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ocn_2012041909135441

說起那桐(1856—1925),想必不少人感到既熟悉又陌生,都知道他是清末政壇顯赫一時的要角,但對其生平事略尤其是發跡史卻知之甚少。那桐是如何步步升遷、位極人臣的呢?此中頗有玄機。

那桐升遷巴結史

那桐是葉赫那拉氏,內務府鑲黃旗人。於是不少人就猜測其能在清末火速上位,定是依靠慈禧的特殊關照。然而事實並非如此。雖與太后老佛爺同族,但那桐卻是從基層做起,在戶部郎曹蹭蹬浮沉長達二十餘年。

翁同龢

仕途並不如意,但那桐依然勤勉工作,終於盼來了人生的伯樂——翁同龢。翁當時既是帝師,又是軍機大臣,最為關鍵的在於他還兼任戶部尚書,是那桐的頂頭上司。那平日裡經常赴翁府“回事”、“畫稿”,其工作能力,翁自然盡收眼底。故那日後與端方、榮慶並稱“旗下三才子”,絕非浪得虛名。


光緒二十二年(1896),朝廷擬定銀庫郎中人選,那排名第二,本無希望。此時翁力薦那桐,甚至不惜與軍機首輔李鴻藻鬧僵,終於讓那獲得銀庫郎中這個肥缺。可見那深得翁之青睞。那亦對翁終生感激,戊戌維新前夕,翁因內部矛盾遭罷黜,遣送回籍。那聽聞此事,猶如晴空霹靂,日記裡寫滿了不捨之情。

恩師雖已返鄉,但仕途還要繼續。要想於宦海屹立不倒,背後須有大樹庇佑。那桐自然深諳此道,開始物色新的靠山。經過一番選擇,那發現榮祿最靠譜。

榮祿

清末之官場,官員若能迅速升遷,無非兩個原因:一是出身是否高貴,二是跑官能力是否一流。前已言及,那桐雖與慈禧同族,卻很不受待見,所以他只能靠自己。恰逢戊戌之後,榮祿深得慈禧垂青,出任軍機大臣,成為滿人權貴之翹楚。榮雖為人極為精明,城府甚深,但卻有致命缺陷——貪財。那桐正是瞅准其嗜好,每逢榮祿生日,必定登門送禮。有一回,那升任京堂,向原來的上司行感謝禮。按照常規,京堂送禮,四十兩為准,而那唯獨下血本塞給榮祿一千兩,可見其明顯乃有意討好。一來二往,榮便把那視為親信,重點栽培,不久便將其扶上禮部右侍郎的位置。


1899年,那桐極力逢迎朝廷己亥建儲之舉,頗得慈禧、榮祿歡心。次年五月十四日,那從“四品京堂候補”被破格擢升為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大臣,便是由榮祿一手操辦。當日獲悉任命後,那立即“謁榮相”,表示“桐受恩深重,感激彌甚,惟心竭盡血,誠力圖報稱而已”。


慶親王奕劻

孰料榮祿於1903年便一命嗚呼。那桐此時雖已為副部級幹部,但仍需尋找政治後盾。轉了一圈,他找到了慶親王奕劻。奕劻是清末最著名的貪官,其“自當國以來,政以賄行,官以私進”。此等貨色,但凡略有良知之人都唯恐避之不及,而那桐卻甘願與之同流合污。一次,清政府發行公債,號召全國大小官吏,必須先行聲明認購若干,其標準同其家產掛鉤,多買有賞,少買必罰,實際上是變相的徵收財產稅。奕劻、那桐二人身為重臣,且富可敵國,自然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讓他們二人花錢買一堆廢紙,無疑是剜其心頭之肉。於是二人私下商議,想出了一個規避之策,以出賣各自財物來掩人耳目。


於是奕劻賣掉自己的車馬,那桐則更狠,賣掉自己的房屋,並且二人在報紙上大肆登廣告,做宣傳,表示自己為了替國家分憂,寧願變賣家產,以博取世人同情。有一天,二人一同上朝,那桐埋怨奕劻不應該拿一批不值錢的車馬出售,致使他人懷疑,自詡賣屋既能顯示出自己的愛國之心,又可獲得聖上的憐憫與信任,實在是萬全之謀。奕劻竟恬不知恥的講:“上若強迫承認,雖宣言賣身,亦複無益也。”說罷,二人擊掌狂笑,真可謂臭味相投!

葉赫那拉·那桐

當然,在那桐看來,無論榮祿,還是奕劻,雖堪稱大樹參天,但皆不能庇蔭自己一生平安。唯有博得老佛爺慈禧之信任,才至為關鍵。庚子之變後,那桐奉命留京處理善後事宜,不辭辛勞,格外賣力。其精明能幹終引起了遠在西安的慈禧之關注。光緒二十七年(1901)六月十七日,那桐收到好友桂月亭密函,“云皇太后因桐在京辦事得力,特頒賞銀六百兩”。並要求那桐“不必具折謝恩,不令宣露”。


果不其然,三個月後,那氏收到慈禧的六百兩“私房錢”,“祗領心感無似”。慈禧偷偷賞錢給大臣,這在晚清堪稱異數。顯然,慈禧已將那桐視為心腹,但礙於同為葉赫那拉氏,故不便公開賞賜。待兩宮返京,那桐迅即獲得要位,出掌外務部。

此後,慈禧對那更是恩寵有加。1905年的六月初一,那桐照例赴仁壽殿彙報工作。此時垂垂老矣的慈禧,對於政事已頗顯倦怠,十分反常地對那桐說道:“爾近來辦事甚歷練,將來朝廷大事全依仗你了”。這句“全依仗你了”,對於那桐而言,既是條托孤令,更是顆定心丸,意味著自己在清廷的地位已無可撼動。

經過多年摸爬滾打、苦心經營,那桐內有慈禧當靠山,外有奕劻為同黨,可謂打通了天地線,迎來了其官宦生涯的“美好時代”。

那桐致富路

官運亨通,那桐並不滿足,他的目標是一手抓權,一手撈錢,兩手都要硬。檢閱其日記,裡面大量篇幅記述了其斂財細節,頗令人觸目驚心。要而言之,那氏聚斂之道,無外乎二條:賣官鬻爵與開設當鋪。

賣官鬻爵

前已述及,那桐從底層爬上高層,除卻能力過人,更多的是憑藉財神開路。等到那桐位居中樞,一切仿佛又進入了新的輪回,重複著他年輕時的故事。一茬又一茬的下層官員登門拜師,求取官位,銀兩自是絡繹不絕。那每日接見訪客,都將來者背景、談吐寫於日記中,以作備忘。


至於具體索賄過程,那桐並不參與,而是交與下人操辦。一次,清末民初著名學者冒鶴亭以候補道待分發。經人引介謁見那桐。幾句寒暄後,那便吩咐門下書辦作東,邀冒前往一僻靜處吃飯。席間,書辦道:“冒大人蒙中堂賞識,不久外放道台實缺,可是個美差!”當時政以賄成,每個官職價碼不同,諳於此道者除寫立字據按時報效外,還答應酌予那府書辦們若干好處。冒鶴亭一介書生,懵然不知書辦作東,意在交易,只是連連舉杯稱謝“那中堂恩典”而已。書辦見話不投機,撞了木鐘,懊喪的說一聲“怠慢”,即掉首而去。過了幾日,冒鶴亭經友人點撥,弄清其中底細,再度赴那府請謁,竟被拒之門外。

開設當鋪

那桐積聚財富的另一手段便是開設當鋪。那桐任職戶部多年,深知當鋪一本萬利,乃快速致富之捷徑。自從掌管銀庫,那賺得人生第一桶金,從而正式進軍當鋪業。那先後收購了燈市口等繁華地段的當鋪,生意蒸蒸日上。比如“天佑齋田二送來翠搬(扳)指一個,壓京松銀一千兩,每月六厘行息,四個月歸還取贖。如到期不還,銀物兩沖”。按那所記,一個小小的玉扳指,當存四個月,即可淨賺二百四十兩。當鋪收益之豐著實令人咋舌。

那桐既做官又經商,在官不光言官,在商不忘攬權,最終弄得官場如商場,商場似官場,鼓了自己的腰包,虧了朝廷的國庫。“自古召亂之道,莫甚於罔利”。

與袁世凱結盟

除去攀緣上級領導,聚斂巨額財富,那桐還不忘在同僚中開發資源,尋找盟友,他與袁世凱結盟便是典型案例。

那、袁之相識,始於小站練兵時期。當時袁主動登門拜見那桐,那時任職戶部,掌管銀庫印鑰。袁之目的,明顯同審批練兵軍餉有關,自然給了那不少好處。通過接觸,袁發覺那桐富有學識,且行事謹慎,更重要的是其深受帝師翁同龢倚重,不啻為一支升值空間逢節慶便派人送上厚禮,力求用金錢將其極大的“政壇潛力股”。故袁千萬百計地腐蝕這位國家幹部,與之深相結納。翻看《那桐日記》,我們不禁驚歎袁世凱用心之巧,出手之大,手段之高,花樣之多。為了“搞定”那桐,袁但餵飽,不過這僅是常規手段。一次,那桐赴日本參加完博覽會,歸國之際,袁世凱不惜高接遠迎,破格接待,“舟行平穩,未正抵大沽,慰亭制軍遣小火輪來迎,易乘進口。酉初抵塘沽,換火車,戌初抵天津車站,袁宮保及闔郡文武來迎”。這哪裡還是接待朝廷中層領導,完全是遵照迎送外國貴賓或元首時的標準。


那桐好聽戲,亦喜唱戲,是個十足的票友。早在發跡前,便時常出沒於京城各大梨園。對於戲劇,頗為內行。袁世凱於是投其所好,施以猛藥,不時作東邀請那桐聽名角名戲。另外,每逢那桐之母親生日,袁就一擲千金,出資將京城有名的戲班子請到那府演出。

同時,袁還從那身邊親屬下手,對他們倍加關照。如袁曾授意徐世昌,讓其接近那桐之弟那晉,並與之換帖,結拜為異性兄弟。然後袁順水推舟,提拔那晉。如此細緻周到的“關懷”,自然使那桐感激不盡,從而甘心與袁互為奧援,形成政治聯盟。光緒三十三年(1907)四月初八,那桐“與徐菊人制軍訂蘭譜”。自此,袁世凱、徐世昌與那桐三人,同坐一條船,同吃一碗飯。

革命爆發 起用袁世凱

10月10日晚,武昌首義爆發。次日中午,那桐“接到各處來電,知武昌新軍變亂”。其第一時間的反應是“當訪菊人”,而不是向載灃或者奕劻彙報。午後,那桐、盛宣懷來拜訪徐。接著徐、那二人又去慶王府同奕劻密議。三人“久談”,至於內容,那、徐二人在日記中皆隻字未提。他們身居高位,心機重重,安全起見,自然不留痕跡。不過當時掌管軍諮府的載濤因接近核心層,洞悉內情,認為“革命爆發,那、徐協謀,推動奕劻,趁著載灃倉皇失措之時,極力主張起用袁世凱。袁在彰德,包藏禍心,待時而動……載灃本不願意將這個大對頭請出,以威脅自己的政治生命,但是他素性懦弱,沒有獨作主張的能力,亦沒有對抗他們的勇氣,只有任聽擺佈,忍淚屈從”。


可見那桐於此事件中不遺餘力,廣造輿論,終於左右了載灃之決斷。不久,那桐又請辭協理大臣一職,為袁氏入主內閣鋪路。11月13日,朝廷降旨,批准那桐辭職,並委任其為弼德院顧問大臣。那氏於當天日記中居然寫道:“邀此天命,感激涕零”,實在假得讓人忍俊不禁。

清朝亡了 與我何干?

三人私下裡過從如此頻繁,定當有要事相商,恐多半與清帝遜位一事有關。更堪玩味的是,自從11月26日夜裡與袁、徐二人密談後,那桐便稱病不出。起初只是請假十日、十五日,後來乾脆續假二十日,化身“宅男”,閉戶謝客,直到清廷覆亡。同時,期間袁世凱“派衛兵二十六人來家常川守護”。可知那桐此舉實乃與袁、徐密議之結果,其告病養屙是假,免責避禍是真。

1912年2月12日(辛亥年臘月二十五日),清帝退位,宣佈共和。面對這一曠古巨變,那桐於日記裡寫道:“昨日呈進皇太后、皇上如意二柄,今日蒙恩賞還。風定天晴,氣象甚好。此後遵照臨時大總統袁通告,改書陽曆。”江山鼎革,王朝傾覆,那桐非但沒有痛心疾首,憤恨縈懷,反而滿懷喜悅,相機而變。可見在那氏心中,唯有個人利益最為重要,所謂江山社稷,猶如天邊浮雲爾。


《那桐日記》之卷首,撰有這麼一段話:

嘗見吾叔父逐日書寫筆記,垂三十年不輟,身心功夫與年俱進,歷歷可考;且偶遇往事,隨意披閱,如在目前。吾甚羨之。自今伊始願效所為,既承家法兼可自勵。

光緒十六年庚寅元旦琴軒氏自記

時年三十有四

或許當年之那桐,曾真心打算以日記自省,勵志做一個國家棟樑。可惜歲月催人變,筆者通覽這百萬餘言,體會到的卻是一部鮮活而驚心的“庸臣成長史”。讀罷整部日記,再翻至開篇,回看這一段,頓覺啼笑皆非,好似被這個葉赫那拉氏“黑色幽默”了一把……

推薦閱讀:

被大砲炸死、被砍頭、被雷劈死!清朝皇帝死法多樣,其中最傳奇的是他…

孤臣無力難回天?「清朝的走狗」李鴻章!?

不僅能世襲,薪水領的還比較多!清朝「黨證」的巔峰:「鐵帽子王」

一句話讀懂中國史:原來歷史才是最有用的職場指導手冊

getImage

看穿歷史中的人性真相,找到生存競爭的有利位置!
句句驚心的八十八句話,讓你體悟古人的生存智慧,在嚴酷的現實社會中脫穎而出!

歷代中國人物按照時間順序先後登場,永世流傳的經典名言讓你真正讀通歷史,活用於生活之中!

周勃(漢):別拿小人物不當人物
楊震(漢):人做事,天在看
婁師德(唐):別人吐在你臉上的口水你別擦
武三思(唐):對我好的就是好人,對我不好的就是壞人
仇士良(唐):要讓皇帝忙得沒時間工作
李存勖(後唐):英雄多以成敗論
石敬瑭(後晉):兒皇帝也是皇帝
宋神宗(宋):小人從來不曾絕種過
雍正(清):識相的就別老拿自己當功臣
慈禧(清):誰讓我不痛快一時,我就讓誰不痛快一世

五千年中國史,就是五千年來的古人生存競爭之道!
【梟雄的成功之道】曹操:我可以對不起你,你不能對不起我!
【能臣的識人之道】管仲:嫉惡如仇的人不適合做大官。
【奸臣的得寵之道】宇文士及告訴唐太宗:如果身邊連個馬屁精都沒有,做皇帝多無聊!
【佞臣的待人之道】武三思:對我好的人就是好人,對我壞的人就是壞人。
【皇帝的馭下之道】乾隆大罵紀曉嵐:我不過拿你當寵物,你竟敢跟我談國事!
【權臣的官場之道】蔡京:既想官場地位穩,又想做好人?怎可能!
【百姓的求生之道】廉頗門客:發薪水就幹,不發就走人,天經地義。
【庶民的奉承之道】蘇秦之嫂:只因你如今有權又有錢,當然要熱情款待。
【獨裁者的統治之道】秦始皇:天下是我家,國事就是家事!
【政壇長青樹的為官之道】王文韶:做官只靠一個字,就是「混」!

無論是身為皇帝、位極人臣(呂不韋、宇文化及、魏徵),或是市井小民,
每個人都有他的生存之道、他的經典明言,也都能帶給你真實的教訓!

「不聽古人言,吃虧在眼前」,讀懂歷史,讀懂人性,了解職場生存之道!

購買一句話讀懂中國史:原來歷史才是最有用的職場指導手冊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今日頭條,文\滄浪雲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