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05

由於時差原因,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誕生之時,獲得者正在熟睡中。那時正是哥倫比亞的深夜,據挪威電視臺報道,該國總統胡安·曼努埃爾·桑托斯忠心耿耿的下屬沒捨得吵醒他。

9月16日,FARC隊員來到營地,他們在為簽署和平協議做準備(REUTERS圖)

27歲的卡米洛所有的成年生活都是圍繞叢林和FARC,承認自己從來沒有洗過熱水澡:”說到攜帶武器,我們仍為戰爭做著準備,不過心理上,我們已經處於和平時期。”

10月7日,挪威諾貝爾委員會宣佈,在史上最多的376個提名中,2016年和平獎被授予桑托斯,表彰其為結束該國歷時50多年的內戰所作出的努力。

其獲獎時機頗為引人注目。在國內,桑托斯面臨更為艱難的鬥爭:就在和平獎揭曉幾天前的10月2日,哥倫比亞全民公投以微弱優勢否決了政府與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ARC)之間歷時4年達成的和平協議。

“全民公投的結果不是對和平說不,而是針對某些協議。”諾獎委員會說,”儘管面臨艱難和困苦,哥倫比亞人從未放棄追求正義的和平。和平獎也應視作對哥倫比亞人和對和平程序有貢獻各方的致敬。”

此前,在教皇方濟各、美國總統奧巴馬等的讚揚聲中,在全球顯要人物的見證下,哥政府與FARC領導人羅德里格·隆多尼奧·艾切韋里在該國港口城市卡塔赫納正式簽署終結內戰的和平協議。

長達297頁的和平協議大致內容包括FARC解除武裝,成為政黨,哥倫比亞結束暴力衝突、結束毒品交易、還戰爭受害者公道、投資發展農村地區等。

協議被公投否定讓哥倫比亞實現和平的希望再次變得不確定。不過,桑托斯承諾,直到任期的最後一分鐘都”不會動搖,也不會放棄”地尋求和平,結束其所說的“西半球最後的武裝衝突”,隆多尼奧也稱仍將致力於確保結束衝突。

兩位前總統的反對

9月26日,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左)與FARC領導人隆多尼奧簽署和平協議在和平協議接受全民公投之前,FARC指揮官們到公眾面前道歉”拉票”。9月29日,在2002年轟炸教堂中致死119人的喬科省博哈亞的社群,武裝組織首席談判官馬奎斯送上了新耶穌受難像;30日,在類似的活動中,在安蒂奧基亞省的阿帕爾塔多1994年FARC屠殺35人的地點,馬奎斯稱”這些不應發生”;10月1日,在哥倫比亞一個偏遠角落,聯合國觀察人員監督FARC摧毀620多公斤爆炸物;雖然此前稱沒有錢,但FARC還表示將統計他們的資產,用於補償戰爭受害者。然而,這些舉動看上去沒有贏得大部分人的心,反對和平協議正式生效的選票略高於支持者數。

自和平談判伊始,就有一股反對力量在湧動。今年7月,《華盛頓郵報》曾發表名為《哥倫比亞和平的最大障礙不是FARC,而是前總統》,即現總統桑托斯的前任、其曾經的良師益友阿爾瓦羅·烏里貝。

現年65歲的桑托斯來自城市精英階層的富有家庭,從20世紀初直到2007年,桑托斯家都擁有該國最有影響力日報《時代報》的大部分股份。其祖父恩裡克曾在1939年至1943年擔任參議員,叔祖父愛德華多在1938年至1942年擔任哥倫比亞總統。

2005年,桑托斯成立並領導民族團結社會黨,支援時任總統烏里貝,兩人關係密切。2006年,連任的烏里貝承諾不遺餘力打擊FARC,桑托斯被任命為國防部長。一系列針對FARC的重要軍事行動讓他出了名。同時,也有證據顯示哥倫比亞軍方殺死了平民,還冒充他們是被殺死的叛軍湊數。

2010年,在烏里貝的幫助下,桑托斯贏得總統選舉。競選時,桑托斯很多承諾是重複烏里貝的主張,但上任後,他開始脫離前總統的政策路線行事。這讓二人開始變得疏遠,後者成為反對派領袖。2014年,桑托斯競選連任時,烏里貝支援了桑托斯的對手,當年,承諾與FARC達成和平協議的桑托斯最終勝選。

烏里貝經常在其擁有四百多萬粉絲的社群網路炮轟桑托斯,哥倫比亞人甚至會開玩笑地說,對於桑托斯來說,比起與烏里貝講和,或許與FARC達成和平更為容易些。

1983年,FARC試圖綁架烏里貝的父親未遂而將其殺死。父親遇害後,烏里貝放棄法律職業開始從政,最終在20年後作為總統對FARC復仇–獲得美國軍方支援將武裝分子趕回叢林。

幾年前,和平談判開始之時,烏里貝就積極在社群網路發起反對運動。他曾憤怒地說:”桑托斯是FARC在政府中的滲透者。”7月和平協議獲得最高法院許可舉行全民公投後,為鼓勵民眾對和平協議投反對票,烏里貝又奔波於全國各地。9月下旬簽署和平協議那天,烏里貝也沒有停歇,他對聚集起來的支持者喊道:”民主世界不會允許賓拉登或ISIS分子成為總統的,”中午的太陽當空,他站在小卡車後面說著,”那麼,為何哥倫比亞允許綁架了1.17萬兒童、強姦了6800名婦女的恐怖分子參與競選呢?”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根據調查,很多哥倫比亞人並不幸福,犯罪和販毒現象蔓延,經濟增長變緩、通貨膨脹催升物價,桑托斯的批評者稱,他的精力太過於注重與FARC的協商了,而且協商是在古巴祕密進行。此外,一些協議內容,讓不少人認為政府對FARC犯罪分子太寬宏大量。例如,會設立特殊法庭,對衝突期間犯罪者進行審訊,他們只要坦白自己罪行,就不會蹲監獄,會去從事包括清除地雷、修理被毀基礎設施、幫助受害者等活動。

來自哥首都波哥大的35歲工程師亞歷杭德羅說:”我投了反對票,我不想告訴我的孩子們任何事都是可被原諒的。”

其他反對者有的因為不希望政府為FARC融入社會而提供資金支援或反對FARC成為政黨後在2018和2022年的大選中會得到10個國會席位,有的因為不相信FARC會信守承諾,永遠不再拿起武器。

前總統帕斯特拉納也反對此次的和平協議,稱其為”針對正義的政變”。1998年至2002年在位的帕斯特拉納曾下令一個區域非軍事化,以便在那裡進行和談。不過,3年的協商之後,FARC利用非軍事區重組、重新武裝起來。帕斯特拉納中斷協商,對FARC的信任也嚴重受損。

公投結果如其所願之後,烏里貝表示願為結束衝突成為推動”和平協議”一分子。桑托斯很快接受他的意願,10月5日,烏里貝來到自己曾在2002年至2010年居住過的總統官邸與桑托斯會面,自2011年分道揚鑣以來他們從未會面。在接下來和平談判中,烏里貝有望發揮更多作用。他想要協議內容規定犯罪者不可競選公職、為所犯罪行遭受牢獄之苦等。

10月8日,FARC和政府談判人員釋出聯合聲明稱:”桑托斯政府及所謂的烏里貝等反對者談話過程中的變更、澄清提議,將由政府及FARC進行討論。”

中間人卡斯特羅

古巴等國在促進和談以及達成和平協議方面做出了巨大貢獻。“古巴是拉美國家終極革命偶像。”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拉美項目負責人辛西婭說,”所有拉美國家都與古巴有著友好關係。”

奧巴馬的前拉美顧問雷斯特雷普稱,菲德爾·卡斯特羅讓FARC帶頭採取和平方式,還在2008年撰寫書籍展示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的經歷以鼓勵。”菲德爾撰書向FARC論證武力不再是在美洲取得權力的方式,要通過政治程序來取得權力。”他說。

當哥倫比亞領導祕密考量與FARC的和談時,菲德爾又介入了。2010年10月,桑托斯與FARC領導人阿方索·卡諾的兒時朋友祕密聯絡,2011年1月,卡諾同意進行祕密和談,然而當年12月,卡諾遭哥倫比亞政府軍擊殺,不久,菲德爾命一位哥倫比亞密使與FARC領導會晤3天,確保他們會參與協商。雖然感到痛苦和憤怒,FARC決定繼續和談,因為那是卡諾的願望。

瞭解和談的訊息源稱,2012年,桑托斯表面上以討論美洲峰會的名義來到古巴與古領導人及在當地治病的查韋斯會晤,”目的是討論和平程序。”後者給予鼓勵和支援。2012年中,古巴政府已就主持和談做好安排:提供設施、住宿、交通、通訊等支援。到2013年12月,哥政府和FARC的談判已進行到第16輪,之後又經過多輪談判,在結束衝突、販毒等重點問題上達成一致,為最終協議做好準備。

古巴的作用得到了認可。今年2月,教皇方濟各歷史性訪問古巴哈瓦那,對其領導人勞爾說:”如果古巴繼續像現在這樣,將變成團結之都。”當時,勞爾向方濟各保證:”古巴將繼續支援和平,現在哥倫比亞的問題仍存在。”

當然,和平談判並非一帆風順,經歷了暫停、延時和危機。比如,本來雙方計劃兩年完成的過程變成四年,更重要的是,和談過程中,衝突未斷。2014年,FARC綁架一位軍官,和談暫停,直到半個月後其被釋放才繼續。幾個月後,11名政府軍士兵被FARC殺害,桑托斯下令空襲,導致FARC成員大量死傷,包括一名FARC談判人員,不過最終和談未止步。

國際危機組織的哥倫比亞資深分析師約翰遜密切關注著和談,他表示,政府方面強有力領導和對和談的投入至關重要,此外,挪威和古巴代表團的作用也很關鍵。”在緊張時刻,他們能夠把雙方聚到一起,推動雙方尋求解決方案,必要的時候施加壓力。談判桌上有值得信賴的第三方很關鍵。”

今年8月,曾經的敵人穿著白色衣服,熱情握手、擁抱,唱哥倫比亞國歌–在哈瓦那,哥倫比亞和FARC簽署和平協議。

談判主桌一邊的位置,四年多來經常坐著身材苗條、已禿頂、留著精心打理鬍子的歐洲人尼蘭德,他是挪威外交團隊的負責人,其團隊和古巴方面可謂是哥倫比亞和談程序的擔保人。過去幾年裡的重要場合都是他的身影:用完美的西班牙語宣讀協議細節、緊張時刻讓各方鎮定下來。

談到協議達成,他說道:”我們吸了古巴雪茄、喝了朗姆酒,”不過,完成一項工作的”放鬆”之感多於成功之感。

很多時候,和談時間被認為是四年,而對於尼蘭德和其他關鍵參與者來說,要加上祕密籌備階段的話就是接近6年。最初在2010年,桑托斯同意開啟和談祕密通道之時,包括他本人只有三個人知道,另外是他的哥哥以及和談高階專員。2011年9月,雙方都在談論在哪裡進行和談,都希望得到安全保障。選定哈瓦那之後,在談判時,政府人員要從叢林中接FARC的指揮官到哈瓦那去。到2012年和平談判一事才公之於眾。

“他們都是哥倫比亞人,有著共同的歷史、共同的文化,很多人在此前都遇到過–戰場或談判桌上。”尼蘭德說,其中還能出現輕鬆時刻。”比如,最初會面中有一次,一方在看哥倫比亞對委內瑞拉的球賽–如果我沒記錯,那是重要的破冰時刻。”最後,雙方都在為哥倫比亞喝彩。”足球總能起到幫助作用。”

半個世紀內戰的傷痕

1999年11月,哥倫比亞託利馬省,FARC攻擊了城鎮,抓獲三名警察作為人質哥倫比亞經歷了世界上時間最長的武裝衝突之一。FARC成立於1964年,作為農民叛軍抵抗政府的鎮壓,一直要求農地改革和土地重新分配。1990年,他們開始通過非法販毒來”自給自足”。這也是最血腥的暴力衝突之一:多年的衝突造成22萬多哥倫比亞人死亡、數百人被綁架,給這個國家留下深深的傷痕,大多數人不記得這個國家沒有內戰時的樣子。

快艇沿著哥倫比亞西部的納亞河曲折行進,很快便有顯示FARC領地的標識出現。每隔幾公里就有橫幅出現,上面印著該組織的領導人肖像,還有”尋求和平,52年”字眼的條幅。

在尚未達成協議的6月,FARC一個營地的指揮官羅克感覺”已經(和軍方)實現雙方面停火”,不過,他們仍時刻為戰爭做準備,機關槍就在床邊、枕頭底下有手槍,整夜有崗哨,每天開始於天亮之前的5點,喝過咖啡吃過早飯,天才開始亮,晨練也開始了。

變化也在發生著,曾經,他們會在軍事關卡周圍放置炸彈、伏擊軍隊巡視,現今他們會舉行”研討會”討論和談程序的最新發展。

和很多人一樣,這裡的不少男男女女渴望著和平生活。27歲的卡米洛所有的成年生活都是圍繞叢林和FARC,承認自己從來沒有洗過熱水澡:”說到攜帶武器,我們仍為戰爭做著準備,不過心理上,我們已經處於和平時期。”在這裡,FARC禁止女性隊員生育,已經有約150例被迫墮胎的情況。“作為女人,我希望有一天擁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但不是在目前這種條件下。”塔尼亞說。

總體來講,哥倫比亞仍飽受衝突之苦的地區–包括太平洋和加勒比海沿岸地區–支援和平協議,而烏里貝任總統時平定的內陸地區反對和平協議。

“我不信任桑托斯。”哥倫比亞西部城市卡利居民阿德里亞納說道。五年前,她的大兒子13歲時,已經個頭高大、身材魁梧,她和家人離開農場來到城市的狹小公寓,這是因為她擔心兒子會被”徵召”,村子其他的青少年中就曾有失蹤不見的。在其所在的社群,很多是來自貧窮太平洋沿岸的流離失所的家庭,那些地方飽受政治暴力、販毒等困擾。

2014年1月,就在市政廳外,FARC的炸彈炸死一人,致50多人受傷。當天,卡羅麗娜正在路邊販賣玉米餅,一個彈片擊中其肩膀,留下拳頭大傷疤,20出頭的卡羅麗娜打算給一切給FARC領導人免刑的協議投反對票,”他們怎麼能那麼輕易地逃脫呢?”

2月,在哥倫比亞山區的FARC營地,游擊隊員在接受和平協議達成後相關的培訓

近日,反對和平協議運動的組織者卡洛斯誇耀地說他故意激起公眾議論,他們會為不同群體”定製”不同的資訊,因此,不少人是因為誤解、流言及謊言而投反對票。

比如,福音派基督徒和保守的天主教徒認為和平協議是對傳統家庭價值觀念的威脅,社交媒體上的宣傳讓領取養老金者認為他們要讓出養老金的7%幫助游擊隊員們,反對協議的傳單錯誤地宣稱協議規定允許政府和FARC聯合委員會起訴任何反對協議的人。一個很多地方都能看到的廣告牌上寫著:”你想看到隆多尼奧成為總統嗎?那就選Yes吧。”

對和平協議投贊成票者也希望自己的聲音被聽到,10月5日,他們舉行大型和平遊行,要求國家領導人找到和平之路。25歲的工程師弗雷迪說:”這是展示我們的無力的方式。”

儘管是為了和平而遊行,但他感覺悲觀,”烏里貝參加協商讓我感覺希望渺茫,他會堅持FARC所不能接受的事情。”公投之後,他考慮離開哥倫比亞,”我想要成家生子,但我不希望孩子出生在這個國家。”

公投中沒有贏家,”瞭解和談的高階官員說,”桑托斯輸了,因為他以為與FARC的協議是所有人想要的,他沒有竭力去爭取更多哥倫比亞人的支援。FARC輸了,他們沒有更早悔悟,烏里貝也輸了,因為其發起的仇恨與恐懼運動基於過去,而非著眼未來。”

政府與FARC雙方的停火在10月底結束。10月9日,桑托斯表示會捐贈100萬美元諾獎獎金,用於衝突區域的基礎設施建設及受害者群體。並且,他已經派遣外交官回到古巴哈瓦那試圖重啟和平談判。

對哥倫比亞來說最大的獎項–和平–目前仍可望而不可即。

推薦閱讀:

諾貝爾獎得主的深刻反省:東亞教育浪費了太多生命

大隅良典研究什麼擺一旁,「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比研究更精彩

魯蛇變溫拿!?搞砸實驗獲諾貝爾獎,堪稱大雄真人版

我的思考,我的光:諾貝爾獎得主中村修二創新突破的7個思考原點

showBanaerImage

  從「人生魯蛇」到「研發的鬼」,2014諾貝爾獎得主中村修二:
「人生要與常理和風險直接對戰,
因為安全地帶絕無巨大的成功!」

中村修二:「我是穿著木屐登上聖母峰的人!即使無人支持、挫敗數年,我仍鼓動自己小蝦米的魄力,用雙手帶領腦中的思考,一次次從谷底裡爬出,最後終於創造改變世界的產品!」

他不是天才,也不是物理學家,為何藍光為何只對他微笑?
因為他知道:
會議是消滅創意的地方,常識是限制思考的圍牆,
獨創性的芽苗其實隱藏在看似愚蠢的想中!
大發明和大發現往往是被既單純又根本的要素所左右!
不需要艱深的理論,不用有顯赫的學歷,只要敢跳出圍牆思考,堅持信念,
就能創造改變世界的商品!

他沒有資源、經費,為何能獨自一人研發出劃時代的商品?
因為他相信:
親手打造實驗設備,培養你的匠人直覺,就能發現問題,激發更多創意,
在動手做、眼睛看、耳朵聽、腦筋想時,就會看見驚人發現。
人只要不斷以「再來一球的精神」鍛鍊自己,一定能從數百個失敗品中,
淬煉出一個完成品,在某處看見成功的光芒。

在看不見成果的谷底,上司譏諷他:「為何還沒辭職?」
同事笑他是「公司的米蟲」!專家說他的方法不可能成功,
但憤怒是他獲得諾貝爾獎的動力,思考力與貫徹力是帶他實現夢想的兩個巨輪!
他的研發之路就像穿著木屐登上聖母峰般的艱難,但他仍成功登頂!

˙在未知的領域,1%和99%的成功機率都是一樣的,別深信所謂的常識和定論,那些都是遮蔽真正可能的障礙!
˙巨大的成功要跳脫常識思考,會議是消滅創意的地方,文獻是限制思考的圍牆,獨創性的芽苗隱藏在看似愚蠢的想法中!
˙自我風格比能力重要,像專業工匠那樣,從頭到尾自己親手完成一件事就會確立自己的風格
˙每天都要有探索事物本質的時間,專注是暫時停止判斷事物的重要時刻,而停止判斷是洞察事物本質非常重要的關鍵
˙聰明機齡不是必要成功條件,喜歡發呆、獨處是好事,相信自己的獨特,駑鈍之才也能追上神童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VISTA看天下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