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523a4c4164042

 

回家過年,是自古而來的傳統文化,尤其是出門在外的游子們,總是希望在年間期間能享受一下「家」的溫暖。但是,在回家之前還有一件更大的事情在阻擾著游子們。

那就是「返鄉車/人潮」,雖然台灣不大,各種交通工具也多,高鐵、火車、客運、開車上路任君選擇,但每年到了這個時間免不了的還是:塞爆了!

不曉得各位〈視界奇觀〉看官們,是不是有人正塞在路上呢?今天蛋編要介紹的是一個和「回家過年」有關的故事,時間是古代…


既然是回家過年傳統,那這件艱難的事,放在古代社會,又是一出怎樣的光景?

大多數朋友對於古人過年回家的印象,多半來自民間戲曲甚至影視劇。

在那些講究美滿的故事中,古代的回家之路,也總是浪漫滿途,要麼是雋永書生,帶上小小書童,一路吟詩賞景,倘是運氣眷顧,沒准也有豔遇趣事,也要麼是豪放詞人,一葉輕舟乘風破浪,一路灑下豪邁詩興。

或還有風光的貴人,坐著富麗堂皇的大轎,一路喧囂招搖,在鄉人滿滿的羡慕中衣錦還鄉。相關的趣聞故事,從評書戲曲到影視一直流傳,惹來後人滿滿的羡慕,從來不少。

古人的過年回家,真個又浪漫又簡單?



其實只要看看古代的交通條件,就知道古人想在過年回個家,真個只是看上去很簡單。

古代的交通條件,從路線到工具,完全的不發達。

就以路線來說,最方便的路途,也就是驛道,說是道路平整,看看今天留下的遺跡就知道,一樣的崎嶇不平。像幾條古代著名的驛道路線,許多旅行團以此為賣點出團觀光,但經常是兩條腿走沒幾步,就到抽筋了。

古代最簡單的回家方法:倆條腿走路?一路跋山涉水走回家?更不說碰上不太平的年月,沿途的盜匪打劫,各種不安定因素,回家的路,只有危險兩個字。

而比起回家風險更現實的,是成本。包括時間和金錢的成本。

像影視劇裡常見的乘車馬回家,放在古人那裡,真個是有錢人才負擔的起的事,而且哪怕再有錢的人,這事也要格外掂量下:以唐朝最繁榮的開元年間來說,九品官的工資,每月不到四千文錢,詩聖杜甫當時就做到這個職務,差不多就是這生活水準。


但要回趟家,得花掉多少錢呢?如果是雇車馬的話,平均每一百里,馬車的收費是一百文錢,如果碰上山路,就要加到120文。也就是說,如果杜甫要從長安回四川,一路就要不停的加錢。以馬車每天走七十里來估算的話,杜甫回家要花多少錢,這個簡單的數學題,怕是要把他一年的血汗錢都算走!

像這樣的回家方式,一般老百姓負擔不起,而大多數窮書生們,基本都是倆條腿走,有些人為了回家,有時就要提前半年動身,一年的時間,大半都搭在回家的路上。

由於回家太難,所以經濟條件有點困難的古人,哪怕是名人,有時候也是能不回家就不回家。比如明朝內閣首輔楊廷和,當年在北京讀國子監時,大約七八年沒回過家,每次老師敦促他回家,都是苦笑說花費太大,實在回不起。直到後來科場登第,才在春節風風光光回了一次。從北京到四川一路顛沛,終於回到老家,見了親人就失聲痛哭,真個是想壞了。

但這還算是幸運的,所以為什麼中國古代的詩詞中,思鄉的詞如此多,回家難是個大原因。


不管返鄉過程有多苦,只要踏進家門,吃上一口媽媽煮的飯,心裡暖了。所謂的苦,也就拋到九霄雲外。

但是放在古代,這事卻真心不一定,因為真正的返鄉痛苦,可能才剛剛開始。

首先比較苦的,就是大年初二回娘家,古代路窄交通落後,到了這種家家齊出動的情況,塞車的情況可以想像。

最典型的,就是唐朝相國袁滋,這位大唐名臣從來以心態好著稱,做相國的時候,也趕上大唐比較衰的時期,從吐蕃入侵到藩鎮割據,啥噁心事都趕上了,卻出名的淡定,以穩重著稱,好些作難的國家大事,都能被他輕鬆解決,堪稱一代名臣。

可就是這樣的名臣,卻偏在春運中抓了狂,他有一年大年初二,陪娘子回娘家,就遇到了恐怖的塞車事件,從他家到夫人家,短短的兩縣交界幾步路,居然就堵到一眼望不到邊。後來他在自己的文集裡,曾經真切記錄了當時的感受,說自己恨不得插上翅膀,直接飛過去。十足是氣得崩潰了。那一次塞車,曾把袁大人也折騰的心力憔悴,過完年就病倒,歇了足足一個月病假。後來接受了教訓,每次大年初二回娘家,一定要早走!


陸路難走,南方的水路也抓狂。特別是到了明朝中晚期的江南,商品經濟高度發達,逢年過節的走動也特別多,特別是大城市的水上碼頭,那更是熱鬧一團。明朝內閣大學士王錫爵,春節期間去松江找親戚,就硬給堵在了碼頭,整個碼頭上全塞滿了船,根本靠不進去,王大人在船上足足堵了一天一夜,帶的糧食都吃光了,直餓的兩眼發黑,最後還是讓僕人拿著名帖,搭別人的小船找到松江知縣,才算給解救出來。

但王大人比起老百姓來,他還算幸運,畢竟是官員,還有特權,普通百姓卻沒這麼幸運了。

尤其是讓人生氣的是,明代的江南,商品經濟深入人心,春節漲價風潮也大起,像江南大地,當時也是大批外來游子們雲集,像各個宅院的夥計,主要都來自於湖廣地區,而家裡的奴僕特別是僕婦,好多都來自於安徽地區,一到春節期間,大多都要回家,給多少錢也不留。


可回家就難了,以蘇州為例,萬曆年間的蘇州,每到春節前後,船舶的漲價風朝盛行,甚至最嚴重的時候,雇船的費用要翻十倍。連船上撐船的船家,行船的時候還要小費,否則經常行到一半就罷工不幹。每次的回家路,就是挨宰路。

江南當地一些書院的學生們,就在各種文章裡,記錄了逢年過節的艱辛回家路。這樣的風氣,有時候朝廷也忍夠了,從明末到清代,地方政府也曾多次重拳,嚴打春節漲價風,比如康熙年間的江蘇巡撫湯斌,曾經在某年春節重拳出擊,嚴打春運亂漲價現象,單罰金就罰了三千多兩:全用來給書院的學生發補貼獎勵了。

但相比之下,卻還是學生福利比較多。特別是優待學生士子的明代。每到過年回家的時候,不但可以給學習良好的學生提供路費補助,免費吃住國家的驛站,而且還額外發錢糧,照著明初大學士宋濂的說法就是:我在元朝的時候,當時讀書人沒有地位,讀個書各種苦,大明朝過年回家還發東西,不效忠朝廷行嗎?


窮人回家難,但等著浩浩蕩蕩的返鄉人潮過了,留下來的人,也會發現各種不適應。以張溥的記錄,當時江南的一些大戶人家,到了春節期間,經常連家裡的僕人人手都不夠:都回家過年去了。街上的酒樓裡,連酒保都成了稀罕貨,有些酒保一天要在好幾個酒樓裡跑場子。上街喝個酒,饒是過年氛圍熱鬧,卻也發現似乎一夜之間,城裡人少了好多。

推薦閱讀:

從除夕到元宵,過年每天要幹什麼?

「穿越」巧遇「寒流」怎麼辦?放心,古人比你更懂得禦寒!

這是什麼店?甫開幕英國人就買瘋了!

過一個歡樂的宋朝新年

getImage (1)

會吃,會玩,
宋朝新年比聖誕節更熱鬧

宋朝是個魅力十足的朝代,商業發達、文化繁榮,市井小民的小日子過得舒舒服服、多采多姿。距離我們七、八百年,但現今的新年習俗幾乎都能從宋朝找到源頭,像是祭灶、擺春飯、壓歲錢、除夕守歲、元旦燒香、貼春聯、放鞭炮、初二回娘家、十五元宵等,都能和宋朝遙相呼應。

但宋朝過年還是有些與現代不太相同的地方,你知道皇帝過年仍然得上朝嗎?宋朝人的春節假期比現代人短?宋朝的冬至和臺灣的尾牙有何異同?送灶神的習俗有何特殊之處?宋朝人採買哪些年貨?春聯怎麼貼?壓歲錢怎麼發?怎樣祭祖、拜年?年夜飯餐桌上有哪些菜色?且聽作者娓娓道來,看看會吃、會玩的宋朝人怎樣把新年過得豐富又熱鬧,書末並附宋朝新年小辭典和新年習俗。閱讀本書,有如身歷其境般趣味盎然,彷彿與宋朝人一起度過既熱鬧又舒心的新年。

  ◎ 肥冬瘦年,餛飩餺飥
冬至不吃湯圓,年夜飯只吃麵條

  ◎ 隨年壓歲,大小有別
壓歲錢大放送,哥哥、姐姐領得多

  ◎ 義會、關撲樣樣來
辦年貨缺現金?沒關係,分期付款或賭運氣都行

  ◎ 宋朝人過年愛打馬
宋朝人過年打什麼馬?怎麼打?

  ◎ 李清照其實很愛賭
暗器功夫了得,骰子、牌戲都擅長

  ◎ 十五元宵,華麗收尾
雜技、魔術、馬戲、說書通通有,全部免費同樂

購買過一個歡樂的宋朝新年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今日頭條,文/張嶔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

One thought on “中國古人的春節心聲:回家過年難,過年在家更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