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紐西蘭人花了近兩年時間、約2600萬紐西蘭元後,終於得出了決定:國旗不換了。

為此,紐西蘭一個12人組成的國旗討論小組考量了各種嚴肅、不嚴肅的備選設計,並進行了兩次全民公投。

3月30日,紐西蘭全民公投最終結果正式出爐:全國有213多萬居民參加投票,56.6%的居民投票支援自1902年沿用至今的國旗,43.2%的投票者支援洛克伍德設計的、最終與現行國旗PK的旗幟:由紐西蘭人喜歡的銀蕨葉以及十字星組成。

同時,一直忙前忙後的總理約翰·基伊遭遇第三次在公投上失敗–他曾推動對政府資產銷售計劃及體罰孩子入罪的全民公投。



數十年來,紐西蘭就有換國旗、去掉現有國旗中英國國旗元素的想法,建立自己的民族身份認同感。而此次,紐西蘭與英聯邦的關係這點並不在討論中。“通過選出新國旗,承認我們的獨立,讓現代紐西蘭的發展更進一步。”自2008年就開始擔任總理的約翰·基伊說。約翰·基伊

2014年1月,約翰·基伊在連任競選時就宣稱,若當選要推動換國旗全民公投,且為首要事務之一。那年9月,基以絕對多數連任,開始了他第三個總理任期。很快,內閣就對公投程式達成一致。


在多黨派議員的提名下,紐西蘭在2015年2月成立了國旗討論小組。接下來的公眾意見徵集階段,約翰·基伊可謂熱情飽滿,不遺餘力地演講,兜售換國旗計劃。

去年5月的一次演講中,基伊一開始讓支援換國旗的人舉手,而對那些沒舉手的人,他會說:”給我三分鐘時間。”他深信自己能用三分鐘時間說服他們支援換國旗。

接著,他便開始用加拿大國旗舉例,抨擊反對者,還警告說,這次不換,就要再等50年了。演講最後,他會再次詢問開始時的問題–是否支援換旗–來看自己的”戰果”。

然而,迎接他的熱情的是民眾的冷淡,在25次這樣的巡迴演出式的集會中,平均每次只吸引29個聽眾。

人們對約翰·基伊熱心的計劃以及其實施方法的看法不一。這從提交的設計方案上即可看出一二。

紐西蘭國旗設計方案


不到兩個月時間裡,國旗討論小組接到了一萬多個新國旗設計方案。然而,一些可能沒學過一天設計、繪畫的人提交了讓人匪夷所思的方案,山羊、鷸鴕、冰淇淋等等都成了大家戲謔的物件。當然,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那隻從眼睛中噴出鐳射的鳥。

紐西蘭國旗設計方案

紐西蘭國旗設計方案

其設計者格瑞稱:”鐳射束顯示出紐西蘭的強大形象,我認為我設計的強有力性沒什麼可討論的。

6OA1

同時,國旗討論小組中沒有一個是專業的設計人士--該小組成員包括真人秀節目女王朱莉·克里斯蒂、體育明星福穆伊納、前國防部隊軍人瓊斯以及商人、學者等。


這讓一些設計師”很受傷”,世界知名設計師大衛·特魯布里奇稱,因對該小組成員選擇過程大失所望,選擇不提交國旗設計方案。

官方檔案還顯示,由非專業人士組成的這個小組沒有尋求任何旗幟學專家的幫助,而是諮詢了洗衣機、Nike跑鞋設計者的意見。去年8月,國旗討論小組先是從”海選”設計中選出40個入圍”小名單”,去年9月,他們再經研究鎖定了4個設計。

紐西蘭國旗設計方案

備選設計一經公佈,立即開啟”全民吐槽”模式。人們在社交網路上大呼”設計之神”在哪裡、質疑稽核小組審美品位。


5個備選,3個是總理的偏好

紐西蘭國旗方案五個候選結果

公民教育工作者馬龍稱過程中不太可能摒棄政治的影響,”我認為如果再來一次,他可能不會那麼早表示自己的傾向。”

這裡說的是總理約翰·基伊。他在國旗討論小組給出4個備選設計之前,就一直在表達自己對某些設計的青睞–並曾兩度改變立場。最終該小組選出的4個設計中就有三個體現了總理的三個不同立場。

比如,他曾喜歡有點類似紐西蘭橄欖球隊”全黑隊”的旗幟:黑色底、白色銀蕨,但在澳大利亞評論家指出該設計和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全黑底旗幟有類似之處後,約翰·基伊很快轉而支援另一個帶有銀蕨、主要顏色為紅、白、藍的設計。


最後四個備選設計在首都威靈頓公佈的同一天,正逢國際旗幟學大會在澳大利雪梨開會,專家們被問及對紐西蘭”預備新國旗”的各種設計的看法時都提不起興致,其中一位甚至稱這些設計簡直都不是旗子。

設計大師麥克·哈奇森形容,在這四個裡面做選擇就如同”矮子群中找高個”。

自然,無法苟同這四個備選方案的紐西蘭人也大有人在。

因為對已公佈的供第一次全民公投的四個備選感到失望,風險投資人羅文·辛普森發起請願。去年9月中旬,在他的帶領下,5萬人提出、並在議會外提交了請願:在第一次公投中加入”紅峰”的國旗設計–以體現出紐西蘭的景觀、土著毛利人的文化。那一天,除了執政的國家黨,從行動黨到綠黨的多位議員去接受請願。

600_phpA8XrRC

辛普森稱,令他失望的還有各政黨在換國旗議題上的僵局。


比如,在新增”紅峰”這個設計作為公投選項一事中,執政黨國家黨稱若想其同意新增這個選項,反對黨工黨得支援公投程序而不加以批評;而反對黨工黨一邊,雖然自前總理彼得·弗雷澤之後,每個工黨領袖也都想換國旗,但在國家黨推進這一程序時,他們並沒有積極配合,而是一直希望改變公投立法、在選票中設定”是否要換國旗”這一問題(原定的問題只是:如果要改變紐西蘭的國旗,你想要哪個?),此時面對國家黨提出的條件,他們也依舊堅持這個訴求。

兩邊僵持不下之時,認為”紅峰”這一設計方案體現”多元文化、現代的紐西蘭”的反對黨綠黨利用法律程式,提出了讓”紅峰”成為備選之一的法案。並且,為了增加國家黨支援其提案的成功率,綠黨不支援工黨提出的任何修改第一次公投問題的修正案。

最終此招奏效,”紅峰”成為第一次公投選票中的第五個備選設計。

製造、寄送選票就花了1730萬

“全世界的人都會弄混,你可以在報紙上看到我的照片被放在澳大利亞國旗前面,”臨近公投,約翰·基伊依舊在努力拉攏民眾,他表示前澳大利亞總理東尼·艾伯特也會遇到類似問題(即被誤植至與紐西蘭國旗一起)–其基本論點在於紐西蘭、澳大利亞兩國國旗的相似度。

“他積極為新國旗奔走呼告,但明顯很多人沒有去投票。”奧克蘭雜誌編輯威爾森說。

第一次公投,民眾在五個備選中選出了洛克伍德設計的銀蕨葉加十字星的方案,在今年3月與現國旗一爭高下。

然而,這次公投投票率49%是政府主導的公投中投票率最低的,而且收到的選票中有9.7%被列為”非正式的”投票–很多人故意破壞選票以示抗議,他們認同工黨等反對黨的說法:換國旗是在浪費錢、促進民族主義、從一些重要社會議題中分散注意力。


在資金方面,兩次公投選票紙製作及郵寄是一大部分開銷,花費約1730萬紐西蘭幣,國旗討論小組在全國舉行”公開座談”等活動花費近21萬紐西蘭元,其成員每天獲得640紐西蘭幣報酬,小組組長為每天850紐西蘭幣。

退伍老兵組織RSA則抨擊政府在”一戰”紀念活動期間舉行公投,他們建立了名為”為我們的國旗而戰”的網站,並獲得了工黨議員及優先黨的支援。

不過,並非所有人都不希望改變。前橄欖球國家隊隊長麥戈是換國旗運動的知名支持者,他稱,在去年世界盃對陣澳大利亞的決賽時候就意識到了:”看到兩面國旗如此相似的時候,我就覺得要是有個新國旗就太好了。”今年2月,麥戈在社交網路Facebook寫道。

此外,在約翰·基伊的巡迴演出式集會開始後不久,經濟學家和慈善家加雷斯·摩根就在其部落格宣佈支援。他還發起了自己的小型設計比賽,設立2萬美元獎金,其獲獎作品最終也融入了國家的國旗設計徵稿中。


一些設計師以他們的形式參與著這項全民運動。設計師紐曼不僅提交了幾個設計,還設立flagtest.nz網站,讓人們可以在動畫旗杆上模擬測試喜歡的國旗,他認為這填補了官方網站不能測試的空白。

3月,在現國旗與銀蕨葉方案的國旗面前,”你選哪個做紐西蘭國旗?”的公投,吸引了67.3%的投票率。

和大多紐西蘭人一樣,新一家新聞網站供稿人拉斯科投票給現國旗,不過這只是暫時的,原因是,他這麼投票不是因為喜歡它,而是,存在缺陷的過程推出的備選設計讓他失望。

第二次公投結束後,拉斯科稱:”我不是在慶祝,而是有種放鬆的感覺,希望下次能做的好些。”他認為,選擇新國旗不僅僅有關價值和象徵意義,國旗也應該是美的事物。

約翰·基伊則表示尊重公投結果。

“我給那些想要換國旗人的建議是,決定他們所喜歡的備選國旗,現在就開始懸掛起來。”選舉法律專家格雷姆說,”要是沒有改為共和制等重大變化,紐西蘭人至少在15年內不會再被要求考慮換國旗。”

推薦閱讀:

誰說國歌不能換!英格蘭不再「天祐女王」了?

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又「被」退位了!不過,這次或許找到答案了!?

男人都可以很「紳士」,但…憑什麼英國最有名?

微權力:從會議室、軍事衝突、宗教到國家,權力為何衰退與轉移,世界將屬於誰?

getImage (5)

掌權者為什麼失勢?失去的權力到誰手上?
國家未來領導人必讀,關心社會的公民必看

  Facebook創辦人祖克柏強力號召粉絲共讀,全美緊急再版!
每周銷售破萬本,強勢擠進亞馬遜暢銷TOP10!

權力的演變正在改變世界
人人都可以更有權力

  本書做了幾項大膽預言:
1. 壟斷社會的「大巨頭」與新興的「微權力」之間將出現角力,「微權力」將逐漸取代傳統的社會結構。
2. 權力不單被分散,甚至被蠶食。當權者行使權力要更加克制,否則失勢的機會將會大大提高。
3. 權力不再只掌控在菁英手上;發明家、社運分子甚至恐怖分子的影響力將大大提升。
4. 「微權力」可以推翻政權、打倒壟斷事業、開發新市場。但也可能帶來混亂,令社會癱瘓。

以下事實數據顯示「權力正在衰退」:

◎ 在1977年,全球共有89個獨裁統治國家,到了2011年,數字已銳減至22個。

◎ 今天的少數黨派代表席位比1980年代大幅增加三倍;政治領袖已經無法再像前人般理所當然地控制選舉及發號施令。

◎ 貧富差距正在惡化,富裕人士的經濟實力也在明顯下跌。2007年至2009年期間,收入達一百萬美元或以上的美國人數目急跌四成,整體收入也銳挫近五成;跌幅遠高於總收入為五萬美元或以下的美國人,後者同期跌幅不足2%。

◎ 同一職位的企業領袖、教宗、財政部長等,能行使的權力都不及上一任,任期也比前任短。

◎ 銀行的權力和影響力正在被新興靈活的避險基金取代。2010年下半年,排名前十位的避險基金賺得的利潤比全球六大銀行的總盈利還高。

◎ 全球知名品牌在五年內經歷品牌災難的風險由20%急升至82%。英國石油公司、老虎伍茲及梅鐸的新聞集團都曾因不利傳聞在一夜之間市值大幅蒸發。

◎ 索馬利亞海盜駕駛簡陋小艇,用廉價、設計簡單的武器成功夾持大型船隻。從1950年到1998年間,弱小的戰鬥組織打贏了55%的戰爭,它們擁有較少的武器,卻擁有造成更多傷亡的力量。

◎ 1992年,美國財富五百強企業的董事長在下一個五年中連任的機會是36%,1998年下降至25%。2011年,全球最大2500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離職率是14.4%。在企業管理階層最穩定的日本,大企業董事長非自願離職的人數在2008年增加了三倍。

我們是否正在回到大政府時代?金融企業是否真的大到不能倒?奈姆熟練地書寫各領域正在經歷的結構大地震,包括政治、軍事、外交、商業、金融投資、宗教、慈善、社會組織、媒體等,案例豐富涵蓋生命各個層面。他給你的答案能讓你大開眼界,以創新方式來看待權力的末日,並說明這將如何改變你的世界。

購買《微權力》請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vista看天下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