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vFLjS

只要有樹葉飛舞的地方,火就會燃燒。火的影子會照耀著村子,並且,讓新的樹葉發芽,當想要保護自己最珍惜的人時,忍者真正的力量才會表現出來……

圖片來源:Reuters

這裡是長年飽受戰爭紛擾的加薩走廊,誰也不知道,巴勒斯坦人與以色列人的戰爭之火還要延燒多久,或許永遠不會停止……

而正是在這片戰火紛飛的彈丸之地,有著一群與眾不同的”忍者少年”。從2014年開始,在這片已被炸爛的廢墟里,一群巴勒斯坦少年加入加薩西部的一個武術俱樂部,組建了一支自己的”忍者隊”。

他們叫自己”Gaza(加沙) style“的忍者。

對這群最小6歲,最大隻有24歲的年輕忍者來說,他們所擁有的,只有一片連練習場都算不上的小土坡,手工縫製的”忍者服”和幾把同樣是自制的”武士刀”。而他們的”武器”甚至連人手一把都不夠,因為會製作”武士刀”的俱樂部老師已經在去年年底的一場轟炸中不幸離世……

老師去世後,16歲的穆罕默德·馬吉德便成了隊伍的領頭人。


三年前,以色列軍隊對家園的”血洗”是當時13歲的穆罕默德最大的噩夢。

“每天晚上我都會從床上爬起來,走向廚房,拿起一把小刀。然後走向房間。就在我開啟房門的時候,爸爸會把我抓住,並把我手中的武器奪下。”處在夢遊狀態的穆罕默德想用這把小刀發洩闖入他們家中的以色列士兵的怒火,”這些士兵將家中所有男人趕出門外,當著孩子和女人的面羞辱他們,我的母親也因不堪羞辱而自殺。”

於是,為了逃離噩夢,穆罕默德加入了社群內的這所武術俱樂部學習忍術。

“每天凌晨四點,我們就起床開始訓練,每天都會練滿十三四個小時。”穆罕默德表示。

而隊伍中年齡最小的薩阿德·賈邁勒只有六歲,他的父母全都死在2011年的一場空襲中。在同齡孩子還在父母懷中玩耍的時候,從小在難民營中長大的薩阿德已經拿起了與年齡不相符的雙截棍和武士刀。


“隊裡的哥哥們對我很好,他們告訴我爸爸媽媽被怪物抓走了,打敗壞人就可以把他們救出來。”面對採訪,因為從小愛運動明顯比同齡孩子高一大截的薩阿德說。這個有著中東地區孩子典型長睫毛的六歲孩子眨了眨大眼睛,掩飾不住語氣中的驕傲感。

雖然在這群少年心中,對摧毀了他們家園的”戰爭製造者”們充滿了憤懣,但他們深知,想用幾把武士刀打敗敵人的堅船利炮,奪回家園簡直是天方夜譚。

他們練習的忍術並不是用來戰鬥的,而是用來表演。過去兩年來,他們辛勤的練習,就是為了要成立一個有固定表演機會的武術團。



隊伍中的10名成員雖然大多數都在適齡入學年齡,但沒有一個人去過學校。在這個難以收拾的廢墟里,他們擁有的選擇與希望並不多,沒有足夠的資源能讓他們學習知識,於是,依靠體力的忍術表演,成了廢墟中的一道曙光。

今年年初,路透社記者穆罕默德·薩勒姆前往加薩地區採訪了這群忍者少年,併為他們拍下了一組照片,震驚了許多外國媒體。這些少年也十分重視這次採訪,特地做了一套全新的訓練服,讓自己更加”上鏡”。

他們的夢想是,通過這次採訪可以讓更多的人認識他們的團隊,並有一天可以獲邀出國參加比賽,成名之後帶著家人逃離這片充滿血腥與黑暗的地方。不過這個夢想才正要出帆,他們還在設法爭取固定的表演機會,這樣才有辦法讓團員們繼續聚在一起磨練忍術。


“雖然逃跑這個詞聽上去很沒骨氣,但我作為長子要為父親和四個弟弟妹妹負責。”穆罕默德堅定地說。

就像日本漫畫家岸本齊史筆下原本隱藏在黑暗中,用世界上最強大的毅力和最艱辛的努力,去做最密不可宣和隱諱殘酷的事情的忍者一樣。這群年輕的”忍者”也正開拓著一條屬於自己的忍道。

而像這群忍者少年一樣,在戰火中滿懷夢想的加沙年輕人還有很多。

GMS0095

在加薩東部S hejaia郊區有一群每天練習跑酷的巴勒斯坦男孩。從2012年開始,他們天天聚集在這裡訓練。戰爭殘酷,但是擋不住青春的樂趣。

圖片來源:Gaza Parkour And Free Running臉書帳號

從孩童時代開始,這群被當地人稱作”問題少年”的孩子就已經習慣用跑酷的方式逃避加薩警察的追捕。現在他們都已經長大,便一起組成了一支跑酷團隊,現在這個團隊裡已經有20多個人。

在過去的幾年,這支團隊一直在當地唯一的一家跑酷俱樂部練習。但2014年爆發的一場巴以衝突讓他們不得不放棄了之前的訓練場地,被迫在成片的斷壁殘垣上練習。


而即使是這樣,也擋不住這群少年的熱情。他們在廢墟之中翻著跟斗,在被炸得體無完膚的房子之間跳躍騰挪。



團隊的發起人之一,17歲的法里斯(下圖左)的父親在他兩歲時就離開了人世,從此和母親和弟弟相依為命。對於他來說,團隊裡的兄弟是他最大的依靠。他還專門為自己的跑酷團隊建立了一個Facebook賬號。

每天他們都會po出一些團隊日常訓練的照片,還經常會自拍,和時下的年輕人別無二致。

“我們改變不了加沙,只能讓自己活得更有熱情,這樣才不會對人生喪失希望。也許某一天我就會死在一場自殺式襲擊或者空襲中,像我的父親一樣,但活在時下才是最重要的,我不想那麼悲觀。”

據統計,自2008年以來的發生在加沙地區的軍事封鎖和3次空襲行動已經造成了當地超過40萬名青少年出現心理問題。

“在加沙,兒童心理創傷案例不計其數。常年的轟炸、毀壞、無法正常上學、群居、缺少水電等生活必須品……所有這些都在影響著加沙地帶兒童的情緒狀況。”聯合國巴勒斯坦難民救濟部門的一名心理學家表示。”但我們欣喜地看到,也有很多青少年可以用積極向上的活動讓自己更加樂觀。”

同樣是在飽受戰火摧殘的阿富汗城市馬紮裡沙里夫,也有一群熱愛戶外運動的孩子。

2015年4月15日,有著體壇奧斯卡之稱的勞倫斯體育獎公益大獎揭幕,滑板公益組織”Skateistan”(滑板阿富汗)獲得了這份榮譽。這個團隊幫助超過800名孩子追逐自己的夢想,其中40%是女孩,她們大多數都是孤兒。

圖片來源:Skateistan網站

在這裡學習的年輕女孩們喜歡跨越滑板障礙,也喜歡在教室學習如何應對阿富汗更廣泛的社會問題。在擁有3100萬人口的阿富汗,滑板運動正在給這些流落街頭的兒童帶來新生。

在阿富汗,女性被禁止騎自行車,但是滑板這項新運動卻是向女性開放的,因此也吸引了大量女孩來到學滑板運動場學習免費課程,但她們要和男孩們被分開授課。



對這些年輕女孩來說,學習並熱愛一項運動讓她們重獲了對生活的信心和希望。雖然訓練的場地和裝備都十分簡陋,但對於這些生活在世界上最落後保守,又飽受戰爭侵擾的國度的孩子們來說,這已經是最快樂的事情。

然而,無盡的炮火正一點點摧毀這些少年的夢想。2014年7月,一支由巴勒斯坦少年組成的業餘足球隊在沙灘上訓練時遭遇炮火襲擊,四名少年無辜喪生,他們之中最大的只有11歲。


即使困難重重,他們也沒有放棄對於新生活的憧憬與希望。但願這群生活在戰火中的少年們的夢想有一天終會實現。正如忍者團隊中的穆罕默德面對採訪時說的,”求求戰火對我們手下留情,或許某天你們就能在某個國際大賽中,看到我們大放光彩的模樣。

推薦閱讀:

速食業龍頭口水戰!面對分店太少的指控,漢堡王霸氣回應…

貨幣戰爭不是美國人專利,真正的始祖是他?

這不是電影,是英國的一宗搶案,但它絕對比電影精彩…

《旅行與讀書》,詹宏志著

建檔立體封-書腰-227x300

一個愛書的人,一個認為自己是由書構成的人
一個總是在陌生領域闖蕩找答案的人:詹宏志
他總是讀著不同的書,選擇不同的旅途,忠於自己。因為對他而言,
旅行就是一段勇敢前進的人生

  我們誕生之際時空已定,這個人生也就跟著「註定」,
還有什麼方式能讓我們擴大實體世界與抽象世界的參與,
在我看起來,也許只有「旅行」與「讀書」能讓我們擁有超過一個「人生」。

—<旅行的意義>詹宏志

讀不一樣的書、走不一樣的路

這本書裡有:被一本托斯卡尼食譜指南引路的攤牌考驗;有盡信書而驚險萬分的瑞士登山行;有念誦著魯拜集的哲思高明的印度商人;有被旅行社誆騙卻皆大歡喜的廚房體驗;有南非草叢中充滿生命體驗的薩伐旅;有爆炸後讓旅人一路矛盾的峇里島行;有阿拉斯加天地獨行般的行跡;有土耳其街攤羊頭的滋味;也有京都東京夢幻美食的紀行……30年來台灣最勇於作夢文化人詹宏志,與你分享他私密的旅行與思考。

旅行與讀書》並不是充滿智慧形象的詹宏志作讀者的旅行提案,而是他用作家朱天文推崇的明朗文字(「詹宏志是當代極少數能寫明朗文章的人之一。明朗的魅力。絕不抽象,將複雜的來龍去脈說得有趣、帥勁,令人神往。 」),將他在旅行中的挫折或驚喜、決定與徬徨一一紀錄下來。

全書中,詹宏志除了展現他那百科全書般的知識配備與無線電望遠鏡似的敏銳觸角,更多時候,他像是熱情洋溢的說書人,急切地把異鄉的不同說給身邊的人聽,每個光景和人物都沾染他對未知世界少年般的好奇,聽眾們除了身歷其境感受那新鮮的景象,也得以窺見這位穿梭文化與商界的「台灣第一才子」勇敢闖蕩各界、源源不絕的熱情來源。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Vista看天下》團隊出品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