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4

2002-2003年中國與香港特區政府簽訂《中國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後,許多有關“港產片已死”的聲音就不斷出現,尤其香港學界對此的批評更甚,認為許多導演為了商業而放棄了香港本土的元素,甚至有些對香港電影情有獨鍾的中國影評人,都公開表示“希望導演們不要再為了中國觀眾著想了”。

當人人都唏噓著曾經的香港電影,惦記著當年的輝煌,認為香港電影難以再達到以前的巔峰,卻在2011 年後,開始漸漸有了不一樣的視角。2011年被不少香港影評人認為是合拍片轉機的年份,就好比《桃姐》不但中國票房不差,海外獲獎無數,更贏回了本土觀眾的掌聲。

而之後,就在不少觀眾認為《桃姐》不過曇花一現時,杜琪峰的《毒戰》走進了電影院,而這套電影,絕對為“港式合拍片”打了一劑強心針,也因此杜琪峰這位幾乎是最遲進入合拍片大隊的香港導演,開始樹立了自己的作品路線。

那到底現在的香港到底是怎麼樣的?《毒戰》明明是一套以中國為背景的電影,為何贏盡了香港影評人的掌聲?他們又從杜sir的作品中,看到了什麼香港本地的特色和元素?說起這個,不得談談杜導的風格。

“浪起何處——回顧香港新浪潮導演電視作品”座談剪影

影評人小邢曾說杜琪峰缺少個人風格,沒有如同其他同輩導演有著清晰地定位。在《杜琪峰:無為,卻想無所不為》中,小邢提及杜琪峰的作品多有“自我抄襲”和“模仿”其他香港導演的嫌疑,“當許冠文、高志森、吳宇森、徐克、王晶、王家衛們從自己鮮明的風格製造出香港電影在世界上的影響時,當他們創造出的電影潮流推動香港電影的繁盛時,杜琪峰在做什麼?

他或者是成為這些潮流中跟風的一個,又或者在左右搖擺中迷失自己的風格。香港電影的時代沒有一個是屬於杜琪峰的。”,雖然說這個評論很毒舌,也有影迷認為《八星報喜》《阿郎的故事》都不差,但是無可否認,在80年代到90年代香港影壇裡,杜sir 的作品成績單並非最亮眼的。


然而滴水穿石,在2000年後,杜琪峰逐漸確立了自己的風格,和王家衛“藝術獨大”的風格不同,又與王晶“片蛇”的心態有所差異,杜認為電影不能拋棄藝術性卻也不能不考慮商業的元素。而他所成立的銀河映射便是這個風格最好的反應。

杜琪峰曾自述其電影生涯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盲目無知,第二階段幫老闆完成心願,第三階段便是拍自己鐘意的作品。其實在銀河團隊的帶領下,90年代末的《十萬火急》、《一個字頭的誕生》《兩個只能活一個》《恐怖雞》《暗花》都能說帶有杜琪峰風格和理念的作品–低成本高質素、重劇本求創新的警匪片和江湖片。甚至在2000年,杜琪峰憑《鎗火》首次榮膺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

然而在這個關頭,他卻毅然放下成功樹立的「銀河」電影風格,走回拍攝商業片的老路,拍攝了《孤男寡女》、《瘦身男女》《向左走向右走》等在票房上成功的商業作品,就在觀眾略略失望時,他卻帶著《PTU》《黑社會》《神探》等回歸了銀幕,對此他回應“我不停地為老闆和觀眾拍戲,自己心理上也不平衡,電影不只是一種商品,它作為一種藝術,應該能夠反映時代,即使資金和時間有限,我也想拍自己喜愛的電影。”“我不介意兩年才拍一部‘自己的電影’,這完全在於堅持有幾大,之前的工作便當作‘捱麵包’,我深信有一天不用再捱。”


….

遊走在“商業愛情片”和“注重劇本的警匪片”的杜sir,即使已經拍片無數,03年後卻沒有跟隨CEPA合拍片大軍的腳步,反而留守香港,甚至被網友戲稱為“香港導演最後的防守”。

可是令香港大眾大跌眼鏡的,卻是他在2011年宣佈其作品《單身男女》將以合拍片形式推出。他坦誠剛開始是為了票房為了為了老闆,才進中國市場。然而杜琪峰也明確表示,《單身男女》之後,雖說主要是合拍片,但他同時強調,他肯定不會離開香港,香港始終是他創作的立足點。這也是他所說的“兩手政策”。

在商業和原創的兩個面向裡,杜sir漸漸找到了一些套路。2013年,《毒戰》上映,主題則直踩合拍片一度避走的“黃賭毒”禁區,而該片在國內發行,更引起一片譁然,更有國內影評人直說:“這套電影拉寬了我們的尺度”。國內票房不俗,而香港的影評人則更對這套作品讚譽有加,認為其角色設定可謂是香港的寫照,而有心者其實不難看到這套電影其實是比喻著中港關係,例如古天樂在電影中只講廣東話,也不斷提到自己與他國或地方的聯繫,都被港人視做自身的寫照。



而《毒戰》真正的高明之處,則是當中的逆轉,並將其視為求生的策略配置──以往合拍片不能拍壞公安,不能醜化中國形象,所以販毒主謀主犯都(必須)來自特區。但《毒戰》卻大玩曲線球。向來香港的警匪片大致有兩線走向;一讓觀眾認同員警,除暴安良,另一線則讓觀眾同情匪徒。而如果有臥底角色,情況便更形複雜:即使走第一條線,透過主角視角,觀眾也會發現黑道中人的情義和可愛。

《毒戰》的曲線在於,表面上,它走第一條線,片中的孫紅雷是觀眾認同的英雄,暗地裡,它卻走第二條,古天樂才是編導注入真聲的“容器”。而《毒戰》的背景是合拍片及中港文化差異,在這個脈絡下,也許中國觀眾比較容易覺得影片真的在反毒,歌頌人民警察;香港觀眾則不難看出一眾港人深入中國,最後與圍捕他們的員警爆發中港大槍戰的個中隱喻。

如果說《單身男女》並未做到兩邊討好,《毒戰》似乎是吸收了教訓,熟練地步向“兩頭蛇”之路。而這種“兩頭蛇”,卻可為反映了當時港人的心態。不得不說,杜琪峰這位後CEPA導演,備受香港的影評人的追捧,除了他敢於挑戰中國審查制度,更因為背後的語言運用,還有那充滿雙層意義的鏡頭。

時至今日,兩地觀眾都不再滿足只拍攝了老香港街道、房屋這類懷舊的電影,而是隨著觀影的提升,更在意劇本,語言、鏡頭、角色關係等文本的層面,而杜sir 正正在這個層面,不但讓中國觀眾拍手,更讓香港的影評人驚歎,“我們的電影回來了”。不知這次,杜sir又能否如同之前的作品一樣,贏得不同觀眾的掌聲呢?

杜sir的“脾氣”

一直有傳杜sir並非好脾氣的導演,而且時常改劇本,為此杜導大笑,他說他有劇本的,不過那份是送去審查用的,而其實他喜歡臨場 “遞紙仔”,因為他認為角色是活的,應該有其自己的生命,他們會不斷成長和改變,所以許多合作過的人都忍不住說“杜導,是沒有劇本的導演”。

上映的《三人行》,當中主演—趙薇也表示,剛開始聽說杜導脾氣火爆,合作後才發現,其實他不過是因為跟他的團隊太熟絡了。雖然一直希望能早些收到劇本準備,但是後來才發現導演希望的是一些即興的東西。筆者看到這裡,才理解杜琪峰不好“小鮮肉”的原因了。



杜導可謂圈內出了名不喜歡用“小鮮肉”。甚至在許多記者面前,他都一直強調要有“歷練的男人”,要小鮮肉們“長大些再來!”。現今的演藝圈小鮮肉大行其道,無論偶像歌手還是韓流藝人,年紀一個比一個小,鮮肉男星搶攻女性市場,不少導演會選擇在電影裡安插演出,期望以此拉抬票房。然而,杜琪峯卻表示不太敢用這些當今擁有超多粉絲的偶像,“他們不man啊,我電影裡面都是古天樂這樣的演員,等這些鮮肉們長大一點、多點歷練,再考慮吧”

說實在,筆者在剛接觸杜sir 作品時,看著他講這段話,心裡忍不住替“小鮮肉”們打抱不平,但是深入後,卻發現其實,杜sir的作品裡,角色並沒有絕對的定型,每個角色內心的糾結和滄桑,也確實只有經歷了歷練後,也許才演得更加有“韻味”,才能讓觀眾更過癮。

推薦閱讀:

《鐵三角》1+1+1>3,徐克、林嶺東、杜琪峰都為它致敬!

從《槍火》、《大隻佬》到《嚦咕嚦咕新年財》:杜琪峰與銀河映像的故事

他們,才是王家衛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男人

銀河映像,難以想像:韋家輝+杜琪峰+創作兵團(1996-2005)

9789620425486

銀河映像,難以想像》是窺探這家電影公司的創作思路、工作方法,以至審美追求的不可多得之作,全書約二十萬字,一百三十多幅彩色圖片,中英雙語。本書由銀河映像授權出版,本地作家及文化評論人潘國靈先生主編,著名影評人Professor David Bordwell及李焯桃先生擔任顧問,十一位中外影評人及電影研究者分別就銀河映像的十年功績及「銀河映像十大電影*」作出評論,篇篇精彩。此外,也深入訪問了十位與銀河映像密切相關的人物:杜琪?、韋家輝、鄭兆強、劉青雲、任達華、劉德華、林雪、游乃海、鍾志榮及余家安,詳談其創作的經過。相信此書的面世,將可把香港電影更好地推介給世界各地的觀眾。

購買銀河映像,難以想像:韋家輝+杜琪峰+創作兵團(1996-2005)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香港電影,文/ vivian jiang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