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又一年春天來了,無論是哪個賞花地點,尤其是連假的現在,你在這個美好的季節只能看後腦勺。

尤其是日本的櫻花,許多人排除萬難,用盡特休只為了一睹櫻花的美,是真美還是假美蛋編還沒有那個榮幸親眼去看看

今天,就來說說,在沒有這些現代花卉的時代,中國古時候有什麼賞花潮流?

唐朝:買花就像買名牌

秦漢時代,雖然皇家有宮廷,充滿奇花異草,但是真正的民間賞花風潮還沒有發展起來,一直到唐代,才出現比較成熟的花卉業。

在牡丹成名之前,芍藥就已經火了。有一種說法是,牡丹是從芍藥嫁接演變而來,而且一錘定音的那個人就是武則天,每到花季都要舉行慶典活動。唐穆宗也是個花癡,為了好好把玩花的香味,經常“以重頂帳蒙蔽欄檻,置惜春禦史掌之”,而他本人就醉臥花叢裏。

最初,牡丹只存在於唐朝宮闈之中,因稀少而珍貴。富貴如楊國忠,得賜幾株牡丹後也要捧著供著。

不過,隨著文人士子、僧侶遷客把牡丹帶出長安,浙江、四川就都有了牡丹的影子,變得越來越普遍,歌頌牡丹的詩也從唐玄宗時期的6首增加到唐憲宗時期的100多首,而且歌頌的物件大多是寺廟和普通老百姓家裏的牡丹花,一時間賞花流行起來。


“長安俠少,每至春時結朋聯黨,各置矮馬,飾以錦韉金,並轡於花樹下往來,使僕從執酒皿而隨之,遇好囿則駐馬而飲。”

相當於我們今天的春天賞花。

當時的花農已經基本不用從事傳統的農業生產了,閑著沒事兒去深山裏採採花,擔到王侯富貴人家門口晃晃,養家糊口的錢就來了。《酉陽雜俎》中記載:“洛中鬻花木者,言嵩山深處有碧色玫瑰,而今亡矣。”可見當時的花卉獵人有多瘋狂。

唐朝人買花有兩途徑:去花市挑或者在家坐等快遞上門,當然後者一般是土豪的做法。

當時最出名花市大概是長安的牡丹花市。計算價格主要看花朵的數量,“灼灼百朵花,戔戔五束素”,在數量之外還要根據顏色分出高低,也就是來鵠寫的“紫豔紅苞價不同,匝街羅列起香風”。要是文人墨客沒誇張的話,當時一叢雅致的花能抵上十戶中等人家的賦稅,一般人根本買不起。


這麼貴的花,買來幹啥?

攀比呀!你以為古代人就沒有虛榮心,就不會投資名牌嗎?而且,人家投資的是隨著時間流逝必然凋零的花,比買能用很久的愛馬仕厲害多了。

要知道,萌芽於東漢末期的士族門閥制度經歷了魏晉時期的極盛,到唐代開始走向沒落,取而代之的是原本被士族鄙視的庶族地主。窮人乍富,難免要在撐場面擺身份這種事情上費點心思。

比如,《開元天寶遺事十種》“移春檻”一條記載:楊國忠子弟,每春至之時,求名花異木植於檻中,以板為底,以木為輪,使人牽之自轉。所至之處,檻在目前,而使即觀賞,目之為移春檻。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做花車,就為了溜著花兒地觀賞,也真是沒誰了。


女同學們也毫不遜色,擲千金買花當發飾,眼睛都不眨一下。

《開元天寶遺事》中說:“長安仕女,春時鬥花,戴插以奇花多者為勝,皆用千金市名花植於庭苑中,以借春時也。”

△簪花仕女圖

腦補了一下,那畫面大概和如今人們虔誠地買開光的手鍊差不多。

宋朝:戴對了花可以當宰相的朝代

宋朝人對花卉給予了更多的熱情,牡丹依然最受追捧,芍藥開始追平局面,同時素馨、茉莉、山丹、瑞香、含笑、麝香也擠進人們的視野。

這還不夠,宋廷還命令各海港購買海外的奇花異草,輸送到都城。每到春暖花開,皇帝就要和大臣們一起賞玩,賞花時君臣唱和,宋朝文集中有不少詩都是這麼作出來的。


比如宋徽宗就有一首著名的賞花詩:

穠芳依翠萼,煥爛一庭中。

零露沾如醉,殘霞照似融。

丹青難下筆,造化獨留功。

舞蝶迷香徑,翩翩逐晚風。

不過這首詩著名並不是寫得好,而是寫得好。

嗯,是說字寫得好。

總而言之,流行的繼續流行,不流行的也開始流行。

比如,簪花


與唐朝姑娘們戴花比美不同,宋代不僅婦女戴花,男人特別是士大夫也戴花;舉行盛大集會的時候,皇帝和大臣也會戴花,不過大多是羅絹做成的假花。根據場合不同,戴花的規矩也不一樣。“生辰大燕遇大遼人使在庭,則內用絹帛花……春秋二燕則用羅帛花……凡對御則用滴粉縷金花……”

每種花具體長啥樣恩…不知道,不過既然這麼流行應該很好看。

關於戴花,還有一個很詭異的故事。

話說當年韓琦去揚州做知州,州衙的花園裏有四朵很神奇的芍藥花,不僅長得大、色澤鮮豔,花邊兒還是金色的。老人說,這種花幾十年才能見一次。韓琦一聽,開心死了,立即下令在花園中擺宴慶賀。

當時在韓琦以下,還有通盤王珪和簽判王安石,這三個人都是著名文人。大家一合計,既然這花這麼神奇,他們三個一人一朵得了……可是還多了一朵怎麼辦?

就在此時,有人通報:大名士陳升之赴任途經此處!


這下好了,第四朵花有主兒了。幾個人歡天喜地地辦完了party。

後來,韓琦、王珪、王安石和陳升之四位都做了宰相。

不管這是不是真的,宋代人的花卉業比唐代更發達了就是了。不僅發展出了著名的花卉產區,比如洛陽、彭州的牡丹、揚州的芍藥、成都碧雞坊的海棠,還總結出了 “百花皆可接的”的技能:茄根接上牡丹,就能在夏天開出紫色的花朵,桃枝接上梅花,就能讓人們在嚴冬產生春天來臨的錯覺,如果把蓮子放在靛色的罐子裏,年年培育就能開出碧色的荷花,如果改用梔子花的水來澆灌的話,荷花就會是黃色的……

明清:花是朋友、是陌生人、是情人,就是不是花

隨著商品經濟的發展,明清時期的花卉業更成熟,雲南這片後花園也被開發出來,1900年前後還往國外輸出不少。

不過,覺得最有趣的並不是他們怎麼戴花、比美、開party,而是那群不矯情到死不痛快的江南士大夫。

自明以來,朝廷經常給江南士大夫穿小鞋,明朝中後期,朝廷黨爭激烈,文人的生活更不好過。到清朝,文字獄、科場案、奏銷案也是接二連三,導致民間流出“探花不值一文錢”的感慨。

滿肚子的墨水閑著沒事兒幹,怎麼辦?

開專欄吧!

於是,花卉作為文人雅士彰顯身份的重要工具,硬生生被逼出了“人格”。

比如,清初戲劇家李漁是這麼說的:“春花肖美人,秋花更肖美人;春花肖美人之已嫁者,秋花肖美人之待年者;春花肖美人之綽約可愛者,秋花肖美人之纖弱可憐者。”

△所以黛玉是地下水、寶釵是自來水?

除了對著鮮花意淫的,還有和鮮花交朋友的。

世人都說梅蘭竹菊是花中四君子,有個叫張潮的不同意,他覺得玉蘭花相當於花中伯夷,葵花相當於伊尹,蓮花則是柳下惠,這幾種花怎麼也不比四君子差。

袁宏道更激進,他覺得把海棠、牡丹一類的名花和路邊野花混在一起簡直就是對名花的侮辱,這就像讓傾城美人和普通姬妾坐一個轎子,把曠世奇才和庸夫俗子統一而論,不可理喻嘛……只要上過小學國文課的都知道,這明明是在說自己。

最神神叨叨的,是褚人獲,他在《花譜》裏說:牡丹是貴客,梅花是清客,蘭花為幽客,桃花是妖客,杏花為豔客,蓮花為溪客……曼陀是心客,孤燈是窮客,棠梨是鬼客,茉莉為遠客,芍藥則是近客。

人家開得好好兒的,怎麼招你惹你了?

不過,把生活期望寄託在風花雪月上,營造一種悠閒雅致的文化。

參考資料:

《唐代花卉文化研究》,王文,華中師範大學,2014.4

《閑隱與雅制 明末清初江南士人鮮花鑒賞》,宋立中,《復旦學報》,2010年第2期

《古代花卉文獻研究》,黃雯,西北農林科技大學,2003.5

《宋代種花、賞花、簪花與鮮花生意》,汪聖鐸,《文史知識》,2003年7期

推薦閱讀:

張冠李戴、三人成虎、斷章取義!我們到底「讀錯」多少唐詩?

一個怪力亂神故事的背後:一宗「國防布」的皇帝謀殺案…

旅行中,最美麗的風景是「人」

朕乃女人:武則天.中國史上唯一女帝的傳奇一生

1126

武則天的存在,
是逸出中國史正統框架的一段傳奇?
還是唐史不願面對因此只能窘迫詮釋的正史本身?

禍國、敗德、縱慾,
這些加諸於她的罪名,細屬中國歷代男性君主,又有幾人能逃脫?
或許,在儒學史觀的灼灼眼光下,
身為女人,才是武則天真正的原罪。

而朕乃女人——正是武則天內心的真實聲音!

無字碑:武則天為何留下這千古之謎?

大周女帝武則天——兩代皇帝的嬪妃、多名皇嗣的母后、中國史上唯一以自身名義手握統治大權的女人——登極帝位十五年,幾乎統御了整個中國的黃金時代。但是,其倖存的子嗣卻任由其陵墓前的紀念碑上維持一片冷竣的空白,屹立於天地之間。千百年來,這塊無字碑也給後人留下了諸多不解、懷想與臆測。本書作者——大眾史學家喬納森.克萊門茨——即以此碑為起點,戲劇般地勾勒出武則天傳奇且精彩的一生。

千面武曌:武則天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克萊門茨旁徵博引,從充斥隱密內幕的史料中繪製出她多樣而複雜的面貌。她,美麗動人,在大唐後宮成群的嬪妃中豔冠群芳。她,冰雪聰明,藉由步步謀略成功收放手中的權力韁繩。她,堅強如石,無畏儒家道德傳統成為千年一代女帝。她,也決絕無情,弒后、殺子、滅臣,對許多人的死亡難辭其咎,但是,她的內心也備受煎熬——而這一點我們永遠也無法感同身受。無論如何,武則天證明了自己如同那些反對她、醜化她的男人一樣睿智、精明、痛苦和殘酷。

朕乃女人:武則天內心的真實聲音!

武則天恰巧生在一個女權相對提昇的時代——唐朝是個具有遊牧血統的國家,並非純正的中原王朝。在克萊門茨筆下,她也因此成為貶低女性的儒家文化與尊重女性的遊牧傳統這兩種力量角力下的化身。武則天拒絕隱身幕後,而以帝后身分主持「封禪」祭地儀式,讓中國男性感到無地自容;她更藉由修建明堂與扭曲佛教教義,反抗儒家道統對於女人不該也不能統治國家的保守教條,並鞏固自身的皇權形象。也正因為如此,在她離世一千多年後,其種種「驚世之舉」也變成了無數書籍、戲劇和電影津津樂道的主題,並被賦予了兩極評價:既是女權主義者心中的典範人物,卻也是保守主義者眼中的禍國妖婦。

購買朕乃女人:武則天.中國史上唯一女帝的傳奇一生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壹讀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