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file_5966_231371_1_l

清末民初,在”武術救國論”的背景下,武術由一門普通的技擊術上升到了”國術”的高度。隨後,政府的尚武政策、上海的經濟地位,使得越來越多的武術名家齊聚”十里洋場”。

霍元甲、顧留馨、王子平、蔡龍雲、傅鍾文,這些響噹噹的武林高手都和一個城市有關,這就是上海。

小個子中國人擂臺連勝外國大力士,武術社團遍地開花,連公園也臥虎藏龍,上海武林的繁榮景象一直延續到上世紀60年代,彼時在體育宮(即上海大劇院所在地)每週六都會舉辦武林表演,武術成為那個年代當紅的”娛樂項目”。

雖然勝景不在,但現代的武術隨世事變遷也有了新的內涵,它從攻擊自衛技術逐漸轉為強身健體的運動。

當你我坐在上海大劇院中觀看現代歌舞劇時,實在很難想象,50年前就在同一個地方,這裡每週都會舉辦一場”武林大會”。

一柱擎天–中華武術


當時,大劇院是體育宮,在體育宮的露天籃球場中,上海灘有名的武術家帶著徒弟前來表演、切磋。在那個可以容納2000人的場子裡,沒有悠揚的音樂,沒有繚繞的歌聲,有的只是刀槍棍棒的碰撞聲以及觀眾熱情的喝彩聲。

在體育宮附近的公園裡,武術名家帶著徒弟練著太極,耍著刀、槍。人民公園、復興公園、淮海公園、靜安公園……所經之處,人頭攢動。

當年上海武林界的熱鬧景象定格在每一個練武人的心中。那時的名家,如今大部分已經離世,那段歲月的見證人,仍在世的也已七十有餘。他們一生從事著有關武術的工作,即便退休之後也始終沒有放棄。

他們回憶起從前時,總能笑得開懷,彷彿自己又回到了二十歲時的年輕歲月。這不禁讓我們感慨,當年上海灘的武林大會究竟是怎樣一番盛世景象,能讓他們至今依舊津津樂道。

清末民初的武術救國

武術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原始社會,繁榮發展直到近代,並以民族文化的形態被傳承下來。在沒有槍支彈藥的冷兵器時代,武術從最初的”求生工具”逐漸演變為”戰爭工具”,這也使得武術的發展總得和戰爭扯上點關係。

至於老上海為何集結了如此多的武林高手,那要從清末民初說起。

當清朝統治者還做著五湖四海皆我中華的天朝美夢時,一聲炮響把這個美夢徹底轟碎。這場被冠以”鴉片”二字的戰爭,不僅將國民的孱弱暴露無遺,也喚醒了一群開眼看世界的人。

李小龍

當時,中國人一直被西方人稱為”東亞病夫”,這讓很多人心生不滿,特別是習武之人。他們認為,中國武術是足以揚我國威的。


不僅如此,有識之士還認為武術是中國優秀的傳統文化,是我國固有的國粹。在”武術救國論”的背景下,武術由一門普通的技擊術上升到了”國術”的高度。

當時,孫中山先生的保鏢也都是武林高手。他發現,這些人不僅武藝高強,品德也很高尚。這也是國民政府崇尚練武,武術能被推上”國術”高度的一個原因。

時勢造英雄,在這個特殊的時期,湧現出大批武林高手,其中不乏大家熟悉的名家。他們在這個特殊的時代從四面八方匯聚到了一個特殊的地方–上海。

作為近代最早開放的沿海城市之一,上海的”十里洋場”聚集了形形色色的各類人,可謂”中外鉅商,薈萃於此”。有錢人都會僱傭武藝高強的人當保鏢,以岳家拳聞名的紀晉山就曾受僱於上海灘上赫赫有名的謝氏公司。

除了受僱於人之外,也有一些家底豐厚的武術世家在上海開設武館,收徒練武。霍元甲就是其中一位。霍元甲生在一個祕宗拳世家,十年苦練,盡得精髓。霍元甲並非上海人,在上海停留的時間也不長,僅一年有餘,然而他卻是上海武林界不可不提的人物。


1909年,上海來了一個名叫奧皮音的英國大力士,在張園設擂,侮辱中國人是”東亞病夫”。霍元甲應上海武林友人之約,與農勁蓀、劉振聲一同趕赴上海,為雪病夫之恥與奧皮音比武。

霍元甲

當年六月,賽前霍元甲在張園擺起擂臺。擂臺高達4尺,寬約20尺。霍元甲在報上刊登廣告,”世譏我國為病夫國,我即病夫國中一病夫,願與天下健者一試”,並宣稱:”專收外國大力士,雖銅筋鐵骨,無所惴焉!”

相傳,比武那天,奧皮音被嚇得逃之夭夭。雖然奧皮音沒有出現,但擂臺已經搭好,觀眾也都紛紛前來。為了不掃大家的興,最終這場擂臺變成了中國習武者的比試大會。之後,霍元甲的盛名傳遍上海灘。


1910年6月1日,霍元甲趁勢在上海創辦了精武體操學校,即遠近聞名的精武體育會前身。學校首批學生共73人。然而不久之後,霍元甲離奇死去,流傳最廣的說法是被日本人下毒致死。但這個說法至今也未被證實,當時也成為一樁公案。

儘管霍元甲逝世,但精武體育會並未消失,長期以來因霍元甲的名聲招募到不少學員。孫中山先生讚揚霍元甲”欲使國強,非人人習武不可”之信念,曾親筆寫下了”尚武精神”惠贈精武體育會。

十里洋場亦是”武場”

民國期間,像霍元甲這般的高手不在少數。由這些高手支撐的武術團體也順勢而起。

1928年,國民政府批准在南京成立了中央國術館。1929年,中央國術院舉辦了第一屆國術國考,這讓練武之人為之振奮,從全國各地匯聚到上海蔘加考試,一展身手。


到了南京,離上海也就不遠了。當時交通不方便,很多練武人到南京都要幾個月,既然到了,自然要待一段時間再走。聽說上海非常繁華,很多人到了南京之後就輾轉來到上海。

當時的上海不僅有很多公司需要保鏢,也有很多學校招攬習武之人前往教學。不少武師曾經只是看家護院,來到上海後則進了學校教達官貴族習武,生活品質一下子就提升了。

既然生活過得不錯,很多民間武師就此留了下來,在上海定居。武林人士齊聚上海,武術在上海自然就繁榮起來。當時,太極拳家來了,八卦拳家來了,少林拳家來了,大家都來到上海,都有一口飯吃。

據不完全統計,民國時期,先後在上海成立的武術組織,除了精武體育會之外,還有1919年成立的中華武術會、1925年由陳微明創辦的致柔拳社等30多家。

武林泰斗蔡雲龍


既然大家都來了上海,總得有點故事發生。上海體院的老教授蔡龍雲對當時的情況最清楚了,他是第一個有媒體報道打贏西方拳擊手的中國武術大師。雖然抗戰期間,中國武術的發展有所阻滯,但上海的武林界依舊熱鬧。

經過抽籤,蔡龍雲與俄羅斯拳師馬索洛夫配對比試。當時的馬索洛夫年約三十,體格魁梧。相較之下,只有14歲的蔡龍雲就顯得異常瘦小。噹的一聲鑼響,比賽開始了。蔡龍雲曾說,當時他也不懂拳擊的規則,靠近對手時,二話不說就給了人家一拳,對方毫無防備,當即被打懵了。全場一片鬨笑。幾個回合下來,馬索洛夫多次被蔡龍雲擊倒在地。

當天比賽結束後,《新聞日報》就以《中西拳擊對抗,中華隊獲大勝》為標題,發表了”中國隊以五勝二負一和獲得大勝”的訊息。14歲的蔡龍雲也因此威震上海灘,成了家喻戶曉的人物。當時還有一個小插曲。

14歲的蔡龍雲雖然年紀小,但卻一心想著要拿到報紙上的照片。蔡龍雲跑到記者家裡,求了好久。記者不給,他就不走,最終才把那張珍貴的照片帶回家。

三年後,功夫日益精進的蔡龍雲,又一次打敗當時的重量級拳擊冠軍、美國黑人魯塞爾。

除了打擂臺,此間在上海成立的武術社團也不少。楊式太極拳傳人傅鍾文就於1944年建立了永年太極拳社。時至今日,公園中仍能見到白髮蒼蒼的老人們優哉遊哉地起勢、推手。

武林大會紅極一時

新中國成立初期,上海的各大公園可謂藏龍臥虎,不少名家都在公園中收徒練武。

相傳,陳微明的學生陳鐸鳴從上世紀40年代起,就在復興公園教拳了。1950年代,褚桂亭、張玉、盧振鐸等名家也都在復興公園練拳。

那時,中山公園、靜安公園、和平公園、淮海公園都有名家助陣。傅鍾文帶著學生在仙樂書場前的空地上練拳。王子平則在外灘附近教授查拳。

太極宗師傅鍾文

現年75歲,曾任上海師範大學武術教師的沈榮渭回憶,那時,每位大師都有一個相對固定的”地盤”,他們每天都會帶著自己的學生練武。此間無頻繁交流,但偶爾也會切磋一番。

上海武林界的強大還體現在各項體育比賽中。根據1959年9月27日的《體育報》記載,在第一屆全運會武術比賽中,上海隊在長拳類、太極類、長器械類、短器械類四個比賽中均名列前茅。更以團體總分68分的成績奪冠,拋開第八位整整66分。

“1960年開始,武術協會主席顧留馨在體育宮,也就是現在的上海大劇院的地方開展了武術表演活動,每週六晚間,上海灘上的武術名家都會帶著自己的徒弟到那裡表演。”沈榮渭回憶著當時的情景。當時表演的地方是一個籃球場,一個場地可以容納將近2000人。每個人都會表演自己的絕活,有些年紀大的老前輩不方便上來表演了,就派自己的弟子上臺。

王子平的女兒王菊蓉就會表演絕技龍鳳雙劍,褚桂亭就表演形意拳。偶爾也會有團體表演。將此場面形容為”武林大會”也絕不誇張。

查拳傳人王子平

當時,上海的各大學校也開設了武術課,不少武術老師也是從”武林大會”中挑選出來的。沈榮渭說,一個人武功好的同時還要有武德。通過每週的表演,顧留馨就留意著每個人的表現。將那些德藝雙全的高手挑選出來,邀請他們走進學校,傳授功夫。

“上師大很多學生都對武術很感興趣,即便不是體育系的,也會過來學兩招。”沈榮渭說。可以說,武術是那個年代當紅的”娛樂項目”。

世事變遷勝景不再

生活件好了,娛樂的東西多了,武術的發展沒有以前那麼興旺了。現代的武術更注重強身健體。

相比以往,現在學武的人已經不多了。沈榮渭表示,文革期間限制練武,公園裡不能公開教拳後,武術界就只有那些舊人在支撐了。

等到解除禁令後,武術界也沒能一下子恢復過來,一些年紀大的名家也逐漸過世,武術的發展也就沒有以前那麼興旺了。”練武很苦,這也是一個原因。”沈榮渭坦言,以前練武術都有很明確的目的,改革開放後,生活條件好了,可以消遣的東西多了,很多父母也捨不得將孩子送去學武,孩子也沒法定下心來練基本功。


如今,武術比賽、表演仍在進行,但這已經成為”專業”人士的活動。中國武術協會正在積極推進武術進入中小學,使得更多的學生學習體悟中國武術。

現代的武術已經不再是”戰爭工具”,而是突顯其強身健體的作用。

推薦閱讀:

「少林寺」如何稱霸武林!

人在江湖飄,豈能沒錢花!大俠靠什麼養活自己?

你被金庸唬了,歷史上的「段譽」不是文弱書生!

歐美漫遊錄:九十年前民初才女的背包旅行記

getImage (21)

她一個人俯觀巴黎嘉年華會的昇平景象、一個人倉皇受困於暴動中的維也納、一個人在羅馬時被輕浮的美國男子搭訕、一個人像個粉絲般蹓躂好萊塢看明星們的宅墅、一個人遇上了文化衝擊事件而開懷大笑……。

九十年前中國單身女子的自助旅行會有什麼遭遇?

呂碧城被譽為「近三百年來最後一位女詞人」,她辦過女校、當過袁世凱的秘書。由於早年投資有道,為呂碧城累積了不少財富,得以支持她過著自由、安逸的生活。1926~33年間,呂碧城飄洋過海,足跡遍及美、英、法、德、義、奧、瑞士。她把所見所聞、風土人情寫成〈鴻雪因緣〉,連載於京滬的報章雜誌,後結集成書《歐美漫遊錄》。

作為「國人之嚮導」,呂碧城的遊記提供了不少實際的旅行資訊,如訂票、海關、行李、銀行、旅館、小費等等,均以自身經驗為例說明:在倫敦吃日本火鍋,一盤十片薄薄的豆腐要多少錢?柏林的華人餐館在哪裡?紐約電車上吐痰一口罰金是多少?從威尼斯到維也納乘飛機會比坐火車的時間快多少?還羅列必到的名勝古蹟,其景點與歷史背景。《歐美漫遊錄》無異於1920年代的旅遊指南,分享了一個女子的獨遊心得。

在這個「狂囂的年代」,有聲電影誕生了,女性剪鮑伯頭、開車抽菸,呂碧城的遊記也捕捉了這時代的絢爛:寶光璀璨的紅磨坊、舉國若狂的巴黎女皇選舉、巨星宅墅薈萃的好萊塢比佛利山、不啻皇居的郵輪奧林匹克號、英國「少女選舉權」剛通過……。

那時沒有寂寞星球、沒有Google Map,也還沒有數位相機。呂碧城,這位民初才女走出閨閣,一只皮箱隻身重洋,走走停停隨心所欲,漫遊於異域與心靈之間。

購買歐美漫遊錄:九十年前民初才女的背包旅行記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東方早報》,繪圖\李媛、謝思倩;文\王震、許珈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