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本文由作者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歡迎點擊加入[一個分析師的閱讀時間] 的臉書粉絲頁!


鄭捷之死──不只一個理由的罪,只有一個結果的罰

死可以如泰山之重,也可以如鴻毛之輕。

鄭捷很可惡。他殺了四個陌生人、毀了四個家庭,讓200萬人在那一、兩個月內恐懼搭捷運,更讓2400萬人為了該不該廢除死刑吵了兩年。就在新政府上任前的一個月,鄭捷終於定罪,四個死刑;也在新政府上任前的十天,鄭捷終於伏法,三槍處決。

我並不同情在56秒中殺了四個人的鄭捷。事實上,我不太吃某些學社會學出身的人的那套「罪犯之所以是罪犯,完全都是社會的責任」,如果這個論述成立,那麼所有的罪都不是罪了;人的所有行為都是一種社會運作下的現象,顯示個體只是一種社會制約下的零件,絲毫沒有自由意志。然而,鄭捷確實「自由」、也確實做出「選擇」,他「選擇」殺了幾個與他生命困境毫無關係的陌生人。我無法同情這56秒連續殺人之後的鄭捷,是因為他如此容易地就毀了太多人的人生,包含那些不想死去卻死去的人們,以及不想失去卻失去的人們。

我同情那56秒連續殺人之前的鄭捷。

我看過受苦的人,每一個都有著鄭捷的眼神,冷漠而絕望。這些人都有故事,只是他們往往不說,而社會也往往不問。我們時常以為沒消息就是好消息,但卻無視「不說」時常不是「不需要說」,而是「不能說」或者「不想說」。鄭捷的故事,在他殺人前後、被殺前後,都沒有人問,也沒有人說。

2015-11-19-132052-13

我不同情殺人的鄭捷,但我在乎鄭捷殺人的理由。理由永遠重要,特別是做最極端的事情的理由,例如殺人。

我們沒有人樂見殺人事件,也都希望可以減少這類隨機殺人事件。我相信嚴刑峻罰有其效果,因為一定會有潛在的殺人犯因著恐懼死刑而不敢殺人;然而,嚴刑峻罰可能是不殺人的理由,卻無法解釋為什麼有人在面對嚴刑峻罰時還是殺了人。例如心理學家會告訴你,某些極端異常者的大腦似乎天生就渴望殺人,殺人的慾望就像食慾或者性慾般反覆折騰這些人的理智。先天的慾望是一種理由,但絕大多數殺人犯都不是這種「為了享樂而殺人的人」,多數人都有後天的理由。面對殺人犯,我們先該理解的是嚴刑峻罰為什麼沒有效果,而不是先急著處決──我們真正在乎的從來就不該是當下眼前加害者的死,而是未來可能被害者的生。

我們可以用很粗劣的方式去猜測鄭捷殺人的理由。鄭捷沒有在家庭得到愛、沒有在學校得到友情、沒有在工作上得到成就感、沒有在社會得到認同。面對某些問題我們束手無策,例如我們無法代替他的家人愛他、無法代替他的同學跟他交朋友、無法代替他的老闆或者同儕讚美他、更無法代替整個社會肯定他的存在價值。當然,這些問題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困境,我們都沒辦法代替別人爬過對方的牆,但願不願意理解別人的困境,是更重要的事情。

我們都渴望被理解,但吝於理解他人。於是,鄭捷的死,變成一則則新聞、一行行律法、一篇篇社論或者一段段論辯,卻沒辦法變成一個故事,讓我們看見一個人面對生命是如何掙扎又如何放棄。四位受害者的死,很重,重得讓社會與之一同悲愴一同恐懼;鄭捷的死,太輕,輕得讓我們看不見他在那56秒之前是個怎樣的人,經歷過怎樣的黑暗與哀傷。

這幾年來,我因為鄭捷寫了好多篇文章,這該是最後一篇。

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但我們永遠不會真正理解鄭捷的可憐之處了。

延伸閱讀

鄭捷事件──「死刑」原生的罪與罰

從鄭捷的四個死刑,看印度性侵犯遭虐死

他割斷的不只是頸子,而是社會的理智線

當她的頭顱在母親面前落下。


歡迎點擊加入[一個分析師的閱讀時間] 的臉書粉絲頁!

推薦閱讀:

[一個分析師的觀點]當她的頭顱還沒停止滾動,你們已經在為「廢死」、「反廢死」吵個不休?

為了不成為家庭的負擔,我決定去吃牢飯…

是仁慈?還是殘忍?「被迫不死」的死刑犯告白…

北野武:超思考

getImage

向右,左轉!
突破盲點,本書獻給停止思考的現代人。
思考,沒有對錯、沒有標準;
但如果停止思考,那人生只是空談而已。

威尼斯金獅獎大導演北野武,書寫家族散文,也寫演藝生存哲學;而這本書另闢主題,剖析日本社會議題,以超越框架的思考方式,打破成規,直言日本傳統價值觀裡頭最習以為常且不假思索的模糊地帶。文筆犀利卻不失幽默,同時也是認識日本人奇妙的心理與社會風俗的一本書。

你無法置身事外的人生考題

■人生還有金錢之外的喜樂■美夢沒意義,要教導小孩生存的禮數■死刑的對錯,生死的價值■如何撐過黯淡無光的老年生活■不教導死亡,所以不懂生命的意義

或許有人會說,又老又病還沒錢看醫生很悲慘,但大家最後的下場其實都一樣,就算家財萬貫,請名醫操刀治病,人都難逃一死。最重要的其實是心理準備,現代醫學技術發達讓大家少了這個心理準備,或許才是不幸的原因。知道自己無力戰勝病魔而慷慨赴死,或者全身插滿管子慢慢等死,哪邊比較幸福?沒人知道。光是夢想著夫妻年紀大了去泡個溫泉、吃個美食,就已經很幸福了。

――北野武

注意!!!

本書中的極端意見與激進言論皆為刻意安排之惡言,用意在於刺激讀者大腦皮質,提升邏輯思考力與倫理判斷力,並不一定代表北野武個人的思想與政治理念。如果讀者無法理解惡言背後之涵義,開不起玩笑,或者容易動怒,建議立刻停止閱讀本書。

購買北野武:超思考點此

<視界奇觀>編輯整理>資料來源:一個分析師的時間 本文由作者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