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01

各家媒體都已經宣佈川普獲勝了。雖然最終票數略有出入,但結局已定。

我想到了1960年的總統大選,甘迺迪和尼克森分別代表民主黨和共和黨。

當時的形勢有點類似2008年時奧巴馬對陣希拉蕊的民主黨內初選。甘迺迪是一張幾乎沒有什麼人認識的年輕面孔,只做過幾年的參議員,而他的對手尼克森則是副總統,有豐富的從政經驗。

但那一屆大選的一個重要特點是在歷史上第一次進行了電視直播辯論,因為當時正是電視在美國家庭迅速普及的年代。在電視上,甘迺迪自信瀟灑的風格給美國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尼克森則滿頭冒汗,顯得尷尬不自在。

幾次辯論之後,守在收音機前的人都以為尼克森能夠獲勝,而看了電視的人則知道甘迺迪已經勢不可擋。有調查顯示,在400萬原本舉棋不定的選民中,有300萬人在看了電視辯論以後選擇了支援甘迺迪。

最後的投票結果,甘迺迪以0.2個百分點的微弱優勢,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年輕的當選總統。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電視幫助甘迺迪獲得了勝利。如果電視的普及晚來幾年,那歷史也許就會被徹底改寫。

今年的總統大選,媒體再一次扮演了一個微妙的角色。

假如有個外星人在今年年初空降地球,從那時到昨天為止,他從來不上任何社群網站,只看《紐約時報》、《紐約客》、《華盛頓郵報》、CNN……(這個列表可以包括絕大多數的美國主流媒體),他大概會篤信希拉蕊一定能夠當上總統。

反過來,假如他從來不上新聞媒體網站,只上推特,他的印象可能正好相反,因為他看到了許許多多支援川普的聲音。

2008年時,奧巴馬的獲勝也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社群媒體。但只有在今年,主流媒體和社群媒體之間的割裂才第一次這麼明顯。

一直到昨天早上投票剛剛開始的時候,《紐約時報》上的實時選情預測(live forecast)顯示希拉蕊獲勝的可能性高達85%。然而隨著開票結果一個州一個州出來,指針不斷轉動,這個數字一次次下降到80%,78%,65%,52%,然後在某一個時刻徹底轉向紅色一邊,變成了川普獲勝的可能性55%,70%,80%,94%……直到最後無限接近100%。

其他媒體事前的預測,也都和《紐約時報》差不多。精英媒體,從來沒有這麼狼狽過,從來沒有被打臉打得這麼腫過。

傳統媒體的衰落,不僅僅表現在發行量的下滑,更重要的表現是影響力的削弱和權威性的消解。人們不再相信媒體的報道,不再願意接受言論領袖們在媒體上發表的觀點,甚至心生排斥。

在傳統媒體時代,有一個很流行的詞叫”受眾”。但在社群媒體時代,”受眾”這個詞已經不確切了。人們不再被動接受媒體的投餵,而是更願意去相信另一個網友的一句話,更願意自己去表達內心的觀點和想法。

就好像現在直播軟體這麼火,手機螢幕裡的實況主們,雖然只是在來回說一些無聊的話,但對很多人來說就是比電視上那些精心製作的電視節目更有意思,原因就在於,看的人不再是”觀眾”與”受眾”,而是可以和對方互動、乃至決定對方喜怒情緒的支配者。

當網際網路上的每一個”我”被無限放大,建制、精英、媒體……就全都成了腐朽的、應該被抵制的舊秩序。

舊的秩序瓦解了,新的秩序正在建立。這就是網際網路最可怕的地方:它重新塑造了我們看這個世界的視角,從而重新定義了我們和這個世界的關係,最終影響了我們對這個世界的看法。而在這個關係裡,”我”是最重要的,佔據著主動地位。

與此同時,它也更加激化了人和人之間的爭執與分化–因為每一個人,都可以輕易地在網際網路上找到和自己有一樣想法的人,從對方那裡得到鼓勵和堅持。

好的聲音和好的聲音會聚集在一起,這是好事。但是壞的聲音和壞的聲音也會聚集在一起,並且一定會更大聲,更有感染力,也更有破壞性。

負面的情緒因此有了最好的傳播土壤,分秒之間就以光速擴散。而不惜去煽動仇恨與憤怒的人,總能得到獎賞。

我們鼓吹了好幾年社群媒體的好處,但它真正的壞處在2016年才開始顯山露水,並且很有可能這只是一個開始。無論在中國還是美國,都已經現出了端倪。

曾經有人問我,為什麼要把那些反對我的評論和意見都放出來。我說,因為這就是真實的世界。

對於美國大選的結果,我不評論好壞,我只想說同一句話:這就是真實的世界。

是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接受它,live with it。

真實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呢?

在佛羅里達,這個最關鍵的搖擺州(swing states)和戰場州(battleground states),最大的幾個城市裡,希拉蕊以大比分拿下了邁阿密、坦帕、奧蘭多、Tallahassee,只拿下了Jacksonville一個城市,並且領先幅度不到5%。

但在佛羅里達其他廣袤的小城市和農村地區,全面飄紅,最終幫助川普拿下了這個州的29張選舉人票。

在同樣是川普獲勝的紅色德克薩斯,支援希拉蕊的達拉斯、休斯頓、聖安東尼奧、奧斯丁–同時也是這個州最大的幾個城市,成了藍色的孤島。德州的大城市裡,只有人口排名第五的Fort Worth是川普的地盤。

幾乎每一個州的情況都是如此–支援希拉蕊的都是大城市、工商業中心,而支援川普的則集中在其他中小城市和鄉村地區。

從整個美國的情況來看,支援希拉蕊的是加州、紐約州、東北部和西海岸這些人口稠密、經濟發達的地區。而支援川普的,則是廣袤的,地廣人稀深不可測的中部和中西部。

從人口結構來分析,支援川普的主要是男性,白人,年齡在45歲以上,教育程度以中學為主;而支援希拉蕊的則截然相反,主要是女性,少數族裔,年齡在45歲以下,教育程度以大學為主。

58%的白人把票投給了川普,而74%的少數族裔則把票投給了希拉蕊。

53%的男性把票投給了川普,54%的女性把票投給了希拉蕊。

大學文化程度以下的人裡,52%投給川普,44%投給希拉里;研究生及以上學歷的人,37%投給川普,58%投給希拉蕊。

之前的英國脫歐也是同樣的情形–反對脫歐的是大城市,是經濟更發達、全球化更徹底的地區,是年輕人;而支援脫歐的,則是老年人和鄉村地區。

數字可能沒那麼形象。《紐約時報》的兩張照片,更加直觀,一目瞭然。

第一張,來自川普陣營:清一色的白人男性。

第二張,來自希拉里陣營:有男有女,有看上去不那麼直的男性,有少數族裔、包括亞裔。

兩張圖,兩種表情,兩個世界。

世界似乎就變成了這樣兩種人的對抗。至於地域,倒顯得不重要了。

在投票這一天,奧巴馬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不管發生什麼,”明天早上,太陽還會升起”。

但在太陽升起之前,先要度過慢慢的長夜。


推薦閱讀:

老瘋子贏了女騙子,川普贏得美國總統大選,未來會怎麼走?

先別管誰領先了!為什麼美國總統大選要在「11月第一個星期一過後的第一個星期二」?

一封郵件,讓美國總統大選民調逆轉!?騙子希拉蕊VS瘋子川普,美國選民最艱難的智力測驗…

微權力:從會議室、軍事衝突、宗教到國家,權力為何衰退與轉移,世界將屬於誰?

getImage (5)

掌權者為什麼失勢?失去的權力到誰手上?
國家未來領導人必讀,關心社會的公民必看

  Facebook創辦人祖克柏強力號召粉絲共讀,全美緊急再版!
每周銷售破萬本,強勢擠進亞馬遜暢銷TOP10!

權力的演變正在改變世界
人人都可以更有權力

  本書做了幾項大膽預言:
1. 壟斷社會的「大巨頭」與新興的「微權力」之間將出現角力,「微權力」將逐漸取代傳統的社會結構。
2. 權力不單被分散,甚至被蠶食。當權者行使權力要更加克制,否則失勢的機會將會大大提高。
3. 權力不再只掌控在菁英手上;發明家、社運分子甚至恐怖分子的影響力將大大提升。
4. 「微權力」可以推翻政權、打倒壟斷事業、開發新市場。但也可能帶來混亂,令社會癱瘓。

以下事實數據顯示「權力正在衰退」:

◎ 在1977年,全球共有89個獨裁統治國家,到了2011年,數字已銳減至22個。

◎ 今天的少數黨派代表席位比1980年代大幅增加三倍;政治領袖已經無法再像前人般理所當然地控制選舉及發號施令。

◎ 貧富差距正在惡化,富裕人士的經濟實力也在明顯下跌。2007年至2009年期間,收入達一百萬美元或以上的美國人數目急跌四成,整體收入也銳挫近五成;跌幅遠高於總收入為五萬美元或以下的美國人,後者同期跌幅不足2%。

◎ 同一職位的企業領袖、教宗、財政部長等,能行使的權力都不及上一任,任期也比前任短。

◎ 銀行的權力和影響力正在被新興靈活的避險基金取代。2010年下半年,排名前十位的避險基金賺得的利潤比全球六大銀行的總盈利還高。

◎ 全球知名品牌在五年內經歷品牌災難的風險由20%急升至82%。英國石油公司、老虎伍茲及梅鐸的新聞集團都曾因不利傳聞在一夜之間市值大幅蒸發。

◎ 索馬利亞海盜駕駛簡陋小艇,用廉價、設計簡單的武器成功夾持大型船隻。從1950年到1998年間,弱小的戰鬥組織打贏了55%的戰爭,它們擁有較少的武器,卻擁有造成更多傷亡的力量。

◎ 1992年,美國財富五百強企業的董事長在下一個五年中連任的機會是36%,1998年下降至25%。2011年,全球最大2500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離職率是14.4%。在企業管理階層最穩定的日本,大企業董事長非自願離職的人數在2008年增加了三倍。

我們是否正在回到大政府時代?金融企業是否真的大到不能倒?奈姆熟練地書寫各領域正在經歷的結構大地震,包括政治、軍事、外交、商業、金融投資、宗教、慈善、社會組織、媒體等,案例豐富涵蓋生命各個層面。他給你的答案能讓你大開眼界,以創新方式來看待權力的末日,並說明這將如何改變你的世界。

購買《微權力》請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假裝在紐約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

One thought on “海水退了,川普勝利了!專家、主流媒體的褲子已經飄進百慕達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