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0958685-739625803

瑪麗娜·阿布拉莫維奇,南斯拉夫的”行為藝術之母”,1974年在義大利拿波里表演了她最著名的一次行為藝術表演–《節奏0》。

她先將自己麻醉,然後面向著觀眾站在桌子前,桌子上有72種道具(包括槍、子彈、菜刀、鞭子等危險物品),觀眾可以使用任何一件物品,對她的身體進行任意擺佈,而她不作任何反擊。由於作品有不可預測的危險性,瑪麗娜承諾承擔行為藝術表演過程中的全部責任。

一開始大家都小心謹慎,只是用口紅在她的臉上亂塗亂畫,見她毫無反應,慢慢地,有人膽大起來,開始用剪刀剪碎她的衣服……

當瑪麗娜赤身裸體暴露在眾人面前的時候,人們開始肆無忌憚。有人給她的裸體拍照並把照片塞進她的手裡,有人用玫瑰花的刺扎她的肚子,還有人劃破了她的臉頰,甚至有一個人用上了膛的手槍頂住了她的頭部,好在最終被他人阻止。

在被人施暴的過程中,瑪麗娜眼泛淚光,內心也充滿恐懼,但是她始終沒有做出反抗。

這件作品持續了6個小時,作品結束後,她站起來,走向人群,這幫製造暴力的”暴徒”擔心遭到報復,都開始四散逃跑。當然,瑪麗娜並沒有報復。

在後來的訪談中,她清醒地認識到:”他們真的可以對我做任何事情。如果將全部決定權公諸於眾,那你就離死不遠了。”

這件行為藝術看似驚世駭俗甚至荒誕不羈,但它卻不僅考驗了藝術家本身,同時也考驗了周圍看客的道德底線。結論是驚人的:所有人都施暴,幾乎沒有人給予擁抱。試探越來越大膽直至置她於死地,都沒有人意識到自己的所作所為暴露出來的人性中最惡的一面。

可以說,這6個小時足以看透人性中的黑暗。

潛藏在人類並不太深處的醜惡,一旦有了土壤就會快速滋生蔓延。施暴者都是在放逐中膽大起來的,所以任何人都不應該掌握至高無上的權力。

人心如果毫無約束,就是惡的開始。當把選擇權全部交給公眾自由發揮後,離世界毀滅也就不遠了。

形式上賦予大眾更多民主和自由並不意味著就能讓社會更加美好。一個社會進步的核心標誌,既不是物質層面也不是制度層面,而是民眾的心智成熟程度。

最後附上瑪麗娜的一句話:”歡樂並不能教會我們什麼, 然而, 痛楚、苦難和障礙卻能轉化我們,使我們變得更好、更強大,同時讓我們認識到生活在當下時刻的重要性。

推薦閱讀:

人性本善還本惡?史丹佛教授的「惡魔」實驗⋯

[荷蘭爸爸的告白] 台灣父母用一句話就扼殺了孩子的無限可能!

不讀書,又不問神,太上老君當然煉化不了孫悟空!

沒有神的所在:私房閱讀《金瓶梅》

getImage

不需讀文言文,
輕鬆看侯文詠再現《金瓶梅》的高潮迭起。
華文史上最譏諷、最驚悚、最背德、最黑暗的人性故事…

當價值不再,一切只剩下慾望時,
生命會變成什麼?

與其說《金瓶梅》談的是性,還不如說是人性;
讀通《金瓶梅》,讓我們在炎涼世態中多一份明澈從容,
在險惡人情中少一份戒慎恐懼。──侯文詠
一場走在地獄邊緣的夢境,
一個失去神明的所在,
一片盛開在金瓶裡卻失去靈魂的美麗璀璨……

我很難形容閱讀《金瓶梅》時那種被撼動的感覺。似乎隨著年紀、眼界增長,「內心撼動」這種感覺愈來愈難。但在閱讀《金瓶梅》的過程中,我卻重新經歷了一次年少初次讀好小說時的震撼──著迷、讚歎、眩惑與不可自拔。──侯文詠

一般人的印象裡,《金瓶梅》是本帶著情色意味的「禁書」,但它卻與《西遊記》、《水滸傳》、《三國演義》並列為中國四大奇書。到底這本「奇書」的價值何在?大家始終不甚明瞭。年少時的侯文詠也是這樣,一直要到閱歷增長的幾十年後,他才讀懂了《金瓶梅》的浩淼;震撼之餘,侯文詠用淺白幽默的文字,將書中的精采情節用一個個角色串連起來,並剖析人物的複雜心態、故事的藝術價值,以及風月背後真正的意涵,帶領讀者輕鬆踏進這個「沒有神的所在」,重新發掘《金瓶梅》更多層次、更多面向的閱讀興味,從而也看盡了人性的百樣百態。

購買沒有神的所在:私房閱讀《金瓶梅》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世界華人週刊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