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rCreated

AlphaGo以4:1碾壓了人類的代表李世乭。這只是一個開始。 

我們與人工智慧共存的時代,可能在我們的有生之年到來。對這個未來的不安,,人類就像一個蹣跚學步的兒童,還沒有搞明白怎麼安全放煙火,就發明瞭原子彈。

那麼問題來了:人工智慧和人的距離到底有多遠?

殺死一個人工智慧,跟殺死一個人一樣嗎?

人工智慧會理解人類的感情,比如詩歌和愛嗎?今天就來好好介紹介紹這個問題

AlphaGo與李世乭的人機圍棋大戰,激發了無數或者不懂圍棋、或者不懂人工智慧,不過大部分情況是兩者皆不懂的各色人等的想像力,產生了無數鬼扯、諷刺和陰謀論。

比如有樣一句話:“機器贏了人類不可怕,機器假裝輸給人類才可怕。”就是利用了對人工智慧自主意識潛在的恐懼達到了傳播的目的。

我們是否能夠知道人工智慧是否已經發展出了自我意識?

答案是:我們無法知道,因為我們並不理解人工智慧。

我們不理解人工智慧的原因是我們不理解自己

IBM科學家愛默生·M·匹尤說:

如果我們的大腦簡單到我們能夠理解,我們就沒有足夠的智力去理解它。

希臘古城德爾菲的阿波羅神殿上的那句名言也是:“認識你自己!”

△德爾菲的阿波羅神殿的名言:認識你自己

正是因為我們不能夠認識我們自己,所以我們還沒有辦法去開發出真正像我們的人工智慧。最古老的飛行夢想家都以為,只要能夠像鳥那樣擺動翅膀,就能夠讓人也飛起來;但是直到我們有了空氣動力學以後,我們才找到製造出飛行機器的正確路徑,而擺動翅膀不是那條正確路徑。

△達文西設計的飛行器

AlphaGo所使用的深度神經網路很可能是那條正確的道路:模仿我們大腦中神經元的構造。人類的大腦,正是通過大量的神經元互相連線協同變化,最終產生了智力和意識。雖然AlphaGo現在在智力上已經超越了人類最頂尖的圍棋棋手,但是依然有一個問題——它真的“理解”自己在做什麼嗎?

“理解”是一個哲學命題,它關乎到自我意識:我們能夠理解一件事情,知道它究竟是什麼,而不僅僅是某種大腦中的自動反應機制。我們能夠感覺到“自我”的存在,能夠自己做出決定,在心靈上我們是自由的。同時我們認為意識和智慧是不能夠分割的:有高智慧的實體肯定擁有自我意識,而就算AlphaGo能夠在圍棋上碾壓人類,它仍然沒有顯露出有自我意識的跡象。

在這裡,不得不提到“中文房間”。

哲學家約翰·希爾勒在1980年就提出了一個思想實驗,叫做“中文房間”。假設是這樣的:假如說有一個對漢語一竅不通,只懂英文的人坐在一個密封的房間裡。他手頭有一本英語的手冊,上面有如何處理漢字字元以及回覆的完全指示。外面的人通過一個視窗向屋子裡的人遞紙條,上面寫著漢語書寫的問題,然後這個人依據手冊將對應的漢字字元組合成回答傳回給外面的人。

對於外面的人來說,這個屋子是會說中文的;但是裡面的這個人卻不會中文!

在中文屋中的這個人他並不“理解”漢語,他只是按照手冊行事而已;將這個房間換成計算機,將裡面這個人換成計算機程式,將遞給小屋裡的問題換成圍棋,那麼這就是AlphaGo——它遵照著一套事先訓練好的博弈模型行動,它是否真的“理解”了圍棋?

那人類自己是否又理解圍棋?

這並不是一句廢話。考慮到AlphaGo的神經網路就是模仿人類的神經元來構造的,如果我們把人類的大腦還原成神經突觸的電刺激,那麼人類下圍棋時候,每一個神經元是否就能夠“理解”圍棋?這是一個讓人發狂的問題。

圍棋是基本規則非常簡單,因而局面反而非常複雜的遊戲。到目前為止,人類都只能藉助於千百年來各路高手已經形成的開局、定式、變化,也就是許多相對固定的套路,來學習圍棋。人類對圍棋的理解,實際上可以說就是對這些套路和局部最優解的運用。AlphaGo的訓練就採用了這種傳統思路,參考了數萬盤職業棋手的對局。

△元代的《玄玄棋經》

但是Google已經表示,之後他們將訓練一個彷彿白紙般的AlphaGo:也就是不輸入任何已知的棋局,直接在基本規則的基礎上自我對弈來訓練。這樣成長起來的這個人工智慧將會在棋盤上有何表現?這裡有個可能性,如果說這個白紙般的AlphaGo在與目前的這個AlphaGo戰鬥中勝利,那麼就說明,人類這幾百年來的對於圍棋的理解是完全錯了——至少也是一條歪路。

這將帶來一個非常可怕的暗示:人類對於圍棋的“理解”其實是完全沒有意義的,只有純粹的計算能力才有意義,自我意識在這裡除了扯後腿之外沒有用處。

這是一個可能的未來,一個陰暗的未來:我們對於智慧的理解完全錯了。擁有超級智慧的機器或許並不需要有意識,它只需要根據反饋行動。從這個角度來說,劉慈欣在《三體》中提出的黑暗森林理論是根本無法應用的——如果對方只根據你的行動做出對應,那就無所謂猜疑鏈。將所有的唐詩宋詞餵給電腦,它能夠輸出李白等級的詩句;事實上現在的對聯機已經能夠輸出黃庭堅級別的詩句了,但只是需要重複試驗而已。

△隨便找了個寫詩軟體寫出來的命題詩

人類所有引以為豪的事情——文學、音樂、繪畫、情感、藝術,對於人工智慧而言只是一個更大的特徵值矩陣而已。它完全有可能能夠通過圖靈測試卻沒有任何意識——它能夠流利的跟任何人對話,卻完全不需要明白自己在說什麼。

我們不理解它們是因為我們不理解我們自己

長久以來人類認為自己的自我意識都是一種神祕的,超脫於物理世界之外的實體,自我意識處在另一個心靈的世界之中。這就是所謂的“身心二元論”,我們的物理身體是不會影響到我們的意識。但是現在科學的發展已經證明瞭這個看法是完全錯誤的。我們的情感很大程度上受激素和荷爾蒙影響;憂鬱症也能夠歸因於神經遞質的問題,可以吃藥治療。

甚至是自由意志——認知科學的實驗證明瞭我們大腦中做決定的時間比我們能夠意識到的還要更早。我們的大腦是一頭大象,自我意識是一個騎象人:在某些時候騎象人可以指揮大象的方向,而在大部分時間裡大象都自行其是。

同樣,心理學的一個新興的研究領域就是“具身認知”(Embodiment):我們的生理體驗與心理狀態之間有著強烈的聯絡。生理體驗“啟用”心理感覺,反之亦然。我們在開心的時候會笑;而做出微笑的表情,人也會變得開心。自我意識不再是一種神祕的,存在於我們大腦中某個地方的結構;也並不是在知覺運動系統的背後存在一個心智;離開了身體,認知和心智根本就不存在。



所以沒有“身體”,或者說“身體”的概念與我們截然不同的人工智慧,會與我們有一樣的心智和認知結構麼?

恐怕不會。人工智慧並不會具有我們可以想像的那種心智和認知結構,或者人格和情感。它對於情感對於藝術的感覺也會與我們截然不同——不過這並不妨礙人工智慧去創造出好的藝術。

人工智慧可以創造藝術嗎?

AlphaGo勝利之後有一句話十分深刻:我們崇拜圍棋的原因是因為我們不擅長圍棋。

電腦已經可以創造出巴哈風格的音樂,但是它並不真的理解巴哈在我們心中所引起的那種感動。神經網路可以將一張金門大橋的照片轉換成梵古的風格,但是它也不理解梵古到底是怎樣的風格。

△谷歌Deep Dream“創作”的繪畫作品

這讓人想起劉慈欣在小說《詩雲》裡的描寫:神級文明拆毀了太陽系,遍歷了整個唐詩的狀態空間,然而卻沒有辦法去將那首最好的超越唐詩的作品找出來。實際上大劉的這篇小說犯了一個基本錯誤——創作本身就是一個從狀態空間中篩選的過程,而遍歷狀態空間則不是創作。

假如說我們現在發明瞭一個人工智慧,它的任務是創作出超越李白的唐詩——問題就在於“誰來以何種標準來判斷是否超越李白”,而這個判斷只能是人來給出。我們不相信人工智慧能夠以人的標準來判斷詩。因為人工智慧並不是李白,它也不可能成為李白。如果我們要求人工智慧有人格,或者其他的一切我們能夠想得到的特質,我相信有一天它會達到;但是它不會成為李白。

推薦閱讀:

人腦不敵電腦!世界棋王首敗「電腦」AlphaGo的關鍵是:AlphaGo不是最強的電腦…

人類最後的智力驕傲崩潰了!Google AI「完勝」圍棋冠軍

從生物學看「網路經濟」:錢是這個世界上最聰明,也是最負責任的東西!

機器人即將搶走你的工作:影響全球數十億人的7大自動化技術發展,現在開始重新定義工作目的,幸福慢活

getImage

來自全球最聰明的奇點大學畢業生的知識分享——
影響全球數十億人的7大自動化技術發展,
目前正在指數成長,即將大幅改變人類文明的發展軌跡。
這些趨勢及心理準備,你知道多少?

本書作者皮斯托諾為奇點大學畢業生,奇點大學號稱全球「最聰明大學」,是由Google、NASA和科技業精英在美國矽谷共創的學術、智庫暨商業育成機構,旨在「教育、啟迪與賦能各界人士應用指數型科技,以應付人類面臨的重大挑戰。」

皮斯托諾在本書以簡單明瞭的方式,為我們介紹指數型成長的含義,帶我們認識目前已在精進中的7大自動化技術發展,在未來可能大規模取代人力,造成長期失業等社經問題,包括——

.自動化購物:亞馬遜網路書店使用機器人進行全自動倉儲撿貨。

.自動化生產:鴻海/富士康、佳能等製造業大廠投入大筆資金研發機器人生產技術。

.3D列印:目前已有數十萬個自由分享的設計檔案供人們分享,3D列印的成品除了用在工商業用途及嗜好上,也有許多用於醫學及義肢的成功案例。

.自動化建築工程:中國的科技集團能在15天蓋好一棟耐震9級且防霾害的30層大樓。

.自動化新聞作業:目前已有大型媒體使用機器人撰寫新聞報導。

.人工智慧助理:2011年IBM的超級電腦「華生」擊敗了美國長青益智節目的兩位冠軍,儘管蘋果的Siri尚待加強,但在指數成長的發展下未來可期。

.無人駕駛車輛:Google的自動駕駛車自2009年測試以來,至今已有美國內華達州允許合法掛牌上路,其他各國也陸續允許合法上路測試。此類車輛的自動駕駛比人類駕駛更謹慎,未來的發展同樣可期。

皮斯托諾指出,在生活比50年前更便利、進步的今天,我們的工時非但沒有減少一週,反而成為長期過勞的倦怠社會。這是現有社會經濟結構的根本問題,在鼓勵追求經濟成長的氛圍之下,我們努力消費一些其實並不真正需要的東西,「工作—消費—生產」的循環周而復始。

工作的目的是什麼?什麼樣的生活才算幸福?皮斯托諾在本書也探討幸福的定義,並且提出一些人人都可在日常生活中落實的「慢活」(downshifting)方法,包含增進每日幸福感的小訣竅,以及聰明花費更快樂的8項原則。

我們正面臨新一波的工業革命,此次的工業革命把力量交回人們手裡——全球各地的創客、開放源碼支持者,以及勤奮的發明家與創造者,正在快速塑造未來。皮斯托諾認為:機器人即將搶走你的工作,但沒關係,人類擁有高度的適應能力,該是典範轉移的時候了。我們正處於新文明的開端,未來是美好的。

前瞻推薦

「非常出色,這是一本重要著作。我很喜歡!」——彼得.戴曼迪斯(Peter Diamandis),奇點大學共同創辦人暨執行董事長

「想了解自動化與就業之間的複雜關係,需要實證分析與深入細微的調查,本書對這個主題提供了獨特、無畏的見解。皮斯托諾的分析角度反映了他對人與技術的熱愛與樂觀,十分具有建設性,相信我們的未來是美好的,但也具有爭議性。無論你是否認同他的一些觀點,本書都值得你一讀,請加入討論行列。」——尼爾.傑卡布斯坦(Neil Jacobstein),奇點大學人工智慧與機器人學課程共同主任

「本書對我們現今面臨的一個基本課題作出聰穎、幽默、周詳且重要的探討。」——大衛.歐爾班(David Orban),影片字幕翻譯平台Dotsub執行長、奇點大學人工智慧歐洲課程總監

「本書的廣度令人欽佩,觸及經濟學、社會學、哲學、道德觀、人工智慧,有時在同一段內容探討這些主題。作者皮斯托諾試圖建構一個人類在更少物質需求下過得更幸福的未來社會,但他不是用預言式的天啟觀展望未來,而是以光明面的樂觀主義展望未來,告訴我們未來並不黯淡。光是這點,就值得你閱讀這本書。」——皮耶羅.斯加魯菲(Piero Scaruffi),軟體顧問師、哈佛大學與史丹佛大學客座學者

「感謝分享這本好書,我從不吸毒,但我想閱讀此書的感受大概就像吸毒後的感覺吧。」——維韋克.瓦德華(Vivek Wadhwa),科技創業家、史丹佛大學法商學院企業治理中心研究學者

「我很喜歡這本書,數據正確、建議很好,最後的注釋也很實用。」——丹.巴利(Dan Barry),NASA太空人、好幫手機器人(Fellow Robots)創辦人

「這本書寫得很好,立論清楚,真是一本佳作。」——凱依.科普洛維茲(Kay Koplovitz),女性創業平台跳板企業(Springboard Enterprises)創辦人

購買機器人即將搶走你的工作:影響全球數十億人的7大自動化技術發展,現在開始重新定義工作目的,幸福慢活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微信,文/壹讀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