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402

“詩仙”李白不僅在詩歌創作上造詣很,同時還是成語的”量產者”

我們細數一下李白貢獻的成語:

青梅竹馬

出處

《長干行》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

同居長幹裡,兩小無嫌猜。

釋義

形容男女小的時候天真無邪,在一起玩耍(竹馬:兒童放在胯下當馬騎的竹竿)。現多指夫妻倆或戀人從小就相識。

兩小無猜

出處

《長干行》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

同居長幹裡,兩小無嫌猜。

釋義

男女小的時候在一起玩耍,天真浪漫,沒有猜疑。

浮生若夢

出處

《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

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

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

釋義

浮生:短暫虛幻的人生(對人生的消極看法);若:像。把人生當作短暫虛幻的夢境。

大塊文章

出處

《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

況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

釋義

原指大自然錦繡般美好的景色。後用以稱讚別人內容豐富的長篇文章。

殺人如麻

出處

《蜀道難》

朝避猛虎;夕避長蛇;

磨牙吮血;殺人如麻。

釋義

如麻:像亂麻一樣數不清。殺死的人多得像亂麻。形容殺的人多得數不清。

九天攬月

出處

《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

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月。

釋義

攬:採摘。到天的最高處去摘月。常用來形容壯志豪情。

揚眉吐氣

出處

《與韓荊州書》

而君侯何惜階前盈尺之地;

不使白揚眉吐氣,激昂青雲耶?

釋義

形容被壓抑的心情得到舒展而快活如意。

仙風道骨

出處

《大鵬賦(並序)》

餘昔於江陵,見天台司馬子微,

謂餘有仙風道骨,可與神遊八極之表。

釋義

形容人的風骨神采與眾不同。

鐘鼓饌玉

出處

《將進酒》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願醒。

釋義

指鳴鐘鼓,食珍饈。形容富貴豪華的生活。

摧眉折腰

出處

《夢遊天姥吟留別》

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

釋義

形容低頭彎腰阿諛逢迎的媚態。

一擲千金

出處

《自漢陽病酒歸寄王明府》

莫惜連船沽美酒,千金一擲買春芳。

釋義

原指賭博時下一次注就多達千金,後用來形容任意揮霍錢財。

魚目混珠

出處

《鳴皋歌送岑徵君》

雞聚族以爭食,鳳孤飛而無鄰。

蝘蜓嘲龍,魚目混珍。

嫫母衣錦,西施負薪。

釋義

拿魚眼睛冒充珍珠,比喻拿假的東西冒充真的東西。

推薦閱讀:

是「每況愈下」,還是「每下愈況」呢?

成語沒有說的故事,他「負薪掛角」為求一官半職,最後卻因報私怨而被殺

人前人後兩個樣!他們留下千古名句的同時,也幹著不為人知的勾當

文章自在

getImage

本來文章有法,可是真正讓文章有妙趣、有神采、有特色、有風格的法,非但不能經由考試鑒別;也不能經由應付考試的練習而培養。要以寫文章的抱負和期許來鍛鍊作文──

  要寫文章,不要搞作文!

  張大春以79篇散文演繹文章之道,既談他對寫文章的看法,也示範各種寫作技巧。
  同時收錄蘇洵、魯迅、胡適、梁實秋、林今開、毛尖等古今諸家文章各一篇,
  或博大或巧妙,各擅勝場。

文章是自主思想的訓練,若不是與一個人表達自我的熱情相終始,那麼,它在本質上是造作虛假的。
練習寫文章,是要培養一種隨身攜帶的能力,而非用後即丟的資格。

從概念到方法,從說明到例文,從白話到文言。
好文章從天地人事的體會中來,寫文章本該是自由傳神、變化多姿的趣事。

寫文章,好難──

好文章是從對於天地人事的體會中來;而體會,恰像是一個逛市集的人從自己口袋裏掏出來買東西的錢。累積好逛市集的資本,寫文章就不難。

我對文學沒興趣,何必學作文、寫文章──

作文當然不是文學,也不以訓練文學家為目的,但是作文並不排除文學。不僅如此,還與萬事萬物、各行各業、諸學諸術都有關。如果有一個又一個的題目,能夠勾動你去反芻你那不得已而然的生命,你會覺得那是中文系、作家、或者是作文專業老師才看得到、聽得到的事嗎?

作文都是八股文,很無聊──

今天自以為身處新時代進步社會的我們每每取喻「八股」二字以諷作文考試。殊不知眼前的考作文還遠不如舊日的考八股──因為八股講究的義法,還能引發、誘導並鍛鍊作文章的人操縱文氣,離合章句;條陳縷析,辨事知理。

考作文,唉──

面對惶惶不可終日的考生及家長,我總想說:如果把文章和作文根本看成兩件事,文章能作得,何愁作文不能取高分呢?以考試取人才是中國人沿襲了一千多年的老制度,以考試拚機會更是這老制度轉植增生的餘毒,既然不能迴避,只能戮力向前,而且非另闢蹊徑不可。

怎麼「另闢蹊徑」──

一般說來,真正的好文章不會是他人命題、你寫作而成就的。但凡是他人命題,就只好換一副思維,把自己的文章當作謎面,把他人的題目當作謎底。你周折兜轉,就是不說破那題目的字面,可是文章寫完,人們就猜得出、也明白了題目。

如何加強寫文章的能力──

戒掉廢話,乾淨俐落地說話。

打消我們日常口語中毫無意義的口頭禪,有如清理思考的蕪蔓,掌握感受的本質,這種工作不需要花錢補習、買講義、背誦範文和修辭條例,它原本就是我們自有自成的能力。

作文不只是制式的說明文、抒情文、敘事文、議論文等寥寥數端,而是更廣泛的語言活動。

寫文章怎麼可以套公式──

如果不只是調度有限的嘉言名語,投機討巧,而是將這公式移作思考遊戲,鍛鍊出一種不斷聯想、記憶、對照、質疑、求解的思考習慣,何嘗不能在更廣泛的生活場域上打造出行文的能力呢?

用字斤斤計較,有必要嗎──

像是患了強迫症一般講究文字形、音、義之正確與否的人不無道理——沒有這樣的人,就不容易傳遞基於文字而產生或召喚的信念。

孩子為什麼討厭寫作文──

因為我們從小教孩子作文,多半只教他們應和題目。若培養孩子對許多不見得有用的事物產生好奇、並加意探索,便能引導出樂趣。

文言文是古人的語言,都什麼時代了還學它幹嘛──

國語文本來就是文白夾雜,使用者隨時都在更動、修補、扭曲、變造我們長遠的交流和溝通工具——包括把「女朋友」說成「女票」、把「甚麼時候」說成「神獸」、把「鼓起勇氣」說成「古瓊氣」、把「中央氣象局」說成「裝嗆局」的現代人(尤其是年輕人),也隨時在增補修繕破壞重組這一個語言體系。我儘管未必習慣或喜歡,但是從來不會去譴責教授先生們一向嗤之以鼻的「火星文」。同樣的道理,對於流傳了千百年而仍舊為人所使用的語言,我也不覺得一定只該被現代人鄙夷、拋棄或遺忘……國語文教育真正的問題不在兩種語(文)體之對立互斥,而在教學實務欠缺融通變化;還不僅是獨立一個科目的教學實務,更牽繫著各科知識能夠被學生理解的根本。

好的國文課本應該是──

我只能這樣想像著:有朝一日,國文課本的每一課都是一道人生的謎題,從一句俗語、一篇故事、一首詩、一首流行歌曲、一張照片、一部電影、一齣戲劇、一棟建築、一套時裝、一宗古董……一幕又一幕的人生風景,提供學生從其中認識、描述並解釋自己的處境。

「作文」原是「練習寫文章」的意思,但隨著教育模式已變成「被動地寫命題式文章,且作為考核之用」,學子沒有熱情,師長也苦惱,但求早早脫離考試制度。

但寫文章不應以考試為目的,也不以成為文學家為目的。文章是表達自己的方式,是國語文修養,是一種溝通管道,好文章能讓我們對人世的理解超越時間。

張大春以其多年與文字為伍的經驗、對現前作文教學環境的觀察,提出見解,也引導讀者體驗寫文章的自由樂趣。

購買文章自在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國家人文歷史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