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resdefault

古今中外的歷史中是否出現過像《哈比人歷險記:五軍之戰》類似的多支互無統屬關係的武裝力量在短期內相互交戰,爭奪某個具有重大軍事、政治、宗教或是經濟意義的城市、要塞或是據點的故事呢?

ee9fffe5b9ea9900cf19b1a74eea9320

答案是有的。

唐肅宗乾元元年(758)九月到乾元二年(759)三月之間爆發的鄴城(相州)之戰即是。但不似《哈比人歷險記》中的“五軍之戰”,這場戰役是“十一軍之戰”。

交戰的雙方是唐軍(九支軍隊)和安史叛軍(兩支軍隊),這是安史之亂爆發(755)以來的第三年。此前的唐肅宗至德二載(757),安祿山之子安慶緒弑父自立,唐、回紇聯軍相繼收復長安、洛陽兩京,引發安史集團的大分裂。安慶緒潰奔鄴城,糾合殘兵六萬人負隅頑抗;駐守范陽(今北京)的史思明以部下十三郡八萬兵歸降唐廷,受封歸義王。

鄴城(今河南安陽)時為相州州治,是河北南部的重要城市,控制著進出河北的驛道,是自河南通往河北的門戶。據《舊唐書•肅宗本紀》乾元元年九月:

“庚寅,大舉討安慶緒於相州。命朔方節度郭子儀、河東節度李光弼、關內潞州節度使王思禮、淮西襄陽節度魯炅、興平節度李奐、滑濮節度許叔冀、平盧兵馬使董秦、北庭行營節度使李嗣業、鄭蔡節度使季廣琛等九節度之師,步騎二十萬,以開府魚朝恩為觀軍容使。”

九軍互不統屬,各自為戰,僅以宦官以“觀軍容”的名義代表皇帝出任總監軍。《舊唐書•郭子儀傳》解釋這一任命的原因是:

“帝以子儀、光弼俱是元勳,難相統屬,故不立帥,唯以中官魚朝恩為觀軍容宣慰使。”

1293370_72ae7fd77bbd73dd1914115b3a7fcdf6

郭子儀


郭子儀和李光弼是否相容不得而知,但九軍背景、資歷不同,難以整合難相統屬卻是事實。

12291015_241077

李光弼

郭子儀、李光弼出自朔方軍系統,統領的也是朔方軍的精銳。朔方軍是安史之亂以前駐守在長安以北河套地區的常備邊防軍,至德元載(756)唐肅宗於靈武(大致在今寧夏中衛)即位仰仗的即是這支軍隊,是神策軍之前宿衛和平叛的主力。


王思禮出自河西、隴右軍,是另一個系統的常備邊防軍。安史之亂爆發以後,唐玄宗首先即調河西、隴右軍進討,身兼河西、隴右兩節度使的哥舒翰鎮守潼關,以王思禮為潼關副使。潼關潰敗,哥舒翰降敵,河西、隴右軍幾乎全軍覆沒。王思禮此後的官銜中有“河西隴右行營節度”之稱,則其所統自當有河西、隴右軍殘部。

董秦出自駐守營州(今遼寧西部)的常備邊防軍平盧軍,因不從安祿山叛亂,於至德二載率部渡海至黃河下游一帶並轉戰河南,所統自為原屬平盧軍兵馬。

李嗣業則出自更遠的安西、北庭軍,至德元載奉唐肅宗之命內調平叛,這又是另一個系統的邊防軍。

而其餘人等則在安史叛亂初期即被派遣到各地募兵平叛。如魯炅在山南、李奐在金商、許叔冀在河南、冀廣琛在長江沿岸。

九軍之中兩軍出自朔方軍系統、一軍出自河西隴右軍系統、一軍出自平盧軍系統、一軍出自安西北庭軍系統,其餘四軍則在各地招募。各軍自成體系,自有主帥,不設元帥自有難言之隱。只是九軍大敗,魚朝恩又於大曆五年(770)倒臺,痛恨宦官的後世文人便把這筆公仇私恨統統算在了“宦官監軍”的頭上。


肅宗大概認為各軍雖不能協調行動,但靠人數也足夠碾壓叛軍了。戰爭初期確實如此,安慶緒節節敗退,很快便被圍困在鄴城之中。九節度使聯軍築壘穿塹,最後引漳河水灌城,城中彈盡糧絕,人們只能構棧而居,一隻老鼠值數千錢,餵馬的飼料只能從牆土和馬糞中淘取。可是,看似旦夕可下的圍城之戰至此卻陷入僵局,由於九節度使互無統屬進退無稟,城中想要投降卻不知向誰報告,甚至因為積水太深出不了城,雙方相持不下,李嗣業在一次攻城之戰中戰死,這不啻為一場荒謬的黑色幽默。

安慶緒向已歸降唐廷的史思明求援,並許以“皇位”相讓。乾元元年底史思明自范陽率數萬軍南下攻克臨近相州的魏州,並以魏州為基地擾亂唐軍糧道,致使唐軍無心戀戰。乾元二年三月史思明親率精兵五萬於安陽河大破唐軍。時唐軍前軍、中軍失利,後軍尚未來得及投入戰鬥,大風忽起,天昏地暗,陷入恐慌的唐軍除李光弼、王思禮等部外潰不成軍,紛紛逃還本道,委棄戰馬數千匹、甲仗十餘萬、糧草六七萬石。失控的敗軍沿途剽略,致使後方人心惶惶,洛陽及周邊的大小官吏和民眾也紛紛四散逃難。隨後史思明縊殺安慶緒即“皇帝”之位,安史叛軍重振士氣,唐軍不得不再次撤出剛剛奪取的河北、河南地區。


戰爭過程大概是:九節度使圍毆安慶緒,各自為戰毫無章法,半死的安慶緒請史思明報仇,痛擊九節度使,九節度使四散逃命,最後史思明順便殺了安慶緒獨吞勝利果實。由此可見,這正是十一軍混戰了。

16977541_13830236375x2e
“詩史”杜甫的詩歌也為這一混戰留下了注腳,正如《石壕吏》: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牆走,老婦出門看。
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聽婦前致詞,三男鄴城戍。
一男附書至,二男新戰死。存者且偷生,死者長已矣!
室中更無人,惟有乳下孫。有孫母未去,出入無完裙。
老嫗力雖衰,請從吏夜歸。急應河陽役,猶得備晨炊。
夜久語聲絕,如聞泣幽咽。天明登前途,獨與老翁別。


其中“三男鄴城戍”的背景就是上述的鄴城之戰。“二男新戰死”,“存者且偷生”,原本志在必得的唐軍經此大敗軍心渙散、一蹶不振,後方軍民愁雲慘澹、無所適從。唐軍為了儘快堵住鄴城潰敗的缺口,拉致人力無所不用其極,後方百姓則已是哀鴻遍野。軍民的表現無不傳達出了絕望的情緒,這首詩歌無疑是鄴城之戰最好的文學注腳。至於“急應河陽役”一句,則是鄴城之戰後發生在史思明和李光弼之間的另一個精彩的故事了。

推薦閱讀:

兩段婚姻,三次政爭,太平公主不太平的ㄧ生!

唐代皇子的墳場:玄武門

純屬創作?「神探」狄仁傑!

朕乃女人:武則天.中國史上唯一女帝的傳奇一生

1126

武則天的存在,
是逸出中國史正統框架的一段傳奇?
還是唐史不願面對因此只能窘迫詮釋的正史本身?

禍國、敗德、縱慾,
這些加諸於她的罪名,細屬中國歷代男性君主,又有幾人能逃脫?
或許,在儒學史觀的灼灼眼光下,
身為女人,才是武則天真正的原罪。

而朕乃女人——正是武則天內心的真實聲音!無字碑:武則天為何留下這千古之謎?

大周女帝武則天——兩代皇帝的嬪妃、多名皇嗣的母后、中國史上唯一以自身名義手握統治大權的女人——登極帝位十五年,幾乎統御了整個中國的黃金時代。但是,其倖存的子嗣卻任由其陵墓前的紀念碑上維持一片冷竣的空白,屹立於天地之間。千百年來,這塊無字碑也給後人留下了諸多不解、懷想與臆測。本書作者——大眾史學家喬納森.克萊門茨——即以此碑為起點,戲劇般地勾勒出武則天傳奇且精彩的一生。

千面武曌:武則天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克萊門茨旁徵博引,從充斥隱密內幕的史料中繪製出她多樣而複雜的面貌。她,美麗動人,在大唐後宮成群的嬪妃中豔冠群芳。她,冰雪聰明,藉由步步謀略成功收放手中的權力韁繩。她,堅強如石,無畏儒家道德傳統成為千年一代女帝。她,也決絕無情,弒后、殺子、滅臣,對許多人的死亡難辭其咎,但是,她的內心也備受煎熬——而這一點我們永遠也無法感同身受。無論如何,武則天證明了自己如同那些反對她、醜化她的男人一樣睿智、精明、痛苦和殘酷。

朕乃女人:武則天內心的真實聲音!

武則天恰巧生在一個女權相對提昇的時代——唐朝是個具有遊牧血統的國家,並非純正的中原王朝。在克萊門茨筆下,她也因此成為貶低女性的儒家文化與尊重女性的遊牧傳統這兩種力量角力下的化身。武則天拒絕隱身幕後,而以帝后身分主持「封禪」祭地儀式,讓中國男性感到無地自容;她更藉由修建明堂與扭曲佛教教義,反抗儒家道統對於女人不該也不能統治國家的保守教條,並鞏固自身的皇權形象。也正因為如此,在她離世一千多年後,其種種「驚世之舉」也變成了無數書籍、戲劇和電影津津樂道的主題,並被賦予了兩極評價:既是女權主義者心中的典範人物,卻也是保守主義者眼中的禍國妖婦。

欲購買此書請按此:朕乃女人:武則天.中國史上唯一女帝的傳奇一生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知乎,文\夫一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