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7136143_5b0857b754_o

歷代“懼內”佳話中,最著名者,莫過於“河東獅”與“胭脂虎”,兩個典故都出自宋朝。

河東獅吼,一群朋友在圍觀

“河東獅”指北宋名士陳季常的妻子,據洪邁《容齋三筆》記述,陳季常“居於黃州之岐亭,自稱‘龍丘先生’,好賓客,喜畜聲妓”,家裡來了客人,陳季常以美酒相待,叫聲妓歌舞助興,但陳季常的妻子柳氏非常凶妒,時常因此醋意大發,當著眾賓客的面,對丈夫大吼大叫。因此陳季常對妻子很是懼怕。朋友蘇軾為此寫了一首詩送給他:“龍丘居士亦可憐,談空說有夜不眠。忽聞河東獅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因柳氏為河東人,蘇軾便將她比喻為“河東獅子”。

《河東獅吼》劇照

另一位朋友黃庭堅也寫信問他:“審柳夫人時須醫藥,今已安平否?公暮年來想漸求清淨之樂,姬媵無新進矣,柳夫人比何所念以致疾邪?”意思是說,得悉柳夫人不斷用藥,如今是否康復了?您晚年想過清靜日子,不再新進歌妓,柳夫人還有什麼煩惱以至於生病呢?顯然,陳季常怕老婆的“美名”已在朋友間傳開了。

“胭脂虎”聽政於妻

“胭脂虎”的故事來自陶穀《清異錄》:“朱氏女沉慘狡妒,嫁陸慎言為妻。慎言宰尉氏,政不在己,吏民語曰‘胭脂虎’。”說的是,尉氏縣知縣陸慎言的妻子朱氏很是“狡妒”,陸慎言對她言聽計從,連縣裡的政事都聽老婆定奪,當地吏民都稱朱氏為“胭脂虎”。

懲罰丈夫新招式:“補闕燈檠”

古人常以“補闕燈檠”指稱男人懼內,這個典故也出自宋人。《清異傳》提到冀州有一名儒生,叫“李大壯”,別看他名字中有“大”又有“壯”,其實非常怕老婆,“畏服小君(妻子),萬一不遵號令,則叱令正坐”,然後老婆在他頭頂放上一隻燈碗,點燃燈火,大壯只能乖乖接受老婆大人的體罰,“屏氣定體,如枯木土偶”。時人乃戲謔地稱他為“補闕燈檠”。

沈括像

遭受家暴的沈括與妻子感情很好

宋代最聰明的科學家沈括,也是出了名的懼內。他的第二任妻子張氏“悍虐”,“存中不能制,時被棰罵,捽須墮地,兒女號泣而拾之,須上有血肉者,又相與號慟,張終不恕”。這個張氏對沈括不僅破口大駡,而且大打出手,將沈括的鬍子連皮帶肉揪下來,血淋淋的,子女看了都大哭。但沈括似乎跟妻子的感情很好,後來張氏病逝,朋友都為沈括高興,沈括卻“恍惚不安。船過揚子江,遂欲投水,左右挽持之”,未久也鬱鬱而終。王欽若、夏竦、秦檜、周必大、晏殊、陸遊……這些我們熟知的宋朝大臣與名流,也都有“懼內”之名。王欽若官至宰相,但“夫人悍妒”,不准他“置姬侍”。王在宅後建了一個書房,題名“三畏堂”,同僚楊億“戲之曰:‘可改作四畏。’公問其說,曰:‘兼畏夫人’”。成為一時笑傳。

宋人懼內 ,普遍現象

宋人懼內,恐怕不是個別情況,而是比較普遍的現象,要不然,北宋文人曾鞏也不會大發感慨:古者女子都安分守己,“近世(指宋代)不然,婦人自居室家,已相與矜車服,耀首飾,輩聚歡言以侈靡,悍妒大故,負力閥貴者,未成人而嫁娶,既嫁則悖於行而勝於色,使男事女,夫屈於婦,不顧舅姑之養,不相悅則犯而相直,其良人未嘗能以責婦,又不能不反望其親者,幾少矣。”曾鞏批評宋朝女子愛追求享樂主義,以致出現“使男事女,夫屈於婦”的亂象。

不過,按胡適的說法:“一個國家,怕老婆的故事多,則容易民主;反之則否。”懼內似乎是文明的體現。胡適的戲言不可當真,但宋人懼內成為一種現象,確實從一個側面說明了宋代女性並不像今日文藝作品所描述的那樣低三下四。事實恰恰相反,宋代女子由於擁有獨立的財產權,在家庭中的地位並不低下。

推薦閱讀:

金庸武俠年表大揭密,誰說宋朝積弱?《九陰真經》和《獨孤九劍》原來都是宋人所創!

為情所困?楊四郎叛國疑雲

[翻轉宋代] 不只文組,宋朝的「理組」也很強大:中國的達文西-沈括

宋代男人很吃香:還原最真實的歷史真相

112703

宋代的軍事能力雖然一般,然而卻在經濟、文化、科技等方面具有很大的能力。

而來自這麼優秀且惹人羡慕的宋代人,在周邊國家是很受歡迎,而且個個幾乎受到了明星般的待遇……

解密中國歷朝歷代變遷,發掘歷史背後的史實真相

剖腹自殺源自中國!後來在日本氾濫。

為什麼這種自殺方式在中國銷聲匿跡,卻在日本成為了榮耀的自殺方式?

很多人以為離婚協議書是近代才出現的新生物,更不會想到在宣導一女不侍二夫的封建制度下,居然也會有離婚協議書。而且,在唐朝時就已經出現了「離婚協議書」!

「貴妃雞」是姑蘇名菜。說它有名,不僅是菜美味可口,而且「貴妃雞」有著和名字一樣的宮廷故事。到底這和歷史上哪一位貴妃有關呢?

目睹昔日中華內外謎案,還原最真實的歷史內幕!

購買宋代男人很吃香:還原最真實的歷史真相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宋:現代的拂曉時辰》,文/吳鉤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