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337200649

本文由作者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歡迎點擊加入[荷蘭爸爸] 的臉書粉絲頁!


孩子不能輸在起跑點

還記得小學五年級的某天,我班上忽然多了兩位同學。我居住的小鎮,人口只有六千人,生活步調很慢,也不常發生新鮮的事情,兩位新同學的到來已經是小學生心中不得了的大事了,沒想到這兩位同學還不是一般的同學,而是來自索馬利亞的難民。

最近幾年新聞在報導「難民」與「歐洲」時,主軸都圍繞在歐盟現在正在經歷的「難民危機」,許多中東與北非的難民長途跋涉來到歐洲避難,希望給下一代更穩定的生活,但是歐洲國家的人民擔心國家資源無法應付那麼多難民人口衍生出的社會問題,各種政策辯論導致社會壓力提升,成為歐盟很大的挑戰。

不過,九零年代的荷蘭對難民的態度跟今日的荷蘭大大不同,1994年跟2015年,一樣也有五萬多位難民來到荷蘭避難,當時執政黨是基督教義背景的政黨,基本上認為我們有責任幫忙有需求的「兄弟姊妹」,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學校新來的同學獲得與其他荷蘭小孩相同的對待,甚至許多鄰居、朋友及社會團體也幫忙他們適應荷蘭生活。

去補習就好了

兩位新同學碰上最大的困難就是學習荷蘭文,畢竟是一個全新的語言,再加上因為所有科目都是用荷蘭文教學,語文便首當其衝的成為他們的首要挑戰,學校也清楚地意識到這個問題,希望可以快點加強兩位同學的荷蘭文能力,以便他們課業學習不致落後。

那麼我的學校究竟是怎麼在短時間內提升新同學的語言能力呢? 當時他們採取了一個在荷蘭很罕見、但是在台灣很普遍的方法,就是讓這兩位來自索馬利亞的同學【補習】。當時學校為了在短時間內請了好幾位家長幫忙,在學校下課後開設專屬的【荷文補習班】。

或許讀者會好奇,荷蘭學校為了弱勢的新移民開設補習班,那麼針對比較優秀的同學,是否有資優班呢?其實,學校沒有特別的安排,課業表現較佳的同學如果寫完作業,老師通常會先檢查確認後,就讓他們自己去看書或玩一些教育性的遊戲,如果有同學已經看完這年紀所有的書或玩完了所有的遊戲,那就老師讓他去借下一個年級的教材。

荷蘭教學的理想

從上述例子可以略見荷蘭教育制度端倪,也就是將資源用在協助弱者,讓強者有空間自由發展。每一個年級都有既定的學習的目標,所以學校教育的重點在於讓班上每個同學完成學習目標,而不是培養超級資優生,面對程度差異比較大的班級,老師們通常比較不會特別關注優秀的學生,而是多一點關心比較不會念書的同學,協助他們跟上班級學習的速度。

不只是老師們會特別關注快跟不上的同學,學校也會把資源集中在比較不愛念書同學的身上,也就是說,荷蘭學校特別關心比較不會念書同學的學業表現,而比較少會把優秀學生集中成資優班,甚至是【刻意忽略】資優生的表現。荷蘭學校對辦學成功的定義,不在於升學率,而是來自於有多少弱勢學生透過教育,也可以跟上班上的水準,進而在未來提升社會經濟地位。

不只是學校不會把資源凝聚在優秀同學身上,國家也會為了維持各個地方的學校水準,也不會把資源集中在幾所【名校】或是大城市。為了避免城鄉教育差距,荷蘭中央政府把教育資源平均分散給各個地區的學校,所以就算你是住在荷蘭最偏僻地區,只要夠努力,能力也不會輸給最核心地區學校的學生。

換句話說,荷蘭教育界普遍相信【教育機會平等】是教育最重要的價值,是希望每個同學不受到自己社經背景的限制,而可以按照自己的能力發揮自己的人生。一個人能不能念好學校完全依賴他個人的學習能力,而不受到家裡環境的影響。

荷蘭的教育機會真的平等嗎?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荷蘭教育界的理想是教育機會平等,不過理想畢竟只是理想,荷蘭的教育制度也無法達到完全平等。

根據荷蘭教育檢查局(Onderwijsinspectie)2016年4月公布的研究,荷蘭教育機會越來越不均,該項研究報告指出,父母教育程度越低,小孩的教育程度也比較有可能比較低,也就是說,父母的教育程度會影響孩子獲取教育機會的機會,同樣資質的小孩,出生在教育程度比較高的家庭,自己的教育程度也會比較高。

不僅僅是家庭教育背景會有影響,族裔也是一項指標。上述荷蘭教育檢查局的報告指出,非西方背景的小孩(包含有摩洛哥、土耳其和荷屬安地列斯等地的移民及難民)的教育程度相對於荷蘭主流族群的小孩來說也比較低。

換句話說,荷蘭的教育界雖然追求教育機會平等,但是家裡環境及出身還是對小孩子的教育表現有相當大的影響。

我索馬利亞同學呢?

很幸運的,我那兩位來自索馬利亞同學成為難民融入荷蘭社會的成功案例。透過荷蘭文的補習班跟學校及社區的支持,新同學很快學會了基礎的荷蘭文,他們在其他科目的表現也相當不錯,在數學、地理、歷史等等科目上,很快就已經達到班上同學的水準了。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很佩服這兩位同學,經歷過戰爭,在自己國家的教育也因為戰火而中斷,到了完全陌生的環境還可以跟上班上的課業進度,真的很了不起。

這兩位同學,現在已經來到荷蘭二十多年,也完全融入荷蘭社會,其中一位自己生了四個小孩 (兩個兒子、兩個女兒),開了一個商店,還經營一個網路商店,另外一位同學也生了兩個小孩,大學畢業當了工程師,現在開了一個檢查建築物品質的小公司,各自都擁有了一片天。

我常想,他們的人生經歷過那麼多顛沛流離,卻從沒擊倒他們的上進心,看著他們家庭與事業的成就,我不禁認為,這種人才是真正的【人生勝利組】!


本文由作者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歡迎點擊加入[荷蘭爸爸] 的臉書粉絲頁!


作者介紹

SONY DSC

韋岱思,台灣大學社會系博士,在荷蘭出生長大,唸大學時因為想多了解東亞來到台灣學習中文。2010年變成阿兜仔女婿,2014年升格成為荷蘭爸爸。

很享受觀察女兒長大的過程,把女兒的學習進度視為人生最大的成就。成為爸爸的過程中,發現荷蘭與台灣的育兒文化大不同,開始反省自己的文化,也開始思考台灣的教養方式。透過寫作紀錄女兒的成長故事並分享兩個文化之間的教養經驗。

歡迎點擊加入[荷蘭爸爸] 的臉書粉絲頁!

推薦閱讀:

[荷蘭爸爸的告白]看到外國人就說「英文」,這算是歧視嗎?

[荷蘭爸爸的告白]小屁孩的數學:iphone很便宜,但營養午餐費很貴

[荷蘭爸爸的告白]「教育戰爭」是長期的投資,偶爾輸給小孩也沒關係

別讓孩子繼續錯過生命這堂課:台灣教育的缺與盲  作者: 楊照

螢幕快照 2016-01-09 下午9.25.43

楊照首次深入分享女兒德國教育經驗,剖析台灣教育7大問題根源!

德國教育不崇尚名校,卻有全球最頂尖的人才!
從小透過實習,幫助孩子發掘「天賦」,而不是「天才」;
找到「職志」,而不是「職業」!

教育不只是教會孩子「別當混蛋」、「別當壞蛋」,
更要教會孩子「別當不懂生命樂趣的笨蛋」!

青春是準備盛開的花朵,
在扭曲的教育政策下,台灣孩子的青春只剩下考試,
沒有生活的青春,如何知道生命的美好,
享受豐富世界帶來的樂趣,吸飽盛開的養分?

小時候,每當做數學作業、化學作業做的很煩時,女兒常會問楊照:「幹嘛要學這些東西?我們將來會用到嗎?你現在有用到國中學的代數、幾何或化學元素表嗎?」但一年的德國經驗她得到的答案是:如果用德國的方式學,她就不會生出有沒有用的懷疑。因為在德國,數學、化學中等資質的小孩,可以了解數學、化學內部的道理,知道這些道理管轄了許多現實的事物,而這樣學到的數學、化學,會深深留在腦中,不會從這次考試到下次考試就忘掉了。而且她無論如何沒有想到,竟然是在德國,以她才學了一年多的德文,讓她認識了文字、文學迷人之處。

國二唸完,楊照的女兒去了德國。透過女兒,他看到的教育現場,多了一個比較對象。離開台灣本位,離開「正常」本位,他痛苦地發現了台灣教育許多硬是被當做「正常」的「不正常」。要使得台灣教育可以變得不一樣,他相信,只能從這個社會願意看見「不正常」,承認「不正常」開始。楊照在這本書中,試圖從不同角度、選擇不同切入點,一一指出他覺得「不正常」,不該被輕易「正常」待之的現象。

購買《別讓孩子繼續錯過生命這堂課:台灣教育的缺與盲》請點此

  生命樂趣是學習來的

教育的目的,一是教會孩子一種能力、一套本事,讓他將來能夠在社會上生存,不必依賴別人,懂得自我負責,「別當混蛋」;其次是教會孩知道可以做,什麼不能做什麼,不傷害別人,不破壞集體秩序,「別當壞蛋」;最後則是教會孩子擁有知識,能思考判斷,「別當笨蛋」。但真正的「笨蛋」是不懂得追求生命豐富性,也不懂得享受當下生命經驗美好的人。我們的教育,非但沒有教會小孩如何領略、創造快樂的經驗,甚至還敵視快樂,反對快樂,看到小孩快樂,我們的家長和老師似乎直覺地認為小孩沒有在學習,沒有在進步!

  德國是這樣教孩子的

.側重開發、探測每個孩子具備的特殊熱情和能力,透過實習,讓孩子在中學時就找到自己內在的呼喚,及早磨礪自身的技能。

.沒有公認最好的大學,不強調大學的縱向排名競爭。從技職到大學,每所學校皆有其不同的特色,提供不同性質的教育內容,有的是蘋果、有的是橘子,不用單一的標準衡量、排序學校。
.德國也考試,而且考得很多。但德國不考輕易可以查得到的東西或是背誦能力。數學不考求得的答案,而是考如何分析、用什麼方式處理問題的「意見」。

.德國上學時間比台灣少,科目卻比台灣多。上課不是聽老師單面、權威教導,而是由學生發表意見,進行意見交流激盪。形成這些意見所需的學習,學生要在日常生活中自己安排、進行。

.德國老師教的是知識的道理,是取得知識、思考知識的方法,而不是知識本體。知識的本體,要學生自己追求、累積。

購買《別讓孩子繼續錯過生命這堂課:台灣教育的缺與盲》請點此

<視界奇觀>編輯整理  資料來源:荷蘭爸爸  本文由作者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