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適逢澤東25,今年各大亞洲影展都重溫王家衛經典,設立了澤東25這一單元。在剛剛過去沒多久的第40屆香港國際電影節,便重溫了王的八套作品,即將開幕的上海電影節也設立了獨立單元播放其作品,欣賞這位元名聲大噪的“藝術優先”導演。

《花樣的年華 澤東廿五》特刊照片

對於這種“不負責任,只顧藝術,不顧老闆死活”作風,他為自己辯護認為是“是一種態度”“精益求精不是每一個行業都應該有的精神嗎?為什麼會是缺點?我一直相信電影可大可小,但一定要精緻,可以放諸四海。這是我一貫拍電影的態度,與其說我不負責任,不如說我太認真。”

正因為這種態度,王家衛自從《重慶森林》後便成為了一個“國際知名品牌”,而他雖然是品牌的主要設計師,但是“裁縫”的手藝也極其重要–杜可風張叔平便是兩個不可不提的存在。

“沒有光就沒有畫面”

杜可風幾乎可以說是王家衛的影子,90年代初王家衛剛嶄露頭角時,便開始與他合作,兩人從《阿飛正傳》(1990)、《重慶森林》(1994)、《東邪西毒》(1994)、《墮落天使》(1995)、《春光乍泄》(1997)、《花樣年華》(2000)一直到《2046》(2004),說他是王家衛的影子絕不為過。而這個酒不離身,自稱“Made in Hong Kong”的老外,幾次在電影節看到他,都難以把他和那個對“光”和“構圖”萬分執著的攝影師連系起來。

有評論說他“捕捉到演員的靈魂、用鏡頭去寫詩”。

但是筆者卻覺得杜對於色調和光影的捕捉才是主要,或許因此,更襯托出王家衛後現代城市的風格。與其他攝影師比起來,杜可風的採光可說不按常理。

他不願跟隨主流電影的採光風格,限制自己某一類電影就應該用特定的光線和構圖,而是嘗試打造不同氛圍。嘗試為觀眾提供一個橋樑,在一套電影的時間裡建立攝影師、導演眼中的現實。例如《阿飛正傳》、《重慶森林》等電影中,電影基調顏色為藍色和綠色,杜甚至連室外的許多場景他都要維持這個色調。而這些色調正好把王家衛對後現代香港的理解發揮的淋漓盡致,偏藍色和綠色的背景顏色,顯出了九十年代香港作為大都市那種淡淡隔閡的氛圍和空虛。



而之後電影中的許多符號,例如川流不息的高架地鐵、快速的摩托車、城市中疾走的人群、酒店、機場、速食店…與背景顏色相輔相成,這些符號靠著背景色調而更加突出,“後現代”下碎片式的城市符號因此深入觀眾的腦海,都市下不能久留、疏離的感覺因而凸現。

《重慶森林》

《杜可風:霓虹光影》

“Neon world (霓虹燈的世界)”

論起香港的後現代都市標誌,不可不提的便是霓虹燈,杜可風也曾經在紀錄片中提到香港是“Neon world (霓虹燈的世界)”。王家衛的電影充斥著燈光的顏色,杜可風也承認這是因為拍攝經費的問題,而正是這種“錯誤”造就了誤解,正是這些錯誤打開了如此有魅力的空間,現場采霓虹燈的光“蘊含著某種特質與美感”。

《重慶森林》

《重慶森林》

《重慶森林》

香港這座王家衛眼中 “後現代”的城市,寂寞、零碎卻又有著莫名動力的城市,透過杜可風的燈光和顏色充分體現了出來,如同《2046》中,霓虹燈作為一個電影符號,連繫了未來,連接了過去。所以這位王叔叔背後的男人—杜可風,可謂是他的眼睛,兩人合作的作品不勝其數,沒有杜的獨特審美,大抵王的電影色調便不會如此令人眼前一亮。








王家衛作品 海報

“我們的工作方式亂七八糟”

相比起在螢幕前較多的杜可風,鐵三角的另外一位–美術指導張叔平可能就沒有那麼令人耳熟能詳了。然而,只要稍稍搜尋一下,便會發現雖然關於生平的介紹不多,但是獎項那一欄卻長的令人乍舌,31次金像獎,得過16次獎項, 32次入圍金馬,目前為止共獲得12座金馬獎,成為金馬影史中獲獎最多者,2014年更憑著《一代宗師》入圍第86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美術指導提名!

有媒體形容他“為香港電影開創出展新的格局”作為美術指導的他所設計的服裝,多半華麗又炫目,並帶有一點內斂和抑鬱的沉悶感。而由於王家衛對於舊上海的懷念,便啟發了張設計《花樣年華》裡的造型,女性娥娜多姿、嬈嬌卻寂寥難耐的體態,在男性率性又抑鬱的形象,復古卻新潮的旗袍和西裝,現在看來仍然韻味十足。

追溯王和張的結緣,還歸功於另外一位香港新浪潮導演譚家明。70年代末80年代初,尖沙咀的咖啡店成為了這一群海歸導演或電影工作者的聚集地。張叔平形容和王家衛一見如故,兩人甚至試過在咖啡店裡談了五個通宵。而講起第一次真正合作,便是王的《旺角卡門》,兩人即興的風格,甚至第一天開拍在即,分鏡的工作仍未做好,王最後將錯就錯,索性即興,而張叔平也無所謂,甚至要他負責剪片,他也沒問題。

《旺角卡門》劇照

但是即興歸即興,張卻沒有因此馬虎,例如在《旺角卡門》,他指定張曼玉要穿黑色衣服,認為只有這樣,才可以讓故事順勢發展下去。這種堅持,最後成就了王家衛電影的獨特風格。又好比《重慶森林》中,林青霞的黃色風衣,與藍色的背景為輔助色,而在機場的那一幕,橙色的櫃檯和林青霞身上土黃色的風衣,加上杜可風設計的藍色燈光基調,使王家衛的電影,每個鏡頭都有份外的美感,每個分鏡都如同一幅經過精心構圖的畫作。



許多人都說王家衛鏡頭下的女性,帶著種特別的韻味,而組成這份韻味不可或缺的便是其服裝。張叔平對此談到,他對女性服裝的審美起源於他母親,由於其母是愛美之人,“天天穿旗袍,沒有西裙,所以說《花樣年華》沒什麼大不了。Somehow我是受她感染了”。而由於張叔平的父親是無錫人,母親是蘇州人,所以與上海來港的王家衛很相近,兩人對於整個電影的美術基調基本無需太多的溝通,一說就通。



關於鐵三角的關係,張叔平反而說三人其實沒有太多交流,“不會多問,這樣才interesting”。三人都配合對方卻又堅持某些特定的方面,如何選擇是他們合作的基礎。正如杜可風所說,“不經過大腦是創作很重要的自由”,張叔平也認為各自給予各自空間,該配合時配合,不按常理的拍攝和剪接方式,靈活、自由才能有好作品。




而這“靈活”的工作卻讓各大老闆捏了把冷汗,他們三人這種“死綫戰士(deadline fighter)”加上完美主義的性格,而且“總是變來變去的,都是為了好玩兒”“不考慮資金的問題”,加上喜歡“緊迫感, Time-lapse( 延時)的感覺”根本絲毫不覺得他們有把老闆放在眼裏。

談及此,張叔平說了《重慶森林》的一場戯,他們在杜可風的家裏實景拍攝,而爲了鏡頭好看,特意粉刷了牆壁,更把杜可風的家裏的好玩好看的玩偶全都拿出來試了一遍,張叔平說“我寵壞了王家衛,或是王家衛寵壞了我”,看到這裡,筆者一點也不奇怪《一代宗師》從籌備到完成歷時接近十年之久了。


推薦閱讀:

《鐵三角》1+1+1>3,徐克、林嶺東、杜琪峰都為它致敬!

金庸告訴王家衛:拍久別重逢橋段前,先看看《射鵰》吧!

《半場無戰事》我們對電影的認知,即將因為「他」而改變!

失衡的電影文本:王家衛電影分析

getImage

台灣第一本王家衛電影研究專書,
是華語學術界研究王家衛電影不可缺少的著作。

本書探討王家衛電影中失衡的概念,如《墮落天使》中的失語跟家庭電影、《花樣年華》中愛的排演、上下樓梯的女人,走廊與迷宮以及電影的皺摺、《2046》中的2046與2047之間的隙縫、《我穿越9000公里為了把您點燃》中對高達電影的叛變逃離,與《跟蹤》中受傷的女子。

在《跟蹤》中Cecilia Noël吟唱著「我的藍色獨角獸走失了。」這些在王家衛電影失衡的地方,就如同走失的藍色獨角獸,帶著我們漫遊偏航、踟躕困頓,回返迷路。

「在王家衛的電影文本中有一些特殊的片段,這些奇特的影片片段,即是他電影文本中失衡的地方、意義不明的地方,無論是《墮落天使》中刻意搖晃家庭電影片段、在《花樣年華》中關係不明的情侶在曖昧不清的戀愛關係中刻意的感情排演;以及張曼玉不斷在樓梯中上上下下的奔跑。這些電影片段不為其他研究者所重視,或是不為影迷所討論。認為這些與電影片段無關劇情。相反地,筆者認為這些才是王家衛電影重要之處。這些電影文本失衡之處,正式王家衛電影對傳統電影挑戰之處,他在這些意義不明的地方開啟了新的電影的形式與電影研究的新思維。」─劉永晧

這些遺留的線索,如同多把鑰匙,開啟王家衛的電影密室。

電影學者劉永晧,以六篇論文與一篇書評,深入分析王家衛電影中失衡的美學。

購買失衡的電影文本:王家衛電影分析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香港電影,文/ Vivian Jiang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