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03

明帝國火器中,三眼銃可謂著名它自問世以來迅速風靡明朝各軍各鎮。守城、野戰、騎戰、步戰、車戰等到處都有它的身影。上至京師重鎮九邊馬步,下至村莊鄉堡團練民壯,都有它存在的位置。

在一些演義的描寫中,三眼銃堪比古代的機關槍,但也有一些人認為,三眼銃不過是個粗製濫造的落後武器,最多聽聽響。那麼三眼銃到底是一種什麼武器呢?

明代趙士禎《神器譜》中記載一種被叫做三眼槍的火器,這種火器可以追溯到宋代的梨花槍。

它是用一根長槍為主體,在靠近槍頭部位用細麻繩綁上三個圓滑竹筒,每竹筒內裝有一支小火箭,用火繩藥線引燃。待距敵人三、四十步的時候點燃藥線便發火箭擊打敵人,而在攻城的時候也可以使用。火箭連發聲勢駭人,就算敵人躲過飛來的火箭,也難躲開隨後跟進攢刺的長槍。

三眼銃很可能就是從這種武器上面找到的靈感。據明代何喬遠《名山藏·卷七十八·劉天和》記載:“天和才而廉,所居官必有獨創自製,治河道有手制乘沙量水等器,治邊則造獨輪車及諸火器,三眼鎗後來多遵用之。”

劉天和,字養和,湖廣黃州麻城縣人,正德戊辰進士,於嘉靖十五年以兵部左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使總制陝西三邊軍務。他在任時置辦車營,製造戰車、火器、弓弩。明代雷禮《國朝列卿記·卷一百二十六·劉天和》載其輕車:“輕車之爲制也,其輪只,其足四,其前二足行懸而住立,前獸面牌一,爲孔四,以安諸火器,其傍挨牌左右各一,著裙有樞,戰則轉前以蔽矢,夾輪箱二,輪後箱一,載戰具用具三,牌間建斧鎗刀鉤諸兵,大轅二,後向一人推之,前設橫木二人翼之前挽者一一車輪推挽者共十人,皆戰士……輕車戰用佛朗機一,用七眼鎗三眼鎗各一,用旋風砲一,用神機箭三十,弩二。”

除了給戰車步卒配置三眼銃外,劉天和也為騎兵增加上三眼銃這一武器,“凡師出,百車爲營,用步兵千,騎兵二百,用火器凡五百,弩二百,騎每隊用佛朗機五,三、七眼鎗五,強弩十餘,弓矢翼之。”這是最早的明軍配置三眼銃的記載。後來在嘉靖二十三年同為右副都御史身份的巡撫山西的翁萬達在《置造火器疏》中稱三眼銃為“近者”之火器,因此筆者認為何喬遠所寫《名山藏》中把三眼銃的發明人歸於劉天和還是比較可信的。

三眼銃顧名思義是由三個銃管組成,上下成品字狀,因此也被稱為“品字銃”。三眼銃屬於火門槍範疇,本質上是三把快槍的組合。銃管製造工藝與快搶相同,造好後把三個銃管攢為一處,用三道鐵箍把銃管固定連接,只在銃口處加箍一道也可以,最後在銃身後面再造一個庫箍,用來裝一根木棍做槍柄,在木柄後邊安一槍頭或鐵箍,便於近身搏殺。

明代火器大家趙士禎在《神器譜》中對三眼銃作出改良,其改良步兵所用三眼銃全長5尺5寸,約176釐米;銃管長1尺3寸,約41.6釐米;騎兵所用三眼銃全長4尺4寸,約140.8釐米,銃管長1尺3寸,約41.6釐米;木柄頂部加粗,然後在上面呈品字型挖出三道凹槽,便於鑲嵌銃管,然後用鐵箍固定;之後在木柄底部加一銃刀,銃管底部全部換成螺絲底,螺絲底就像螺絲一樣,可旋轉拆卸,這樣對於清理火槍膛壁火藥鏽跡極為方便。

▲趙士禎新制三眼銃圖

《治譜》中說:“一銃底有平底有螺絲底,平底者打就平底,同筒尾一齊燒紅,將筒尾略分開安入,用錘錘融,為力雖易而銃底藥鏽不便鏟洗,螺絲底者底雖平,而底身斜漕周身圍繞而下,如螺絲然,待削整絲路停勻,便將冷鹽水激之,俟筒尾燒紅分開後即以冷螺絲底安入,用錘錘櫳,則此底與筒身不相融合,可旋進亦可旋出,磨洗藥鏽極便,但非良工不可為耳。”

▲螺絲底圖

另外,因為快搶、三眼銃與鳥銃槍管的鍛造方法相同,因此也可以將鳥銃改為三眼銃。明代陳仁錫便在《無夢園初集·漫集一》中說“其鳥鎗改爲三眼鎗者,亦以一砲可發三耳。”三眼銃管長一尺,約為32釐米,其每管用火藥3錢,約為11.2克,所用鉛子重量與火藥同,也是3錢,約11.2克,彈藥比為1:1。但按明代熊廷弼《按遼疏稿·卷五》所載:“臣又思禦虜惟火器爲長技,檄行各道打造,而臣親於遼陽開局打造過盔一千四百六十頂、甲一千四百六十副、大三眼鎗六百杆、小三眼鎗二千二百一十杆、百子銃四百六十位、棍鎗二百九十杆、腰刀一千把、弓九百八十張、箭一萬六千六百枝、頭砲四十杆;一一經臣驗試而又新造獨輪戰車三百輛以防韃虜。

”由此可見三眼銃並非只有一種規格,亦有大小之分,那麼彈藥自然也不盡相同。如明代茅元儀《石民四十集》中《四議奇兵》載:“奇兵以三眼鎗手爲之,每方每隅各百人以(缺字)大車,共為八百人,人執高麗牌一具,牌闊一尺五寸,輕而易運,岀而為犄,則牌立成營,亦儼然車也,而運變無窮矣。每銃僃三百岀,每岀藥三錢,計五斤十兩,鉛子三百枚,重如之。共合正奇之兵而爲五千人矣。”

在《自造神火輕車議》中這麼記載:“三眼銃每岀用藥四錢,三眼共一兩二錢,六門一百出該藥四十斤共一百四十五斤。”而從出土實物看,三眼銃小者長30釐米,大者長44釐米,可見根據銃管長短不同其所用火藥鉛子亦不相同,而這也很符合明代火器彈藥“量銃管長短,銃口大小酌情加減”的情況。

▲ 明朝度量單位與現今度量單位換算

三眼銃屬於站立夾槍射擊,把木柄夾於左臂腋下,左手持銃身,頭略低看銃尾至銃口照準,右手拿明火點燃火門上的藥線向前打去。馬上三眼銃則是挑選身體強壯有力者,作戰時五騎一排,衝鋒時先用弓箭騎射,待快要和敵人接觸時突然勒馬回轉,收弓矢入袋,拿出三眼銃夾在腋下轉身射擊,在於出其不意。(《明季甲乙彙編 卷四》)”

三眼銃作為火器自然要打遠射靶,其訓練方式在明代《開原圖說》一書中記載較為詳細。按書中所說三眼銃手要先練裝放,防止臨戰陣時手慌腳亂,裝藥不細、打放不齊,而早期火銃因為精度、威力和火力連續的問題,要想保證對敵較大的殺傷力只能結成戰陣列為數排,在數十步內由一排火槍手齊放以保證較大命中率,然後前排與後排火槍手替換裝藥、放銃,以保正火力的連續發揮出早期火器的最大威力。

因此明軍強調要“臨陣點放得齊,後邊裝替得快,裝不誤打,打不誤裝,更番熟習,如雨不絕,斯為得法。”在訓練時編成隊伍,由隊長指揮,隊長鳴號角一聲則第一排士兵點三眼其中一眼齊發,又響一聲則第二眼齊發,以此類推,第一排士兵三眼打完後就退後裝藥,第二排士兵按前法聽隊長指揮打放,等打完後第一排士兵也裝藥完畢,如此更疊不停。除此之外還有射准訓練,開原明軍選擇一堵堅固厚實的土牆,在牆面與人胸口一般高的地方用生石灰劃一道橫線,這道橫線約32釐米寬,然後士兵站在離牆80步(約120米)外照著土牆射擊,這樣既訓練了士兵打准,鉛子打在土牆上鑲在裡面還可以回收不至於浪費。

明代在《治譜》一書中還有另一種射靶方式,就是在河裡放一塊木板,在木板上裝一件長寬同等的籬笆,士兵持三眼銃在岸上射擊,彈子中則籬笆動,觀察極為便利。原文“三眼等銃練習之法切不可朝天上放打須要橫打笆子使手腳慣熟其法用一木板浮在河裡上插長窄一笆彈子中著則笆動此一法也。”

三眼銃的編制和戰術,則被《開原圖說》一書所詳細記載。書中火器營步兵全部裝備三眼銃,而其列陣法式也有詳細描述。開原正兵火器營,槍手400人,列為方陣,方陣四邊每邊100人,其中把總1人,隊長4人,四邊共把總4人,隊長16人。每邊三眼銃手80人,四邊共320人;炮兵20人,滅虜炮10門,每炮設2名炮兵,四邊共三眼銃手320人,炮兵80人,滅虜炮40門。

每邊10名三眼銃手間大炮1門,80人共間8門,剩下2門設在營門,除營門2炮外,每邊大炮又設騎兵4人,8炮共32人,四邊32門大炮共騎兵128人。此外每邊安放拒馬槍80架,四邊共320架以防虜騎衝擊;而陣中又有人役200人、內丁100人、中軍內丁50人共350人分為14隊以護衛主將1人,全營共879人。遇敵時士兵各按隊伍站好列為四邊,每邊先在最外層安放80架拒馬槍,以鐵索連環;後放大炮8門,炮兵16人,營門大炮2門,炮兵4人;騎兵32人;然後是三眼銃手80人。若敵人來衝則聽號令,鳴金一聲齊放三眼銃一眼,鳴金二聲齊放第二眼,鳴金三聲齊放第三眼;敵人沖陣不止則三眼銃連放不絕。要是軍隊行營或追敵之時與敵人遭遇來不及安放拒馬槍火炮,則士兵各按隊伍迅速站立輪番打放,邊打邊走只前不退。


三眼銃手320人;炮兵80人;騎兵128人;人役200人;內丁100人;中軍內丁50人;主將1人;滅虜炮總數40門;拒馬槍總數320架;人員總數879人。

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是快槍還是三眼銃,也都能找到與之相近或類似的西方早期火器。這也是人類在相同生理結構情況下,武器必然出現趨同性的一個例證。

推薦閱讀:

天下武功「入」少林,但少林絕不是中國武術的源頭!

[冷兵器系列] 刀光劍影,圖解中國刀劍演變史

[冷兵器系列]縱橫古今中外,永不過時的防禦性武器:鐵蒺藜

歷史課本聞不到的銅臭味

122103

「孔夫子,遊列國。」從萬世師表看春秋時代學費。
「長安居,大不易?」從白居易看中晚唐真實房價。
「桃花庵,桃花仙!」從唐伯虎看明代藝術家收入。

這樣的歷史聞起來應該是什麼味?
人情味?脂粉味?都不對,是銅臭味!

你知道孟子很好辯,但你知道孟子還是個大富豪嗎?
你知道包公很清廉,但你知道包公年薪高達千萬嗎?

歷史名人也是人,除了偉大的革命事業與道德文章外,他們也得過活,而要過活就得用錢。一談到錢,那就俗了!本書從經濟的角度出發,讓這些歷史名人變成跟你我一樣「衣食住行缺一不可」的俗人,歷史於是多了趣味,也多了人味,也就更加耐人尋味。

購買歷史課本聞不到的銅臭味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冷兵器研究室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