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9

眾所周知,日本的犯罪率很低,可以說是世界上犯罪率最低的國家。2015年日本的犯罪率更是創下戰後日本最低,1億2700萬人口裡,只發生了933起殺人事件。數字十分樂觀,”安全國家”的形象日益牢固,可是就是在這麼少之又少的犯罪事件中,總有那麼幾起,在受害者家屬的心中留下了永遠的陰影,也驚動了世界。

名古屋大學19歲女生殺人事件

2015年1月27日,名古屋市昭和區的一個一居室公寓裡發現一具77歲高齡的女性遺體。該女性後腦勺受鈍器多次撞擊,脖子上有明顯的勒痕,房子內血跡斑斑。警察在房子裡發現了一把斧頭,經調查證實這把斧頭就是殺害該女性的凶器。

經過仔細盤查,警察最終找到並逮捕了殺人凶手–名古屋大學理學院一年級在讀的19歲女生大內萬里亞。受害者曾勸說大內萬里亞進入宗教團體,對於殺人動機,大內萬里亞淡淡表示:”想試著殺一殺人。因為是偶爾能見到的人,所以比較好下手。“此外,警察在大內萬里亞的手機裡發現死者遺體的相關照片。

早在2012年6月,大內萬里亞就涉嫌對同年級的男同學下毒。當年6月,該男生在一段時間內連續飲用了大內萬里亞製作的飲料後,發現身體漸漸發生異常。起先是雙腳乏力,而後這種乏力感蔓延到了全身。到了同年10月,該男生的視力漸漸下降,兩眼的視力都只有0.01~0.02之間,入院檢查後發現該男生有嚴重的鉈中毒現象。但當年因為證據不足,並沒有立案。

2014年5月,大內萬里亞又因涉嫌對自己的高中同學投毒再次被捕。

在殺人事件發生後,大內萬里亞被鑑定留置,期限為2015年5月21日。但在2015年6月5日,大內萬里亞又因涉嫌縱火的嫌疑被逮捕。被逮捕後她表示:”只是想看一看燒死的屍體。

大內萬里亞曾在被捕後表示:”從小就想嘗試殺人看看。那個人不管是誰都可以。””那把殺人的斧頭在高中的時候就準備好了。

此外,她在推特上也表現出了對殘暴殺人事件的興趣,甚至會發文為殺人犯的生日慶祝。

譯文:雖然不想死,但是想過嘗試死看看。雖然沒有想殺的人,但是想嘗試著去殺看看的人很多。

譯文:好像還沒有來自名古屋大學的死刑犯誒。

譯文:夢想中的大內是殺人犯。

譯文:今天是加藤智大的生日。大家一起祝賀他。(加藤智大為2011年秋葉原殺人事件主犯)

另外,根據周圍的居民提供的資訊說,”2008年~2011年之間大內萬里亞住的房子周圍有5只貓無故死亡,死亡之前身上都被塗上了一種白色的藥,貓在舔舐這種不知名的藥的時候會發生嘔吐,一般在10日後死亡。大內萬里亞的同學表示,初中時期她就經常自己製作藥品,也曾說過”想用剪刀剪開貓的身體,看看它裡面是什麼樣的。”

佐世保市高一女生殺人事件

2014年7月27日,長崎縣佐世保市島瀨町的公寓內,發現一具15歲的女性屍體,她的頭和左手手腕均被切斷。經調查,犯人是與該死者(松尾愛和)同居的同班同學(16歲)。

該高一女生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她表示,”她在松尾站著的時候從後面用錘子多次用力敲擊她的頭部,並用繩子勒住她的頸部使其窒息身亡。松尾斷氣後她用鋸子切斷了她的頭部和左手手腕。“此外,死者的下體發現多處刀痕。

對於殺人動機,該女生表示:

“對零碎的屍體感興趣。”

“以前就對生物很感興趣,曾經解剖過貓。解剖過貓了,就想解剖人體了。”

“殺死她,破壞屍體是我的目的。”

整個審問過程中,該女生沒有提到是否與死者生前有衝突或者對她抱有憎惡的情緒,也沒有表示出對犯罪的反省,全程反應平淡。

犯案前,她曾對自己的繼母表示:”想殺人解剖,看看裡面是什麼樣的。”

對於該案件,長崎地方檢察院判定精神鑑定留置。

該犯案女生在小學六年級時就曾5次在同班同學的食物中混入漂白劑。

在犯案前一年曾對自己的女同學表示,”有一天晚上去了親生母親的房間,想殺了臥病在床的親生母親,後來還是算了。”

2015年1月20日,該犯案女生因2014年3月曾用金屬球拍毆打熟睡中親生父親的頭部,以殺人未遂罪再次被逮捕。該犯案女生的親生父親在2014年10月上吊自殺。

再次被逮捕後該犯案女生表示:”想要殺人,父親沒了也沒關係。”

2015年7月長崎地方法院將該其送入少管所。

犯人的共同點和不同點

兩起殘酷殺人事件的犯人仔細看來其實有諸多共同點。

1.同為女學生,都很年輕。

2.都對某方面比較感興趣,前者對化學藥品,後者對解剖。

3.都使用了犯案工具,有前科,反覆犯罪。

4.殺人是為了自己的目的、興趣。

5.犯罪後表示出的罪惡感薄弱甚至沒有。

6.都顯示出精神病患者特徵

不同點:

1.家庭背景。前者家庭圓滿,後者重組家庭。

2.殺人手段不同。

精神病患者犯罪

兩起犯罪中的少女都顯示出了異於常人的思維,這樣的犯罪事件,人們稱它們為精神病患者犯罪。

據研究表明,精神病患者罪犯分兩種,一種是先天性精神病患者,日本稱其為精神病質者;另一種是後來因各種因素而形成的反社會人格障礙患者,日本稱其為社會病質者。

犯罪心理學家Robert D. Hare曾這樣形容過精神病患者罪犯的特徵:

●欠缺良心

●對他人態度冷淡,難以產生共鳴

●說謊自然

●對自己的行為不負責任

●沒有罪惡感

●自尊心很強,以自我為中心

●能言善道

另外,牛津大學的心理學專家曾表示,精神病患者罪犯的主要特徵是極端的冷酷無情、沒有慈悲心、自私、沒有感情、結果至上主義。

據研究表明,先天性精神病患者的腦部構造與常人不同,他的腦前額葉未發育或者已經損壞,無法控制感情和衝動。普遍認為,先天性精神病是遺傳導致。他們在日常生活中與常人無異,工作穩定,知識淵博,表面上常和親人朋友其樂融融,但心理上卻無法和周圍的意見看法產生共鳴。此外先天性精神病患者罪犯犯罪之前常會做詳盡的計劃。

而後天性的精神病則是多重原因導致的,家庭環境惡劣、精神上或者身體上受到虐待、幼年時期就有深刻的心靈創傷,或者成年後生活沒有達到自己的預期而產生的精神扭曲等。這一類罪犯容易衝動、性情常喜怒無常,無法長期從事一個工作,也無法經營普通的家庭,比較自閉內向,不擅長人際關係。他們犯罪常常沒有任何的計劃。

神經心理學的研究表明,精神病患者罪犯的腦部灰白質中能產生共鳴、困惑、或者罪惡感的部分是萎縮的,另外涉及到能夠感應罪感和報復的部位也有異常。這樣的結果說明,精神病患者罪犯在做一件事情時,只能想到執行之後可能給自己帶來什麼好處,卻無法考慮到這件事是否會產生什麼不好的後果。

那麼先天性的精神病質者罪犯與後天性的社會病質者罪犯相比,哪一種更危險?

答案是先天性的精神病質者罪犯。他們長期生活在與常人不同的思維當中,無法理解常人的苦痛,對罪惡感的感受幾乎沒有。

但是,並不是說精神病患者就一定會犯罪,或者有暴力傾向。


據統計,先天性的精神病患者只佔社會群體的百分之一,而後天性的反社會人格障礙症患者則達到了社會群體的百分之四。這麼小部分的人,這麼少而又少的犯罪案件卻總是能讓世人警醒。低犯罪率就能代表社會和平?看似樂觀的資料真的能讓人輕易安心樂觀嗎?

一件雪白的衣服,只染上一點點的顏色都會很顯眼。

當然,低犯罪率可能不代表社會和平,同時,凶殘犯罪頻發也不代表社會不和平。我們要思考的是,為什麼低犯罪率的日本,總是有那麼多手段殘忍的犯案件發生?是壓抑的社會?是教育?是家庭?

我們不去看日本這樣血淋淋的犯罪實錄,對於我們的國家本身,創造良好的教育氛圍、和諧的社會環境、美滿的家庭生活和人際關係等等等等,我們能做的還有很多,真正的社會和平,需要每個人的努力。

推薦閱讀:

為了探究人性,她將自己麻醉,6個小時後…

人性本善還本惡?史丹佛教授的「惡魔」實驗⋯

神秘的力量!?現在海盜不敢搶郵輪的原因是…

不完美的正義:司法審判中的苦難與救贖

getImage

TED演講340萬人次感動點擊!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戴斯蒙.屠圖、兩屆普立茲獎得主紀司道盛讚「美國的曼德拉」
「談論正義的時候,我們認為自己所指的是什麼?」
這本書裡的故事,可能使你改變答案──
我們每一個人都無法用我們所做過最糟的事來定義。

  ★《紐約時報》暢銷書
★《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波士頓環球報》、《西雅圖時報》、《君子》雜誌年度最佳選書
★《洛杉磯時報》圖書獎、《柯克斯》圖書獎決選入圍作品
★芝加哥大學法學院2014年度推薦書目
★美國圖書館協會最佳圖書
★卡內基獎章非文學類傑出作品
★美好人生書獎

如果你保持著距離,
就無法理解到最重要的東西──

「我們用來衡量正義的真正標準,這足以象徵我們的社會、法律、公平與平等原則的指標,並不是我們如何對待在我們當中有錢、有權力、享有特權與備受敬重的人。真正能夠衡量我們社會品格的方式,在於我們如何對待那些貧窮、不受喜愛、遭到起訴、被定罪和被判處死刑的人。」──布萊恩.史蒂文森

我們所處時代中最優秀且影響力最大的律師之一,用令人印象深刻的真實故事對我們述說仁慈的補救潛力。成立司法平等倡議會時,布萊恩.史蒂文森還是個聰慧的年輕律師,這個法律單位致力於為窮困的人、遭誤判的人,以及遭我們的刑事司法系統困於最難觸碰到的人辯護。他最剛開始承接的案例之一是華特.麥可米利安,一名為不是自己犯下的罪遭判死刑的男子。這起案件將史蒂文森捲入一場政治陰謀與法律邊緣策略的騷亂之中,自此永遠改變了他對於仁慈與正義的理解。

在這世界的大多數地方,
貧窮的對立面並不是富有,
而是「正義」。

那起案件發生在阿拉巴馬州門羅維爾,一個因《梅岡城故事》聞名的小鎮。1986年,該地最繁榮的城區發生了一起搶劫謀殺案,一名年僅18歲的白人女性被發現陳屍在洗衣店內,震撼了整個小鎮。

冤案主角華特.麥可米利安是非裔美國人,他的婚外情對象是名白人女性,此舉完全違反了當時美國南方對於跨種族戀情的禁忌,以致儘管沒有案底,卻為他招來巨大且致命的麻煩。案發後沒多久,他旋即遭警方以另一假託的指控逮捕,盤問少女命案的細節。在遲未偵破的時間和輿論的壓力下,警方刻意忽視對華特有利的證據,並設計捏造完全不足採信的證詞,草率地將謀殺罪名加諸其身,將他送入死牢。

甫踏入法律行業的布萊恩.史蒂文森協助這起案件時,受到來自執法人員的諸多刁難,甚至是來自法官的嚇阻,讓他見識到我們所以為的正義,原來也有不完美之處⋯⋯

購買不完美的正義:司法審判中的苦難與救贖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日本通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