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03

女子擊劍,是奧運比賽的項目之一,但你知道嗎?女子擊劍運動開始時備受歧視。

從它備受歧視到後來進入奧運會比賽專案,基本就是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女權運動的一個側影。

書籍中展現刺劍突刺姿勢要領的插圖

作為現代體育運動的擊劍,毫無疑問來源於西方,更確切地說是從十七世紀,如護手刺劍這樣的單手劍為主的西洋劍術中演化而來。這類細長的劍種,最初屬於民用武器,用於防身與決鬥。兩個用途相較而言,決鬥的作用似乎更多一些。

從中世紀到工業時代,歐洲社會上至國王貴族,下至販夫走卒,誰都能找出一些雞毛蒜皮的藉口來同仇家做個了斷。決鬥的方式和所用的武器以及規則都是五花八門,而像刺劍這樣只要不戳中要害,就不會傷害性命,又可以在對方身上放放血,滿足自己復仇心理的武器就特別受到青睞。在十九世紀的歐洲上流社會,其他用於決鬥的冷兵器大多都早已退出歷史,決鬥劍仍然鋒芒不減當年,與決鬥手槍一起成為首選的主流武器。

拿破崙的奧斯特里茨劍

之後,一種被叫做宮廷劍的小劍產生於法國,相比刺劍更易於隨身佩帶,後來風靡歐洲,從而取代了刺劍的地位。

例如,德國首相俾斯麥年輕時就曾是個瘋狂的決鬥行家加擊劍能手。他在大學期間曾進行了二十七次決鬥,其中二十六勝一負,並在臉上留下了一道從鼻尖一直到右耳際、縫了十四針的傷疤。由於決鬥活動的流行與需要,擊劍運動也因此而蓬勃發展,成為如俾斯麥這般爭強好勝、力圖從鮮血中贏得尊嚴的男性所必修的課程。而有趣的是,在當時不止是男性研習劍術,為數不少的上層婦女也拿起了劍加入到這一時尚行列。

1880年代的一張擺拍的奧地利女生刺劍加匕首訓練照,同別的國家相比,奧地利似乎更開放一些

在一本1895年發行的家庭週刊雜誌上,刊登有一篇面向婦女推薦擊劍運動的文章,標題為《女子擊劍:保持身體青春》,開宗明義地點出了擊劍運動會給婦女帶來的好處。

在正文中作者將擊劍讚譽為“最完美的武術比賽”,“擊劍的使用與科學是所有鍛煉中最犀利且完美的”,“不僅為她獲取肌肉的力量、儀態的優雅、明確無疑的感官意識、平衡的掌握,還有機警的大腦、迅速的決斷、全身的輕快和亢奮的智力,這些都只有擊劍才能夠傳授”,“擊劍十分鐘等於走了三英里路,而帶動發揮的肌肉則要比任何散步都多。最有活力的婦女每天充足鍛煉擊劍二十分鐘”。

女子擊劍已經有了固定的場所和成員

女子擊劍在今天看來雖然很洋氣,但在一百多年前那個對女性穿褲子都有限制的西方世界,尤其是以禮教塑造理想女性純潔、貞潔、優雅和端莊氣質的維多利亞英國,從事運動的女性必然收到各種歧視和壓制。比如那會兒的婦女雖然可以騎馬,但是只能側坐鞍橋;可以下水游泳,但必須要穿上上身有袖子,下身有裙擺的羊毛衣當作泳裝。

但從事擊劍運動的女性卻一直沒有停止過抗爭,更留下了許多的女性擊劍的照片和圖像。不過,雖然在1896年第一屆夏季奧運會上就有了男子擊劍的比賽項目,但女子擊劍則要等到1924年才成為奧運賽事。期間女性擊劍運動員的艱辛與奮鬥可想而知。

法國印象派畫家讓·畢候(Jean Béraud)的《擊劍手》畫作

女子擊劍的服裝在過去並沒有嚴格的規範,原因就是她們在1912年前都是將擊劍作為一種鍛煉,而非正式的比賽。1902年英國的《女士圈》雜誌描述了倫敦女子擊劍俱樂部中的女裝:“俱樂部制服包括有一件短襯衫,絲綢襯裡的黑羊駝呢裙,還有規定必須穿戴的有著銅紐扣的白色亞麻擊劍上衣。裙子按照自行車裙的時尚有所削減,大部分的成員穿黑色或者白色的鞋子。襪子或是絲綢或是羊毛織成:絲綢的長筒襪無疑是推薦給愛講究的文雅人士。右手上的那只白色手套上繪有一個黑色或者猩紅色的鐵護手。一位非常幹練曼妙的女子擊劍運動員就像柯林·坎貝爾女士那樣穿著一條裙子。長期實踐保證,黑色緞子或者小羊駝毛的肥寬燈籠褲允許肢體不受拘束,令其更為優美地發揮。”

從1907年《羽毛球雜誌》上的“現代擊劍藝術”的文章配圖上或許能看出倫敦女子擊劍俱樂部的制服樣貌

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這段時間裡,一些美國參與擊劍活動的上層婦女甚至會根據時裝潮流來請裁縫為她們量身定做用於擊劍的服裝。

這個世界上既有人穿起制服玩起劍,也有女性脫去上衣,赤裸上身去決鬥。1892年8月,在列支敦士登首都瓦都茲就上演了一幕女子赤膊擊劍決鬥。決鬥的雙方是寶蓮·馮·梅特涅公主與基爾曼斯埃格伯爵夫人,事件的起因其實十分地無聊,兩人為即將到來的音樂會佈置插花的問題而產生了爭執進而決定兵戎相見。為她們主持決鬥的盧賓斯卡男爵夫人擁有醫學學位,作為一名醫生見到過士兵身上傷口化膿感染的實例,所以她堅決要求兩位決鬥者褪去腰部以上的衣物,以免衣服碎片從傷口捲入體內,以此減少因感染敗血症而死亡的危險。

當代人重演的這場決鬥。可以看到左邊的女子已經褪下了上衣

決鬥中,公主削了伯爵夫人的鼻子,自己的手臂也受了輕傷,不過最終還是被宣佈獲得了勝利。雖然這可能並非是最早的婦女天體決鬥,但是由於參與者都是貴族名媛,所以消息甫一傳開,便成為畫家和明信片創作者的當紅創作題材。一時間,形形色色的作品紛紛問世,鑒於圖像少兒不宜,這裡就不貼出展開。

手持刺劍與匕首的埃斯梅貝蘭(Esme Beringer)

除了健身與決鬥,擊劍運動還讓女演員登上舞臺一展才華。例如照片上的這位手持刺劍與匕首的埃斯梅貝蘭(Esme Beringer)小姐,她擅長劍術,同時又從事英語舞臺劇表演,以女扮男裝反串羅密歐出道,可能是第一位英國女動作明星,算得上是裘莉等女打星的祖師娘。從埃斯梅貝蘭的這照片上看,她臉上洋溢著自信與陽光。這也許就是女子擊劍帶給廣大婦女的最有益的價值。

推薦閱讀:

[冷兵器系列]縱橫古今中外,永不過時的防禦性武器:鐵蒺藜

[冷兵器系列] 刀光劍影,圖解中國刀劍演變史

紙紮的?沒聽錯,唐代用「紙」做盔甲,有用嗎?

《旅行與讀書》,詹宏志著

建檔立體封-書腰-227x300

一個愛書的人,一個認為自己是由書構成的人
一個總是在陌生領域闖蕩找答案的人:詹宏志
他總是讀著不同的書,選擇不同的旅途,忠於自己。因為對他而言,
旅行就是一段勇敢前進的人生

  我們誕生之際時空已定,這個人生也就跟著「註定」,
還有什麼方式能讓我們擴大實體世界與抽象世界的參與,
在我看起來,也許只有「旅行」與「讀書」能讓我們擁有超過一個「人生」。

—<旅行的意義>詹宏志

讀不一樣的書、走不一樣的路

這本書裡有:被一本托斯卡尼食譜指南引路的攤牌考驗;有盡信書而驚險萬分的瑞士登山行;有念誦著魯拜集的哲思高明的印度商人;有被旅行社誆騙卻皆大歡喜的廚房體驗;有南非草叢中充滿生命體驗的薩伐旅;有爆炸後讓旅人一路矛盾的峇里島行;有阿拉斯加天地獨行般的行跡;有土耳其街攤羊頭的滋味;也有京都東京夢幻美食的紀行……30年來台灣最勇於作夢文化人詹宏志,與你分享他私密的旅行與思考。

旅行與讀書》並不是充滿智慧形象的詹宏志作讀者的旅行提案,而是他用作家朱天文推崇的明朗文字(「詹宏志是當代極少數能寫明朗文章的人之一。明朗的魅力。絕不抽象,將複雜的來龍去脈說得有趣、帥勁,令人神往。 」),將他在旅行中的挫折或驚喜、決定與徬徨一一紀錄下來。

全書中,詹宏志除了展現他那百科全書般的知識配備與無線電望遠鏡似的敏銳觸角,更多時候,他像是熱情洋溢的說書人,急切地把異鄉的不同說給身邊的人聽,每個光景和人物都沾染他對未知世界少年般的好奇,聽眾們除了身歷其境感受那新鮮的景象,也得以窺見這位穿梭文化與商界的「台灣第一才子」勇敢闖蕩各界、源源不絕的熱情來源。

購買《旅行與讀書》請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冷兵器研究室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

One thought on “一言不合脫上衣決鬥,難以想像的女子擊劍發展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