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

看完《絕地逃亡》,感覺香港黃金一代電影人真的跟我們說再見了。

這部電影從頭到尾彌漫著四個字——力不從心。

心還是那顆心,成龍親自上陣,摸爬滾打。

影片賣點和笑點其實都是他重複過幾十次,並被證明過有效的——

比如他打別人或被別人打的時候,雙方會忍不住停下手來叫痛。

比如他經常打別人的襠部,或被別人打襠部。

這些梗的年紀,都已經超過了30歲。

對於看他電影長大的人來說,這就像是他的大鼻子一樣親切,但我們已經笑不太出來。

影院裡當然還會有笑聲,可笑聲最大的時候,是唱《小蘋果》的時候。

就在這一刻,我強烈感受到香港電影人這種力不從心,卻還要頂硬上的努力。

《絕地逃亡》從故事到剪輯,從動作到表演,幾乎每一個環節都顯得有毛病。整體看下來感覺很陳舊,很吃力不討好。

雖然有刻意的網路笑料迎合潮流,但很拙劣。

因為這部電影的本質沒有改變,從劇情到動作設定,它還是標準的成龍90年代作品。

我欣賞這種不變。但不變是無法成功的,因為屬於他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一個老人試圖跟年輕人打成一片,遭遇的只能是尷尬。

上一次有這個感覺的是周星馳《美人魚》

雖然票房成功了,但口碑是相當不堪。

每個有風格的導演,由於擁有自己的世界觀 ,所以他們通過鏡頭看事物的方式,都是完全不同的 。

周星馳電影有自己獨特的敘事呼吸感 。從《功夫》開始 ,他就成立了自己的導演敘述體系,包括鏡頭和音樂的使用方式,敘事和節奏的處理。

《美人魚》是在玩老梗 ,的確如此。基本上劇情走向、人物關係、笑點設置,都可以在之前的周星馳電影裡找到。

雖然你可能說,他來來回回就那幾招,但我會說:“會功夫不是罪啊”。

我覺得這並不是什麼大問題,比如最經典的“無厘頭三連擊”。

這不但是周星馳在用,所有抄它的喜劇也都在用啊。

所謂“無厘頭三連擊”,往往就是指主人公想對另一個人幹壞事,結果這個壞事每次都報應到自己身上,一次比一次慘,一共三次 。

為什麼是三次?多一次少一次都沒笑果 。

一個例子就是《功夫》裡的阿星飛刀要去紮包租婆,結果每一次都紮到自己 ,這種橋段華人喜劇電影用得很多了。

比如《唐人街探案》,裡面陳赫演的員警,每次去追人都會被人摔到鼻樑。

你數數他前後摔了幾次——當然是三次 。

然後在《美人魚》裡,女主要用海膽去刺殺鄧超,前兩次都彈到自己臉上。

第三次,周星馳做了一個變奏,這回不是海膽了,是別的。

這就是著名的“無厘頭三連擊”

每次喜劇裡用到,現場都會笑聲一片,正所謂“橋不怕舊,最緊要受”。

周星馳的《美人魚》也就是基於這一點,舊不要緊,要的是你受 。

他不太用網路流行語做段子,因為他覺得自己就是流行。

舊,也可以流行。

我想再舉一個例子,吳宇森的《太平輪》。這部電影的口碑也很糟糕,但我卻非常欣賞導演老式與老派的浪漫。

《太平輪》是有很多問題,比如整體不夠圓潤,總有些讓人隔閡的地方——比如黃曉明不斷擺pose,比如文藝腔過重,配樂有點過多,就像不停地在強調自己的情懷,顯得有點矯情。

可我仍喜歡吳宇森的大氣,他有表現整個時代的野心。

敘事線和各類人物層次都具備,光是上海、臺灣、東北等不同調性的場景,和社會各階層的群像,各種方言和外語,讓人覺得這片子有氣勢。

看了這麼多年華語大片,吳宇森在場景布置這方面,是最好的,《太平輪》整個給我的觸動,還在於洋溢影片深處的善良和堅守。

但吳宇森相信,所以才拍出這樣坦蕩真摯的氣場,我覺得很值得一提的地方,就是吳宇森處理沉船之後的那一長段水中戲。

其實是非常黑暗與殘酷的,長時間的來展現人性求生撕咬本能,這與我們之前看的那些沉船災難片,並不太一樣(比如《鐵達尼號》就是浪漫到底)。

這種對黑暗人性的描述,反倒襯托出人性真正的善之可貴,比如金城武浮出海面與戀人相會,那種浪漫得已經失真的夕陽,能看出吳宇森的真心。

岩代太郎創作的插曲《秋日芒草》,在颱風廢墟和沉船之後響起,是我近年來看華語電影最動人的時刻之一。

這一小段戲就充分展現了大時代下人的命運感——

什麼是亂世浮生?這特麼就是亂世浮生!

影片最後一舉邁入母系社會——

戰爭過後,只剩下堅強的女性站立著(是想做中國版的《亂世佳人》吧),但非常可惜的是,這時候兩個女人互相握住的手,皮膚太光滑太乾淨了——就應該是充滿滄桑的一握啊!

所以說,吳宇森啊,你唯美浪漫過了頭,反而會被認為是假。

因為這個時代,也早已不是你的時代了。

一句話——其實你什麼都沒有做錯,錯在你太老了。

這句話沒錯,但“老”也沒有錯。

導演是在變老,但觀眾何嘗不是。

美國著名導演伍迪·艾倫,81歲了,他一年拍一部電影,堅持了四十多年。

他的片子,也永遠是那幾個題材,那兩種風格。從沒有改變。

我在香港看過幾次伍迪·艾倫的新片,幾乎都滿座,大多數都是中老年觀眾。

他的觀眾陪著他,從少年輕狂,看到白髮蒼蒼。

老不是錯,不變也不是錯。

只是在這個時代,它們顯得不合時宜。

香港導演北上後,被改變的已經太多。

剩下這些不變的,也早就過了創作巔峰期,甚至有可能一部不如一部。

所謂香港電影黃金時代已過,不是指那些永遠站在潮頭浪尖的導演,失去了狀態。

而是那些還堅持著“陳舊”創作觀的導演,慢慢不再受歡迎,甚至被嘲笑。

這就像嘲笑自己年少時的髮型和服裝多麼老土一樣,是不可阻擋的趨勢。

其實,這些“老土們”是香港電影的活化石。



他們可能還有一些情懷上的感染力,但這種力量,也會被時間消磨殆盡,如果不改變,他們在行業裡會生存得越來越艱難,被市場淘汰,是遲早的事。

所以有的時候,我們不妨做一個中國電影每年幾百億票房浩蕩洪流中的不合時宜者,你當然應該追逐最新的話題,最紅的導演,票房最高的電影,最漂亮的明星。

但總有些打動你的“老”東西,就在那裡,一直沒變。

成龍當然打不動了,但他還是盡力去在小空間裡閃躲騰挪,爬低跳高,冷不防給對方褲襠來上一腳。

我不知道他還能堅持多久,如果他繼續說下一部電影是他最後一部動作片,我還是繼續去看。

有時候,我們也需要給陷入票房定勢或是評分定勢的思維習慣,來上一腳。

因為,有一個初心不變甚至風格不變的導演,能陪著你在電影院裡一起慢慢變老——

這是只屬於影迷的,最浪漫的事。


推薦閱讀:

《絕地逃亡》Jacky Chen繼續鬧下去,時間真的會把你淘汰…

專研喜劇30載,他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

一句話霸氣幾十年,就此活在反派的斷水流大師兄

故事的解剖:跟好萊塢編劇教父學習說故事的技藝,打造獨一無二的內容、結構與風格!

螢幕快照 2015-12-01 上午11.37.31

你有才華、也有梗,卻始終寫不出好故事?你需要——
全世界導演、編劇人手一本的「編劇聖經」!

  ◎《故事的解剖》說什麼?
.放諸四海永恆皆準的形式,而非公式。
.原型而非老套陳腔。
.原創而非複製。
.縝密堅持而非速成捷徑。
.寫作的現實,而非寫作的奧義。
.精通「說故事」這門技藝,而非揣測市場需求。
.尊重觀眾而非自以為是。

在故事創作的領域,你是滿懷壯志的新手,卻屢戰屢敗?
還是耕耘多年的老手,卻苦於無法再上層樓?

你筆下的故事,有沒有以下的「毛病」?
.人物塑造流於表面化,沒有揭示人物的性格。
.對人物的內心世界與其所處的社會環境,沒有深刻的洞察。
.情節充滿省力的巧合,以及經不起推敲的動機。
.由一系列可以預見、手法低劣的陳規俗套拼湊而成,毫無生命力可言。

  新手會犯什麼錯?

寫作時,摸索著拿自己的作品來與常年閱讀小說、觀賞電影或戲劇時潛移默化而成的模型加以對照,並據以調整。非科班的作家稱之為「直覺」,其實只是習慣使然,而且有嚴重的局限:若不是在模仿心中這個原型的模式,就是自以為是地企圖顛覆這個模式,但這兩者絕對都稱不上什麼技巧,只會令劇本中充滿商業片或藝術片的陳腔濫調。

  明明有才華,為什麼就是寫不出好作品?

大致不出兩個原因:不是被一個自以為「非證明不可」的觀念所蒙蔽,就是被一種「非表達不可的」情感所驅使。但有才華的作家能寫出好作品,通常只有一個原因:他們被想要打動觀眾的欲望所鞭策。

故事大師懂得如何把最微不足道的事物講得生動精彩,
蹩腳的說故事者卻會使深刻淪為平庸。

購買《故事的解剖》請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毒舌電影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