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Zv_DpWwAAtUnW

哥倫布死於梅毒?

看不見的偷渡者

1492年,哥倫布從西班牙出發尋找前往亞洲的新航線。但是他卻抵達加勒比海群島,停泊在天堂般的港灣。這是幸也是不幸,因為哥倫布帶來了疾病,而當地居民缺乏免疫力。

麻疹、破傷風、斑疹傷寒、傷寒症、白喉、流行性感冒、肺炎、百日咳、痢疾與天花……這些疾病在歐洲人抵達之前並不存在於美洲。後來,蚊子帶來了瘧疾,豬又帶來了旋毛蟲病。

一小撮歐洲人如何征服了整個大陸?一般意義上的征服者以槍、刀、弓箭、猛犬惡意殺害原住民,然而,死於這些新疾病的人是被惡意殺害的人的數千倍。歐洲人征服新大陸,造成了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種族滅絕,有1億人因為屠殺與疾病而死,占總人口的95%。

哥倫布以及後來的追隨者回到西班牙之後,船上裝滿了黃金、奴隸、雪茄和異國情調的食物,從新大陸掠奪回來的財物使得歐洲人的金庫堆滿金銀,那些與大西洋風浪搏鬥的船舶滿載回來的美食則從此改變了歐洲人廚房裡傳出來的香味。

歐洲人用可可豆、紅辣椒、花生、馬鈴薯、番茄、玉米與鮮豔的甜椒創造出新菜色。美洲則得到馴養的動物,如牛、山羊、豬與綿羊,還有稻米、小麥與蜜蜂。

回到歐洲的船也帶回了“看不見的偷渡者”——梅毒。歐洲人沒有想到,當他們歡迎從天堂歸來的探險者,所收到的大禮可能就是這種疾病。

光是死於梅毒的歐洲人就有約1000萬,此後5個世紀,梅毒的致命性降低,也比較不引人注意。但是梅毒病人全身腐爛、長滿膿包、痛苦不堪的景象還是鮮明地存在於歐洲人心中。


1493年3月15日,哥倫布和船員回到西班牙的帕洛斯港,不久之後,歐洲就開始流行可怕的梅毒。這只是巧合嗎?

500年來,流行病學家一直在辯論,致病的有機體是從伊斯帕尼奧拉島(今天的海地與多明尼加)帶回西班牙,或者早就在歐洲存在好幾個世紀,剛好在哥倫布的船從新大陸回來時產生突變,才成為致命的病毒。

有些人認為,1495年那布勒斯(梅毒流行的起源地)同時有許多疾病流行,梅毒只是其中之一,這使得爭論更加複雜。

考古人類學家布魯斯•羅斯柴爾德和同事在哥倫布與船員紮營的伊斯帕尼奧拉島發現了感染梅毒的人類骸骨,因此美洲是梅毒起源地的可能性較高。

在哥倫布時代之前歐洲發現唯一受到梅毒侵害的骨骸,很可能是另一種螺旋體疾病雅司症所致。如果這種說法屬實,那麼蹂躪歐洲的梅毒就是15世紀冒險家所帶回來的,大航海不僅帶來經濟、文化與精神上的變革,也引進了改變歐洲歷史的疾病。

哥倫布受到疾病侵襲

1492年,哥倫布帶著120個船員搭乘3艘船航向未知的地平線。以前的探險家已經證實,水手越過地平線不會掉下去,但沒有人知道在地平線之外有什麼樣的風險。


1494年1月初,哥倫布帶著西班牙國王斐迪南與王后伊莎貝爾的17艘船,在伊斯帕尼奧拉島北部海岸登陸。

島民帶著水果與魚肉迎接,哥倫布和他的船員卻殘暴地接管這些島嶼,任意屠殺、強姦與奴役島民,甚至一時興起就將當地人的鼻子、耳朵割下來。許多島民自殺並且殺掉自己的小孩,以免遭受入侵者的淩辱。

哥倫布時代的西班牙剛經過一場大屠殺,歷經了700年的戰爭,剛從摩爾人手中奪回領土,而戰士文化已經在西班牙征服者的價值觀中生根。他們搜捕異教徒與非基督徒,折磨淩辱之後處死。哥倫布是這個時代與這種文化的代表人物,他用殘忍的手法對付他在新大陸所發現的人。

除了歷史書中的英雄人物,或是造成南美洲種族滅絕的殘暴征服者,哥倫布還有第三個形象。他在新大陸染病,15年都治不好,哥倫布是否是歐洲第一位得“水痘”的人?

雖然哥倫布沒有畫像流傳後世,但是從他兒子費南多•哥倫布的傳記中得知,他身材略高,臉色紅潤,一頭紅發,晚年變成灰白。費南多也讓我們知道,他的父親在疾病的侵襲下如何開始衰弱。

1493年9月,哥倫布第二次航行時開始生病。1494年4月初,他在伊斯帕尼奧拉島的伊莎貝拉村斷斷續續發燒。9月,再度發燒。


費南多描述道:“經過聖胡安時,他病得很嚴重,發高燒並且感覺困倦,失去視力、記憶以及其他知覺。”哥倫布精神錯亂持續了好幾個星期,“他不省人事躺著,精神恍惚,什麼都不記得,視線逐漸模糊,精力逐漸消失,直到艦隊進入伊莎貝拉港”。

接著他病了5個月,無法自己進食或照顧自己。有33天他都無法好好入眠,身體虛弱得要死。對於伊斯帕尼奧拉島居民來說,哥倫布沒死實在太不幸了。

1495年3月,哥倫布身體已經復原,他召集200名全副武裝的士兵,以及20位騎兵與猛犬,開始進行大屠殺。此後10年,西班牙人遵循這個屠殺的模式。哥倫布以砍頭與火刑繼續其恐怖統治,伊斯帕尼奧拉島上到處可見絞刑架上掛著屍體。


1498年,哥倫布第3次航行回到伊斯帕尼奧拉島,率領6艘武裝戰艦。他在日誌上寫道,“由於在海上辛勤工作……無人可比……”,因此在西班牙“病重”兩年。這時候他再度出現發高燒、疲倦、失眠,以及嚴重的痛風。

痛風通常是在四肢和較小的關節出現發炎現象,雖然哥倫布全身痛,但他仍以為是痛風。他祈禱上帝不再讓他的眼睛流血,在這次航行途中,他開始出現幻聽,相信自己是具有神性的人,而世界將在150年後滅亡。

1498年8月的最後一天,他抵達伊斯帕尼奧拉島,發現160名西班牙人感染梅毒,相當於總數的20%-30%。費南多在日記中稱之為“法國人病”,這也是1495年梅毒在那布勒斯爆發流行時的稱呼。

回程時,哥倫布被關在船上的禁閉室裡,他經歷發燒、酸痛、關節腫脹以及“神經系統過度緊繃”。

費南德茲•亞拉醫生(Dr. Fernandez de Ybarra)於1894年在《美國醫學協會期刊》上首次公佈哥倫布詳細的病歷,“他開始語無倫次”,疾病導致他“幾乎瀕臨發瘋”,表現出異乎尋常的行為,有時候幾乎精神錯亂。

1502年,哥倫布帶著150人第4次——也是他最後一次——航行到新大陸。這次他因為病得太嚴重而無法視事,因此只好將職責委託給以前的同伴。

船隊迷失了方向,類似關節炎的疾病和痛風使哥倫布無能為力。他在甲板上搭造一間小艙房,以便躺在床上也可以監視。這次航行途中,他多次險些喪命。

1504年他回家時病得非常嚴重,只能被抬下船。“他的瘋狂與斷續的咳嗽聲,在港口都可聽到,她扶著憔悴消瘦又跛腳的主人上船”。

1506年,皇家法院搬遷時,哥倫布很痛苦地騎在驢背上跟著走,他請求斐迪南國王不要讓他騎安達魯的馬,因為騎馬對他疼痛的骨頭來說震動太大。這次航行結束時,他的腳和肚子已經嚴重腫脹。

梅毒的典型症狀

以前的醫學作家認為,哥倫布的各種病症是斑疹傷寒、風濕性心臟病以及Reiter綜合征所引起的。直到20世紀初,“塔斯克吉梅毒研究”發起人之一湯瑪斯•帕倫才首度提出哥倫布有可能死於梅毒,帕倫後來在佛蘭克林•羅斯福政府擔任美國的外科總醫師。

他認為:“胸部以下全身水腫,像是心臟瓣膜受損所引起,四肢癱瘓,腦部受到影響,這些都是梅毒末期的症狀。1506年5月20日,哥倫布死於西班牙的巴利阿多里德。”

但是有關哥倫布的文獻浩瀚如海,大多數人不認為這就是歐洲梅毒的根源,甚至不認為哥倫布和他的船員得過梅毒。理由很簡單:在爭論之前400年,並沒有人收集哥倫布的病歷。1894年,亞拉才開始做這項工作。

1494年4月,哥倫布和船員發燒,他們稱之為遭受“天譴”。雖然亞拉推測這可能就是梅毒,但他沒有看到從感染到死亡歷時數十年的完整過程。


20世紀初,帕倫和其他專家才研究出梅毒的發病模式,並提出哥倫布一生的症狀就是因為梅毒這個問題。

從哥倫布兒子費爾南多與同時代人的著作中,我們知道哥倫布住在伊斯帕尼奧拉時,因為發燒和精神錯亂而病倒,而住在那裡得梅毒的風險很高。

幾年後,他再度發燒,還出現了梅毒第二期的症狀,如眼睛發炎、風濕病以及類似痛風的狀況。他出現幻覺,還有許多精神錯亂的跡象。他變成癱瘓,而且死於心臟瓣膜受損。這些都是梅毒末期的典型症狀。

1894年,亞拉開始收集哥倫布的病歷,直到這時候才有資料可採用,日後的醫學專家也才逐漸發現哥倫布死亡的真相。

推薦閱讀:

課本不告訴你的真相,卑劣的併購商愛迪生

崩潰吧!原來口袋的起源是為了……

他是英國最偉大的國王,但他只會講法語,在位期間還想賣掉倫敦!

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

擷取

歷史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世界這麼不平等?
「我們這個時代的達爾文」——賈德・戴蒙經典不墜之作
最具原創性與影響力的一萬三千年人類簡史
榮獲普立茲獎、英國皇家學會科學圖書獎
36國語言譯本,全球銷售超過數百萬冊
|二十週年典藏紀念版|
封面設計 by 王志弘Wang Zhi-Hong
  為什麼現代社會中的財富和權力分配,是以今日此種面貌呈現?
為何越過大洋殺戮、征服和滅絕的,不是美洲、非洲的土著,而是歐洲人和亞洲人?
歷史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導致現代世界的不平等?

透過生物地理學、演化生物學、語言學、文化人類學等科學的視野,賈德・戴蒙帶領讀者橫跨一萬三千年,探索不同族群的發展軌跡。本書挑戰了傳統史觀,出版至今傳誦不墜、激起無數討論,本身即是人類文明的重大進展。閱讀本書,不但能明白現代世界的生成,亦將使未來世界的樣貌更為明晰。

各界好評

本書不但在理解人類歷史層面充滿了魅力,也精彩地描寫了如何運用起步優勢優,在高度競爭的環境中獲得早期成功。為商業界以及對科技成功之道感興趣的人士,提供了極具參考性的範例。──比爾‧蓋茲Bill Gates

作者對人類社會的不平等做出極為引人入勝的解析……精妙地融合了專業知識、趣味和憐憫,從來不曾有人處理的如此有條不紊。──《時代》(Time)雜誌

本書提供了非凡的視野……是近年認識人類過去最重要且最值得一讀的作品。──《自然》(Nature)雜誌

這是一本極其重要的書,每一位大學生必讀之經典,書中的主旨更該從小教育給下一代。——《華盛頓郵報書評》

本書展現作者的巧心慧思與博學多聞,而且生動有趣,給我們一個全新的角度來看世界。——威廉・麥克尼爾William H. McNeil|《瘟疫與人》作者

戴蒙放眼天下、展望全球,得到的結論必然引人爭議。可是這只是個開始,他讓我們對世界史產生新的看法。——艾弗瑞・克羅斯比Alfred W. Crosby|《生態帝國主義》、《哥倫布大交換》作者

作者帶領讀者回到人類自然史做一趟旋風之旅,直到冰期結束,約當一萬三千年前——這是人類共同的身世。帝國的起源、宗教、文字、農業和槍炮也都在本書中。鑑往知來,研究現代世界形成的經過,有助於我們放眼未來。——保羅・埃力克Paul R. Ehrlich|史丹佛大學教授、《人類的演化》作者

沒有一個科學家像戴蒙,給我們這麼多來自實驗室和田野的寶貴經驗;就人類社會的問題而言,也很少有人像他呈現得如此有條不紊。本書讀來趣味十足,戴蒙展現了歷史和生物學的相輔相成,融會貫通,更加深我們對人類環境的了解。——愛德華・威爾森Edward O. Wilson|哈佛大學教授、《生物圈的未來》作者

購買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天才、狂人與梅毒》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