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Q21WxG

先前城濮之戰。只講了前戲,還沒有進入高潮。講到在晉國國君重耳以及統帥先軫的連環計下,楚國國君楚成王已經知難而退,準備退兵了,可就在這裡,楚國大將子玉表示不服,要跟晉軍決戰。(前半段回顧:他是春秋最「痞」的國君,每次出征全中原的國家就一起倒楣了!)接下來,正式講這場大戰。


子玉是楚國重點培養的年輕將領,他是由楚國功臣子文一手提拔起來的。

子文一生扶助楚成王同志,將楚國送上了圖霸中原的大道。但他畢竟年紀大了。萬一自己死了,誰來接班?子文可是見過齊國的教訓,齊國自從管仲死了之後就陷入到誰管誰不對的地步。

在子文看來,子玉完全可以接過自己的擔子,順便提一句,子玉是他的弟弟,這個也算是舉賢不避親吧。

在泓水大戰等一系列戰鬥中,這位子玉表現出頑強勇敢的作風,他也曾經獨立完成過許多軍事任務,照子文看來,是時候把重任交給年輕人了,可楚成王似乎並不看好。

在這一次出征之前,楚成王特地請來子文,請他再發揮一下,訓練軍隊。子文明白君王還是不放心子玉,想了一下,他答應了。


子文拉了軍隊,從早上訓練到中午,軍事訓練搞得亂七八糟,子文也不在意,大半天一個人也沒有懲罰。消息傳到楚成王耳裡,楚成王明白了。

這是子文在消極怠工。既然老戰友已經不想幹了,那就年輕人上吧。

子玉接替子文治兵,從早上天沒亮就開始訓練,一直到天黑了才回來,一天之中,打了七個人鞭子,用箭刺穿了三個人的耳朵。

治軍之嚴,著實讓人佩服。

子文喜出望外,特地鼓勵子玉:加油幹,國家安定就看你的了(以靖國也)。

楚國大夫紛紛跑去見子文,稱讚他為楚國推薦了一個優秀的人才。

高興之下,子文專門請大家喝酒吃飯,正當子文一邊替子玉謙虛一邊大笑時,一個人的到來打破了這份祥和的氣氛。

一位叫蒍賈的年輕人最後來到宴會場,這位蒍賈大家可能不熟,但他的兒子很有名,他的兒子叫孫叔敖

蒍賈大搖大擺地到了宴會廳,來了之後也不向子文祝賀。子文感到很奇怪,就跑去問他原因。

“我不知道有什麼值得祝賀的,我看子玉這個人剛愎自用,又不懂禮節。這樣的人,治理國家也不行,指揮兵馬超過三百乘就必敗無疑。現在不要著急相賀,等他安全回國再說吧。”


大家都看好的楚國棟樑在這個蒍賈的嘴裡竟然成了廢材?

子玉絕不接受這樣的評價。現在是他證明自己的最佳時機。他告訴楚成王自己不是為了要建立什麼功勳,只求堵住某些人的嘴。請楚王給我派兵,我必與晉軍一戰。

用自己的榮譽綁架國家的利益,這是比追求功勳更壞的決定。

收到回報的楚成王憤怒了。

春秋時諸侯國的專制力並不是很強,國君常常要受到大夫的控制,楚國大夫分權的情況更嚴重,楚成王的父親楚文王還受到過大夫保申的鞭打,被鬻拳兵諫甚至拒之門外。但這種直接不聽國軍招呼,擅自用兵的情況還是罕見的。

憤怒之下,楚成王只是給子玉派了西廣、東宮與若敖之六卒。

所謂西廣是楚成王的私卒,數量為三十乘,東宮則是太子的私卒,頂多也在三十乘,而若敖是楚國國君若敖的一脈後人,是楚國最為顯赫的家族,子玉是若敖族人。若敖之六卒正是子玉家的私兵,大概六百人左右。

除了這些兵力之外,子玉還指揮著申息兩縣的兵力。這些楚兵加上鄭蔡陳這些幫看熱鬧的,子玉的兵力已經不占任何優勢。


楚成王大概是想讓子玉知難而退,但他還是低估了一個人的自尊心。

看到楚成王派來的楚軍偏師,子玉毅然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賭上自己的榮譽與性命,賭上楚國的霸業,決一死戰!


子玉是一個無比自負的人,但他並不是一個沒有頭腦的人。在清點實力對比之後,他明白楚軍的優勢已經不再。要想戰勝晉秦齊三國聯軍,必須採取一些措施。經過仔細考慮,他派出一個叫宛春的使者前往晉營,給重耳送了一個消息。

“請你恢復衛侯的君位,再讓曹國復國,我就解除對宋國的包圍。”

這是一個玄妙不輸於先軫之計的提議,這其中的玄妙之處在於你既不能同意,也無法拒絕,如果同意,則等於重耳以一個國君的身份與楚國的大臣達成了一個不對等的和平協議,晉國無功而返,楚國保持霸主地位不變。要是不答應,重耳則會陷於道德批判。


面對子玉挖的這個大坑,狐偃第一個跳了進去:

“子玉太無禮了,他一個臣子敢要求兩樣,卻只給我們國君一樣。我們絕不能答應他們?”

“我們還是答應吧。”先軫在旁邊接著說,“子玉這一句話就安定了三個國家,我們要是拒絕,等於一句話就滅亡了三個國家。這樣我們就陷入非禮的地步,還怎麼作戰?”

“如此一來,我們不就白來一趟了?”望著自己的新任元帥,重耳反問道,他相信對方一定有破解這個難題的辦法。

果然,先軫思索了一下,提出了一個方案。

“我們可以私下答應恢復曹、衛兩國,然後扣住楚國的使者,以子玉的性格,他一定會被激怒。”

最後,先軫說出了最後的決斷。

“楚晉一戰已經不可避免,一切事情就到戰場上決定吧!”



子玉再一次被激怒了,他收到消息,晉國將他的使者扣住,而更讓他生氣的曹衛兩國已經宣佈跟楚國斷交。在外交戰場上,他再一次輸給了先軫。

晉國人老是玩陰的,不能再這樣跟他們糾纏下去了。我相信,最終的勝負只在戰場之上。子玉終於放手一搏,他率領楚國聯軍從宋國撤退,然後直撲向了晉營。

通過攻曹衛、押曹公赴宋國、結盟齊國、與魯國和談,以及扣押楚使一系列的動作,重耳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吸引楚軍,調動楚軍,然後一戰勝之,從而徹底從楚國手中奪回中原霸主的地位。

可等楚軍真的中計衝上來時,重耳卻下了起營後撤的命令。

晉國的軍人不幹了,因為這是一個不合適的行為。

在春秋時,大家都講究兵對兵,將對將,現在楚國竟然用一個大夫對抗晉國國君率領的大軍,這已經是邈視晉國。晉國竟然還不敢應戰,這說出去,晉國人的面子往那裡放?

在大家情緒變得不穩定時,晉國大夫狐偃再次站出來做解釋,他給大家講了當年國君在楚國的那些事,解釋晉軍現在後撤,正是為了兌現退避三舍的諾言。(當年重耳流亡到楚國,受過楚國接待,為了感謝,當時許下兩國交戰,則退辟三舍的諾言)

如果不退,就是我們不講信用,楚國佔據了道義。我們現在退了,就等於把選擇權交給了楚國。如果楚國就此退去,大家可以握手言和,要是還窮追不捨,那就是楚國不對了。

春秋的戰爭是各國精英的戰爭,當兵的都是有文化的,都懂得理直方能氣壯的道理,他們接受了狐偃的解釋。

晉軍按照當年的承諾,一口氣退了三舍(九十里)。然後,他們靜靜等待著楚國的來襲。



楚國的士兵也是有念書的,知道一個臣子在對方國君的避讓下還窮追有違道義。但子玉堅持前往。

子玉素以治軍從嚴而聞名,搞訓練都會打殘一批,在實戰中大家更不敢怠慢,在子玉的催促下,楚軍終於抵達了最後的決戰之地。

西元前632年4月1日,經過無數的周旋,晉楚兩大陣營終於在衛國的城濮相遇。

從人數上看,這是一場勢均力敵的對決,晉聯盟以晉為主力,齊秦相輔,而楚國率領著陳蔡兩國。

重耳的一生都在為這一戰而準備,同子玉一樣,他也賭上了自己的榮譽與抱負。子玉是違背了楚王的意志來到了戰場,而重耳同樣有包袱,他的負擔來自時間。他已經是一個老人了,如果失敗,就不再像年輕人一樣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在這樣的壓力下,重耳做了一個噩夢,他夢到自己跟楚成王兩個人打架,以這兩位的年紀跟身材,打起來架來應該別有看頭(兩位都是雞胸患者)。抱著纏鬥一番後,楚成王占了上風,騎到了重耳的身上,將重耳的腦袋砸開,開始吮吸重耳的腦汁。

這樣的夢應該是來自於重耳內心的恐懼,在重耳的潛意識裡,楚成王是一個蠻荒野人式的人物。同時,這是一個極其不好的預兆。

到底要不要與楚軍一戰?猶豫中,重耳叫上大夫們到晉營裡走走,以期在自己的士兵身上得到勇氣。

在晉營中,他聽到晉兵在朗誦一首詩。

田野裡綠草正新,我們正謀劃丟掉舊田而耕新田。(原田每每,舍其舊而新是謀)

這是什麼意思,這是晉兵埋怨我丟掉在晉國的舊田而跑到中原爭新田嗎?

重耳困惑了,關鍵時刻,著名心靈導師晉國大夫狐偃告訴他:

“打吧,只要這一仗打贏了,我們就能稱霸。就算輸了,我們怕什麼,晉國外有黃河,內有太行,也出不了什麼大事!”

話雖然這麼說,但……

“楚國對我們有恩啊。”

開始打退堂鼓的重耳搬出了當年的老黃曆。

“江漢流域的姬姓國,已經被楚滅光了。跟這樣的奇恥大辱相比,楚國給我們的小惠算什麼?打吧!”


說話的是晉國大夫、下軍指揮員欒枝。這是一句大實話,七大姑八大姨二舅老爺們已經被楚國人滅光了,吃頓飯實在不值一提。

重耳沉默了,最終還說出那個讓他感到害怕的夢。

“君上不用擔心!”狐偃馬上說道:“這是吉夢,我們面朝天,將得天助,楚君在伏首認罪,我們必勝無疑!”

這不知道是根據哪個版本解的夢,但應該不是正版的《周公解夢》。重耳疑惑地望著狐偃。對方眼神堅定,不容置疑。

那就打吧!成王敗寇,就此一戰!



在重耳為那個奇怪的夢而膽戰心驚時,楚軍主帥子玉同樣也做了一個夢。他夢到黃河之神對他說:“給我瓊弁玉纓,我就給你宋國的地盤!”

所謂瓊弁玉纓是指子玉一套裝飾有玉的帽子以及綴有玉的冠帶,這個裝備相當豪華,是子玉自己親手打造的,還沒有用過。大概子玉準備打了勝仗,回來接受頒獎禮用的。

子玉想都沒想就拒絕了這個要求(在夢中)。

夢醒後,子玉同樣把這個夢告訴了自己的部下,大家一聽,總感覺不對啊。

平時求神拜佛請神靈享用都來不及,好不容易黃河大神親自開口了怎麼能不給呢?他們推舉楚國大夫榮季前去勸說,建議他獻出這套玉冠。因為只要奪得勝利,生命都可以獻出,何況一個手工藝品呢。

沒多久,榮季從子玉那裡回來了。看到正焦急等待的楚軍將領,他搖了搖頭,失望地告訴大家,令尹不肯獻出玉冠。最後,他悲觀地說出了一個論斷。

“不是河神要令尹失敗,是令尹不願為百姓獻出,這是自取滅亡。”


子玉為什麼不肯獻出這付玉冠呢?這應該不是小氣的問題,歸根到底這是一個自尊的問題。

子玉要用這一場大戰的勝利來證明自己的能力,而且絕不依靠他人。所以當楚成王退下時,他甚至感到十分興奮,認為是自己的機會來了。而所謂的黃河之神說要助他,在他看來則是一種恥辱。

我不會依靠任何人,包括神靈,我要用自己的能力去奪取勝利。

最自負的人連神都拒絕。

而這個夢說到底其實跟神也沒有什麼關係。

做夢不過是大腦皮層的一種運動。但在歷史上,確實有不少人的夢影響到了現實中的事件。這其中的關鍵不是夢到了什麼,而是你怎麼解釋。

重耳的夢是一個凶夢,但在著名江湖解夢大師狐偃的解釋下,成了好夢。而明明子玉做的一個好夢,只要按夢操作,黃河大神倒不一定會兌現諾言,但楚軍的士氣一定會大大增強。

子玉拒絕了黃河之神的要求,他可能不信鬼神之說,但楚軍士兵可是信鬼神的。主帥吝惜寶物拒絕河神的陰影已經籠罩在他們心上。


按照軍禮,子玉派人前去晉營挑戰。與三國張飛以問候對方祖宗開場的挑營方式不同的是,春秋的挑戰顯得彬彬有禮。

“請與君上的力士角鬥,君上可憑欄觀之,我有幸也能旁觀一下。”

重耳派出了欒枝,同樣給出了合乎禮節的答覆。

“我們的國君已經聽到您的命令了,楚君的恩惠我們不敢忘記,所以退避至此。我們為大夫退三舍,怎麼敢同楚君相鬥。但你們既然窮追至此,那就準備好你們的戰車,明天早晨見。”

大家這麼講禮,倒不全是為了風度,而是為了佔據道義上的優勢。在這個回合中,子玉顯然敗下陣來。


第二天的清晨,陽光驅散殘留的夜色,風中有金戈的聲音,戰馬套上皮甲,戰車排列行陣,大戰在即。

重耳登上一處廢墟,據史官所說,這裡是古國莘國的廢墟。

時光與塵土一起掩蓋了過去的輝煌,新的傳奇將在舊有的廢墟上書寫。重耳望著下面的平原,晉軍七百輛戰車排列有序,士兵莊嚴肅穆。

“少長有禮,可以一戰!”

重耳由衷發出了感歎。

下來之後,重耳下了一個命令:去砍一些樹木備用。

與此同時,子玉亦發出了誓師之言。

“這一天過去之後,天下將沒有晉國這個國家了。”



城濮,四月二日。

隨著擊鼓聲響起,數千輛的戰車載著全副武裝的士兵衝向了戰場的中央。

最開始受到衝擊的是楚聯盟中的陳蔡兩軍。這兩國算是春秋歷史上最為著名的龍套演員,尤其是蔡國,幾乎是次次大戰有他們的身影。可謂出場率最高。

同樣被打得最凶的也是這兩位。

晉國的下軍在欒枝的率領下衝向了陳蔡兩軍,據戰場分析來看,雖然是下軍,但實質上是晉軍的一支特種部隊,起的就是衝擊敵營打亂對方陣腳的作用。這一支突擊軍裝備了在春秋中不太常見的一種東西:虎皮。

沖出來的戰馬身上都披著虎皮。

陳蔡兩軍沒有武松的膽量,自然被嚇得魂飛魄散,沒怎麼抵抗就被打得潰不成軍。

子玉並沒有慌,他早就知道這些人都是來湊人數的,打仗靠他們是不行的,關鍵時刻還是得靠楚國自己的軍隊。

“左軍進擊!”子玉下達了軍令。

左軍由楚軍申息兩縣的軍隊組成,雖然是地方部隊,但戰鬥力不可小視,子玉對這兩支隊伍也很熟悉,曾經多次率領他們出征,有一次還曾經率這兩軍滅掉過一個叫夔的國家。

楚軍出馬,果然不同凡響,一舉扭轉了不利的戰局,連披著虎皮的晉國特種兵都抵擋不住,節節敗退,很快也潰不成軍。

戰場上亂塵四起!


根據魯國戰術大師曹劌的經驗,觀察一支敗軍要看車轍亂不亂,旗子倒沒倒,晉軍現在這個樣子,何止轍亂旗靡。

於是,子玉下達了中軍一併追擊的命令。準備一鼓作氣,宜將剩勇追窮寇。因為追敵心切,他們忘了他們追的不過是晉軍的下軍。人家主力中軍以及上軍還沒有動。

殺到興起時,楚軍漸漸進入了晉軍的包圍圈,銅鑼一響,伏兵四出,晉軍中軍和上軍衝了過來,將楚軍的右軍跟中軍橫截成二段。

子玉此時的心情大概相當於一萬輛戰車從心頭駛過,每一輛車上都寫著三個大字:上當!

的確是上當了,那些逃走時的亂塵不過是晉軍大將欒枝用戰車拖著樹枝在地上狂奔造成的效果。其逼真達到了好萊塢史詩大片的製作水準。這才成功騙倒了子玉。曾經以奸詐橫行中原的楚人一直以為中原人都是好呼嚨的老實人,可沒想到中原人經過這麼多年教訓,已經青出於藍勝於藍了。


此時,陳蔡兩個楚的友軍已經跑得無影無蹤,申息兩縣的兵馬被晉國分割包圍,悲慘與絕望的聲音不斷衝擊著子玉的耳膜,他知道,這一戰自己必敗無疑。在最後的時刻,子玉終於做了出戰以來唯一個正確的決定:收攏中軍,丟下申息兩軍,拋下陳蔡兩軍,全數後撤。

至此,中原第一大戰城濮之戰以晉軍大勝,楚國大敗而結束。此戰雖名為城濮大戰,在城濮的戰鬥也不過數個時辰,但這場戰爭從前年六月的夏天齊國進攻魯國就開始了。此間經歷魯國求救,楚國攻齊,楚軍圍宋,晉軍攻衛打曹等一系統相爭,一直到這一天,一共經歷了近兩年的較量,才終於分出了勝負。

楚軍退去以後,晉軍跑到楚營裡,對方倉促逃亡,物資都在原地。晉軍就住楚軍的營房,吃楚軍的糧,一共吃了三天,四月六日才回國。

此戰,徹底奠定了重耳中原霸主的地位,其成就就戰爭一項而言,尤在齊桓公之上。但晉耳的臉上依然帶著憂慮。楚國雖然大敗,但楚軍中軍能夠不亂陣腳,盡數突圍而出,說明楚軍實在是一個可怕的對手,他們的主帥子玉雖然指揮不利,如果假以時日吸取教訓的話,依然會是晉國的大患。


直到一個消息傳來,重耳終於喜開顏笑。

“這下沒有誰可以危害我們了!”

子玉自殺了。

領著殘兵,子玉向楚國退去,行到連穀,他將自己囚禁起來,派人向楚國報信。不久後,楚成王的回復到達連穀,這是一句極其冰冷的話。

“您如果回國,怎麼對申息的父老交待呢?”


沒有退路了,喪師之帥,唯有謝罪。

子玉用一根繩子結束了自己充滿遺憾的一生。

這位楚國令尹不失為一個人才,但人才就如生鐵,需要經過不斷的鍛打,經過水與火淬煉才能真正成為一塊百折不撓的鋼材。他與對手重耳最大的差別,就是前者經受過曲折與困苦,懂得畏懼與忍耐。

雖然如此,重耳依然重視這位對手,像他的父親晉獻公憂懼虞國有宮之奇,搞得睡眠品質很差一樣。子玉一日為楚帥,重耳就坐不安穩(側席而坐)。現在楚成王替他除掉了子玉,簡直可以開香檳慶祝了(君臣相慶)。

子玉自盡,子文已老,楚成王的霸圖終結了,重耳的雄風方烈。

推薦閱讀:

他是春秋最「痞」的國君,每次出征全中原的國家就一起倒楣了!

[漫畫] 春秋大亂鬥:如果周天子是級任導師…

[漫畫] 戰國大亂鬥: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中原(上)

夢控師

getImage

你也能當自己的夢境創造師!

  縱觀世間蓋世天才,
亞里斯多德、達文西、特斯拉、莫札特、愛因斯坦、梵谷……
他們超凡的能力都能在夢境中找到答案。
本書將為你揭祕,天才是怎麼生成的!

夢,是人類無限創意的源頭,深奧幽玄,懂得開發這塊寶地的人,生命將無比廣闊。科學家常透過夢境發現重大研究成果;天才音樂家常在夢中恍惚之間得到靈感;詩人常藉夢境下筆如神,一氣呵成得千古佳作,夢就是如此神奇……

控制夢境,科學學名叫清醒夢,掌握清醒夢的人就是夢控師。
控制夢境你就能為自己帶來無限創意與超凡體驗!

本書提供了一套全面的清醒夢體系,從理論到實踐、從入門到精通、從應用到探索,可謂目前中國最權威、最系統、最實用、最前端的資料,其中的方法都經過成千上萬的科學實證和精煉,是集數人之力多年研究清醒夢的精髓。

  學會清醒夢,你就可以——

馳騁想像,得到珍貴的靈感,清明深刻的思緒;
抒發不滿的情緒,改變對現實的無力;
體驗奇幻世界,點石成金、上天入地、瞬間移動、翱翔天際;
化不可能為可能,和思念的人見面,和偶像近距離接觸;
跨越時空鴻溝,親臨3D立體實境;
這一切都可以在清醒夢中達成你的願望!只要學會如何控制夢境!

從最初的巫學、宗教到現代心理學,從老、莊、佛陀、亞里斯多德、達文西、特斯拉、莫札特、愛因斯坦、梵谷等夢界高手,到現代諸如《駭客任務》、《全面啟動》、《阿凡達》、《啟動原始碼》、《蝴蝶效應》等優秀影視作品,都不難看到清醒夢對於世界的影響。

根據研究顯示,控夢有助於減壓放鬆、淨化心靈、消除噩夢、克服恐懼、獲得身心靈的健康愉快。控夢還有助於潛能開發,在清醒夢裡,控夢者以顯意識遨遊在潛意識構建出來的超現實世界裡,可以和潛意識直接溝通,大幅提升人類對於自己潛能挖掘的能力,具有普遍的實用性。運用得當,對工作、對生活有很大的幫助。

購買夢控師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今日頭條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

One thought on “荒謬!「解夢」居然決定春秋第一大戰的成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