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0

看完陳木勝導演,劉青雲、古天樂、彭于晏主演的新片《危城》,我一時間呆掉了。

單從影片的藝術層面來說,這是一部完全沒辦法調動我批評衝動的電影。它不是特別好,肯定不如陳木勝過去的《天若有情》《衝鋒隊怒火街頭》《我是誰》之類,但你要說它很爛,要挑致命缺陷嗎?其實倒也沒有。

《天若有情》

《衝鋒隊怒火街頭》

《我是誰》

影片開場本來讓我眼前一亮。出字幕前的段落,馬鋒(彭于晏)在客棧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他的出場亮相倒是很有特色,其形象融合了美國西部片中的正義牛仔、日本武士片中的潦倒浪人,以及中國武俠片中深藏不露的俠客。據說是向黑澤明鏡頭中的三船敏郎(《用心棒》)致敬,其實也像伊斯特伍德的大鏢客對吧?

這樣一個形象,在中國功夫片的歷史上,好像還真沒有過。

不過可惜,彭于晏一開口吐詞,就露餡了。他的語調,難以讓人把他和一個粗獷的俠客聯繫起來。彭于晏是不錯的年輕演員,但選角不能硬來啊,這片選角的錯誤還不止他一個,下面會說到。

之後我們隨著故事來到一座虛構的城市——普城,虛構一個城市或社區,在香港電影是很常見的做法。

這麼做可能有兩個理由,一是香港電影喜歡通過虛擬和架空來擺脫一切現實的羈絆。

因為寫實和考據,從來都不是香港電影所擅長,乾脆全都撇開,不讓觀眾把故事聯繫到任何具體的歷史事件、歷史地點和歷史人物,因此彭于晏一口一個「我帥嗎」,也就沒有特別突兀了。

二是,香港這座城市特殊的發展經歷,讓它自身就很像一個虛擬的烏托邦社區,是天然的寓言故事場所,所以一切虛構的城市,最終都可以方便地指向香港自己。

《危城》大的套路是把兩種香港專屬電影類型雜糅起來,即民初功夫片加上軍閥片。民初功夫片就是張徹、劉家良、成龍都拍過不少的,《馬永貞》《仇連環》《醉拳》之類。

《馬永貞》

《仇連環》

《醉拳》

軍閥片幾乎是李翰祥的專利,《大軍閥》《軍閥趣史》之類,同時也是喜劇,用很誇張和臉譜化的方式來塑造民國軍閥的形象。

《大軍閥》

《軍閥趣史》

但是《危城》對展現功夫、取笑軍閥都是三心二意的,它其實更關心幾個政治隱喻。

首先是普城這座城市,在軍閥割據的亂世年代,原本守候普城的護國軍外出征戰,只留下類似民兵組織的保衛團,劉青雲飾演的楊克難是保衛團首領。

我們得知普城是一座移民城市,其移民又分為好幾代,早期到來定居多年的所謂「本土」居民,以及新近逃難而來的難民——這不就是香港上個世紀的歷史嗎?

換一個角度,我們也可以聯繫到最新的時事,把這看成是對當下ISIS肆虐所導致的歐洲難民危機的影射,事實上這影射相當直白,沒人會領悟不到。新的難民來到了,原居民分為兩派意見,是拒之城外,還是讓難民賓至如歸?

這就是德國、法國現在天天議論的焦點呀。電影非常理想化地讓收留難民成為普城的主流意見,這是因為「同理心」起了作用。

作為主流觀點,收留派提出:我們曾經也是難民,是普城收留了我們,現在我們可以收留別人了,這是善意的傳遞;另外,假如現在普城遭難,將心比心,我們也會希望有別的城能收留我們。

不過電影對這個議題淺嘗輒止,本土居民和新到難民之分歧在後面的劇情再無涉及,他們難道就沒有衝突和矛盾嗎?他們對石頭城軍閥的不同認知,是否會讓故事隨後的矛盾更加複雜和多元?這些可供開拓的空間全都付之厥如。

普城的危機果然來了。軍閥惡少曹少璘(古天樂)在普城殺害了三條人命,被保安團逮捕,即將處決。曹的手下,由吳京率領的兵馬前來營救,如果普城不放人,便要屠滅全城老幼。

衝突於是展開,是息事寧人做順民,還是不畏強權與惡霸鬥爭?這是一個極其艱難的道德抉擇。

經過中間的幾番反復,起先是容忍、投降,最終不堪受辱揭竿而起,這就是影片的全部內容。保衛團團長楊克難(劉青雲)像一個道德完人,能屈能伸,能文能武,最終由他和馬鋒(彭于晏)帶領全城百姓,擊退了曹少璘的部下。

曹少璘最終死于普城百姓之手,民眾覺醒的含義呼之欲出。

等到曹少璘的父親,軍閥曹瑛再度率軍來襲時,護國軍從天而降,一勞永逸地解決了敵人,拯救了普城。

如果你心思活絡點,那一定懂這些情節的意義。

《危城》的敘事正是遵照上述主題嚴格執行的,女老師、學生、鐵牛、阿廖的相繼慘死不斷深化危機,馬鋒與昔日同門師兄張亦(吳京)之間的恩怨糾纏也圍繞著展開,直到最後的高超決戰。

雖然廣大民眾的覺醒是普城度過危機的根本原因,但作為電影,還是要突出非凡的英雄人物,正如本片的英文片名「Call of Heroes」召喚英雄出世所宣示。

《危城》作為功夫片其實差強人意。保衛團的團長楊克難誠然是第一英雄,但他展示出的武術技巧就太敷衍了事,畢竟劉青雲不善動作吧。所有他的功夫鏡頭要麼是碎片化剪輯中的近景特寫,要麼是簡單地揮舞鞭子再用後期特效彌補。來來去去就幾個簡單的姿勢,打鬥場面拍得太單一了。

馬鋒(彭于晏)與張亦(吳京)的同門內戰從動作戲上說,應該是高潮部分的重點。應該說洪金寶和陳木勝還是動了心思的,幾萬個酒罈子密密麻麻堆疊起來作為打鬥的場所,造型會令人聯想到骷髏/死屍,色彩陰森恐怖,視覺衝擊力足夠。不過打鬥過程太簡單了,並無讓人記得住的動作設計。



最終張亦的落敗不是因為技不如人,而是師弟即將遭難,他很難令人信服地動起惻隱之心,為救師弟自我犧牲,這不是很圓滿的解決方案。

《危城》另一個較大的問題,是軍閥少帥曹少璘(古天樂)的形象處理。老實說我看到後來難以置信,這是一個高度扁平化、臉譜化,毫無性格弧線的角色。我們在港產片裡實在見過太多這類癲狂惡少,無俚頭,玩到盡,殺人如麻,遠遠趕不上李翰祥四十年前拍過的那些軍閥形象。

我對古天樂沒有偏見,但就是這麼一個簡單角色,古天樂的塑造也非常莫名其妙,每次他出場,都叫我十分尷尬錯愕。



一直與獎項無緣的古天樂,多年來在銀幕上展現的形象始終是表情僵硬,性格陰冷,時不時會出現高度緊張化的情緒。這在杜琪峰的黑幫犯罪電影中也許是恰當好處的,他只需要收斂自己的表情就可以了。

但離開杜琪峰的電影,需要演員放開手腳張揚表演的場合,古天樂那不自然的僵硬冷笑,總是顯得輕重失衡,進退失據。另外,古天樂四十多歲年紀,演個大帥還差不多,你硬要他去演輕浮癲狂的少帥,年齡不對,這只會誤導他的發揮。

《危城》還有很多香港電影或者說華語電影的通病,例如群眾演員都是業餘的。這戲偏偏這些群眾演員的戲很多,經常烏央烏央一群人,還都有臺詞,每次鏡頭一掃到,群眾演員一張嘴,我就出戲了。


綜合來說,在爛片雲集的當下,《危城》儘管有種種毛病,但竟然是不多的還有少許看點的電影。起碼故事的邏輯不算離譜,道德兩難的存在也成功勾起了觀眾的注意力。最重要的是,影片內層表達的意識形態訴求,是當下這個世界真實且迫切的問題。

如果說香港就是普城,那香港的命運會和普城一樣嗎?

推薦閱讀:

專研喜劇30載,他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

想看到懂《寒戰2》,你一定要知道這些!

《鐵三角》1+1+1>3,徐克、林嶺東、杜琪峰都為它致敬!

銀河映像,難以想像:韋家輝+杜琪峰+創作兵團(1996-2005)

9789620425486

銀河映像,難以想像》是窺探這家電影公司的創作思路、工作方法,以至審美追求的不可多得之作,全書約二十萬字,一百三十多幅彩色圖片,中英雙語。本書由銀河映像授權出版,本地作家及文化評論人潘國靈先生主編,著名影評人Professor David Bordwell及李焯桃先生擔任顧問,十一位中外影評人及電影研究者分別就銀河映像的十年功績及「銀河映像十大電影*」作出評論,篇篇精彩。此外,也深入訪問了十位與銀河映像密切相關的人物:杜琪?、韋家輝、鄭兆強、劉青雲、任達華、劉德華、林雪、游乃海、鍾志榮及余家安,詳談其創作的經過。相信此書的面世,將可把香港電影更好地推介給世界各地的觀眾。

購買銀河映像,難以想像:韋家輝+杜琪峰+創作兵團(1996-2005)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虹膜,文/LOOK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