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901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毛澤東立刻出訪蘇聯,與史達林簽訂了《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蘇聯是領土最大的國家。這兩個國家的結盟,對改變世界格局具有不可低估的影響和作用。但出人意料的是,這種”兄弟般的友誼”沒有維持幾年就土崩瓦解;到了中國文化大革命開始以後,蘇聯成了中國最大的敵人。於是,就在中蘇關係劍拔弩張的時候,一位蘇聯籍記者祕密造訪臺灣,並受到蔣經國接見。該記者訪問臺灣的目的,是想了解蘇聯與臺灣聯手”除掉大陸領導人”的可能性。由於這件事極其敏感,再加上當時的蘇聯和臺灣還處於敵對狀態,因此這是一次鮮為人知的”外交活動”。

兩個關鍵的人物

在這次神祕的外交活動中,時任臺灣”新聞局”局長的魏景蒙和《倫敦晚報》駐莫斯科的記者維克多·路易斯是兩個關鍵人物。

蔣經國與魏景蒙

魏景蒙是浙江杭州人。他早年畢業於燕京大學中文系,曾任天津《庸報》和上海《時事報》記者。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後,他在國民黨中央宣傳部擔任專門委員。抗日戰爭中,他應邀訪問延安,並受到毛澤東接見。當他問及蘇共與中共的關係,並指出第三國際的解散不過是”一種戲法”時,致使毛澤東很不高興。他指責說:”魏先生,你的話極不妥當!世界各地的共產黨在心靈上永遠團結一致,雖然我們已不再重視結構上的團結。”1949年以後,魏景蒙隨國民黨到了臺灣,擔任英文《中國日報》發行人和中央通訊社社長等重要職務。維克多·路易斯造訪時,他正在臺灣”行政院新聞局”局長任上,安排接待了這位神祕的客人。

相比之下,維克多·路易斯的經歷和身份則更為複雜。他1928年出生於莫斯科,1949年在莫斯科大學畢業後旋即被捕入獄。1956年出獄後,他曾經為美國《時代週刊》駐莫斯科記者充當翻譯,後來擔任《倫敦晚報》駐莫斯科的記者達20年之久。此外,他還與英國籍妻子珍妮佛開了一家出版社,專門為外籍人士出版《蘇聯指南》和《莫斯科資訊》。路易斯身材高大,相貌英俊,口齒伶俐,做事老練。據說他在鄉下擁有一所豪宅,裡面不僅有室內游泳池、室外網球場,還有數不清的古董、名畫和雕像,因此他經常在家中接待外交界和新聞界的朋友。

維克多•路易斯,1949年以後第一位抵達臺灣的蘇聯人

作為新聞記者,路易斯的採訪報道經常是世界各大媒體的頭條新聞。比如1964年赫魯曉夫下臺時,他是西方媒體中第一個得知此事的人。1969年中蘇關係惡化後,他曾經向中國領導人發出警告:如果不主動修復雙邊關係,蘇聯很可能會使用核彈進行襲擊。此外,他還以獨家報道的形式披露了蘇聯國家領導人相關的重要社會新聞。正因為如此,有人說他是蘇聯國安委工作人員,有人說他即便不是特務也是他們的傳聲筒,還有人說他是雙重或多重間諜。

一次試探性接觸

1968年10月中旬,臺灣駐日大使陳之邁給魏景蒙發來電報,說《倫敦晚報》記者維克多·路易斯希望訪問臺灣。為此,魏景蒙立刻向蔣經國作了彙報。蔣經國請示蔣介石之後對魏說,他們同意路易斯來臺灣訪問。

在此之前,臺灣駐日本大使館外交官曾經把蔣介石所寫的《蘇俄在中國》一書送給路易斯。路易斯看過後,認為這本書對蘇俄的評論很不公平。他對這位外交官說:你們不要一味地把蘇聯當作敵人,而應該主動與莫斯科進行接觸。在這方面,他可以發揮重要作用。

10月22日下午3點半,魏景蒙在自己的辦公室接待了路易斯。剛一落座路易斯就明確表示,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想探尋蘇聯與臺灣建立正常交往的可能性。他強調:”雖然我不是俄國政府派來的,但至少我可以起到傳話的作用。”

聽完路易斯的表白之後,魏景蒙不無憂慮地說:”我們過去與蘇俄合作有慘痛的經驗教訓。”這話與蔣介石在《蘇俄在中國》中表達的思想完全一致。路易斯解釋道:”那些事情都是史達林幹的,現在的蘇聯早已今非昔比了。你們不要對那些不愉快的往事耿耿於懷,應該在尋求又惦的基礎上逐步發展兩國關係。比如雙方不僅可以建立會談,還可以在新聞、貿易和文化等領域開展廣泛的交流活動。”

負責與路易斯接觸談判的魏景蒙

此外,路易斯還提到毛澤東、國際共運和”兩個中國”等敏感的政治問題。這次會面給魏景蒙留下的印象是:”俄國有個計劃,希望在大陸政權覆亡後有一個由他們操縱的中國,另一箇中國則由國民政府統治。”臨別時,路易斯還提出一個要求,那就是能夠會見蔣經國並與蔣合影留念。路易斯說,這樣做是為了在”傳話”時增加自己的可信度。

蔣經國會見路易斯

魏景蒙與路易斯會談後,馬上向蔣經國作了彙報。蔣經國同意與對方見面,但為了不引起外界的猜測,他先接見了幾名來訪的外國記者。在此期間,魏景蒙特意安排路易斯到臺灣各地觀光遊覽,以展示臺灣的各種成就和自由氛圍。

根據路易斯帶來的各種資訊,魏景蒙為蔣經國接見路易斯草擬了一個談話提綱:

1.我們願在實際行動之前和莫斯科磋商反攻大陸的計劃。

2.在反攻大陸時請你們嚴守中立,或者索性幫助我們。

3.雙方要建立固定聯絡地點,東京大使館應該是較好選擇。

4.蘇聯要立即廢除與中共簽訂的友好互助條約。

此外,他還根據路易斯的觀點提請蔣經國注意以下兩個問題:第一,要想搞”兩個中國”是絕對不可能的;第二,美國、蘇聯、日本都沒有理由動手除掉大陸領導人,只有臺灣才具備這種”合法性”。

1968年10月29日,路易斯終於見到了蔣經國。蔣經國對路易斯說:”當今中國大陸沒有人可以繼承毛澤東……唯一能夠繼續統治中國的,就是國民黨。”路易斯說:”據我們所知,如今在中國有一個親莫斯科的共產黨,如果國民黨返回大陸後能夠容忍他們,那麼蘇聯就會在你們反攻大陸的時候保持中立。”在這次會見中,他們還討論了未來的聯絡問題。有意思的是,蔣經國會見路易斯之後,蔣介石還特意召見魏景蒙,向他仔細瞭解路易斯來訪的情況。這說明蔣介石對路易斯帶來的資訊,特別是”在中國有一個親莫斯科的共產黨”非常重視。

魏景蒙兩赴歐洲

1969年5月1日,正在羅馬的路易斯給魏景蒙打來電話,希望在臺北或曼谷會面,以便進一步交換意見。魏放下電話後立刻請示蔣經國,蔣認為臺北與曼谷目標太大,容易引起注意,因此不如把約會地點定在羅馬或維也納。幾天以後,蔣經國陪魏景蒙赴臺北士林官邸拜見蔣介石。蔣介石圍繞反攻大陸的問題提出了”五點原則”。為此,魏景蒙在日記中寫道:”我這次行動最重要的任務,是使他們以具體措詞談如何合作,以及應採(取)何種步驟推翻大陸政權。”


蔣經國與蔣介石

5月14日,魏景蒙飛抵維也納並與路易斯共進晚餐。路易斯對他說:莫斯科認為毛澤東背棄了《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規定的條款,因此蘇聯可以做出如下保證:”不論臺灣或大陸發生任何形式的爭執,蘇聯都認為那純屬中國內政,與蘇聯毫無關係。如果形成內戰,蘇聯是決不會支援毛澤東的。”此外,他們還談到軍事合作、交換情報和進步聯絡等問題。

十天以後,魏景蒙返回臺北,向蔣經國彙報了上述成果。彙報結束後,蔣經國特意囑咐說:”你告訴魏部長,王平沒到維也納。”蔣經國所說的”魏部長”,是臺灣的”外交部長”魏道明,而所謂”王平”,則是魏景蒙為保密起見為路易斯起的化名。從蔣經國的囑咐中可以看出,這件事連他們的外交部長都要回避,足見其機密到何等程度。隨後,蔣經國又陪同魏景蒙向蔣介石作了彙報。

根據雙方約定,魏景蒙於1969年10月2日飛抵羅馬,準備與路易斯再次會面。然而不知什麼原因,本來預定了旅館的路易斯卻沒有露面。

最後的交往

一年以後,神祕的路易斯再次與魏景蒙聯絡,要求與他會面。當時路易斯又在羅馬定了旅館,但是為了保密,蔣經國讓魏景蒙把見面地點改在維也納。

1970年10月26日,魏景蒙抵達維也納之後才通知對方地點有所改變。四天後,路易斯來到維也納。見面之後,路易斯首先為去年的事道歉。他解釋說,去年失約與周恩來、柯西金的會談有關。如果他在這個節骨眼上與臺灣方面聯絡,將會使柯西金處於尷尬的地步。

魏景蒙問道:”這一次你為什麼要約我見面呢?。”路易斯說:”明年就要召開蘇共代表大會了,這次大會將涉及到權力分配的問題。”在蘇共中央內部,總理柯西金屬於鴿派,對北京持溫和態度,總書記布里茲涅夫屬於鷹派,對北京持強硬態度。如果臺灣能夠提供情報,證明毛澤東為了對抗莫斯科正在準備發動更大戰爭,那將有利於勃列日涅夫掌握主動。路易斯還說:”過去蘇聯已經明確表示,如果國共交戰,蘇聯不會幫中共。如今可以做進一步承諾,那就是蘇聯希望與中華民國聯手合作,共同對付毛澤東。”

為保密起見,二人離開餐廳,鑽進路易斯租來的一輛汽車。魏景蒙問道:”如果雙方實現合作,莫斯科能為我們反攻大陸做些什麼?”路易斯回答說:”莫斯科當然不會派遣大批軍隊到大陸和毛的軍隊作戰,但是他們可以配合臺灣的行動,在臺灣發動反攻時,先以飛彈摧毀中共的海防基地。”他還說:”很明顯,美國人出於自身利益的考慮,是不會幫助你們反攻大陸的。何況現在美國已經和北京開始談判。如果談判成功,其他國家也會效仿美國,從而使臺灣陷於孤立。所以說,如果你們不能在未來兩三年之內反攻大陸,就可能再也沒有這種機會了。”

10月31日,路易斯草擬了一個雙方合作的方案讓魏景蒙過目。其中說,臺灣在反攻大陸時,蘇聯可以先用導彈摧毀中共的海防陣地,然後蘇聯還可以向臺灣飛行員提供轟炸機和空軍基地,以便摧毀中共設在羅布泊的導彈基地。路斯還一再強調:美國不會幫助臺灣反攻大陸,你們只有在蘇聯那裡才會找到幫助。

11月7日,已經回到臺北的魏景蒙在蔣經國陪同下赴士林官邸向蔣介石做了彙報。蔣問他對方的態度是否誠懇,他回答說:”還算誠懇,但有時也擺出掮客的模樣。”隨後的事情有點虎頭蛇尾:路易斯給魏景蒙來信索取報酬,魏向蔣經國請求後答應了對方的要求。拿到報酬之後,路易斯就再也沒有露面。

於是,路易斯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一個騙局還是真有其事?局外人很難做出正確判斷。不過從事情的經過來看,蔣氏父子對整個事件的過程瞭如指掌,但是蘇聯政府方面卻始終沒人露面。因此這隻能是一廂情願的”外交活動”。

推薦閱讀:

蔣中正發動清黨,18歲的蔣經國與之劃清界線,是為了趁機解除政治聯姻!?

是什麼樣的童年,使蔣經國人格如此分裂?

1956年老蔣70大壽,胡適送給他這六個字!

台灣不教的中國近代史:中華民國為什麼是現在的樣子?

getImage (17)

民國三十八年之前,大陸還是中華民國的;什麼時候開始,他們說中華民國是大陸的?

  不知道什麼原因,中國近代史——從鴉片戰爭到天安門事件、從中華民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部份重要情節一直是一團謎霧,台灣和大陸都刻意不提。

於是,我們死背歷史之餘,並不知道:我們今天的生活方式,其實是當年的大事件所造成的。因為不教,所以我們不知道:

台灣不教,但你得知道的中華民國歷史:

◎五四運動,就只是白話文運動嗎?錯!事關中國共產黨的成立,所以台灣不教。國父從此靠向共產主義?台灣沒教。

◎共產黨是陳獨秀成立的,為什麼蔣介石清黨剿共反而幫了毛澤東掌權?

◎中原大戰,是為何而戰?為何等於證明蔣介石終究無法統治中國?

◎中共兩萬五千里長征,到底在征誰?為什麼「遵義會議」這麼重要?

◎為什麼西安事變影響了中華民國的命運?為什麼當時沒有殺了蔣介石?真的是像課本講的「偉大人格感召了張學良」?為什麼張學良這麼受共產黨推崇?

◎蔣介石只是武夫?錯。他在抗日戰爭還沒開打前,就已經提出七項預測,其中六項日後都如他所料。

◎盧溝橋事變揭開抗戰序幕,但其實第一場中日大戰卻是選在上海,何故?中共都沒有打抗日戰爭嗎?為什麼台灣課本不提「百團大戰」?

◎岡村寧次為什麼免受戰犯審判?後來台灣竟然找他幫忙訓練國軍?

當然,最重要的是,中華民國怎麼丟掉大陸的?為何不提胡宗南、張靈輔、李天霞這些將軍?蔣介石犯了哪些戰略錯誤?蔣經國在上海的經濟改革怎麼失敗的?共產黨由敗轉勝的三大戰役是怎麼贏的?

除了知道中華民國為什麼是今天的樣子,我們讀歷史還應該學會:

今日繁華,來自當年滄桑—壞事未必都不好:

◎鴉片戰爭的結果是讓日本變得很強。因為林則徐主持翻譯的一套書,刺激出明治維新。

◎為什麼上海最繁華的路,叫做南京路?因為沒有南京條約,就沒有上海。

領土,用征服的不如用偷來—談判能力太重要:

◎「東亞病夫」,是英法聯軍之後叫開的,戰爭結果獲利最大的是俄羅斯。他們偷走了比台灣大四十倍的土地,包括從唐朝開始就是中國領土的海蔘威。

◎南京大屠殺不是日本人首度屠城,早在甲午戰爭時,旅順就已經被日軍殺到全城只有36個活口,「順便」佔領了朝鮮。而早在甲午戰爭之前二十年,日軍就已經悄悄拿走琉球,湘軍還為此出兵保衛過台灣。

要熱血行動,請先適應環境:

◎太平天國一路狂勝,卻因為把孔廟燒光光,淪為全民公敵。不過,國父孫文卻滿欣賞,曾經自稱「洪秀全第二」,這種脾氣害慘了國父,袁世凱刺殺宋教仁,明明可以用司法對付,國父卻發動武裝討袁,害國民黨成了叛亂團體。

◎康有為的改革,得罪了一百多萬個「公務員」,想搞政變又誤用了袁世凱。一整個很瞎。袁世凱只訓練過新兵,幾乎沒打過大仗,卻成了辛亥革命的最大贏家。

◎俊傑得識時務:八國聯軍時,李鴻章、袁世凱、張之洞竟然和中央政府「切割」搞自保。想替皇帝打仗的李鴻章,事後還能讓皇帝拜託他去談和。

你知道嗎?一九四九年之後的歷史,別說台灣很少教,連大陸人都不太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們都不知道,韓戰幫了台灣大忙,毛澤東也因此鞏固統治權;不過毛澤東想讓兒子接班,毛岸英卻在韓戰被炸死;他倒行逆施,導致三年饑荒死了兩千萬人,他犯了大錯,權力卻反而更鞏固,奇怪吧?

更奇怪的是文化大革命。劉少奇、林彪、彭德懷、鄧小平、周恩來……這些大老居然沒辦法彼此結成同盟,反對毛澤東,任由他一個一個虐殺、鬥垮,毛澤東為什麼這麼「神」?你必須看看作者莊魯迅如何剖析毛澤東的「鬥爭技巧」,你會發現,人世間的其他鬥爭,相形之下真是小兒科了。當然,你更該知道鄧小平如何才得以復出,推動改革開放,因此扭轉了所有華人的未來命運。

作者說,他要為大家「整理出至今罕為大家所知、或還沒注意到的歷史真相;並且把對中國人(包括台灣)、日本人、或雙方聽起來都覺得刺耳的部分,都斗膽寫進本書。」日本知名的中國專家加藤千洋說:「本書道盡13億中國人的心聲,是了解中國必讀的一本書。」

購買台灣不教的中國近代史:中華民國為什麼是現在的樣子?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水煮歷史,文/智效民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