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60237112_1456249583247_2_th

日記是一種私語,然而當它被作為一種文本出版的時候,又不可避免地發生質的變化。前不久,郭冰茹教授指出,日記具有的價值和意義值得我們認真審視。如果我們將日記放置在具體的社會歷史語境中,它獨立的文學史價值或許能夠得到彰顯。

關注名人日記

文學研究注重“知人論世”,也看重具體的社會歷史語境對作品產生的影響,而日記因其“私人言說”的特點以及呈現那個具體的“故事講述的年代”的現場感,給予文學研究以重要的文獻支援。

因此,就日記的文獻史料價值而言,曾有學者指出,傳記不如年譜,而年譜不如日記。

現代文學研究界一直都很重視對日記的研究,每當有重要作家、評論家、編輯家、出版家的日記出版,總能受到研究者關注,有相關的研究成果面世,進而推動該領域的研究。比如《吳宓日記》(1998)和《吳宓日記續編》(2006)的先後整理出版。這部始於宣統二年末,即1910年冬,終於1973年12月31日的日記,可以被視為中國現代史上覆蓋時間最長、個人經歷的記錄最為完整的日記,它為中國現代文學的研究提供了近千萬言的私人記錄,成為研究現代中國半個多世紀重大歷史事件、個體生命遭際以及知識份子個性情懷的重要文獻。


除了《吳宓日記》之外,《葉聖陶日記》也有類似的價值和影響。如果說吳宓是一位長期置身於新文化運動陣營之外的知識份子,葉聖陶則是新文學陣營的重要參與者,他與茅盾、鄭振鐸發起並組織了文學研究會,參與《小說月報》、《文學週報》等重要刊物的編輯工作,主持開明書店,培養了眾多的新文學作家。葉聖陶生前自己編訂的日記就有《聖陶日記》、《西行日記》、《東歸日記》、《北遊日記》四種,時間跨度從1911年至1982年,這些日記不僅記錄了一個青年知識份子的進步和成長,也是對20世紀風雲變幻的社會生活的反映,研究者透過《葉聖陶日記》能夠更清晰地把握中國現代文學孕育、發生和發展的脈絡及其現實語境。



從某種意義上說,現代文學研究界的許多重要成果都與作家留存下來的日記有關。胡適、魯迅、周作人、郁達夫、錢玄同、郭沫若、茅盾、朱自清、鄭振鐸、沙汀、阿英等眾多作家的日記為研究者提供了“知人論世”的重要依據。胡適是以“劄記”或“隨手劄記”的形式記日記的,他說:

“我常用劄記做自己的思想草稿,有時我和朋友談論一個問題或通信,或把通信的大要摘抄在劄記裡。有時候我自己想一個問題,我也把思想的材料、步驟、結論,都寫出來記在劄記裡。”

因此胡適的日記除了日常生活的記錄,還有讀書和思考的心得體會,研究胡適的日記有助於瞭解其思想學養的養成。郁達夫、徐志摩的日記是文學抒情與私人記錄的融合體,對他們而言,日記可以“備遺忘,錄時事,志感想”,是講述個人經歷的“散文”,所以讀者可以從《日記九種》、《愛眉小紮》、《眉軒瑣談》中描繪出作者本人的生動形象和情感寄寓。魯迅和周作人都以“排日記事”的格式記錄每天發生的事,讀書寫作、訪朋待友、書信往來、銀錢支付等都有詳盡的記錄,日記因此成為研究者研究周氏兄弟日常生活、社會交往的重要文獻。

於對真實的期待

研究者對日記的重視源於對日記“真實性”的期待和默認,而許多作家也將日記視為最真實、最自由、最無所顧忌的個性展露。

周作人就說:

日記與尺牘是文學中特別有趣味的東西,因為比別的文章更鮮明地表出作者的個性。詩文小說戲曲都是做給第三者看的,所以藝術雖然更加精練,也就多有一點做作的痕跡。信劄只是寫給第二個人,日記則給自己看的(寫了日記預備將來石印出書的算作例外),自然是更真實更天然的了。

從某種意義上說,《吳宓日記》比較契合周作人對日記的理解,吳宓日記所載,“皆宓內心之感想,皆宓自言自語、自為問答之詞。日記只供宓自讀自閱,從未示人,更無益刊佈。而宓所以必作此日記者,以宓為內向之人,處境孤獨,愁苦煩鬱至深且重,非書寫出之,以帶傾訴,以資宣洩,則我是不能自聊,無以自慰也”。



吳宓將日記視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正因如此,在1951年友人善意地勸說他焚毀日記,以免禍端時,他沒有遵從;也正因如此,在1966年9月紅衛兵抄走吳宓日記後,他的感覺是:“我的生命,我的感想,我的靈魂,都已消滅了;現在只留著一具破機器一樣的身體在世上,忍受著寒冷與勞苦,接受著譴責與懲罰,過一日是一日。”然而,並不是每一位日記作者都像吳宓那樣在日記中將自己毫無保留地呈現出來。“排日記事”的魯迅1932年12月31日的日記是空白,隨後五天只記“失記”二字。而關於周氏兄弟的失和,魯迅當日只記“是夜始改在自室吃飯,自具一肴,此可記也”,周作人雖然當日有所記錄,但最終還是將其刪去,使“失和”之因最終成為懸而不決的一段公案。

因此,日記說到底是一種敘述,其所敘所述完全取決於講述人對日記這一文體的定位,取決於講述人審時度勢、看人看事的立場、態度和取捨。一個明顯的例子是楊沫生前出版了她的日記《自白——我的日記》,並在序言中屢次強調這本日記的真實性:“不管我有多少缺點毛病,但日記中的‘我’是個真實的人,是個沒有矯揉造作、沒有喬裝打扮的人”;“我的日記是我人生歷程的寫照,我保持了它的真實性,既不美化自己,也不醜化自己,我就是我”。


但是老鬼在《母親楊沫》一書中卻指出楊沫的日記有太多自我修飾的成分。在公開出版的日記裡,楊沫刪掉了許多她自以為有損個人形象的地方,同時在出版時依照後來的歷史觀補寫對一些重大歷史事件的評價。這樣的刪除和補寫使日記的“真實性”大打折扣,如果過於依賴這本日記,無疑也會給相關研究帶來一定的偏差。

必糾結名人日記的虛實

魯迅雖然重視日記的真實性,但他同時也對日記本身的文飾或隱諱有深刻的認識。在談及尺牘與日記時,他說:

“一個人言行,總有一部分願意別人知道,或者不妨給別人知道,但有一部分則不然。然而一個人的脾氣,又偏愛知道別人不肯給知道的一部分,於是尺牘就有了銷路。這並非等於窺探門縫,意在發人陰私,實在是因為要知道這人的全般,就是從不經意處,看出這人——社會的一分子的真實。就是在《文學概論》上有了名目的創作上,作者本來也掩不住自己,無論寫的是什麼,這個人總還是這個人,不過加了寫藻飾,有了寫排場,仿佛穿上了制服。寫信固然比較的隨便,然而做作慣了的,仍不免帶些慣性,別人以為他這回是赤條條的上場了罷,他其實還是穿著肉色緊身小衫褲,甚至於用了平常絕不應用的奶罩。話雖如此,比起峨冠博帶的時候來,這一回可究竟較近於真實。所以從作家的日記或尺牘上,往往能得到比看他的作品更其明晰的意見,也就是他自己的簡潔的注釋。不過也不能十分當真。有些作者,是連帳簿也用心機的,叔本華記帳就用梵文,不願意別人明白。”


魯迅對日記和尺牘的認識至少在兩方面引發我們對日記研究的思考:

一,日記是最具個人性的文體,這裡的個人性不僅是指私人言說,還有個性化的特點。每日的記錄,記什麼、怎麼記完全取決於日記作者對日記的定位和認識。因而,就日記的史料價值而言,便不能籠統地說“傳記不如年譜,年譜不如日記”,而是應該就個案而論個案。

二,日記內容駁雜,大致可以分為備忘記事和立言著述兩類,或記錄日常瑣事,或描繪旅途勝跡,或考辨經史品評書畫,或抒發情感議論時事,無論屬於哪一類,或多或少都有“藻飾”的成分。所以日記,尤其是立言著述類的日記縱然屬於“非虛構”類的個人記述,卻往往溢出了“記錄”的邊界,帶有“文學性”的特點。在文學研究中,以這種“文學性”的記錄作為論據時,還應該與其他文獻互作參照,互相比對。

當然,如果日記不僅僅是現代文學研究的附屬品,其價值不僅僅體現在文獻史料上,那麼我們就不必過於糾結日記的真實性。而當我們將日記視為“大文學”意義上的一個獨立的文類,將其放置在具體的社會歷史語境中,對其進行歷史化的處理時,日記獨立的文學史價值或許能夠得到彰顯。

推薦閱讀:

是魔女的條件?還是社會案件?民初大師與學生的戀情

民初想要問鼎武林哪裡去?十里洋場等著你!

噓!小聲點。「爸,原來你是這樣把妹的!」

每天來點負能量:失落的壞話經典,負負得正的人生奧義

getImage

嗨!今天覺得如何呢?夢想是不是又更遠了?
努力了這麼多年,也該有點成功跡象了吧?
哎喔!你總是這麼努力,但我們也沒覺得你多優秀呢:)
|||||||||||| 單篇語錄戳中百萬玻璃心、累計數十萬次轉發分享 ||||||||||||
真正引領華文世界「負能量」風潮的大勢粉絲團!

  ————精選32篇負負得正之人生奧義!
————收錄超過百則最經典的負能量語錄!

人生、工作、愛情,都是你越努力越有事。
就從今天起,讓我們找回不鬧事的自己♥

真正的療癒,是面對現實
勇敢的放下,是不要隨便愛自己
想獲得被討厭的勇氣,就要先正視自己討人厭的事實!

負能量一次破解「夢想」「成功」「愛自己」「去旅行吧」等全球TOP 4不負責任嘴砲話術
一切負負得正,人生歸位!

●老闆就是愛惜人才,才會開除你
——回家吃自己的前輩不會告訴你的菁英工作術(極秘)

●不管你有沒有夢想,跪著都不能走完任何路
——何苦意氣用事傷了膝蓋呢

●不要誤會,狗都沒有你累——去旅行吧!
——沒把錢花光也好意思說你在逐夢嗎?

●愛自己Love Yourself
——你是最好的!要比你媽更愛你自己

購買每天來點負能量:失落的壞話經典,負負得正的人生奧義點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日記往往溢出“記錄”的邊界,文/中國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 郭冰茹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