣傳和洗腦,最後會變成一種可怕的信念。而”軍神”產生和對”軍神”的宣傳,是給國民和士兵洗腦時最好用的靈丹妙藥-他們用自己的行動對於這一思想邏輯做出了生動的詮釋。


在中世紀,戰爭是武士們的特權。但民族國家時代的戰爭是國戰。因此戰爭宣傳的物件不僅僅是乃木希典和東鄉平八郎這樣的將帥,士兵和基層軍官都需要樹立相應的典型。日本帝國的宣傳者們很早就意識到了這一點。甲午戰爭的黃海海戰宣傳重點中,海軍就有鬆島艦上瀕死還在反覆問”定遠還沒打沉嗎”的三等水兵,陸軍有關於一位號兵吹喇叭的宣傳,這樣的宣傳最後成了套路,並最終發展出”軍神”的稱謂。

以”爆彈三勇士”為素材的啤酒廣告

在這樣的語境裡,帝國宣傳機器甚至無視事實製造英雄。著名的”爆彈三勇士”就是很好的例子。1932年”八一三事變”中,日軍獨立工兵第十八大隊的三位士兵以自爆方式突破了中國軍隊的防禦工事。他們被稱頌為”昭和的軍神”。

據日本學者上野英信的研究,”爆彈三勇士”實際上是戰場指揮混亂與工兵操作失誤造成的一起事故。隨軍記者之所以把這樣一場事故用生花妙筆描寫成肉彈攻擊,理由無他,只是出於日本軍隊宣傳需要而已。而一旦被推上”軍神”的祭壇,整個帝國的宣傳機器便隨之開動起來,很快在日本國內造成強大的宣傳攻勢。日本全國各大報紙不僅用最隆重的話語形式連篇報道,而且還通過報紙為遺屬開展募捐活動。


很快以”爆彈三勇士”為主題的歌曲被創作出來,電影被拍攝出來,連歌舞伎、文樂等傳統戲劇界都紛紛排出新戲來。”英雄的故事”以文字、美術插圖、歌曲等形式很快進入日本學校的教材。最後他們的故事深入人心到這樣的程度,以至於啤酒廣告都會使用他們的漫畫像。

當時大本營聲稱海軍的九位”軍神”擊沉美國軍艦”亞利桑那號”,這一報道後來被證明是捏造的。2007年12月出版的淵田美津雄自傳《珍珠港攻擊總隊長的回憶錄》中對這段往事有詳細的記載。事實是四艘潛艇被美軍擊沉,一艘因為觸礁擱淺。在向天皇彙報戰況之前,大本營海軍部潛水艇主務參謀有泉龍之介向淵田美津雄提出,日軍偷襲珍珠港後,從第三國流入日本的美國軍艦”亞利桑那號”傾斜海中的照片特別具有衝擊力。為宣傳計,能否把擊沉”亞利桑那號”的戰功挪到”九軍神”身上?淵田美津雄苦笑著回答說這很難成立,因為魚雷是擊不沉”亞利桑那號”的,這樣做終會成為世人口中的笑話。但最後還是為了大局不得不讓出這份軍功。

1944年日本開始發動”神風特攻”時,我們可以看到這一模式幾乎不變地被重演。從第一輪特攻起,整個新聞界即進入宣傳狀態。在戰爭結束前,報紙對於”神風特攻隊”的報道,對於民眾精神的影響之大是超乎我們想象的。設想一下在敗色濃厚的日本本土,看到報紙上一排排赴死的神風特攻隊隊員的頭像照片,有多少人會將心比心,於是怎樣艱難的生活環境都變得沒有那麼艱難。一切為了神聖天皇陛下這一神聖的大義,捆綁了一個時代的人。


那麼,被這樣的宣傳和教育培養起來的日本士兵、日本國民,最後是如何脫卻這種近乎瘋狂的思想羈絆的?

這個問題的答案很複雜,因為即便在戰中,也並非所有人都被完全洗腦。”二戰”中日本帝國發起的神風特攻,很多隊員都是學生兵。因為前線兵力不夠,從1943年起,日本帝國的徵兵物件擴大到了大學生。應徵入伍的大學生因為有文化被編入海軍航空兵。日本海軍本來走的是精兵路線,海軍兵學校1942年兩期學員加起來只有190人,而1943年9月入學的人數一舉增加到5199人。這其中死於戰爭者有1617人,其中三分之一是死於神風特攻。這些年輕的學生們戰死後留下的日記、書信,戰後被整理出版。以下文字摘自其中最著名的《聽啊,海之靈的聲音》:

巨大的、肉眼看不到的風暴撲過來。撲過來。撲過來。……它把我扔向未知的世界。這是怎樣的時刻?所謂人、所謂歷史、所謂世界,到底是什麼?誰在推動歷史?像捲動怒濤一樣。聽得到夢幻馬車的輪聲。眼睛看不到的車輪聲。歷史是什麼?人是什麼?我究竟該做些什麼?

–柳田陽一

這是常識之外的知識橫行的人世間,我不想把他們的知識作為知識來想。這是一種叛逆的說法吧。

–淺見有一


歷史的現實是充滿夢想和偏見以及我執的世界。這就是其本質。

–中村勇

這些文字告訴我們,那些駕駛戰機撞向美國軍艦的神風隊員中,那些死在溼冷的戰壕中的士兵,很多人原本都有自己的思考。只不過形勢比人強,他們在表面上要表示相信並採取服從的態度。因為這不僅關乎自己,還關乎自己的親人,關乎很多複雜的因素。

對於我們理解戰時日本人精神的這一層面,《俘虜第一號》那段話,是非常有參考意義的。

3

1941年底被俘的酒卷和男,在戰爭結束後的1945年12月13日乘船踏上了歸國之路。

萬事難得第一名,作為美軍第一號俘虜,他尚未踏上日本國土,其出生地德島的報紙在12月8日已經有了關於他的長篇報道。他的傳奇經歷喚起了人們的好奇心。歸國四年後,走出美軍戰俘營的酒卷和男終於整理好了自己,開筆完整地寫下了自己的故事,這就是這本《俘虜第一號》。這本記錄自己俘虜生活的小書出版時,戰爭剛剛結束四年。圍繞酒卷和男周圍的仍舊滿是戰爭剛剛終結的氛圍。


1945年酒卷和男回到日本後並沒有馬上踏上歸家的道路。”我不知道信和電報究竟要經過多少天才能送達,所以我沒有向故鄉發出任何訊息。並且我沒有那種馬上想回鄉的想法。歸鄉這件事,我覺得好像就是碰觸膿包一樣。”

一直拖到1946年1月11日,他終於還是踏上了故鄉的土地,耳朵裡灌滿了德島特有的鄉音。很快他看到了自己家的房子,燈火透過窗子映出來。走進家門時酒卷踟躕再三。近鄉情怯,酒卷和男是個心思很細膩的人。但真正讓他遲遲邁不出歸鄉腳步的,讓他在自己的家門前躊躇不前的,讓他忐忑不已、想讓人知道自己歸來又怕人知道自己歸來的,是他曾經當了俘虜的身份。聽到自己的媽媽流著眼淚說”我以為你光榮地戰死了哪”,那一瞬間酒卷和男難堪到了極點。在戰爭中的日本帝國,做了俘虜的人會被看成是恥辱,家裡會被看成”非國民”,會承受來自社會的巨大壓力。所以當了俘虜會給自己的家人帶來極大的傷害。為了不讓人認出自己,很多人被俘後會報假名字,而酒卷和男為了不讓人認出自己,也曾在美軍給自己拍照片時用菸頭燙傷自己的臉。事實上,為了正面宣傳九軍神,酒卷和男成為俘虜一直是日本海軍嚴加保守的機密。所以他的家鄉和親人都不知道他的準確訊息。

俘虜酒卷和男,臉上有用香菸燒出的疤痕


有關日本士兵最後如何脫卻日本帝國的宣傳教育,酒卷這位資格最老的俘虜也為我們留下了寶貴的記錄。在美軍戰俘營,酒卷和男最初有過一個自暴自棄的階段,後來他開始努力學英語、學習西方的民主和各種知識。

隨著戰爭的發展,越來越多的日軍戰俘進入戰俘營,他便慢慢成了日軍戰俘和美軍溝通的渠道,成了戰俘中的領導者。酒卷用心照顧那些後來被俘的士兵們,幫助他們開啟心結,認識現實並走上自新之路。

在《俘虜生活四年回顧》中,他結合自身經歷和對周邊日本人俘虜的觀察,把被俘後日本人的精神狀態分成了四個時期:第一期是求死期。四處尋找自殺的機會。酒卷自己第一次受審直接向審判他的美國軍官要求:”殺了我”,並多次嘗試自殺。然而一旦成為俘虜,在嚴密的監視下很少能夠有自殺的機會。第二期是煩悶期。情緒冷靜下來,但一想到自己作為俘虜活著就覺得鬱悶無比。第三期是自暴自棄。死不了,但又找不到活著的意義,於是開始自暴自棄。第四期則是從反省到求知到再起,開始重新為自己的生命找到存在的意義。換個角度思考,酒卷這裡所講的,不就是一套神聖話語洗腦後的軍人俘虜從信而求死到不信而求新生的過程嗎?


那麼,民眾層面這個轉化是如何發生的呢?事實上戰後半年,日本人以驚人的柔軟性回到了正常的生活中,這本來就是應當有的正常的生活。看到這種變化,很多人都在說日本人墮落了。而在作家阪口安吾看來,這種墮落是應當歡迎的,因為這符合人的本性。相反,”一切為了天皇陛下”的大義束縛,它對人心的禁制是非人道、反人性的。關於天皇制,阪口安吾在《墮落論》中指出,”天皇制這種東西和武士道是同種的”,是非常深刻的見解。”一切為了天皇陛下””一切為了皇國”這一大義,正是建立在武士道的邏輯之上的。但是,按照武士道的邏輯,敗者要以潔白之死負起失敗的責任。然而,一旦日本戰敗,坐在權力頂端的昭和天皇不僅沒有自殺謝罪,甚至沒有退位,反而屈身於美軍,最後躲過戰爭追責,一直活到了1989年。


成千上萬的士兵被《戰陣訓》束縛著走向自我毀滅,釋出《戰陣訓》的東條英機反而做了美軍的階下囚。有人把手槍私遞進監禁他的牢房,希望他有一個潔白的死,結果是這位從小就讀陸軍中央幼年學校接受軍事訓練的職業軍人用手槍自殺時居然槍會打偏。苟活下來的他,最後站到了東京大審判的審判臺上被審判。這一切才是真正關鍵的地方:不論是昭和天皇還是東條英機,他們最後的行為才真正為曾經被神聖化的大義簽下死亡證明。神國的言說、武士道的邏輯,在這裡才真正完成了自身永遠的崩潰。

企業人酒卷和男

酒卷和男回鄉後,有人來信讓他”立即剖腹自殺以謝世人”。寫這信的人,很明顯和酒卷和男不是一個思想層面的人。在美國戰俘營裡,酒卷和男學會了英語,學會了民主主義,學會了領導人和照顧人。1948年他進入豐田公司,從公司職員一直做到了豐田公司巴西分公司的社長。晚年的酒卷和男過著平靜的百姓生活,很少和人談起當俘虜的事情。


《每日新聞》的一位記者曾經問他:”是什麼一直成為你心靈的支撐?”酒卷和男回答:”是人的尊嚴。”

酒卷和男於1988年去世,享年81歲。

推薦閱讀:

第二次世界大戰,全球遍體麟傷,比起中國,她才是傷亡最重的國家

別人拿槍,他拿「闊劍」!現代戰爭用冷兵器逞威風的英國大將…

麥克阿瑟唯一推崇的日本將軍!以「遲鈍」受到天皇肯定

如何讓人喜歡我:前FBI探員教你如何影響別人、營造魅力、贏得好感、開啟「好人緣開關」!

getimage

如果與人交往總是讓你感到困擾、有壓力,不要氣餒!你並不孤單!一切都還有希望!
 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人際關係類暢銷書  讀者平均4.5顆星好評

如何不說一句話就吸引別人注意?
如何讓別人自然而然對你有好感?
如何判斷別人對你是否為真心?
如何解讀肢體語言,了解別人對你的真正看法?
如何讓好感持續增加,培養穩定的長期關係?

本書作者曾經擔任美國FBI探員與行為分析師,他發展出一套超完美技巧,多次成功收編敵國間諜,讓對方把他當朋友,心甘情願向美國提供機密情報。後來他更將這些方法應用在日常生活中,在每天「讓別人喜歡他」的戰鬥中順利達陣。他以他20多年的專業經驗告訴你,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是可以操作的!

在書中,你將學到

◆友誼公式
◆友好訊號
◆友誼的黃金守則
◆好奇心原理
◆吸引力法則

透過以上技巧,你可以輕鬆讀取別人的心、影響他們對你的看法,將原本的陌生人變成朋友!

菜鳥業務更容易建立人脈;
資深業務可以開發更多客戶;
在公司裡能與同事、主管和諧相處;
結交異性、新朋友無障礙,擁有好人緣;
消費者能用最低的價格買到好東西;
搭飛機時甚至可以免費升等頭等艙!

不管在學校,在職場,或其他任何需要社交互動的地方,都無往不利!

購買如何讓人喜歡我:前FBI探員教你如何影響別人、營造魅力、贏得好感、開啟「好人緣開關」!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國家人文歷史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