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04

說起中國古代的富商大賈,人們往往會想到呂不韋,他的政治投資使得自己躋身於秦國的權力中樞。漢武帝時期的豪商聶壹,此人是曹魏大將張遼的先祖,他曾經策劃和參與著名的馬邑之謀。

到了漢末三國,也出現了一個獨特的商人家族,那就是麋氏家族,其憑藉自身豐厚的家產為劉備集團的起家奠定了堅實基礎,也自然而然地同蜀漢政權結成了聯盟。而麋家三人麋竺、麋芳、麋夫人也不同程度的代表了漢末三國時期的幾類典型人物。

麋家世居東海朐縣(今江蘇連雲港),與普通的暴發戶不同,麋家世代經商,到了麋竺這一代家境已經是十分殷實,史載麋家“僮客萬人,貲產钜億。”可謂是富甲一方。

此外,同普通的商人家族不一樣,麋家子弟擅于弓馬騎射,有著自己的私人武裝。在筆者看來,漢末三國軍閥混戰、盜賊橫行之時,麋家子弟之所以訓練騎射其目的是為了保障自己的財產和人身安全。

然而,麋家不僅能夠在亂世中生存下來,其家族更是載入了史冊,同為商人階層,麋家同其他的商人到底有何不同?我們或許可以從麋家的主要人物——麋竺身上找到答案。

麋竺:亦商亦儒

麋竺是麋家的當家人物,有著亦商亦儒的風範。麋竺為人慷慨、品行端正,根據《搜神記》的一則記載,麋竺從洛陽經商回家,途中遇見一個女子,女子懇求搭麋竺的順風車,麋竺沒有拒絕。一同走了數里之後,女子感激而去,臨行前她告訴麋竺,自己是天神要奉命去燒麋竺家,因為感謝麋竺的慷慨搭載,就將這一天機告訴麋竺,讓其及早準備。麋竺因此提前轉移了家中財物而沒有受到損失。

《三國演義》在這一情節上進行添油加醋,增加了麋竺與貌美女子同行而目不斜視、始終正襟危坐的情節。雖然《搜神記》的這一情節在今天看來不甚可信,但該記載和小說演繹都想從側面表達麋竺的品性,歷史記載希望說明的是麋竺為富且仁,身為富商卻不吝嗇,能夠樂於助人。而小說加工後則想突出麋竺為富且正,身為富人卻也有著正派的品行。

從歷史的官方記載來看,曹操曾經評價麋竺“素履忠貞,文武昭烈”,《三國志麋竺傳》則評價麋竺“雍容敦雅”,可見麋竺身上也具有傳統儒家溫文爾雅的氣質,屬於亦商亦儒之人。

麋竺的政治投資

亦商亦儒的麋竺兼具商人的聰慧和儒士的遠見,是一個有政治眼光的人。麋竺早年就與地方的政治勢力進行聯合,擔任過徐州牧陶謙的別駕從事。後劉備入駐徐州,遭到呂布的打擊而妻離子散,差一點一蹶不振。關鍵時刻,麋竺對劉備進行了慷慨地政治投資,史載麋竺當時“進妹於先主為夫人,奴客二千,金銀貨幣以助軍資。”劉備借此得以東山再起。

麋竺的這一政治投資可謂成功,他看清了以下幾點:

  • 首先,值此亂世,商人必須要依靠諸侯才能更好地生存,麋家雖然富可敵國,但得不到有實力諸侯認可,沒有政治上保障,始終有家敗人亡的危險。
  • 其次,劉備目前實力較弱但卻很有發展潛力,對其進行投資短期雖然沒有成效,但劉備目前最需要的正是充足的財產和人力,因此此時投資日後必有回報。
  • 最後,徐州雖然富庶,但地處要衝,不僅“郡界廣遠,舊多輕悍”,還是兵家必爭之地,久居徐州必然受到兵禍的牽連。

故此,麋竺傾盡家資協助劉備東山再起,並於此時至始至終跟隨劉備,不離不棄,甚至放棄了當時掌權的曹操授予的官職。最終,麋竺也確實得到了豐厚的回報。劉備入川後,麋竺被封為安漢將軍,位列所有劉備集團官僚前列,史載“班在軍師將軍之右”“賞賜優寵,無與為比”,麋家因此達到極盛。

在麋氏家族取得穩固的地位後,麋竺仍然保持著謹慎,史載麋竺並不善於統帥軍隊,因此作為劉備集團的元老級人物,麋竺很少在政治、軍事方面露面,但麋竺也並不因為曾經在劉備窮困潦倒時支助過劉備而心生傲慢、染指蜀漢集團的軍政權力。

麋芳叛變後,麋竺十分羞愧和驚懼,向劉備面縛請罪,劉備寬慰麋竺:弟弟(麋芳)有罪與哥哥並無關係(麋竺)。麋竺由是羞愧難當,不久病逝。至此,麋家由盛轉衰。

麋竺的一系列舉動說明其具有很強的羞惡之心,他小心謹慎的作風致使麋家其他人不受到麋芳的牽連,可是他沒有料想到,自己的政治投資過程中會出現麋芳叛逃這一特殊情況。

但從另一個角度上看,劉備不牽連麋竺,不僅僅是因為麋竺和麋芳二人的品行不同,更重要的是麋家的勢力已為劉備所用,此時的在成都的麋家勢力對其造成不了多大的威脅。

雖然麋竺身故,但麋竺政治投資的正面效應還在延續,麋竺之子麋威,官至蜀漢的虎賁中郎將。麋竺之孫麋照,擔任蜀漢的虎騎監。麋家子孫在麋竺的政治投資下,都恪守麋竺謹慎的態度,最終官居高位、終日無事得以善終。

商人與政治的聯盟

縱觀麋竺的經歷,筆者認為他具有很多很多不同的身份,但首當其衝的是商人。麋竺作為累世經商家族的後代,身上必然流淌的是商人的血液,其也具有商人階層獨特的智慧。但是僅僅將這種運用在經商致富上,遠不能再亂世中立足甚至不能在亂世中保全家身,故麋竺和前文提到的呂不韋和聶壹一樣,都在尋找機會同政治結成聯盟。

在筆者看來,商人與政治聯盟這是兩種動因造成的,首先是商人出於對自身人生和財產安全的保護,漢末商人群體受到中央政府、軍閥以及盜賊流寇時時侵擾,要使得自身安定,自己擁有武裝是遠遠不夠的,還必須得到統治者或是掌權者的認可,只有如此,家族的人員和財富才能得到根本上的保護。

其次,由於商人階層在古代不受重視,地位極其不穩定,商人為自身尋求政治出路,和諸侯進行聯合不僅有利可圖,還能夠借此提升自己乃至家族的地位。

由此可見,麋竺代表的商人已經不是純粹的商人,是一種政治化的商人抑或說是商人與政治的聯盟。

不僅僅在漢末三國這樣一個特殊時期,如同文章一開始提到的呂不韋和聶壹,歷史的各個時期都有著類似之處。

只不過雖然同是政治投資,呂不韋依靠對皇親國戚的支助進行政治豪賭,力求進入權力中樞。聶壹試圖通過軍功換取自身的顯赫功績。

而麋竺和呂不韋、聶壹又不一樣,其希望於政治投資給家族一個相對穩定的環境,這也是三人所處的時代不同所造成的。

麋竺、聶壹、呂不韋實際上都是商人與政治聯盟的典型,但是三人的結局卻有所不同,聶壹失敗,最終家族沒落。

麋竺和呂不韋獲得了成功,但麋竺和呂不韋又不相同,呂不韋深入到了權力的核心,而麋竺最後僅僅是獲得了高級官階的名號而無實權。

雖然如此,筆者認為麋竺身後殊榮、子孫安定,算三人中結局最好的一位。而縱觀商人與政治的聯盟,商人往往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推薦閱讀:

《三國演義中》被羅貫中寫黑的五大人物,周瑜還不算最慘的…

外也「三國」,內也「三國」,蜀漢上下一條心只是傳說!

子不如父,休養10年為統一三國,但這盤棋開局就錯了!

沒有神的所在:私房閱讀《金瓶梅》

getImage

不需讀文言文,
輕鬆看侯文詠再現《金瓶梅》的高潮迭起。
華文史上最譏諷、最驚悚、最背德、最黑暗的人性故事…

當價值不再,一切只剩下慾望時,
生命會變成什麼?

與其說《金瓶梅》談的是性,還不如說是人性;
讀通《金瓶梅》,讓我們在炎涼世態中多一份明澈從容,
在險惡人情中少一份戒慎恐懼。──侯文詠
一場走在地獄邊緣的夢境,
一個失去神明的所在,
一片盛開在金瓶裡卻失去靈魂的美麗璀璨……

我很難形容閱讀《金瓶梅》時那種被撼動的感覺。似乎隨著年紀、眼界增長,「內心撼動」這種感覺愈來愈難。但在閱讀《金瓶梅》的過程中,我卻重新經歷了一次年少初次讀好小說時的震撼──著迷、讚歎、眩惑與不可自拔。──侯文詠

一般人的印象裡,《金瓶梅》是本帶著情色意味的「禁書」,但它卻與《西遊記》、《水滸傳》、《三國演義》並列為中國四大奇書。到底這本「奇書」的價值何在?大家始終不甚明瞭。年少時的侯文詠也是這樣,一直要到閱歷增長的幾十年後,他才讀懂了《金瓶梅》的浩淼;震撼之餘,侯文詠用淺白幽默的文字,將書中的精采情節用一個個角色串連起來,並剖析人物的複雜心態、故事的藝術價值,以及風月背後真正的意涵,帶領讀者輕鬆踏進這個「沒有神的所在」,重新發掘《金瓶梅》更多層次、更多面向的閱讀興味,從而也看盡了人性的百樣百態。

沒有神的所在:私房閱讀《金瓶梅》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歷史大學堂,文/陳思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