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01

從前,有一對兄弟決定要拍一部電影,他們拿著一張動畫片的DVD找到了華納兄弟的製作人,當著他們的面放完了82分鐘的全片之後說,“我們要把這個拍成真人版”。

後來,電影大紅,還拍了兩部續集,這對兄弟也成了好萊塢炙手可熱的導演,而那部原本只在動漫圈內被奉為神作的動畫也讓更多人所知。

看到這裡大家都猜到了,這個段子的主角是當年的華卓斯基兄弟,曾經的華卓斯基姐弟,如今的華卓斯基姐妹(汗),那部電影是《駭客任務》,而那張DVD是押井守任監督、1995年的劇場版《攻殼機動隊》

華卓斯基姐妹當然並沒有真的拍出《攻殼機動隊》的真人版,但《駭客任務》無疑吸取了不少前者的精華。

這兩個系列都著眼於虛擬與現實的邊界、意識與物質的關係

並且都熱衷於使用暴力作為主要的表現方式。

95年劇場版《攻殼機動隊》根據日本漫畫家士郎正宗1989年開始連載的同名漫畫改編,時間設定在公元2029年的未來世界。

在那個時代,以光、電子和生化技術為基礎的電腦、AI和網路主導著人們每天的生活,世界被巨大的資訊網路連成一體。

人類的身體已經可以由機械生產的各種強化機能的生化零件替代,被稱為“義體”,人的記憶也可以存放在“電子腦”中進行移植,對於他們來說,身體不過是一個電腦終端,一個盛放“靈魂”(Ghost)的容器。

高科技、資訊化也催生了各種新型犯罪,專門應對此類案件的特殊部隊——公安九課應運而生,隊長草薙素子是一位全身“義體化”的女警,帶領部下展開各種行動,追捕一名行蹤詭異的電子腦黑客“傀儡師”。

原創借“少佐”草薙素子之口,提出了自資訊科技高速發展以來、困擾人類多時的疑問:

什麼是“人”?如果意識和身體都可以被複制、被創造,“人”何以能確保自己的“獨一性”?

原著漫畫作者士郎正宗推出《攻殼機動隊》時,正值日本爆發著名的“宮崎勤事件”(88至89年間,連續發生4起女童分屍事件,警察在搜查凶手宮崎勤的住所時發現大量動漫相關資料),御宅族和動漫產業都遭受了嚴重打壓。

市場呼喚熱血與正能量,而士郎正宗卻堅持了《攻殼機動隊》的科幻屬性和陰沉特質,同時也堅信科學的正面力量,這樣的審美取向和價值信念也在劇場版中有所體現。

影片可謂定義了“賽博朋克”作品的視覺風格,延續了許多科幻作品中的二手未來、末日幻想:

陰冷低迷的色調,

高樓林立的大都市,

層層疊疊的廣告牌,

蕭條破敗的博物館。

女主素子在片中的設定是一名不苟言笑的御姐,喜愛潛泳,但由於生化人的特殊構造,在水下極易遭遇不測。

部下巴特問她,潛水時是什麼感覺。她回答,“我感到恐懼、憂慮、孤獨、黑暗,或許,還有希望”。

人類面對高速發展的科技和日益失控的資訊爆炸,又何嘗不是在黑暗中摸索前行?

全片充滿了這樣意味深長的臺詞,以至於觀看時常產生一種艱澀之感,卻無不道出真相,加上極富辨識度的配樂,創造了一種難以名狀的特殊觀影體驗,幾乎不可能在任何商業片中出現。

也正因如此,儘管95劇場版《攻殼機動隊》沒有立刻風靡全球,卻在小範圍內被奉為神作。直到今天,爛番茄新鮮度都高達95%,IMDb評分也有8.0,足見在動漫迷們心中的地位。

而之後的多部衍生作品也使《攻殼機動隊》成為了享譽世界的動漫系列,包括9部劇場版動畫、3部TV動畫、3部OVA(一般指通過DVD,藍光碟等影碟發行的方式為主的劇集)、3部小說、4部遊戲。

押井守自己就再次執導了04年的劇場版《攻殼機動隊2:無罪》和08年的重製劇場版《攻殼機動隊2.0》。

除了華卓斯基姐妹,《攻殼機動隊》的粉絲團裡還有詹姆斯·卡麥隆、史蒂芬·史匹柏這樣的大咖。

卡麥隆形容《攻殼機動隊》是一部“令人驚豔的推演作品,幾乎達到了文學的水準”。

而史匹柏則在自己的電影《人工智慧》《少數派報告》中,再次審視了人與AI的關係。

許多後來的影視作品也可見《攻殼機動隊》的影子,包括最近熱門的HBO神劇《西方極樂園》和剛播完第三季前6集的英國腦洞神劇《黑洞》。

作為《攻殼機動隊》的骨灰級粉絲,史匹柏早在2009年就已經買下了重拍《攻殼機動隊》的版權,但計劃中的3D版不幸被砍,結果由他手下的夢工廠工作室接下了這一項目。

本週,定檔明年3月上映的《攻殼機動隊》終於推出了第一支預告片。

其中多處對之前的95劇場版和04年的續集都是“高度還原”:

素子俯瞰喧鬧的都市,

少佐醒來時飄窗外的樓宇,

高樓下水窪中的打戲,

生化人剝落的面板,

機器人“開啟”的臉,

不過,對這事還真是喜憂參半,喜的是……

女主是她。

別打我,雖然這一選角決策已經被噴成了篩子,短腿、白人臉都是膈應原著黨的原罪,光學迷彩變身秋衣內搭褲也非我所願……

但說實話,史嘉蕾·喬韓森演素子,是可以接受的。

且不說單從票房號召力上看,全球也沒幾個女演員能與史嘉蕾相比。

她已經不止一次被評為“全球最性感的女人”,這可不全是C罩杯的功勞。

這份性感中帶著冷峻,常常將她引向一些人工智慧、外星科技相關的角色:

無論是《復仇者聯盟》裡的黑寡婦,

《露西》裡的無敵硬碟女神lucy,

《肌膚之侵》裡的極致外星誘餌,

《雲端情人》裡的溫柔叛逆OS,

在史嘉蕾·喬韓森身上,女性的豐腴嫵媚和機器的冰冷堅硬似乎得以和諧共存。這性感的核心與少佐所體現出的現代女性擁有的幹練、果敢、主見、洞察力不無關聯。

而在《攻殼機動隊》中,也顯示出了素子性格的雙重性:在機智果斷的外表下,她對自身的存在所持的懷疑,導致了一種無可解脫的茫然無依、不安全感。

這在史嘉蕾以往的文藝獨立作品履歷中,也算得上是如數家珍、駕輕就熟,那種帶點失落、帶點脆弱的憂鬱,不是人人能演:

《情遇巴塞隆納》裡的多情小文青,

《愛情,不用翻譯》裡的失語小女孩。



95劇場版監督押井守說她在真人版《攻殼機動隊》中的演出讓他“刮目相看”,雖然在他看來誰都演不了素子,但在當今影壇,也實在找不到比史嘉蕾更適合的人選了;而在片中扮演公安九課課長荒卷大輔的北野武也誇史嘉蕾認真、仔細,讓他知道了好萊塢演員多麼專業。

至於內搭褲嘛,原創是這麼說的,“其實史嘉蕾倒不介意全裸,但我們還是覺得真人版電影的話,一個裸女在城市裡打來打去怪怪的……”

能有內搭褲怪嘛啊?總之,史嘉蕾演素子還算是可喜吧。憂的是……

導演是他。

魯伯特·山德斯,代表作《公主與狩獵者》

就是那部奠定了小K“面癱女王”地位、讓“南非美鑽” 查理茲·塞隆倫為花瓶的暗黑真人童話。

光憑一部電影就認定導演只能導爛片有失公允,況且那片子也說不上是爛得讓人痛心疾首,勉強及格罷了。

雖然本片的編劇之一喬納森·赫曼曾參與創作今年的奧斯卡黑馬《衝出康普頓》的劇本,也拿到了最佳原創劇本的提名,這部真人版《攻殼機動隊》的劇本似乎多少有了點保障。

但讓這樣一位差強人意的商業片導演來翻拍這樣一部動漫迷心中的經典,撈錢意圖未免過於明顯,還是為真人版捏了一把冷汗。

不過,95年劇場版《攻殼機動隊》是日本第一部全部由外國公司投資拍攝的動漫電影,資方包括小島唱片公司在英國的電影分支,原本的執行製作人設想的就是一部“以西方故事為核心、東方視聽為外殼”的商業動漫,顯然當初他的意見都沒被採納,如今終於有機會實現了。

這都是玩笑話,動漫改編鮮有成功案例,即便是日本人自己改,也常常被罵得狗血淋頭,更何況是西方人加工的產物。

現在這情況正應了劇場版中傀儡王“2501計劃”將自己的“靈魂”與素子“融合”的那一刻:

2501說,“複製僅僅是複製,一種病毒就可以毀掉我,你(人類)需要變異,是因為要防止被滅絕”。


素子和2501交融之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難區分彼此,成為一個全新的個體,這就是使人類/程式得以延續的“變異”。

雖然融合、創新不總能帶來好的結果,但正如押井守所說,“沒有創新的改編毫無意義”,只有在不斷的試驗和摸索中,才能尋找到適合的方向。

就像重新誕生的素子一樣,我們不知道日本動漫IP和好萊塢工業化電影產業的結合,最後會生出不倫不類的四不像,還是各取所長變得更強大?也只有上映之後才能見分曉了。

推薦閱讀:

新海誠《你的名字》票房破百億日元的同時,坎城得獎吉卜力《紅海龜》卻一蹶不振…

《星際爭霸》全系回顧,50年不斷的宇宙夢

青出於藍勝於藍,日本漫壇最閃耀的師徒:北条司、井上雄彥

每天來點負能量:失落的壞話經典,負負得正的人生奧義

getImage

嗨!今天覺得如何呢?夢想是不是又更遠了?
努力了這麼多年,也該有點成功跡象了吧?
哎喔!你總是這麼努力,但我們也沒覺得你多優秀呢:)
|||||||||||| 單篇語錄戳中百萬玻璃心、累計數十萬次轉發分享 ||||||||||||
真正引領華文世界「負能量」風潮的大勢粉絲團!

  ————精選32篇負負得正之人生奧義!
————收錄超過百則最經典的負能量語錄!

人生、工作、愛情,都是你越努力越有事。
就從今天起,讓我們找回不鬧事的自己♥

真正的療癒,是面對現實
勇敢的放下,是不要隨便愛自己
想獲得被討厭的勇氣,就要先正視自己討人厭的事實!

負能量一次破解「夢想」「成功」「愛自己」「去旅行吧」等全球TOP 4不負責任嘴砲話術
一切負負得正,人生歸位!

●老闆就是愛惜人才,才會開除你
——回家吃自己的前輩不會告訴你的菁英工作術(極秘)

●不管你有沒有夢想,跪著都不能走完任何路
——何苦意氣用事傷了膝蓋呢

●不要誤會,狗都沒有你累——去旅行吧!
——沒把錢花光也好意思說你在逐夢嗎?

●愛自己Love Yourself
——你是最好的!要比你媽更愛你自己

購買每天來點負能量:失落的壞話經典,負負得正的人生奧義點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影視怪叔蜀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