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cVbexx

最近每日郵報刊登了一則關於某個貧民窟的探度報導


這片營地是夾雜在黑人中間的白人貧民窟,住在這裡的全部是白人。

這裡沒有電,沒有自來水,沒有安全保障,食物也很匱乏。

這裡除了骯髒和貧窮,更多的是歧視。

醫院拒絕為他們診治,僱主也拒絕僱傭他們。


這一切,發生在南非:這個曾經為了追求平等,自由,戰勝了種族隔離制度,曾經被譽為反黑人歧視典範的國家…..

然而現在,這裡又陷入了另外一個歧視圈中 : 歧視白人…..

這整個故事的開端還得從南非的種族隔離時期開始說起….

非洲大陸歷來是黑人們的家園,但是自從近代西方不斷入侵和殖民非洲,南非繼而淪為荷蘭和英國的殖民地。在20世紀英國殖民時期,南非開始實行種族隔離制度,白色人種掌握著國家的政權和經濟,而黑人則只能充當廉價的勞動力。生活中,白人和黑人住不同的區域,他們之間不能有過多的接觸,更不能交往。


在20世紀七十年代,南非國民黨統治下的白人種族主義政權發展到了極盛,南非的經濟也因此穩固發達,經濟實力直逼西方發達國家。

但是在這種輝煌的背後,卻是黑人們飽受種族歧視,壓迫和不公。

(但值得一提的是,雖然有著種族隔離制度,然而當時在南非的黑人,卻是非洲生活水平最高,受教育程度最高,有著最好醫療保障的黑人。)

當時也有一部分有英國血統的溫和排派白人希望取消種族隔離制。這樣的提議遭到了佔多數的荷蘭血統白人的反對..

後來曼德拉的故事大家應該也知道了。 曼德拉一生都在為廢除種族隔離制度而奮鬥,直到1994年,在南非歷史上第一次不分種族的大選後,曼德拉當選南非新總統後。 他的上臺,正式宣告著種族隔離制度在南非結束。


然而,這一次選舉,成了白人們在南非生活的轉折點。

種族隔離制度被廢除後,政府部門出臺了了大量對黑人優惠的政策,增加黑人的就業率和經濟享有率。這些政策直接導致了大量沒有太多技能的白人失業,養不起房貸,丟掉了房子。

即使是有技能的白人,在工作上也飽受著排斥和歧視,最後導致失業。


後來,在南非政府推行 “黑人經濟振興法案”、”公平就業法”後,白人們所面臨的情形愈發危急,各種大小型企業和公司開始只僱傭黑人或混血,白人們被解僱,丟掉工作。

只要稍微受到過點教育的黑人就能輕鬆找到工作,而有著大學電子科系文憑的白人,卻面臨著40%的高失業率。

“他們黑人有些還不知道怎樣啟動電腦,就能得到政府部門的職位,而我們白人卻被趕出了政府部門,現在越來越多的黑人進入政府,就更沒有人來幫助我們白人了。這些黑人之前只會踢皮球和跳舞。”


-- 一位60歲的白人女性說到。


而這位白人年輕人也在Youtube發表視訊控訴:

“我現在失業,並不是因為我能力不夠,並不是因為我沒有資格,而僅僅是因為我是白人,我有著不同的膚色。”

自從黑人執政過後,南非的失業率和犯罪率攀升,政府部門腐敗,經濟衰退,教育質量下降。 在醫學,計算機,航空技術,軍事技術,工業製造等高科技行業,真正有技術和能力的白人,面臨著失業和不能升職的困境,大多數選擇了移民出國。

而這些高科技的技術工作對於大多數受教育程度不高的黑人來說是完全不能勝任。導致了惡性迴圈……

最後,南非剩下了沒有錢和沒有什麼技能的白人,他們只能無奈留在這裡,飽受社會的歧視和不公,最終丟掉了工作和房子,淪落到這貧民窟,一片白人的貧民窟…



這裡是南非最著名的白人貧民窟之一,幾乎每天都有訪客造訪:慈善機構來捐贈衣物,各地電視臺來拍紀錄片,路透社來採訪,南非大學的學生來做社會調研……

這是一個充滿違和感的地方。每一位來者都人生失意,他們或遭遇了家庭暴力、親人背叛、工作挫敗,但無一例外他們都自稱是社會的棄兒。他們的貧窮和驕傲都顯而易見,他們蓬頭垢面、破衣爛衫、忍飢挨餓,卻造起小花園,抱著寵物貓狗,留著破舊的歐式傢俱,並隨時準備伸出手來向訪客討錢。他們在這裡建起簡單的住處,結交流動的鄰居朋友,也似乎準備好隨時告別這裡,但很多人來了,就沒能再逃離。

現在有超過40萬的白人住在類似於這種的地方,每個月僅靠著大約28.99鎊勉強生存。他們的數量,佔南非全國白人數量的10%….


剩下的白人們雖然有些勉強得以找到工作,越來越多的白人開始生活在貧困線以下。

其中一個營地在克魯格斯多普的Munsieville小鎮裡, 它被搭建在一個廢棄的土地上,這裡住著大約300人,其中四分之一是孩子。


這個女人坐在她在貧民窟的家門前。


小孩子光著腳在泥路上跑步,他們都是在1994年種族隔離被廢除過後出生的…


臉上很髒的小孩看著攝像機,在這裡生活條件非常艱難。



這是一個在垃圾堆旁的臨時住所,旁邊還有一堆骯髒破爛的衣服。


這裡的白人,大多數都是荷蘭裔。


一個叫Henrik的49歲的男性說道:

” 我的人生早就完了,我現在49歲,我已經太老了,沒有人會僱傭我。 我盡我所能去生存下去,我撿過廢五金,賣過二手衣服,但這遠遠不夠。 大多數的孩子在這裡都很開心,有些孩子知道他們處在什麼環境裡。我不是想誇我的孩子,但是如果我給他們說’我沒有任何錢給你們’,他們都會欣然接受。但對我來說還是很難受,我希望他們過得更好。’


一個叫Arie的56歲的女性說:

” 每次去醫院,如果說我是來自Munsieville的,他們都不會來幫助你,直到你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黎明,他們才有可能來幫助你。”


從之前的白人歧視黑人,到現在黑人歧視白人.

南非在追求平等的道路上,成了一個顛倒的國家...

ref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3462336/The-white-squatter-camps-South-Africa-home-hundreds-families-enduring-terrible-poverty-blame-fall-Apartheid.htm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PFxbO57eUM

http://news.qq.com/a/20131210/013061.htm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361491-1.shtml

http://www.boston.com/bigpicture/2010/07/poverty_within_white_south_afr.html

http://news.ifeng.com/a/20140609/40656845_0.shtml

推薦閱讀:

幻想破滅?種族歧視?當妙麗變成非裔

超級英雄,超越種族、性別、性向的英雄!

是種族歧視還是自卑?外國人台北捷運遭霸凌實況!

曼德拉:與自己對話

擷取

「我在監獄裡最憂心的問題,就是我無意間帶給別人的錯誤印象,讓外界誤以為我是聖人。我從來就不是聖人。俗世對聖人的定義,就是一個不斷努力的罪人,即使按照這個定義,我仍然不能算是聖人。」納爾遜‧曼德拉

這本書帶你一覽曼德拉的內心世界,從他在二十七年牢獄時光最灰暗的時刻寫下的書信,到《漫漫自由路》未完成的續集書稿。打開這本書,等於開啟了與曼德拉本人近身接觸的難得機會,傾聽他以直白、清晰、私密的聲音,細數他的來時路。

這本書要告訴你一個不一樣的曼德拉:開會做筆記也不忘胡亂塗鴉、在羅本島牢房的桌曆寫下一場場惡夢、於一九六〇年代對抗種族隔離政策,在逃亡期間寫下的日記,以及他在將近七十個小時的訪談紀錄中與朋友的對話。這本書如同一趟近身觀察曼德拉的旅程,揭露他從政治良知初次覺醒,到成為世界舞台的一代典範的心路歷程。《與自己對話》是一部非凡的作品,引你進入全世界最受愛戴的公眾人物的內心世界。

購買曼德拉:與自己對話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微信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