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rCreated


作為一個人民群眾最喜聞樂見的皇帝,乾隆不但給大江南北的無數小吃、風景“親手”題字,還留下了無數民間傳說和故事,給今天的影視工作者提供了近乎取之不盡的素材庫。

當然,真實的乾隆皇帝自然不可能隨意出宮遊玩,更不用說跑到江浙那麼遠,這完全不是他個人願不願意的問題,而是能不能:作為一個有著兩億人口龐大帝國的最高統治者,每天都有大量的政務需要他處理。比如大家想像中避暑山莊就是皇帝休假的地方,其實乾隆皇帝每年農曆五月來這裡,除了組織圍獵慶典,需要處理的奏摺和其他公事並沒有比在京城減少。

雖然乾隆皇帝因為工作太繁忙,很難親自出去看看世界,但是就像我們每天都被自己朋友圈裡各種曬旅遊、曬美食的人閃得看不到路一樣,乾隆皇帝的奏摺其實就相當於他的社交圈,幫他看世界。

皇帝的社交圈是個啥? 

根據清史專家莊吉發的研究,清朝獨特的奏摺制度,沿襲自明朝的“奏本”並多加改革。而奏摺其實就是“奏本”加“摺子”的意思。


那什麼是奏本和摺子呢?

明朝有所謂的“公題私奏”的制度,就是說大臣如果有公事就用“題本”上奏,如果是私事就要用“奏本”。

清朝在入關後,除了大體繼承明朝的公文體系外,還會使用不太正式的摺子,比如著名的“請安摺子”。

雖然意思上是奏本加摺子,看似都和私事有關,但實際上奏摺內容有公事、有私事、還有八卦,可以說無所不包。比如雍正皇帝曾經讓某些官員打聽其他官員的八字,看他們是否可以適合任命,結果發現其中一個叫袁繼蔭的候補官員,一看就命數不久,不能委以重任。

自康熙皇帝開始使用這種公文,他看中的“私”其實是“私密”、“隱私”,是檔案的機密性,而非內容是否關乎私事。畢竟君王哪有私事,一切君王事不都是國家事嗎?

△乾隆皇帝一點也不比著名的cosplay狂魔、他老爸雍正皇帝差。這幅就是他cos成漢裝,45度仰望月亮的畫像


為了確保檔案機密,清朝的奏摺都是密封後直接通過軍機處送到皇帝手裡的,任何傳遞者都不能知道其中內容。

相比之下,明朝舊體制中的題本奏本,都要經過多重官員審閱才能傳到皇帝手裡,完全沒有私密性可言。假如有人打算通過這種傳統途徑向皇帝打個小報告、盡個忠什麼的,其結果就可想而知了。

這麼私密,當然不是什麼人都可以給皇帝寫了。康熙朝的時候,只有個別深受信任的大臣有這種權利。

△康熙硃批密摺,現藏江寧織造博物館


到雍正的時候,這個範圍進一步擴大,等到了乾隆年間,所有的封疆大吏和一些地方重要官員都有這個“權利”。不,此時這已不是權利,而是義務了:乾隆皇帝要求所有這些人必須經常直接用奏摺向自己彙報工作,藉此瞭解各地民情政情。

光這麼說,大家還是不明白,下面舉個例子。

起因:叫魂謠言的擴散 

公元1768年,也就是乾隆三十三年二月,浙江德清縣,發生了一件微不足道的案件:一個叫沈士良的農夫,長期遭到兩個侄子的虐待。他聽說德清縣正在整修坍塌的城門,於是找到參與工程的石匠吳東明,把一張寫有自己侄子名字的紙交給他,拜託他把紙貼到打樁的樁頭,就能咒死自己兩個侄子。

那個時候的人可不會像現在一樣,把這種荒謬的事情不當回事。民間信仰篤信類似這樣的詛咒之術真的可以置人於死地。所以吳石匠給嚇壞了,生怕沾染上這種邪門事,就報了官。德清知縣把沈士良抓來打了二十五大板,然後給放了。


誰也沒法預料,這會成為了一場席捲全國的妖術大恐慌的開端。

不久之後,杭州附件開始流傳有妖人不知不覺剪走人辮子,然後就可以用妖術控制或者殺死對方的流言,特別是小孩,因為小孩的魂魄比成人更弱。相信你會對這個故事特別熟悉,只要你被朋友圈裡“偽裝成抽油煙機清洗的麵包車,趁你不注意就抓走你家小孩”,或者“被人拍拍肩膀就迷迷糊糊跟人走了”這類謠言傳播超快。

這類恐慌不斷的擴散,關於妖人的花樣也越來越多,很快飛到到山東等更遠的地方。比如到六月的時候,長江沿岸已經到處可以聽到小孩們唱這樣一首兒歌:

石匠石和尚,你叫你自當。

先叫和尚死,後叫石匠死。

早早歸家去,自己頂橋樑。

地方官員呢,一方面絕不願像他們所鄙視的村民一樣,相信這種無稽之談,一方面又需要安撫當地民眾,可惜效果差強人意。不過他們最重要的事情如同歷來所有的官僚階級們所做:就是不要讓上面知道自己治理得出亂子了。

十全老人弘曆的“LINE群組”應對

這當然不會是乾隆皇帝想要的官員楷模,所以他直到七月底才能知道真相,此時這個流言和恐慌已經散步到整個中國南部。

乾隆皇帝究竟從哪個渠道知道這件事已經無法知道,但是最有趣的是,7月25日,他就此事下發上諭的前一天,山東巡撫富尼漢忽然發出一份奏摺,報告此事。這個時間點非常之微妙,最合理的解釋就是富尼漢已經收到京城的訊息,這事要瞞不住了,於是趕緊補救自己隱瞞不報的罪過。


乾隆皇帝開始頻繁地明發、暗發諭旨,就此事訓斥各地官員們。也要求相關官員通過奏摺報告案情進展。不過最詭異的是,此時的案件已經不知不覺從傳謠案變成了,真的有人“試圖行妖術”。

比如乾隆皇帝給河南巡撫阿思哈發諭旨,要求在河南做一次大規模緝捕排查。阿思哈馬上回報:皇上是啊,我確實早就聽說這個謠言了,不過我已經口頭命令各級下屬保持警惕,保證沒問題。

不過沒幾天,真就讓他抓到一個重大嫌疑分子:一個叫法印的和尚,挑著一個扁擔上面掛著幾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辮子。

但是這和尚啥都不招。阿思哈向乾隆報告:“此等奸徒偷剪髮辮,應有首謀使之人。必須嚴加刑訊,方得根底。”只是“若急用刑夾,恐或致斃,反致無可根究。”乾隆在這裡硃批道:“是”。


然後乾隆就發了一道緊急諭旨,告訴下面的督辦官員,碰到這種情況不要只知道猛用刑啊,萬一把人犯弄死,還怎麼繼續查?但是也不得放鬆,繼續抓緊搜捕妖黨疑犯。

後來法印和尚還是啥都沒招。於是阿思哈奏報:“該犯適患時氣病症,兼有瘡發,飲食亦減,難以審訊。”但是好訊息是經過緊急搜查,“近日亦無被剪髮辮之人。”乾隆怒批道:“京師此風未熄,而熱河亦有之,豈獨汝省無耶?足見汝不實嚴緝,大不是矣!”

乾隆還暗示: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啥情況?我有自己的訊息來源好吧。阿思哈最後只好小心報告:如果讓這個嫌犯病死在獄中,反而讓民間出現更多謠言,所以“恭請王命,將該犯壓赴市曹正法,懸首示眾。”

從乾隆朝的硃批奏摺,可以看出他一時懷疑屬下巡撫總督怠惰,一時又懷疑他們急功近利壞了大事,一時又懷疑他們只是被下屬矇蔽,總之真是操碎了心。

乾隆皇帝為何心這麼累?

正如前面所說,奏摺制度是當初康熙雍正兩朝皇帝,為了獲得更多有效資訊才設立的。但是大家也都很熟悉皇帝被奸臣矇蔽那套說法。

奸臣有沒有不好說,這其實是官僚系統天然的特點。

對於大部分官僚體系內的官員,一味討好皇帝或者君王其實不是最佳策略,如法國學者克羅齊耶所說,官僚們會自發地對抗中央集權,以此捍衛和發展一種制度剛性來保護自己。當然這種制度本身是否有生命力,能夠應付外界考驗倒不是關鍵。

對於乾隆皇帝本人,這套官僚體系也是一種威脅。因為皇帝或君王要時刻警惕自己不會成為龐大的官僚體系中的一員,或者更甚之成為其傀儡。譬如一個皇帝遵從所有的制度行事,那麼他頂多就只是官僚系統的最高長官而已。皇帝永遠要求超越規則和制度的權力。

△《乾隆刺虎圖》,郎世寧繪

但是一箇中央集權的君王,又不得不依賴官僚體系對帝國的日常管理功能。克羅齊耶在《官僚現象》中描述了這種矛盾的情形:“掌權者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有兩套互相衝突的武器:一方面是理性化和制定規則;另一方面是製造例外和無視規則的權力。他的最好策略是找到這兩種武器的最佳配合。”

對於乾隆皇帝這樣的異族統治者,還摻雜上核心統治民族的優良品德行快要墮落的焦慮。所以乾隆經常痛批江南文化對滿族官員的腐化,把他們消極怠政的根源解釋為滿族血性的喪失。不過,如前面所說,他自己是一個漢族文化狂熱愛好者。

△繼續發揚cosplay風格的《乾隆古裝像》

不過,現實世界不會以某個人的意志為轉移。乾隆皇帝親自督辦的叫魂案,最終耗時耗力,在官員們各種或明或暗的消極配合中,不了了之。

參考資料:

《官僚現象》,克羅齊耶,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年

《叫魂》,孔飛力,上海三聯書店,2014年

《資訊不對稱與奏摺制度之研究》,顧慕晴

推薦閱讀:

四十二章經、龍脈都是假的!那東北到底藏有什麼東西?

葉赫那拉·那桐:「改朝換代,干我何事?」

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為什麼古代君王的氣度都那麼小?

中國金融史3000年[中]:從史上最富有的兩宋到錯失全球霸主的大明朝

螢幕快照 2015-11-17 下午4.27.49

從史上最富有的兩宋到錯失全球霸主的大明朝
Financial History of China, AD 960 – 1644盛世之道,到底是先國富?還是先民強?
經濟學家才能發掘出的歷史真相:
皇帝無為,民間就富起來;「有為之士」變法圖強,反而造就流民;
顛覆傳統政治史觀,從「經濟社會」角度,改變你曾經以為熟悉的歷史。
  宋、元、明三朝,盛衰的關鍵在「財富再分配的政策」。

宋朝發明世界第一代紙鈔「交子」,卻造成經濟大崩壞?
強大、驃悍的元朝帝國,最後毀於一場貨幣改革?
在第一波全球化浪潮中,大明白銀帝國為何無法主導世界變革潮流?

作者除了從正史、奏摺、文學作品、畫作,還從各朝代貨幣、竹簡等出土文物,甚至從審判卷宗找出史料,你將發現歷史教科書沒告訴你的真相:

  .北宋積弱,經濟生產力卻是唐朝的兩倍:
宋初在趙匡胤開放民間經濟下,生產力是唐朝的兩倍,汴京百姓比盛唐富足十倍,就連強敵契丹,也屢屢敗在宋朝的貨幣戰爭下。

  .南宋只有半壁江山,卻是第一代世界海上貿易締造者,和世界50多個國家貿易!
宋高宗的經濟成就,再度超越北宋,成為廣州、泉州、明州和臨安成為南宋四個最大的海上港口,與五十多個國家進行海上貿易,首都臨安更是世界第一座不夜城!

  .鄭和下西洋,為何沒有成就像西班牙的海上霸業?
比麥哲倫、哥倫布早100年,鄭和七次下西洋,足跡雖遠征南洋與非洲赤道,卻因明成祖只在乎萬國來朝的朝貢榮耀,不重經濟貿易,不但沒創造財富,還把帝國家底賠得一乾二淨……

 .蒙古大汗寶座是用錢換來的!是第一個由官方專營海外貿易業務的時代
元朝君王不是個個都神氣,誰敢不賞賜蒙元貴族財物,不是下台就是被暗殺!基本上只要有錢賺,元朝從來不禁止任何行業。其中,商人汪大淵曾兩次橫穿印度洋,到達非洲東岸的桑吉巴島,是古代中國航行最遠的紀錄。

  .明朝曾經擁有世界一半以上的白銀,卻錯失全球霸主地位!
明穆宗雖開海禁,船引發放諸多限制,只在乎賺來1.5億兩白銀,不在乎西方貨物貿易帶來的新產業、新市場,無法轉型資本主義,再次錯失機會,將第一代全球霸主地位拱手讓給西班牙,更因海外白銀枯竭而亡國……

經濟學家指出亙古不變的歷史真相:帝王官僚無作為,百姓才有機會,市場才有活路!
這決定了百姓的幸福指數,也決定了國家和民族未來的命運。民富了,國家才會安定!

購買中國金融史3000年[中]:從史上最富有的兩宋到錯失全球霸主的大明朝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壹讀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