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直線屬於人類,曲線屬於上帝。”

今天的故事講的是…

一個史上最瘋的建築大師

是不是看上去是一個酷大叔?其實完全不是這樣。。。

他叫安東尼·高第,屬於窮得驚天地泣鬼神,還非要靠救濟過活的那種藝術家。。。

他造出了巴賽隆納幾乎所有最有名的建築,他的作品有17項被列為西班牙國寶,有3項被聯合國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包括下面這個。。唯一一個還未完工,而且分分秒秒有爛尾風險的世界文化遺產

聖家堂

如今被譽為巴賽隆納的象徵

這座聖家堂從1882年開始修建,它是一座贖罪教堂。


意思是說,資金的來源都是靠信徒以“贖罪”為名義的捐款,所以它能有多少資金,完全看觀眾老爺們的心情。

因此他們的資金非常不穩定,建建停停,時快時慢

從開建到現在,建築師已換了6代人。

截止到目前,整個建築僅完成了50%,預計要到2026年才能完工

1882年動工時,首位建築師名叫法蘭西斯科·德比里亞。


19世紀末的建築場景

一年後,由於法蘭西斯科對教堂的設計造價非常高,與宗教團體意見不合,他本人也不堪重擔,終於辭職離去。

這件事情發生以後,沒有人敢貿然接手。

這時,一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31歲的年輕人站了出來。

他就是安東尼·高第。



說起來,那個時代正是西班牙建築師最吃香的時候,因為國王剛剛簽署了一個詔令,要全面改建巴賽隆納。於是各界的富豪紛紛響應政策號召投資房地產

如果你去學校裡問大家,你的夢想是什麼?

那時候的西班牙學生都會說:成為建築師!

高第也是如此,但是又不太一樣。據說他小時候得了一場風濕病,迫使他練就了一雙觀察與解讀大自然的敏銳的眼睛。

圖:年輕的高第(右一)

高第一生的理想是“模仿”大自然,而不是去“創造”新的東西。

聽上去是不是很沒創意?其實完全不是這樣。。你看到後面就明白了…

他年紀輕輕的時候就在日記裡寫道:“只有瘋子才會試圖去描繪世界上不存在的東西!”


圖:高第的作品

不過事實證明,他才是一個超級大瘋子。

正常人的生活大體相同,但是瘋子卻各有各的瘋法。

上學的時候,高第屬於典型的孤僻人格,根本不跟別人交際,人緣極差,也根本沒人願意跟他玩。

不過他也根本沒打算跟別人玩。他那時候最鍾愛的是繪畫,據說青年時就表現出很高的繪畫天賦。

1870年,高第如願進入巴賽隆納建築學校就讀。

然而,他窮困的一生也從此開始了。

他的大哥剛剛從醫學院畢業,正要創一番天地,卻不幸去世了。大概是受到長子離世的打擊,沒過多久,他的母親也跟著去了。接著姐姐也病故,留下一個幼小的女兒。高第不得不一邊讀書,一邊賺錢撐起一家人的生活。


圖:高第早期作品《卡佛之家》

1877年,他交出的畢業設計作品,是一所大學的禮堂設計。這算是他的第一個作品,結果立即引起了爭議。最後校長萬分猶豫地授予了他畢業證書,還感歎說:“真不知道我把畢業證書發給了一位天才還是一個瘋子!”

圖:高第的作品

現在高第畢業了,但是作為一個建築師,他空有一身抱負,卻苦於沒有錢。

不過,就在一年之後,他就認識了他最重要的朋友、他一生夢想的贊助商——歐塞維奧·奎爾

此時的高第才剛剛拿到建築師稱號,而且以古怪孤僻著稱。而且,他的設計想法,通常都聞所未聞,在旁人看來幾乎是瘋狂的。但是奎爾卻毫不介意,他還說:

“正常人往往沒有什麼才氣,而天才卻常常像個瘋子。”

蛋編只想幫他比個讚


圖:高第作品《奎爾公園》

高第從此開始了每個創作者夢想中的人生:他可以毫無顧忌地充分表現自我,不必後顧財力之憂。

在奎爾的贊助下,他先後設計了幾個頗有個人風格的建築,開始在巴賽隆納小有名氣。

圖:高第作品《巴特羅公寓》

因此,1883年,聖家堂由於糾紛就快蓋不下去的時候,奎爾立即力薦高第。高第自然也是求之不得。

高第接手後,由於地下聖壇的部分已在建造中,無法修改設計圖,於是他勉強按照第一任建築師的設計。

這個過程對於他這麼一個特立獨行的人來說肯定異常艱難。。。心疼。。。

圖:20世紀初的聖家堂

建造完成地下聖壇後,高第終於逮住機會,把整個教堂重新設計了一番,把原先設計的新哥特式教堂,改為加泰羅尼亞現代主義建築。


剛開始,高第只是在原有設計上做修改,還沒有做特別大的變動。

1891年開始,他的其他幾個作品大獲成功,其中就包括傳世的米拉公寓和奎爾公園。

奎爾公園

在奎爾的提議下,高第設計了這個公園。這裡的一切都蜿蜒曲折,好像漂蕩流動著似的,構成詩一般的意境。奎爾公園從建築藝術上說是一個偉大的成就,但從經濟上說卻是一大失敗。園內規劃為私人住宅建築用地的16塊土地,僅售出了一塊。原因很簡單:巴賽隆納人不想天天爬山越嶺,他們不是山羊!

米拉之家



除了聖家堂外,高第最負盛名的作品之一。從裡到外,整個結構既無棱也無角,全無直線的設計營造出無窮的空間流動感。1984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定為世界文化遺產。

靠著這幾個作品,高第名氣大振。於是他開始大膽修改教堂設計。

和人們印象中藝術家常有的風流成性不同,高第終生未婚,除了工作,沒有任何別的愛好和需求。

除了好朋友奎爾,他也沒有別的朋友。他身邊只帶兩個助手,多一個他都嫌煩。他似乎覺得,只要與這幾個人交往,就能保持他與整個世界的平衡了。

圖:高第作品

在工地上時,他經常吃得比工人還簡單,有時乾脆就連吃飯都忘了,他的學生經常塞麵包給他充饑。

他的穿著更是隨便,一件衣服要穿三五年,襯衫也是又髒又破。走在路上,還真有人拿他當乞丐施捨。只有出席重大典禮,高第才會穿上禮服。

從1883年接手教堂開始,高第就這樣茶飯不思、廢寢忘食地工作了43年。

在人生的最後12年,他完全謝絕了其他工程,專心致志地攻克這個建築。

教宗本篤十六世也在2010年參觀了這個教堂時,並且將其冊封為宗座聖殿



1925年後,高第變本加厲,不僅再也不接其他工作,還乾脆搬到教堂的工地去住,全心全意設計教堂。

1925年的聖家堂

1926年6月10日,巴賽隆納舉行有軌電車通車典禮,在那個年代,這是一件利國利民的大喜事,全城都喜氣洋洋,電車在雷鳴般的掌聲中開動了……

突然,電車把一位老人撞倒了!

1926年有軌電車通車典禮

這個老人穿著寒酸,面容憔悴,就像所有街頭流浪漢一樣。被送到醫院的第三天,他永遠地閉上了眼睛。

最後是一位老太太認出這個老頭:天哪,這是高第!這是巴賽隆納最偉大的建築師、整個西班牙的驕傲啊!

出殯那天,巴賽隆納萬人空巷,全城的人都出來為他送葬!

圖:高第的葬禮

最終,高第被安葬在他付出一生心血的聖家堂的地下墓室。

可惜後來,西班牙內戰,高第留下的很多寶貴資料被佛朗哥政府燒毀,整個工程也被迫停滯。

1954年,在人民的一致呼聲下,聖家堂才再次動工。

下面就來欣賞一下聖家堂的建築之美吧!



聖家堂的設計可謂前所未有,因為高第將《聖經》中的各個場景,與建築融合,整個建築仿佛是一部史詩巨著


聖家堂有東、西、南三個立面,其中有兩個已經造好,可以參觀



耶穌基督

一個是“誕生立面”,以基督的誕生為題

瑪利亞受聖靈感孕

耶穌誕生

另一個是“受難立面

以基督的死亡為主題

最後的晚餐

耶穌受難

在高第的遺囑裡,留下了由最後的晚餐到基督升天的雕塑遺稿,最後由雕刻家蘇比拉克斯完成

每個立面還各建有四座鐘塔,共計十二座,分別代表耶穌的十二門徒

建築的中央另外還有六座高塔,其中四座代表聖經四福音書的作者。

一座代表聖母瑪利亞

一座代表耶穌基督

由於工程浩大,平均每年耗資300萬美元。如今,這座教堂只完成了50%



人類史上最偉大爛尾樓:造了133年,哭瞎了房地產商,卻成就了

最後再看一次聖家堂建築動畫圖吧!

iwl01-banner

推薦閱讀:

世界最古老的「花瓶軍隊」?細數教皇的私人衛隊的大小事

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又「被」退位了!不過,這次或許找到答案了!?

[米蘭世博] 義大利館-能去除霾害的先進建築!

《旅行與讀書》,詹宏志著

建檔立體封-書腰-227x300

一個愛書的人,一個認為自己是由書構成的人
一個總是在陌生領域闖蕩找答案的人:詹宏志
他總是讀著不同的書,選擇不同的旅途,忠於自己。因為對他而言,
旅行就是一段勇敢前進的人生

  我們誕生之際時空已定,這個人生也就跟著「註定」,
還有什麼方式能讓我們擴大實體世界與抽象世界的參與,
在我看起來,也許只有「旅行」與「讀書」能讓我們擁有超過一個「人生」。

—<旅行的意義>詹宏志

讀不一樣的書、走不一樣的路

這本書裡有:被一本托斯卡尼食譜指南引路的攤牌考驗;有盡信書而驚險萬分的瑞士登山行;有念誦著魯拜集的哲思高明的印度商人;有被旅行社誆騙卻皆大歡喜的廚房體驗;有南非草叢中充滿生命體驗的薩伐旅;有爆炸後讓旅人一路矛盾的峇里島行;有阿拉斯加天地獨行般的行跡;有土耳其街攤羊頭的滋味;也有京都東京夢幻美食的紀行……30年來台灣最勇於作夢文化人詹宏志,與你分享他私密的旅行與思考。

旅行與讀書》並不是充滿智慧形象的詹宏志作讀者的旅行提案,而是他用作家朱天文推崇的明朗文字(「詹宏志是當代極少數能寫明朗文章的人之一。明朗的魅力。絕不抽象,將複雜的來龍去脈說得有趣、帥勁,令人神往。 」),將他在旅行中的挫折或驚喜、決定與徬徨一一紀錄下來。

全書中,詹宏志除了展現他那百科全書般的知識配備與無線電望遠鏡似的敏銳觸角,更多時候,他像是熱情洋溢的說書人,急切地把異鄉的不同說給身邊的人聽,每個光景和人物都沾染他對未知世界少年般的好奇,聽眾們除了身歷其境感受那新鮮的景象,也得以窺見這位穿梭文化與商界的「台灣第一才子」勇敢闖蕩各界、源源不絕的熱情來源。

購買《旅行與讀書》請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今日頭條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