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06

宋朝那些奇奇怪怪的節日

文:陳華勝

在宋朝士民生活的小說《金瓶梅》中多次寫到上元賞燈。整本一百回的《金瓶梅》,光是上元燈節就被描寫了四次,內容跨越了十六個回目,龐大的篇幅更是讓我們感覺到《金瓶梅》的作者對於燈節的熱鬧有種幾近迷戀的情結。

那麼,上元節究竟是個什麼節日,以至於作者都這樣不惜筆墨地加以描寫呢?正好,馬上就要過年了,我們可以在這裡親身感受一下上元節的熱鬧!

上元節也就是今天的元宵節,在正月十五,這一天可以說是宋朝人民最大的法定節日。

▲上元節,皇帝觀看表演

上元賞燈儘管在唐朝就已成為習俗,但唐朝的時候並沒有將上元節定為法定節日,這個法定節日的誕生還是在北宋的初年。

建隆元年的元夜,剛當了皇帝不久的趙匡胤登上了宣德門城樓,只見萬家燈火、簫鼓間作、士女歡會、車水馬龍,好一派繁榮盛世!宋太祖心情很好,特意問身旁的大臣李昉:人物比五代如何?李昉當然接靈子,正是溜鬚拍馬的好機會,立即回答說:民物繁盛,比之五代數倍。

趙匡胤聽了很高興,想想新成立的大宋朝剛剛平定了南唐、討定荊湘、四川,趙氏大旗迎風飄揚,也該好好慶祝慶祝了。那個時候國際上還沒有流行搞閱兵式,於是趙匡胤下令,特詔開封府在上元節時更放十八、十九兩夜,縱士民行樂。從此,上元節這個法定節日就在兩宋成為慣例。

如果說冬至、立春、除夕、元日,大家還都忙著各自過年,那麼到了上元節這一天,則是集體性慶祝春節的一個高潮了。

由於有了三天假期,遊樂的時間更充裕了,東京市民便將上元觀燈的習俗發揮到了極致,將東京汴梁佈置成了一個燈的海洋。

這許多的燈中值得一說的是走馬燈。從科學技術發展史來看,它是現代燃氣渦輪機的萌芽,可是宋朝人民卻利用空氣受熱後上升、冷空氣下沉的原理,將它轉化為走馬燈的製造,不可不謂是挖空了心思!

這一天的夜裡,連皇帝都不寂寞了,帶著後宮的嬪妃來到宣德樓上欣賞燈會、觀看民間藝人的各色表演。藝人受了鼓舞,口裡高呼萬歲,表演得更加賣力,宣德樓上皇帝一聲”賞”,金錢如雨點般撒下……

我們今天的猜燈謎也是從宋朝開始發明的,八成是嫌光賞燈太單調了,要找一些助興的消遣。當然了,猜著了燈謎,你也是可以去領賞的,小到一隻燈籠,大到一貫銅錢,反正有你樂的!

▲元宵

由於有太祖皇帝”縱士民行樂”的最高指示,官府也就破例開放各項禁令,就連廣大婦女同胞也得到了解放。

平時裡,她們三步不出閨門,談不上有什麼社會活動。到了上元燈節這一天,她們也可以隨同家人出外觀燈。於是懷春少女與王孫公子就在這一天上演了不少愛情故事:

東京有個姓張的書生,元宵夜到乾明寺看燈,在殿首上拾到一塊紅綃手帕,手帕上有一首詩,還附有一行小字:“有情者拾得此帕,不可相忘。請待明年正月十五夜在相國寺後門一會,車前有鴛鴦燈的就是。”

套路當然是老套的,但就是這樣老的套路,在那個時代就足以叫人心驚肉跳了。我就納悶,那個掉手絹、扔手帕的少女也忒膽大:她怎麼知道撿到手帕的一定是個英俊郎君?而且還忒有耐心,約會約在一年後。好在才子佳人的佳話總是往好裡編的,張生果然耐心地等了一年(比起今天男女的約炮,他可真是個正人君子啊!),到了第二年的正月十五晚,有情人終於有了機會相見,於是他倆經過一番曲折,相約變姓(注意,不是變性)埋名,逃到蘇州白頭偕老。

這則宋人故事記錄在《永樂大典》裡,權當是宋朝上元節的一則社會新聞吧。更搞笑的社會新聞記載在《宣和遺事》裡:

  • 東京元宵觀燈,風流天子宋徽宗一時心血來潮,下令遍賜御酒。一個婦女吃了御酒後,貪小把金盃藏了起來。那個時候沒有胸罩,也沒有坤包,不知道她藏在哪裡?反正是被發覺拿下了。

這下可好!案子發生在皇帝眼面前。宋徽宗也就當餘興節目,親自審案了。不過,那個婦人也不簡單,生在今天她絕對是當辯護律師的料,你看她替自己辯護:我跟老公一起出來看燈,人群裡和他失散了。現在蒙皇上賜御酒,吃了下去面有酒色,雖然我們大宋朝不查酒駕,但是我不與夫婿同歸,還面帶酒色,怕回去被公婆怪罪,所以想把金盃拿回去做個憑證,告訴他們是皇帝賜酒,不能不喝–你看!你看!看她說得多少輕巧。

不過,這位婦人倒也是個文藝女青年,據說她還當場做了一首《鷓鶘天》的詞:

月滿蓬壺燦爛燈,與郎攜手至端門。貪看鶴陣笙歌舉,不覺鴛鴦失卻群。

天漸曉,感皇恩,傳宣賜酒飲杯巡。

歸家恐被翁姑責,竊取金盃作照憑。

一首詞打動了徽宗皇帝這個文藝男青年,乾脆把金盃也賜給了她。各位,你們要是沒有這個文藝才能,可千萬別去偷皇帝的金盃,要不然,我們大家吃不了兜著走。

當然了,儘管是法定的假日,也不是所有的婦女都可以享受到。一些冬烘的士大夫家裡,婦女仍被禁止出門。

司馬光居洛陽的時候,正值上元節,他的夫人想出去看燈,可是司馬光卻板著臉說:”家裡有燈,何必出去看?”夫人只好說:”還想看一看遊人。”沒想到老先生的臉繃得更緊了:”我是鬼嗎?”

儘管有像司馬光這樣不解風情、不近人情的人在,但上元之夜總的來說是不受任何約束的,要的只是開心,可以說整個兒就是大宋朝的狂歡節。

這樣的狂歡一直要持續到正月十七。那麼,狂歡過後該工作了吧?沒錯,立春到來的時候,太史局會打造一隻土牛,放在迎春殿上。然後由太常寺備樂,將這隻土牛迎出殿堂,皇帝親自拿著鞭子象徵性地對著土牛抽上一鞭,叫做”打春”:全國人民聽好了,大家都該工作了,一日之際在於晨,一年之際在於春!

▲打春,漢族民間風俗,指立春那天用鞭子抽打泥做的春牛以祈豐年或是敲打小鑼、竹板等,唱著歌詞,挨戶索取錢財的習俗。

接下來的節日是寒食節、清明節。我們大宋朝規定寒食節和清明節一共有七天假期,等於是你們的國慶長假。

寒食節裡家家戶戶要冷灶熄火,連皇宮裡也一樣,不能再生火煮飯,連燒鍋熱水泡茶喝都不行,據說這是為了紀念那個不言功、不求祿、不小心被晉文公燒死了的介子推。所以,在寒食節,宋朝人都要準備好幾天的食物,那個時候沒有超市也沒有面包方便麵,但是可以做麥糕、棗糕、南瓜糕。

過了兩天到清明節了,皇宮裡發動小太監燧木取火,誰先鑽出火來有獎勵,據說獎勵多的一次有五十兩金子呢!然後,皇帝會向他的大臣們”賜新火”,老百姓得不到賜火但也知道自己怎麼取火,於是,京城一片炊煙。做了菜、吃了飯,大家就可以踏青、祭祖去了,總而言之,過好黃金週!

到了夏天,又要過端午節了。

端午節這一天,宋朝的老百姓一家老小都要用香蘭草蒸煮過的熱水洗上一個澡。因為,五月在古人的眼裡是個”惡月”,五月五日端午更是一個”惡日”,蛇蟲八腳都要復甦爬出來了,所以要搞好個人衛生、洗個澡祛除晦氣。

洗完澡後,男女老小都要在胳膊上系一條五彩的繩子,稱為”百索”,這條繩子一定要在五月初一就準備下(街上到處都能買到),這一天繫上據說可以百毒不侵。

然後,又要討來黃泥自己和泥捏泥塑人形,用艾做頭,用蒜做拳,塑成張天師的”艾像”放在門前,這可比今天買把菖蒲、艾草掛在門前複雜多了,當然也有趣多了。

至於另外的賽龍舟、吃粽子、”五黃”,跟今天流傳下來的習俗大同小異。

不過,南宋的時候,端午這天中午,家家戶戶都要點上一炷香,使全城籠罩在嫋嫋縈繞的香雲中。整個五月的中午,天天香火不斷,整個城都變成了一座香城,不知此舉出自何典?大概焚香可以禳災去邪,至少驅除蚊蠅吧。宋朝人的衛生習慣還是不錯的。

▲端午,觀看賽龍舟

再過些時日,年就過了一半了,大家又有些想念過年時集中過節的熱鬧,於是又有一堆節日等著大家了:七日七日的乞巧節、七月十五的中元節、八月十五的中秋節…

七夕節在今天被炒成了中國的情人節,那是商家在騙我們男同胞的錢,其實,宋代的七夕節一般都叫”乞巧節”,那是一個典型的女兒節(那個時候沒有三八婦女節)。

這一天,大街小巷都在賣”磨喝藥”。磨喝藥可不是什麼藥,而是一種玩偶一種公仔,這麼說吧,就是宋朝的芭比娃娃!磨喝藥是音樂之神、智慧之神,女兒家都要膜拜它。

這一天的晚上,有女兒的人家都要在庭院裡設案獻供、焚香祭拜,祈求自己的女兒心靈手巧,然後去抓只蜘蛛放在盒子裡,第二天開啟看時,結的網又圓又正,就叫”得巧”。

當然了,沒出嫁的女兒們也都要拿出自己收藏的針線,對著月亮進行穿針孔的比賽,據說穿過了針孔就會有一雙巧手,所以這項活動就叫”穿針乞巧”。

宋朝的小戶人家尤其重視對女兒的培養,女子必須具備良好的女紅手藝和庖廚伎藝,這幾乎已經成了宋代市民擇偶的一個基本標準。所以,那個時代的男人一般來說要比今天幸福得多。

▲乞巧節–“漢綵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針於開襟樓,人具習之。”

七月十五是中元節,也叫盂蘭盆節。

古代沒有聲光電器等高科技,搞來搞去也就只有看燈。上元節是看燈,中元節也是看燈,只不過,中元節的燈是千家萬戶在河裡放蓮花燈。在夜幕的背景下,萬盞蓮燈在河裡漂啊漂,倒也煞是好看。

盂蘭盆節就是傳說中的鬼節,每年農曆七月十五,也叫中元節。據說這一天地獄門大開,地府放出全部鬼魂讓他們來人間接受親屬和世人的祭饗,於是家家戶戶門口要擺上供案放上果品食物,寺廟裡也要做法事超度。還有一項就是放河燈,據說是超度亡靈的,這些河燈漂啊漂的最終要漂到地獄裡去。中國文化推崇祖先崇拜,講究陰陽兩界的互動,這些大多是在宋朝形成傳統的。

好了,過完中元節,馬上迎來中秋節。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看看《夢粱錄》是怎麼描繪中秋節的:

八月十五日中秋節,此夜月色倍明於常時,又謂之月夕。此際,金風薦爽,玉露生涼,丹桂香飄,銀蟾光滿。王孫公子、富家巨室,莫不登危樓,臨軒玩月,或登廣榭,玳筵羅列,琴瑟鏗鏘,酌酒高歌,恣以竟夕之歡。

注意:危樓不是危房建築,而是高樓。如果你們家有女兒,那麼這一夜最好在高樓上焚香拜月,這樣她就可以長得跟嫦娥一樣美麗。

大宋朝人民熱愛過節,一年四季都有節慶,忙著給自己放假。據統計,宋代城市裡一年居然要過七十多個大大小小的節日,真是“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

推薦閱讀:

金庸武俠年表大揭密,誰說宋朝積弱?《九陰真經》和《獨孤九劍》原來都是宋人所創!

叫「軍」的,子孫不能任將軍!?古代中國奇葩的避諱文化

吾復生之時,世界將膽顫心驚!史上最著名的跛豪:帖木兒

大到不能關:政府不敢動、法院不敢判,揭密大型財團背後的黑暗共謀

getImage

  司法究竟庇佑了財團,還是保護了你我?

「一種傳染性的貪婪,似乎控制了多數的企業。」──前聯準會主席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

從頂新黑心油風暴,到日月光K7廠偷排廢水案,
為何財團違法層出不窮,審判卻往往只是雷聲大雨點小,
謀求了天文數字的巨利,受到的懲處卻完全不成比例?
政治護航與司法妥協,如何共同促成一樁再一樁破不了的弊案,
蠶食你我的稅金,甚至最後能夠期待的公義?

匯豐銀行捲入洗錢弊案,必須支付超過19億美元的天價罰金;
西門子行賄遍及全世界65個國家,金額超過14億美元;
英國石油的煉油廠爆炸案造成百人死傷,罰款突破5千萬美元……

從洗錢舞弊、職災意外到環境破壞,
企業犯罪在你我的生活周遭層出不窮,
殞落的性命、蒙塵的山水、深不見底的財政黑洞,
都僅在媒體上化約成一個個令人瞠目結舌的罰金數字。
這些企業不只大到不能倒,更大到不能關,
還能在法庭上透過各種斡旋,交換到自己最滿意的判決結果。

多數的受害者分文未得,47%的緩起訴企業分文未罰,
且讓我們回溯數十年來轟動全球的安隆案、西門子案與KPMG……等,
一窺當時的法庭究竟發生了什麼?
在司法與財團這場大衛與歌利亞的對峙中,
正義之石最終真能打倒巨人嗎?

本書蒐集了數十年來的企業訴訟案,逐一檢視
●檢查官如何透過各種告密管道,發現犯罪並起訴企業?
●企業透過何種手段,企圖降低罰金數字與懲處刑度?
●被害人除了被化約成報導中的死傷數字,還能如何積極影響審判?
●有「企業獨裁者」之稱的公司監察人,是否真能要求企業全面改革?
希望藉由追根究柢的爬梳,跳脫媒體片面的報導,
看出究竟是什麼導致了今日財團橫行的不公局面,

大到不能關:政府不敢動、法院不敢判,揭密大型財團背後的黑暗共謀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歷史大學堂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