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_1460385_1

清沿明制,在地方上設置督撫。兩江總督作為光緒朝以前唯一一個統轄三省的總督,所轄三省(江西、安徽、江蘇)地域遼闊,向為富庶之地,在有清一代的歷史長河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其地位的特殊性和重要性毋庸置疑。那麼問題來了,在清代前期,兩江總督究竟有哪些特殊的權力呢?兩江總督的角色又如何?

兩江總督衙署(在今南京)

清代規定,總督是地方最高軍政長官。“總督從一品,掌厘治軍民,綜制文武,察舉官民,修治封疆。”(《清史稿》卷一一六《職官志》)可以說作為封疆大吏的總督,其人得失,直接關係到地方的社會安定和經濟發展,進而關係到王朝的興衰隆替。兩江總督的全稱為“總督兩江等處地方提督軍務、糧餉、操江、統轄南河事務”,可知主要負責地方軍務、糧餉、江防等。同時,還具備總督所共有的一些職權,如奏摺諮請,監督任免文武官吏,節制綠營,移風易俗,教導向化等。

兩江總督衙署在江寧(今南京),所轄區功能變數名稱叫“兩江”,即今天江西、安徽、江蘇三省。這一區域幅員遼闊,人口眾多,三省形勢各異,但都以長江為紐帶,既是重要的戰略區域,也是歷代所倚重的財賦文教之地。另外,由於康雍乾三朝國力持續增長,對於地方督撫的能力才幹有著新的需求,所以社會環境的轉型也要求兩江總督職能有所轉型。大體而言,兩江總督所扮演的“特別”角色有以下幾種。


首先是保境安民。清軍入關以後,用了近二十年時間平定南明政權和農民軍的抗清鬥爭,但仍然有其他抗清力量不時反抗,鄭成功的海上武裝就是其中之一。順治十六年(1659),鄭成功大舉北上,率水路兩軍自崇明島登陸,一路溯江而上,破瓜州,克鎮江,進圍江寧。清廷震動,一面從各地調軍馳援,一面催集各省錢糧以備軍需。時任江南江西總督(兩江總督前身)郎廷佐自忖難以少勝多,於是遣人請降,以“守城者過三十日,城失則罪不及妻孥”(《臺灣外紀》卷四)為名,請求寬限三十天再開門迎降。結果鄭成功信以為真,在鎮江安營紮寨,屯兵不前。郎廷佐隨即積極整軍備戰,等到“噶褚哈、瑪律賽等自荊州以舟師來援,會蘇松水師總兵官梁化鳳及遊擊徐登第、參將張國俊等各以軍至,總督郎廷佐合軍會戰,水陸並進,遂以捷聞。”(《清史稿》卷五《世祖本紀》)鄭成功大敗,退回廈門。江寧得以保全,長江得以肅清,總督郎廷佐功不可沒。

康熙十二年(1674)年,吳三桂發動叛亂,耿精忠、尚之信也紛紛響應,史稱“三藩之亂”。其中耿精忠自福建出兵江西、浙江,江南江西總督阿席熙立刻發兵赴剿。起初,耿精忠連下廣信、建昌、饒州,連朝廷將領陳九傑也跟著投降,面對不利情形,阿席熙“遣兵防徽州,賊陷績溪、婺源,擾及徽州,迭克之”。(《清史稿》卷二七三《阿席熙傳》)隨後清廷派簡親王喇布率軍至江寧,以阿席熙參贊軍務,共同平叛。康熙十五年(1677),清軍攻入福建仙霞嶺,耿精忠投降。由此可見,每當國家處於戰亂之際,兩江總督往往身處前線,參與戰事,以保一境安寧。

清初介入河務第一人——于成龍


其次是掌管河務。清代將“河務”作為治政三大事之一,歷代帝王均十分重視治水,並專門設河道總督負責。黃河、淮河、運河向來多水災,是重點治理物件,而兩江總督區域正是黃、淮、運交匯地區,因而兩江總督也兼有治河權力。《清史稿》中最早有關兩江總督介入河務的記錄當是康熙年間于成龍參與朝廷有關治水的討論。康熙二十年(1684),大運河兩岸諸州縣水災氾濫,康熙“命成龍分理,仍聽河道總督靳輔節制”。(《清史稿》卷二七九《于成龍傳》)兩江總督從此開始參與治河事務,但仍節制於河道總督。于成龍最初並不懂河務,和河道總督靳輔疏浚也經常意見不一。

不過後來繼任的兩江總督都多次參與河務,也精通治水,比如傅拉塔、張鵬翮、查弼納、范時繹、史貽直、那蘇圖、尹繼善等。在不斷接觸河務過程中,對於治河事務也逐漸熟悉,其中張鵬翮、尹繼善等人甚至因嫺熟治河屢次調任河道總督。到了乾隆時期,乾脆直接下詔,命兩江總督兼管河務,成為定制。

清代最擅治水的兩江總督:尹繼善

再次是掌管鹽務。與河務一樣,鹽務也是兩江總督在不斷參與過程中最終獲得掌管權的。兩江總督下轄地區是產鹽重區,“兩淮舊有三十場,行銷江蘇、安徽、江西、湖北、湖南、河南六省”。(《清史稿》卷九八《食貨志》)清初在揚州設巡視兩淮鹽政,一年一換,後改由御史巡查。鹽務繁雜,涉及利益又廣,所以積弊甚重,兩江總督在其許可權範圍內不斷參與改革。


鹽務中以緝私鹽最重要,雍正六年(1728年),兩江總督范時繹上書稱“兩淮灶戶燒鹽,應令商人舉幹練者數人,並設灶長巡役,查核鹽數,輸入商垣,以杜私賣。”(《清史稿》卷九八《食貨志》)雍正覺得很好,下令實行。後來,兩江總督尹繼善又上書,請求改設淮南巡道,督理揚州、通州等處鹽務,並在儀征青山頭設立機構專門用來緝私,雍正下令批准。到了乾隆時,鹽務逐漸腐敗。兩淮鹽政每年都有巨額虧損,有時甚至入不敷出。有鑑於此,乾隆下詔“命裁巡鹽御史,歸總督管理”(《清史稿》卷九八《食貨志》),兩江總督從此正式接管鹽務,可以放手整頓。

通過以上介紹可知,在清代前期,兩江總督作為地方封疆大吏,其本職權力本已十分重要,還兼管著關乎國計民生的治安、河務、鹽務,“兼職”權力絲毫不遜色於本職,所扮演的角色可說是地方行政性與技術性複合的官員。

推薦閱讀:

不僅能世襲,薪水領的還比較多!清朝「黨證」的巔峰:「鐵帽子王」

皇帝就是任性!?康熙打贏戰鬥民族,還要割地可憐她們?

清代「黨證」有兩款:朝珠和花翎。「花翎」是什麼?

中國金融史3000年[中]:從史上最富有的兩宋到錯失全球霸主的大明朝

螢幕快照 2015-11-17 下午4.27.49

從史上最富有的兩宋到錯失全球霸主的大明朝
Financial History of China, AD 960 – 1644盛世之道,到底是先國富?還是先民強?
經濟學家才能發掘出的歷史真相:
皇帝無為,民間就富起來;「有為之士」變法圖強,反而造就流民;
顛覆傳統政治史觀,從「經濟社會」角度,改變你曾經以為熟悉的歷史。
  宋、元、明三朝,盛衰的關鍵在「財富再分配的政策」。

宋朝發明世界第一代紙鈔「交子」,卻造成經濟大崩壞?
強大、驃悍的元朝帝國,最後毀於一場貨幣改革?
在第一波全球化浪潮中,大明白銀帝國為何無法主導世界變革潮流?

作者除了從正史、奏摺、文學作品、畫作,還從各朝代貨幣、竹簡等出土文物,甚至從審判卷宗找出史料,你將發現歷史教科書沒告訴你的真相:

  .北宋積弱,經濟生產力卻是唐朝的兩倍:
宋初在趙匡胤開放民間經濟下,生產力是唐朝的兩倍,汴京百姓比盛唐富足十倍,就連強敵契丹,也屢屢敗在宋朝的貨幣戰爭下。

  .南宋只有半壁江山,卻是第一代世界海上貿易締造者,和世界50多個國家貿易!
宋高宗的經濟成就,再度超越北宋,成為廣州、泉州、明州和臨安成為南宋四個最大的海上港口,與五十多個國家進行海上貿易,首都臨安更是世界第一座不夜城!

  .鄭和下西洋,為何沒有成就像西班牙的海上霸業?
比麥哲倫、哥倫布早100年,鄭和七次下西洋,足跡雖遠征南洋與非洲赤道,卻因明成祖只在乎萬國來朝的朝貢榮耀,不重經濟貿易,不但沒創造財富,還把帝國家底賠得一乾二淨……

 .蒙古大汗寶座是用錢換來的!是第一個由官方專營海外貿易業務的時代
元朝君王不是個個都神氣,誰敢不賞賜蒙元貴族財物,不是下台就是被暗殺!基本上只要有錢賺,元朝從來不禁止任何行業。其中,商人汪大淵曾兩次橫穿印度洋,到達非洲東岸的桑吉巴島,是古代中國航行最遠的紀錄。

  .明朝曾經擁有世界一半以上的白銀,卻錯失全球霸主地位!
明穆宗雖開海禁,船引發放諸多限制,只在乎賺來1.5億兩白銀,不在乎西方貨物貿易帶來的新產業、新市場,無法轉型資本主義,再次錯失機會,將第一代全球霸主地位拱手讓給西班牙,更因海外白銀枯竭而亡國……

經濟學家指出亙古不變的歷史真相:帝王官僚無作為,百姓才有機會,市場才有活路!
這決定了百姓的幸福指數,也決定了國家和民族未來的命運。民富了,國家才會安定!

購買中國金融史3000年[中]:從史上最富有的兩宋到錯失全球霸主的大明朝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今日頭條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