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37389497296

每到春節臨近,人們都要張羅“新桃換舊符”的事情,年畫、春聯是最能代表春節的節慶物品,但你是否知道,最早的年畫出現在何時?誰是門神之祖?傳承三千年的古老藝術是如何進入尋常百姓家的?經歷了什麼樣的進化過程?

前年畫時代:桃符

西元前14-西元前11世紀,在記錄殷商時代社會狀況的甲骨文中,“年”的字形是“”,就是(禾,代穀物)(人)的集合,人背著禾,象徵著穀物豐收。而後春秋時期的《穀梁傳》中有了更詳細的解釋“五穀大熟為大有年。”

倉稟實而知禮節,穀物存滿了不用考慮口腹之慮,便有了一些精神上的需求,比如祭祀活動。殷商時期的祭祀活動中有五祀,即祭祀戶、灶、中雷(土地神)、門、行。

其中“門”指的是周代的“宮門”,因此掌管宮門的“門神”是需要供奉和時時祈拜。《山海經》時代,門神就具化為“神荼”、“鬱壘”兩兄弟。他們二者是在東海大桃樹上掌管鬼門的二位神仙,如果到惡害之鬼,就用葦索捕來喂虎。



但神荼、鬱壘的精力是有限的,無法滿足每家每戶對於安定的需求,黃帝下令以神荼、鬱壘為原型雕刻桃符,兼刻老虎,掛於兩邊門旁,並門上懸掛葦索,用於驅鬼鎮邪。

而傳統又素有崇拜桃木的習慣,大概是因為人類是從靈長類進化而來的原因。從夸父追日化為鄧林(桃林)到《山海經》中那棵綿延三千里的大桃樹,到明代《西遊記》中的蟠桃園,桃樹作為一種圖騰的存在,具備靈性,是一種護身符的存在,具備辟邪祈福的作用。

這個習慣一直流傳下來,到了秦漢時期,從學者王充的《論衡》以及張衡的《東京賦》中都引山海經中神荼、鬱壘的梗,明確提出“桃符(弧)”一詞,這裡的桃符除了作為一種神話傳說,還是儺儀中重要的器物,是可與上天通靈溝通的信物。



這種具有靈性的器物自然被重視,而且越做越講究,還加上了大桃樹上那個一叫天下白的雄雞。

唐朝時,因為唐太宗李世民睡覺夢魘,尉遲恭、秦叔寶二人在他寢宮外面守夜,唐太宗好了之後便命人根據二位元愛將的威武形象製成畫像,貼在門上,至此尉遲恭、秦叔寶二位加入了神荼、鬱壘二兄弟的門神家庭。

幾十年後,因為唐玄宗命吳道子畫的那幅《鍾馗捉鬼圖》,鍾馗也正式加入了門神陣營。

此外,第一份印刷書籍《金剛經》中也有了黑白色印製的佛像——“紙馬”。



上行下效,民家老百姓也有求平安的需求,於是也開始在門上貼尉遲恭、秦叔寶等人的畫像。這一定要感謝雕版印刷技術,它讓唐朝批量生產和售賣年畫的“紙馬鋪”提供了技術基礎。年畫開始脫離桃木這個載體,呈於紙上,感謝蔡倫改進造紙術~

五代時期,年畫又有了新的形式,開始加上了對聯。這個風尚起源於蜀國的君主孟昶,他在西元964年的除夕,在桃符兩邊題詞“新年納余慶,嘉節號長春”。這便是歷史上有證可靠的最早的春聯了。

雖然一年之後蜀國就滅亡了,但孟昶的這種做法卻沒有隨著蜀國的滅亡而滅亡。孟昶的做法特別符合文人的口味,具備了雕刻和書法的雙重審美趣味。除了鎮邪驅魔,還增加了對新年的祝福和對來年的希冀,有了喜慶氣息,在北宋逐漸流行開來,甚至

出現了春聯和桃符並用或對聯代替桃符的做法。

比如北宋那個說法是淘氣boy蘇軾,在黃州年底時去王文甫家玩兒,看到王在做桃符,也不問人家同不同意,率真徑直書寫了一副對聯“門大要容千騎入,堂深不覺百男歡。”贊他子孫光耀門庭,祝他子孫眾多。


年畫定性:木板年畫大放異彩

到了宋代,雕版印刷的普及,使得原來黑白色只放在佛經中的紙馬開始變得多樣,仙佛菩薩以及古代傳說中各行各業的始祖等紛紛出現,年畫的顏色也由原來的黑白變得五顏六色,製作方法也由手繪變成了雕版,這也便出現了木板年畫的鼻祖——朱仙鎮木版年畫。

北宋取消坊市制度,城市的繁榮和手工業、商業的發達,讓老百姓有了更多的休閒娛樂方式,年畫這種集繪畫、雕刻和書法的“高規格”藝術,廣受喜愛和追捧,民間需求旺盛。

就官方而言,年畫這種文化產業,不產生污染,而且高GDP,自然也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扶持,在此背景下當時官辦和民辦的“紙馬坊”有300多家。

《東京夢華錄》中記載,開封在年關時節,”市井皆印賣門神、鍾馗、桃板、桃符……”等。由此可見當時東京汴梁以及周邊朱仙鎮等地年畫產業的發展盛況。



其實不止是都城,各地都發展出了各具當地特色年畫品牌,例如:朱仙鎮、桃花塢、武強、鳳翔、綿竹、漳州木版年畫。

其中比較有名的品牌就是開封(也年畫藝人搬遷至朱仙鎮)和以及桃花塢,二者一北一南,朱仙鎮年畫地處皇城,風格端莊、不染脂粉,人物沒有媚態;桃花塢地處江南,風格雅致,秀麗喜慶。

這一時期的年畫普遍採用的梨木板加鏤刻套色的工藝,一張年畫需要用5-8個梨木板,每一個木板上只印上一個顏色,多次印製後才能成型。

木板年畫的顏色大多採用天然原料,如朱仙鎮年畫所採用的槐黃色,就是用槐樹開花前的槐籽,經過暴曬後加入生石灰,然後用鐵鍋以文火幹炒焙黃之後,加入五倍子、明礬、明膠摻水熬制後過濾雜質後而成。


北宋滅亡之後,從開封勃興的木板年畫開始在北方開始向陝、冀、魯等地區擴散,比如河北武強木版年畫、陝西鳳翔木版年畫、山東濰坊木版年畫;南方以臨安為中心,開始向蘇、閩、粵等沿海地區發展,產生了福建漳州木版年畫、四川綿竹木版年畫、廣東佛山木版年畫等。

除了山東高密的撲灰年畫,基本上所有的年畫品牌採用的方式都是範本套印、手繪或者二者結合的方式。


盛而轉衰:如今後繼無人

至明清時期木版年畫,的風格也更加多元化,加入了戲曲、文學、音樂以及西方油畫中的透視等元素,風格更加多元化,人們對驅魔逐鬼的門神、鍾馗的信仰日漸淡化,盼望五穀豐收、百福臨門、子孫昌盛的思想日益濃厚,寓意吉祥的年畫題材得到發展。


據記載,當時朱仙鎮從事年畫行業的有300多家,大商號招收工人過千,雕版幾千套,木版年畫遠銷各地。遠在南方的魯迅先生就收藏了很多朱仙鎮木板年畫,並評價道:“朱仙鎮的木版年畫很好,雕刻的線條粗健有力,和其他地方的不同,不是細巧雕琢。這些木刻很樸實,不塗脂粉,人物也沒有媚態,顏色很濃重,有鄉土味,具有北方木版年畫的獨有特色。”

但清末西方廉價紙、化學顏料的的湧入以及石印機器印製的月份牌興起,對採用手工製作、連史紙、宣紙和天然顏料的木版年畫產生了極大的衝擊,木版年畫重回門神、灶神等眾神題材,日趨蕭條。


中共成立後,在文化大革命時期,受到破四舊以及“牛鬼蛇神”的打擊,很多雕刻的木板被砸壞,當時的從業者不敢再碰畫版。昔時年畫原產地“家家能點染,戶戶善丹青”的情況不復存在。木版年畫的鼻祖朱仙鎮木版年畫從最盛時期的300多家減少到不餘10家,佛山年畫只剩”馮均記”一家在苦撐,“桃花塢”年畫也僅剩幾個老藝人還在印製木板年畫……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今日頭條,文/高翰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