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55c2bd6408104


一位哲人曾說:我紋身、抽煙、喝酒、說髒話,但我是個好女孩。

說到人類的紋身癖好,似乎日本的是黑社會組織特別熱衷於此。

不過,其實紋身在日本並不受歡迎。調查顯示,日本56%的酒店旅館都不讓有紋身的遊客使用沐浴設施。

為此,官方旅遊機構(JTA)專門呼籲:不要為難有紋身的外國遊客,我家大門常打開,東京這麼熱,溫泉歡迎你。

今天,就來聊聊日本人是不是特別喜歡紋身。

紋身在現在的日本其實特別不受待見

日劇看多的朋友會發現,日本人似乎特別喜歡紋身。

一般來說,畫風都是這樣的↓

不過實際上,紋身(Iremuzi)在日本不受待見早已成為約定俗成。

例如,十年前26歲的美國人約翰在日本教英語,因為對東方文化的崇拜,他紋了大塊兒的紋身,有武士、蛇、怪獸、龍,從肩膀到背部再到胳膊,簡直是一副行走的壁畫。

然後他就沒法進健身房了,去泡溫泉也會被攆出來,學校籃球隊不能聘他當教練,上課時他必須穿長袖襯衫。而為了這些紋身,他挨了43小時的針。


這個例子出現在2002年一份國際時事報刊上,文章認為,日本人普遍覺得紋身的人不愛自己的家庭,“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容不得隨意毀壞”。不過作者樂觀地預測“再過10年,紋身在日本就會變成普遍的事情”。

然而14年過去了,日本人對紋身的厭惡度不降反升。

今年1月,一名大阪的學校教員因為手臂的紋身被扣了一個月薪水。從為人師表的要求出發,這還可以理解。2015年初,一名毛利女性遊客被一家溫泉拒之門外,原因是她臉部的民族紋身。事件一度引來外國人集體吐槽,旅遊機構不得不出面呼籲景點“學習並理解日外文化的差異”。

再早些年,大阪市長橋下徹下令徹查幹部的紋身問題。他表示,紋身是公務員絕不能沾染之事,嚴重損害了政府在人民心中的形象。


橋下徹親自擔任委員長的“服務紀律刷新專案小組”於2012年3月舉行第一次會議。橋下市長在會上指出:“在市政府這樣的工作場所讓人看到紋身,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他要求全體公務員必須填寫表格,申報自己是否有紋身,並進行處理。

據估計,大阪市政府和各區政府的公務員中,至少200人有紋身。橋下徹表示,不去除紋身,就得辭職走人。然而,部分女性公務員的紋身並不是在手臂上,而是在乳房或隱私部位……

多數日本人堅信,紋身是黑社會成員才有的記號。這與大多數人對紋身的看法大體相同,但程度深得多。溫泉、游泳館、健身房這些可能裸露身體的場所基本禁止紋身者進入,主要是擔心其他顧客的反應,而且不會因為你是外國人就網開一面。


△電影《落KEY人生》中的浴池,中間飛起來的是不慎踩到肥皂的香川照之大叔。這裡的重點是大家都沒有紋身

“歧視紋身”不僅讓外國遊客不爽,也成了政府的心病。去年,日本共接待了1500萬遊客,創歷史新高,政府希望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時,遊客能超過2000萬。而據官方調查,1/3的旅日遊客將溫泉(Onsen)作為自己的旅行目的地。

眼下,日本正想辦法消除賺錢的阻礙。比如,政府計畫給遊客印發手冊,告訴大家紋身在此地被鄙視的現實;另一方面,旅遊部門建議溫泉、酒店專門準備一些貼紙、創可貼之類,給紋身者遮擋使用。

這樣看來,最簡單的辦法就是不要隨便脫衣服。

從古至今,好像紋了名字都代表愛你愛得深

說到紋身/刺青(tattoo),就得追溯到遠古時代的圖騰文化。紋身最早被用於求生,原始人模仿鳥獸皮毛上的色彩紋路,用骨針和不溶性植物汁液刺入皮膚,以此隱匿叢林、誘捕獵物。再後來,紋身被賦予崇拜、裝飾紀念乃至社團標誌等功用。

中國最早關於紋身的記載可上溯到周代,即西元前1100年左右。不過,紋身在當時主要用於刑罰,即“黥面、墨刑”。

2500年前,紋身由中國傳入日本。日本的紋身最早記載在中國史書《魏志·倭人傳》和《後漢書·東夷傳》中:“男子皆黥面文身,以其文左右大小別尊之差”以及“諸國文身各異或左或右或大或小,尊卑有差”。

當時的日本紋身,是在身上塗上類似動物的保護色,典型是以捕魚為生的北海道阿伊努人(the Ainu),他們覺得紋身可以吸引更多魚群。

到江戶時代(1603-1867),日本也開始將刺青用作刑罰,稱為“入墨”,專門懲罰被流放和無正式身份的“無宿人”。“入墨”的位置和樣式逐漸演變出了日本特色,比如廣島的“入墨”是第一次刺一橫,第二次刺一撇,第三次刺一捺,第四次刺一點,加起來就是單身狗的“犬”字。被刺上“犬”的犯人,基本就是等死了。


這時,澡堂子就開始鄙視紋身者了。幕府規定任何人不准私設澡堂,因為日本地震多發,房子不得不選擇木材作為主要材料。因此,防火就成了首要問題,長時間燒熱水的公共浴室必須設在開闊地帶。而既然大家都到一起光溜溜,手臂上掛著幾道杠的人一目了然。

同時,紋身還成功進軍花柳界。在京都、大阪的煙花柳巷,性工作者為了留住嫖客的心,往往會在拇指指根到指甲一段紋上某人的名字,再加上“命” 字,表示愛情忠貞不渝。


這之後,紋身逐漸和浮世繪文化相融合。到幕府末期,日本紋身已經稱得上精美絕倫,形成了以Horimono(用精美紋身覆蓋大面積皮膚)為代表的固定風格。

想加入黑社會?先紋一對金蓮和西門

17世紀末,隨著市民社會和文化的繁榮,裝飾性紋身超越刑罰用的刺青,開始流行起來。

這一時期,木版浮世繪得到了發展,很多畫家嘗試把浮世繪圖案運用到紋身上,這就為紋身提供了多種樣式和風格,圖案由單一發展到以動物和鮮花為主,波浪、雲彩和閃電為襯托的複雜圖案,部位由局部延伸至雙臂、雙腿乃至全身。

政府一直對紋身持否定態度,結果反而使其獲得了下層民眾的青睞。九州的煤礦工人把紋身當護身符,沖繩的女性在手臂上紋身代表美麗和成熟,江戶(今天的東京),成為全身紋身的大市場。


1805年,由瀧澤馬琴翻譯、畫家葛飾北齋繪圖的《新編水滸傳》出版,插畫中水滸英雄身上或駭人或勇猛的紋身讓日本人癡迷。

而水滸傳風格的紋身描繪,到比葛飾北齋小30歲的浮世繪畫家歌川國芳這裡,變成了這樣↓

△歌川國芳畫的水滸人物,浪子燕青

到19世紀中葉,日本人對紋身的狂熱追求遍及各個階層,消防員、建築工人、郵遞員和賭徒等經常露出皮膚的人,如果沒有紋身,都不好意思和別人打招呼。



而最愛紋身的群體,就是人們眼中的流氓。這些由不法分子、貧苦農民、勞工等一些下層民眾組成的群體,雖然被人鄙視,但受武士道精神和《水滸傳》的影響,進行各種半非法和非法活動,堅守嚴格的兄弟義氣,於是通過紋身表明自己忍耐痛苦的勇氣和對幫派的忠誠。

就這樣,紋身與日本黑幫“雅庫紮”(Yakuza)聯繫到一起,只要刻上了紋身,就代表永遠不能回到正常社會生活,是一輩子的烙印,而且紋身過程痛苦不堪,過程也就成為一種顯示決心和承諾的儀式。

搜嘎,為了忠誠就不要用電針,而是用傳統的長針一針一針來。

近代的日本政府不斷嫌棄紋身

日本對紋身的開放態度結束於19世紀50年代。明治維新之後,政府鼓勵全民西化,比如穿上西裝。到1872年,紋身被日本政府明令禁止。

然而這張hot face貼上可洋大人的cold butt。政府覺得西方人會把紋身當作一種粗鄙行為,然而外國人卻對日式紋身充滿了好奇。當西方船員在日本港口上看到車夫和搬運工身上美輪美奐的紋身時,便傲嬌任性地“我也要”。為了“量大和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明治政府不得不在橫濱、神戶等港口城市開闢專門的紋身一條街,據統計,當時3/4的在日外國人都要紋身一日遊。

不僅是外國船員,西方貴族爭相成為日式紋身的顧客,VIP名單上的第一位是1869年的英國王子阿爾弗雷德。12年後,喬治五世先去東京紋了一條紅龍,又去京都紋了一條藍龍。

一些影響世界局勢的大人物都有日式紋身,比如奧地利的費迪南大公,就是被刺殺後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那位,還有俄羅斯的尼古拉斯二世,就是1917年革命中被處死的末代沙皇。

而日本政府則繼續打擊紋身的“不良行為”,曾在1880年和1908年兩次對紋身進行查處。到二戰時,日本對紋身的禁令更嚴格,因為許多年輕人想借紋身逃脫徵兵,而天皇認為有紋身的人絕對是不愛國、靠不住的。

拯救日本紋身的,是美國人

1945年,日本戰敗,盟軍的佔領為紋身開啟了新篇章。

很多駐紮的美國大兵發現,之前的所謂日式紋身,例如“壽司”、“忍”,紋得跟鬧著玩兒似的,就像美國人到中國發現宮保雞丁不是他們平時叫的外賣那樣。真正的日式紋身差多了。麥克阿瑟專門和紋身大師二代目雕佑西進行了友好會談,認定紋身是一種值得保護的傳統藝術形式,宣佈其在1948年合法化,從業者終於可以堂堂正正做生意了。

此後,日本紋身一直是“牆內開花牆外香”,歐美一直很喜愛日本紋身,其中著名紋身師Sailor Jerry就將東西方風格成功融合,開創出全新流派,而他學習日式紋身的動機在於“珍珠港事件”:要學會這種日本人的玩意兒再打敗日本人。結果,他真的成為了許多日本紋身師傅的師傅。


△上世紀50年代大搞日式紋身的西方青年

今天,日式紋身以華麗絢爛的風格在世界上獨樹一幟。一邊是歐美視為藝術、倍加推崇,例如洛杉磯的日美國立博物館就在進行為期半年的“當代世界的日本傳統紋身”大型展覽,而在日本國內,紋身還是遊客泡溫泉的大問題。

往極端一點說,正是外國勢力在拯救瀕臨消失的日式紋身。

參考資料:

《日本紋身:從黑道標誌到文化潮流》,姚天沖、齊英如,《日本研究》,2013.1

《異端的嬗變——簡輪日本紋身》,侯潤芳,《北方文學》,2012.7

《Loved abroad, hated at home: the art of Japanese tattooing》,Jon Mitchell,Japan Times,2014.3

推薦閱讀:

日本人不怕冷,短裙、短褲為鍛鍊身體?

日本弓箭不只是「武器」,還與時俱進成「禮器」?

《角頭》不夠看?18部經典黑道電影總整理

菊與刀:風雅與殺伐之間,日本文化的雙重性

getImage

問世超過六十年的日本研究經典
二戰後美日國際關係史中的關鍵文獻
2014最新導讀版
從心理、歷史、人類學、多元文化及日本研究等領域
帶你重讀影響全球超過60年的社會學經典

日本是個極其矛盾的民族,柔美的花與剛烈的刀可以同時被人尊為至美而剛柔相濟。……美國著名社會學家潘乃德所著的《菊與刀》,在對日本文化深感好奇的西方人中影響力最為深厚。她著力闡述日本傳統文化之二元性,她也領悟到了這種矛盾性。

—三島由紀夫

不只是日本人論的名著,更是日美比較文化論的經典。──東海大學日本區域研究中心主任陳永峰

而沿著(日本文化二元性)這一指標引路,我們可以理解日本在21世紀國際政治與國際體系中的位置,如何與其文化模式扣合。──嘉義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黃子庭

美國學者露絲‧潘乃德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接近尾聲時受美國政府委託,為解決盟軍是否應該佔領日本以及美國應該如何管理日本的問題,運用文化人類學的方法,對日本民族進行系統性的分析。

作者透過當時日本發佈的宣傳電影、集中營中的日裔美國人和戰俘的訪談紀錄以及日本人的文學作品中收集資料,重新建構出日本文化以及對日本戰後重建的期許。其細膩的描述擺脫了學術上的論戰,也因此掀起了讀者們的好奇心與之後美國的日本研究風潮,改變戰前對日本一無所知的情形。

日本人的矛盾性格,就如同美麗的菊花與銳利的刀,如此極端,又如此神奇。

本書用「菊花」與「刀」來揭示日本人的矛盾性格。「菊花」是日本皇室家徽,「刀」是武士道文化象徵,也象徵日本人的本質,以及日本文化的雙重性(如愛美而黷武、尚禮而好鬥、喜新而頑固、服從而不馴、自大又有禮等)。由此入手,進而分析日本社會的等級制及有關習俗,並指出日本幼兒教養和成人教養的不連續性是形成雙重性格的重要因素。

除此之外,對於天皇、倫理、情義(與恩惠不同)、社區、宗教、習俗等文化現象,也有精闢的觀察及看法。文本從日本人生活方式和典型事件開始,在生動的敘述中進行有力論析,語言富有智慧和幽默感。讀之既啟人深思,又引人入勝,可直接、準確地把握日本人的「根性」,是了解日本民族的經典讀本。

購買菊與刀:風雅與殺伐之間,日本文化的雙重性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壹讀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