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120955430af2c

封面是周杰倫,與蛋編今天要介紹的文章 毫 無 關 係!(蛋編,你來亂的)

只不過,看完蛋編的介紹之後,你就會想起他的口頭禪:

唉呦 不錯喔!

今天的故事從春秋的第一場大仗,城濮之戰講起:

事情的一開始是齊國攻打了魯國,原因很複雜,就不具體講了,反正春秋山東史就是齊國不斷打魯國的的歷史。

魯國當然是打不過齊國的,所以,魯國國君魯僖公向楚國發出了求援信。

一直想在中原當老大的楚國國君楚成王抓住這個機會,果斷出兵,干涉中原內政。

奇怪的是,楚國的拳頭卻落到了宋國身上。

引著大軍朝齊國進發的途中,楚軍突然變向,撲向了宋國,並將宋國的緍邑圍了起來。

這一次宋國被打,倒不是躺槍。

不久前,宋國國君成王就跑到晉國進行訪問,並與晉國簽證了友好合作協定。

在楚成王看來,這是宋國背叛了自己。瞭解春秋史的人都知道,楚成王就是那位往宋襄公大腿射了一箭的人,擊敗仁義的宋襄公之後,他就成為了中原盟主。


宋國當年是跟楚國簽了城下之盟的,現在跑到晉國拜碼頭,這是中原諸侯國之中,第一個背棄楚國投奔晉國的。這樣的首犯不辦,楚國還怎麼在中原立足?

在將宋國圍住之後,楚軍還分兵前往齊國。會同魯僖公一共攻打齊國。

齊軍大敗。至此,魯僖公終於用楚軍將齊國壓制了下去,但魯僖公也不要急於高興。

因為晉侯出手了!


晉國國君重耳同樣期待這場中原大戰很久了。


介紹一下重耳,這位仁兄剛回到晉國當國君,在這之前,他曾經在中原流亡了二十多年,見過齊桓公,也見過宋襄公,還跟楚成王喝過酒,娶過秦穆公的女兒。最終靠秦國的力量回國。

在跟這些江湖大佬的交往當中,重耳就在期待、構思甚至是策劃自己爭霸天下的時刻。

現在,就是這樣的時刻。

宋國求救的使者也到了晉國。

可在最重要的關口,重耳開始猶豫了。直到晉國大夫先軫的一句話替他下了最後的決心。

“報施救患,取威定霸,於是乎在矣。”

我們於宋國,有恩要報,對中原,有患要救,而我們的理想,我們的抱負,我們的威信,我們的霸業,就在此舉!

一開始,這場戰爭就是一場詭計迭出的好戲。



晉軍殺出國門,衝向的卻不是正被諸國聯軍合攻的宋國,而是曹國。

這是傳統的圍魏救趙之計,曹國比宋國離晉國近,曹國最近又投靠了楚國,攻打曹國可以避免長途奔襲之苦,還可以調動楚軍。

那就打曹國吧,可重耳卻派人跑到衛國,請求衛國借條路給他去打曹國。

我看了一下地圖,衛國確在晉曹之間,但也不是非走衛國不可。據史家考證,當時諸侯國之間防範意義還不太強,並沒有修建邊關險卡的意識,著名的關卡以及長城大多都是在進入戰國之後才修的。不走衛國,換條路,也就多走幾步的事情。為什麼要大費周章去衛國借路呢?

原因要從重耳當年的流亡說起,當年重耳流亡中原,衛國的前任國君衛文公曾經對重耳不禮。另外,曹國也欺負過重耳。當年曹國國君曹共公偷看晉文公洗澡。

那直接打衛國就好了,為什麼要先攻曹而向衛國借路呢?


這裡面牽涉一個藉口的原因。

大家都活在春秋,這是一個基本講禮的時代,講究師出有名。平白無故去打衛國是行不通的,因為衛國在國際上的聲望不錯,這是仁人之國。向衛國下手,只怕會引起國際社會的反感。

而曹國就不同啦,這是一個國際聲譽很差的國家。

所以要借衛道去打曹國,然後救宋國。

重耳一盤棋就將中原所有叫得上名字的諸侯國全部牽扯進去,這樣的氣勢,實是不世出的大棋士。


衛國大義凜然地拒絕了晉國的借路請求。

大家可能聽過假道伐虢這個故事,這個故事講的就是晉國借道滅了兩個小國的故事,所以晉國是假道伐虢的商標執有人,衛國就是用腳指頭想,也能猜出來晉國打得什麼算盤。


被拒絕後,重耳也不著急,條條大路通中原,此路不與爺,爺走他道就是。

放開衛國,晉軍從衛國的南面渡過黃河,直撲曹國而去,看到晉國繞道而走,衛國鬆了一口氣,仿佛送走了瘟神。但沒過多久,他們就知道得罪重耳的下場了。

晉軍衝到曹國掃蕩了一下之後,猛然轉向又撲向了衛國。

這種大範圍穿插跑動,聲東擊西之計,我還是從春秋上第一次看到。春秋大家都講究指那打那,誰知道這個重耳一點不按規矩出牌。

衛國倉促之下,毫無還手之力。

圍住衛國之後,重耳不慌不忙地跟齊國國君齊昭公會面。在見面會上,重耳對楚國悍然入侵齊國的事情進行了嚴厲批判,承諾一定會維護齊國的穩定。



正要結盟的時候,衛國的使者來了。

聽說晉齊兩國元首開會,衛國國君衛成公連忙派人前來請求參會並結盟。

當年對你們不禮確實是我們的錯,但你們打也打了,就此收手可好?

如果衛成公面對的是好說話的齊桓公,也許還有得救, 但遺憾的是,他碰上了重耳。

重耳斷然拒絕了衛國和談的請求。

也不能怪重耳太無情,要知道重耳這一次興兵也不光是為了報復當年受到的冷遇,可憐的宋國還在受苦受難。要是這麼快跟衛國達成和平協定,怎麼將楚軍吸引過來以解宋圍?

衛成公慌了,他剛繼位沒二年,就遇上這樣的大事,慌亂之下,他索性提出投靠楚國。消息傳出來後,衛國舉國譁然。

衛國是個奇怪的國家,例如,第一任國君是周文王之子衛叔康,首都就在以前商朝的故都朝歌。

立國之初,組織上交待他們要多多尋訪商朝的賢人,而宋國就是安置商人的國家。兩國關係有一種特別的親近。春秋初始,兩國就經常合作,這些年雖然有些疏遠,但好壞也是階級兄弟,不至於幫著楚國打宋國。


現在衛成公要徹底投靠楚國,也就是要幫著楚國打宋國,這算什麼回事?

群情激憤之下,衛國人乾脆將衛成公轟出了國都。


衛國算是搞定了,接下來,只有再試試曹國了。

曹國很難攻。

將主力從衛國轉移到曹國之後,重耳向曹國國都陶丘發動了猛攻,讓他感到意外的是,竟然久攻不下。

晉軍的士兵一批批死在陶丘城門之下,而重耳還看不到任何破城的希望。

出現這樣的情況,應該不是一件反常的事情,而是正常的,因為攻城是所有戰鬥中最艱苦最沒有成算的。

正當重耳焦頭爛額的時候,又一個消息如同晴空霹靂而來。曹國人將晉國軍人的屍體掛在了城頭。這大概是曹國人想挫挫晉軍的銳氣,順便讓晉軍下回攻城時有些忌諱。

這個就太過分了,好壞這些軍人大都是士,都是有出身有尊嚴的。人死萬事空,現在像被魚乾一樣掛著,這簡直是我在春秋見過最無恥的行為(之一)。

重耳召集眾人,聽取群眾意見,尋找對策。事實證明,群眾的智慧是無窮的,真有一個人提出了一個計策。

將軍營移到曹人的墓地上去!


這是一個缺德的主意,但既然曹國人已經無禮在先,這樣做就無可厚非了。

重耳拍板決定,起營搬遷,到曹國八寶山紮營去。

曹國人慌了,那時候什麼道教還沒有產生,佛教也沒有引進,大家最大的神除了頭上的天,就是列祖列宗了。現在晉軍住進了曹國的地下CBD,這怎麼辦才好?軍營是臨時建築物,生活污水跟生理污水不分流,軍人半夜起了床,也多半就地解決。這住不了兩天,就得把墓地辦成公廁了。

想了想,還是自己太過分了,晉軍才這樣幹。認識到錯誤後,曹共公連忙讓人把晉人的屍體取下來,並特地打造好棺材送還給晉軍。能認識錯誤自然是好的,但送棺材就有些矯正過枉了。

這麼多棺材是極易造成交通堵塞的,在過城門這個交通瓶頸時就堵住了,而晉國也不忙著接收烈士遺體,趁著機會就沖進了曹國。

曹國遂破。


拿下曹國之後,重耳做了一舉動:將曹共公綁起來,押到宋國交給宋公!

這是一個不合禮的舉動。因為抓住了一國國君,唯一正確的處置的就是交給周天子,因為諸侯是天子的臣,只有天子才能決定如何處置,而重耳偏偏將將曹公共送到宋國,大概是有深意的。

一來可以更徹底的羞辱一下曹共公。二來讓宋國挺住,我們已經給你送來了曹共公。第三,當然就是刺激一下楚成王。

你圍著宋國不放,我現在連你的馬仔都抓了,還要送到你圍攻的商丘,看你坐不坐得住。

奇怪的事情出現了,楚軍依舊按兵不動。


攻衛,攻曹,盟齊,押曹共公入宋,這所有的舉動讓人眼花瞭亂,但楚成王已經看清楚了,晉國就是希望能夠調動楚國,從而在一個合適的時機擊敗楚軍。

看穿重耳的意圖後,楚國咬定宋國,晉軍攻衛時,楚成王還派了一支偏師去救援,晉軍攻曹時,楚軍乾脆連象徵性的援兵也不派了,而是一味猛攻宋國。

重耳,你不必再費心表演了,把你的晉國三軍拉到宋國境內,寡人與你一決高下!

到了此時,似乎只有丟下曹國,放棄所有的花招,真槍實彈與楚軍交戰。這對晉軍來說,是一個極其沒有成算的下策。

在宋國境內,楚軍糾集了蔡陳鄭等數國聯軍,晉國雖然也有盟友,比如傳統盟友秦國也派了一支部隊前來支援,齊國也結了盟,但這兩位都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情來的。尤其是齊國,更是新近結盟,真要對上陣,這些人到底有多少能跟著往前衝的,重耳實在沒有把握。

以這樣的組合去攻擊楚國的多國聯軍,只怕沒有多少勝算,但局勢的發展並沒有多少時間讓重耳去細心做秦齊的工作了。

宋國又派來了一個使者,告訴重耳最近楚國加強了攻勢,如果晉軍再不來,只怕宋國就要撐不住了。

進,則無勝算,不進,坐視宋國戰敗,中原從此落於楚國之手。重耳陷入了困境,直到有一個人給他指明了勝利的關鍵。這個人是剛升任的晉軍元帥先軫。



先軫,姬姓,先氏,他應該是春秋歷史上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軍事家。

要成為家,最重要的不是要有實戰指揮經驗,而是要上升到理論高度,形成系統的作戰思想,像有的大神生平沒摸過槍,但他稱為軍事家應該沒什麼異議。而像鄭莊公,齊桓公這些人經常打勝仗,但沒有形成自己的軍事理論,就不能稱為軍事家,只能稱為贏家。形成理論的證據之一當然就是有著作了。

先軫是有著作的。據《漢書藝文志》記載,裡面有一個叫孫軫的人寫了五卷有關兵形勢的書和二卷圖。而這個孫軫據考證就是先軫。

據我推測,重耳這一系列的攻衛攻曹之計應該就出自先軫的手筆,在漢書志中,先軫被歸為兵形勢方面的專長,漢書志專門解釋了什麼叫兵形勢:形勢者,雷動風舉,後發而先至,離合背向,變化無常,以輕疾制敵者也。

這大概就是最早的閃電戰理論,晉軍大規模的穿插跑動,聲東擊西,飄忽走位,正是這種閃電戰最好的詮釋。而據推測,在曹國的祖墳上紮營這樣缺德的主意大概也是先軫出的,因為晉國其他人都是以禮著稱,唯有這位先軫以詭道聞名。孔老師為先人諱,就沒有點名了。


重耳將先軫召來,介紹了當前的困境。

“宋國局勢已經迫在眉睫,不救,宋國人就會向楚國臣服。請楚國撤軍,楚軍又不會同意,我只有與楚國一戰,但齊秦兩國又不會幫我們,怎麼辦?”

這似乎是一個死局,但先軫只用兩句話就解開了這個困局。

“讓宋國的使者拋開我們直接跟秦齊接觸,讓宋國給秦齊送禮,請他們幫宋國去跟楚國講和。我們再把曹衛兩國的土地分給宋國。”

這是什麼意思呢?

重耳一下就明白過來了,這實是一個改變僵局的妙計。

這是一個三步曲。

第一,花錢請秦齊去當說客,這樣就把秦齊扯到這個戰局裡來,讓他們產生直接的利益關係。

第二,把曹衛的土地分給宋國,這當然會激怒楚國,楚國當然不會接收秦齊的調停。

第三,被楚國拒絕之後,秦齊就會發火,繼而對楚國用兵。


此計牽扯到七個國家,四個陣營,卻僅僅用一條計就充分調動了這四方陣營,使得齊秦自願參戰,並激怒楚國以及再一次拉攏宋國。最後,還狠狠報復了當年不禮他們的曹衛兩國。

重耳大喜,立刻照此執行。

在重耳看來,楚國人絕不會同意齊秦的調和,齊秦被激怒之後,就會率領兵馬前來會合,到時,晉聯軍的實力就足以與楚聯軍一較高下。

可很快,他又收到了一個意外的消息。

楚成王竟然同意了齊秦的調和,率先退兵了。


這是一場極高水準的腦力激盪。晉楚雙方雖然還沒有直接對戰,但已經在不同的場合暗中遞招。

在先軫出策之前,重耳雖然連勝二國,但他並沒有撼動楚軍。

楚成王坐圍宋國,勝券在握,而當楚成王收到齊秦兩國的調停信後,他很快就猜到了重耳的意圖。

是繼續賭上楚國大軍,一舉鞏固楚國的霸業,還是就此退去,保留實力?

權衡再三,楚成王選擇了退去。

這不是一個容易做出的決定,更不是一個懦弱的決定,這是無比複雜的戰局上難得的冷靜與忍讓做出的決定。在先軫的計策一出時,楚成王就知道絕不可能取得這場較量的勝利。而承認自己的失敗,才有機會贏得下一場。

於是,楚成王先行從齊國退回到楚國申縣,然後給半圍攻半斷後的楚國令尹子玉下令,告訴對方不要跟晉國作戰。

楚成王得到了子玉的答覆。

我必須與晉侯一戰!

下集請見:荒謬!「解夢」居然決定春秋第一大戰的成敗?

推薦閱讀:

荒謬!「解夢」居然決定春秋第一大戰的成敗?

[漫畫] 春秋大亂鬥:如果周天子是級任導師…

[漫畫] 戰國大亂鬥: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中原(上)

《秦始皇》、《帝國崛起》、《敵我之間》︰一場歷史的思辨之旅套書

螢幕快照 2015-11-17 下午5.27.53

  秦始皇︰一場歷史的思辨之旅

臺大學生口耳相傳「四年修不到,成終生遺憾」名師!
超過43000人爭相搶修的超人氣課程,首度結集出書!

秦始皇十三歲繼位,二十二歲剷除權臣親政。他忍辱負重,重用任何對自己有利的人才。他更事必躬親,貫徹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的強勢改革。但最後他所得到的結局,卻是身腐屍臭,斷子絕孫。他強盛的天下,短短三年便一敗塗地、灰飛煙滅。回顧秦始皇充滿爭議的一生,讓我們不禁思考:像他這樣聰明絕頂、意志剛強的人物,為什麼會讓自己一步一步地走向滅亡?他究竟是殘酷無情的暴君、剛愎自用的昏君,還是一位勇於改變世界的強者?

  《帝國崛起︰一場歷史的思辨之旅2

繼《秦始皇》轟動兩岸,掀起討論熱潮後,
《帝國崛起》再次帶你深入歷史成敗興衰的關鍵時刻!

秦國原本是最窮最弱的國家,但秦孝公力圖自強,選擇「強道」作為國家未來的道路,終於讓秦國成為天下最強的國家,統一了六國。花費數百年的奮鬥,從最底層爬上來,最後取得了最輝煌的成功,這是一個多麼令人振奮的故事。然後竟然在短短的十四年內,這麼強大的王朝就轉眼灰飛煙滅,這又是一個多麼令人悲哀的故事。以「強道」治天下,讓秦國成為戰國時代最後的勝利者,但將「詐」與「力」發揮到極致的結果,又將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敵我之間︰一場歷史的思辨之旅3

引起兩岸話題沸騰的「大秦三部曲」震撼最終回!
人生成敗的關鍵不在能力,而是你最終做了什麼選擇!

被復仇蒙蔽的太子丹與將理智置於感情之上的秦王政,他們的人生宛如強烈的對照。秦王政唯才是用,重用李斯統一了天下,但最後卻被出賣;太子丹禮賢下士卻滿腹猜疑,以致「荊軻刺秦王」成了千古悲劇……敵我之間,如此難辨;禍福之間,難以預測。歷史告訴我們,人生有不同的選擇,而不是只有一種標準答案!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今日頭條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

One thought on “他是春秋最「痞」的國君,每次出征全中原的國家就一起倒楣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