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media-0101686934-5298b4618d093

最近BBC的一支紀錄片轟動了全球,一發出便引起世界性關注。當晚播出就有超過120萬的人觀看,也隨即引起了群眾激烈的討論與抗議。一切環繞著這部紀錄片的主題: 關於安樂死的紀錄片 – How to Die: Simon’s choice

安樂死近期是一個極其敏感的話題。就在去年下旬,英國新法案提出,生存時間少於六個月的人可以申請安樂死。這場關於生命與死亡的辯論中,眾人之間出現了很大的爭執。

有人認為這個提案不利於這個國家,有人認為只有上帝才能旨意誰的生死;也有人說自己照顧了丈夫五年,親眼見證了“活著”是怎樣變成一種負擔,認為只有自己才能決定自己的生死。投票中只有118位人支持,最終支持安樂死這一項提議被否決。

—57歲的英國男人,為什麼選擇了安樂死?—


而就在英國人為安樂爭議的水生火熱之際,一位57歲的英國男人Simon Binner,正在實行這項被世人所爭論批判的行為 – 安樂死。 BBC據此跟拍了數月,只為將一切呈現給世人。

先給大家看看之前的幸福模樣:他會四國語言,畢業於劍橋大學,擁有美好的婚姻。

幸福的家庭生活。

幽默風趣又有領導能力的他是朋友和同事中的靈魂人物。



喜歡拍照片。

每天都要去遛遛狗。

也會和妻子DEBBIE在家玩玩園藝,生活很愜意。

喜歡爬山。

也喜歡帶家人出去玩。



魯迅先生曾說,悲劇就是把美好的東西毀滅給人看。範主覺得這句話正是主人翁的寫照…

就在去年,他被診斷出患有運動神經元病Motor neurone disease(指肌肉神經控制喪失,以致死亡)。

這個病情的存活時間只有6個月到2年,然而他們對疾病卻束手無策,無法改變改變。6個月到1年之間,他會逐漸喪失語言能力,直到某一天,他說的話大家都無法理解了。最終手臂會癱瘓,腿腳也不再聽話。但最終奪去他們生命的是呼吸困難,這是這個疾病致死的原因。

最初,SIMONS吐字含糊,無法正確的說出來自己想說的話。


SIMON曾經可以非常流利的說四國語言,而現在的他經無法正常跟朋友們溝通。

但三個月前他們還在阿爾卑斯山上騎車。

現在與人交流,他會一筆一劃寫下來,再給對方看。



“下周會有護工來幫我洗澡和換衣。“

然而對於像SIMON這樣天資聰慧的人,最大的絕望應該就是奪走他的語言表達能力了。他偶爾也會用LIGHT WRITER(在機器中輸入文字,機器自動轉成人聲讀出)↓

但幽默的SIMON也會開玩笑比如對BBC的記錄員說:“對於我這樣一個反應很快,頭腦非常聰明的長者來說,Light Writer機器實在是慢的受不了,完全跟不上我的速度” .._(:зゝ∠)_

漸漸的..他開始不能開車, 走路也需要拐杖。



直到需要坐輪椅。

但很快..他發現手已經慢慢失去控制。

他非常害怕自己與人交流的唯一路徑也要失去了,若是無法與人溝通了…那還剩下什麼…

SIMON時不時一想到孩子們就會傷感至哭泣。因為愛一個人真的就是想看著他們好好成長,他現在卻清楚的知道自己駛入不多,數著日子過每一天。這也意味著:他將無法看到孩子慢慢長大..

讓SIMON下決定想要自殺或者實行安樂死的,是一次醫院回家的路上。



他真實的感受到自己身體一周周的變得脆弱,現在很難喘上氣,也不能接電話,更不可能繼續工作。BBC這部紀錄片避免了歇斯底里的畫面,但能從他的字裡行間看出他有多麼絕望。

他會覺得自己活得越來越沒有意義,已經喪失了享受生活的動力,甚至有幾度他想自殺但被家人攔了下來,他根本無法忍受這樣活著,生不如死。

Doctor Erika Preisig 是SIMON的安樂死諮詢/實施醫生,這天早上她收到了來自Debbie的郵件 :

但安樂死在英國現下是無法實行的,於是他決定去瑞士。


決定想要Assisted dying(説明死亡)人需要發送郵件並附上醫生開立的病情報告。如果醫生同意,便可以暫時通過給綠燈 (給綠燈:讓申請人有返家的時間)。在臨用藥前,還需再面對另一位醫生的判斷。 用藥後,30秒既會睡著,家人可以坐在旁邊,握著病人的手,說一些話,之後在4分鐘內,心臟停止跳動,隨即是死亡。

在瑞士對安樂死的要求: 你必須身患某種疾病,你必須要意識清醒,你必須要花時間去仔細三思做這個決定。 醫生必須判斷他不是一時衝動。在實施前一天晚上,申請人必須通過另一位醫生的report評估他的狀況。2002年起,超過250位申請人到瑞士進行安樂死,平均費用7000歐元。

SIMON很確認的跟醫生表示,自己做這個選擇完全是自己的意願,並且也通過了醫生專業審核。其實現在聽他說話,如果沒有字幕,是完全無法辨認的。

親人和朋友們不願意他做這個選擇的,尤其是他的妻子Debbie。但所有的掙扎,痛苦,眼淚,最終都化為對SIMON的愛和對他的理解。

– 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面死亡 –

直到最後一刻, 即使安樂死藥物已經裝好,即使在準備注射前一秒, SIMON都是可以後悔,然後停止這一切。

醫生問他心情如何。他在紙上寫到 “ I want to tell you that i’m 0% afraid of dying. Not even 1% afraid. 0%!”

– 瑞士 10月19號 –

晚上9點37分

醫生來了,最後確定幾個問題,他病因無法直接回答問題,所以只需點頭或搖頭回答。

晚上9點38分

若是心意已決,請他自己打開灌注,那麼他將永久安眠..

– 有生也會有死 –

對於妻子 DEBBIE

SIMON原本想跟醫生預約在11月2號那天離去,因為那天是他的生日,但因病情越來越重只好提前到10月19日。



兩年前DEBBIE失去了CHLOE,他們最年輕的女兒,15歲時的了稀少的骨癌,接受了3年的治療,18歲的時候去世了。

這件事對DEBBIE的影響非常大,從而也讓SIMON開始意識到他的選擇會影響身邊很多人,需要更深層的去考慮這件事,他需要對身邊的人負責。

DEBBIE時常覺得,在現在這個階段,任何一件小事,都會變得奢侈。

有時候會想“他為什麼不堅持,為什麼要做這樣的選擇(安樂死)呢” 。



DEBBIE不願意帶他去瑞士,她不相信他真的願意安樂死,但也不想讓丈夫感覺不安。DEBBIE表示他們曾經被非常明確的告知:運動神經元病並不是一種必死無疑的絕症,至少還有希望,直到最後一秒。

後來SIMON在英國一直嘗試自殺,DEBBIE才明白他到底有多絕望。

想必不少人應該理解這種家人拼命想把親人留下的心情吧…

我愛你,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我很慶幸自己遇到你。

☞ 對於母親

”那天聚會,我跟他說了再見“

SIMON的媽媽表示並不鼓勵他這樣做,但無論他怎麼樣,都會支援他。只要他還享受著世界和自己,他會留下的,不是嗎?

☞ 對於朋友

時光芿苒,SIMON的朋友們其實都是不願接受這個決定的,並且覺得他太草率。

認為SIMON把自己送去瑞士醫生那,在別人看來也許是很自私的。而現在病情惡化的越來越快了,生命與病情都在快進。

最後一場聚會, 他有大力支持他的摯友,也有愛他的家人。他最後想讓真心愛他的朋友親人再開心的笑一次,再一次賓主盡歡。

最後的晚餐,他想安排一切,好好地告別。

親人朋友一邊笑一邊哭聊天,說SIMON在大家中間永遠是那個讓人開懷大笑的人。

– 19號 星期一 –

在SIMON打開灌注前一秒,他將自己事先錄好的遺囑播放給最愛的家人們聽..

接下來以助錄音者的畫面結束

– I love you –

SIMON走了, DEBBIE也曾懷疑過當初自己是不是應該再努力一點,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夠才會讓SIMON選擇不留在人世中。

母親回憶那天。

SIMON給母親在紙上留了言

雖然很悲傷,但這是最好的結局,感謝你成為我的母親。

最後的畫面回到SIMON的葬禮。

“我們經歷了命運的坎坷 我十分感激你對我所做的每一件事”

– R.I.P –

欲知後事。範主發現,Debbie在臉書上還會常常緬懷Simon,經常發發曾經笑的很開心的照片 : )

完整影片:

推薦閱讀:

小朋友、小朋友,你真的有把「小」孩當「朋友」嗎?

四歲,當你還在吃糖,看巧虎,她已經….

這是一份「動搖國本」遺囑,加拿大人為它瘋狂!

我是誰

getImage

購買我是誰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今日頭條,文/商務範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