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7492_10208544532673263_6044545590227872223_n

新年才開盤一週,前4個交易日,中國股市已經提早下班兩回,無怪乎中國網民稱讚:

證券工作真是好,
其他行業比不了;
牛市時候掙錢多,
熊市時候下班早。

之後又有段子:

證監會主席尚福林,在位時股票十年上漲為零,故名為:”上浮零”;

繼任主席郭樹清在位時股票從3000點到2000點,故名”哥輸清”;

現任主席肖鋼上任之後真的是削光所有股民,故名”削光”。

三位證券大管家,湊一名聯: 上聯:十年一夢上浮零; 下聯:一朝醒來哥輸清。 橫批:熔斷削光!

來看看這篇酸味十足的評論,想想今年你的投資策略為何呢?


熔斷走了,他在中國的股市上只呆了七天。中國證監會在2016年1月7日的晚上發布公告,暫停了這項新生的制度。

人們對他寄予厚望,然而在這短短七天內他鬧了四回,把中國a股的滬指從2015年最後一天的3539點砸到了3125點,6.66萬億市值蒸發,而這還是在其中有三天沒有開市的情況下。股民把他鬧的亂子稱作“股災3.0”,因為大家伙兒真金白銀沒了。

如今他走了,在周四半夜,在所有人的議論紛紛中,以至於很多股民其實還沒有看明白他長成什麼樣子,也忘了曾經對他的期待。

  安靜的熔斷,在美國出生十年才觸發

熔斷的祖宗是美國人,最早由美國的紐約股票交易所在1987年提出,以避免發生類似“黑色星期一”的股災,他的責任就是隨時準備修理大盤指數,1988年他正式在美國“出生”了。

不過在美國的熔斷比較克制,出生後在近10年的時間里他就在美國股市邊上看著,一次也沒有觸發過,也沒有抱怨什麼,很多人壓根就沒有注意到他。

直到1997年10月27日(星期一),當天美國道瓊斯指數暴跌554.26點(7.18%),終於輪到熔斷先生出手了。

根據美國證監會的記錄,道指在當日下午2時36分因下跌350點暫停股票、期貨、期權交易30分鐘。3時6分恢復交易後,道指繼續急劇下跌,並於3時30分下跌550點,觸發熔斷機制,因此提前半小時收盤。

第二天,10月28日,道指大幅反彈337.17點,漲幅4.71%,收於7498.32點。似乎熔斷先生的工作還算做的不錯。

然而美國證監會的調查卻沒給熔斷好臉,sec市場監管部研究認為第一次觸發熔斷,可能對市場下跌起到了助推作用。

sec給熔斷的評語里有兩點批評,首先是嫌他的脾氣太急,應該提高觸發門檻;其次容易情緒化,投資者對二次熔斷的擔憂,加劇了最後階段的下跌,非常規的交易暫停,又可能會導致拋壓向期貨市場傳導。

不過sec還算給面子,指出27日市場的表現再次證明,監管層需要階段性的對熔斷機制進行測試,確保其能夠適應市場的發展變化,適應更大的交易波動和價格波動。

於是,脾氣急、情緒化、需要調整,這就是熔斷第一次的工作評價了。不是他故意要這樣,他就是這樣的性格。

  外國的熔斷,在中國曾被當做大救星

雖然現在熔斷先生被叫停了,但是一開始他是被中國人當做救星來著。

資料顯示,證監會主席肖鋼第一次公開提及熔斷,是在2013年11月舉行的第四屆“上證法治論壇”上。“光大烏龍指”當時引發各方對熔斷機制及交易取消機制的討論。談及熔斷機制時,他舉例稱,當交易出現特別異常情況時,如2分鐘內股票暴漲5%,就要暫停交易10分鐘,有些交易需要取消,這在一些境外市場是普遍做法。

而如果看一下百度指數,你會發現熔斷這一次來華的輿論高潮大致分成三個階段:2015年8月24日到9月14日、2015年11月27日到12月7日、2016年1月1日到現在。

第一個階段的開始是8月24日,那天紐約三大股指期因跌幅過大觸發“48號規則”,一度被暫停交易。於是國內很多媒體都說這是觸發了熔斷機制。但事後看,“48號規則”是一項盤前機制,跟熔斷長的有點像,其實不算是熔斷本人出馬。

不過對於中國老百姓來說,並沒有分太清楚的必要,那時候中國股市正處於2015年的第二次股災中,政策調整招數用盡,國家隊已經殺的人仰馬翻,許多可憐的小散戶這時候需要一個大救星,就如同在沙漠里被渴急了的人,這時候哪怕是一灘泥水也可以讓他們立刻撲上去解渴。

而熔斷先生這時候被大家看見了,美國籍,能停止交易,能給一個冷靜期,能……。其實很多人也未必真知道能怎麼樣,但是媒體都很關注,股民也很關注:這會不會是我們等了好久的救星?

看著,有點像啊!

  研究的熔斷,證監會表態挺重要

既然在美國發揮了作用,能不能在中國也上崗呢?許多股民也開始議論開了。

此時,一些媒體也開始討論引入熔斷先生的可能性,比較有代表性的是新華社在8月25日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國要引入熔斷機制嗎?》。文章稱有專家表示,衍生產品市場采取熔斷機制有必要,而對a股現貨市場來說,目前漲跌停限制基本可以達到對日內波動風險的管控,熔斷機制的作用可能有限。

應該說這是一種比較曖昧的態度,我們看人家那東西好,又不愿意承認自己這邊的東西有缺陷,有點像是一個青春期的小伙子,渴望著軟玉溫香,卻不肯直說出來。

當然,也有比較猛的,《中國證券報》在8月31日就刊發文章《“極端市”頻現 應考慮引入熔斷機制》,文章引用東吳期貨研究所所長姜興春的看法:通過熔斷機制讓市場參與者重視風險並理性對待當前行情,短時間暫停交易讓市場多空保持理性以及正確評估市場未來走勢,以做出風險管理決策,同時也對程式化交易稍有所干預。

於是熔斷這時候就如同一個好萊塢明星,盡管大部分中國人沒見過,但是卻擁有了眾多粉絲。那時候的媒體和業內人士,多多少少要聊兩句熔斷的事情,否則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做財經的。

這時候中國證監會表態了。2015年9月6日,證監會負責人晚間答記者問時表示,證監會將研究制定實施指數熔斷機制。

你看,官方說要研究實施了,這說明肯定有用嘛。

2015年9月7日,上海證券交易所、深圳證券交易所和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發布征求意見通知,擬在保留現有個股漲跌幅制度前提下,引入指數熔斷機制。

既然是征求意見,那大家就不客氣了。很多專家學者、媒體大咖就開始了對熔斷先生的熱捧,就如同這個國家改革開放之初熱捧許多“外國月亮”時一樣,這也有利,那也適合,各種好處。熱熱鬧鬧地過了一個禮拜,直到下一個熱點過來。

到此為止,熔斷先生渡過了他在中國的輿論第一個高潮期,而人們對他的期待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但好像沒什麼人提到:他來了,萬一不行怎麼辦?

  定下的熔斷,就盼著他趕緊來了

11月27日,熔斷終於定下了他來中國的行程。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張曉軍表示,中國版的熔斷機制將在完善必要程式後向市場發布。那一天a股在多重利空因素疊加下大幅殺跌,創業板暴跌6.48%,滬指暴跌5.48%創3個月最大跌幅,近300股跌停,700多只股跌幅超9%。

這也掀起了熔斷在中國第二個輿論高潮。

比較主流的一種情緒當然是“盼”。比如11月30日,國際在線發表文章《中國重啟ipo 專家建議股指熔斷機制盡快實施》。文章稱“股市異常波動後,現存制度設計的不少漏洞需要完善,為保護市場投資者利益,熔斷機制有必要盡快推出。”

同時也有一種情緒是“怨”,比如11月28日的楚天都市報就在一篇《滿倉股民1天虧掉1個月利潤》中特別提到了熔斷還沒有實施,而許多媒體也都有意無意地提到應該讓熔斷早點來。甚至有媒體直接指出,之前的股災中,管理層的“失誤”之一就是沒有實施熔斷機制。

這時候的熔斷成了箭在弦上,由不得你不來,你不想來也得來,因為中國人需要你!

12月4日,經中國證監會同意,上交所、深交所、中金所正式發布指數熔斷相關規定,並將於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人們更加熱烈地議論著這個等了好久的家伙,又紛紛把關於他的美好暢想重新歌唱。一位業內專家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熔斷機制方案落地,資本市場制度建設再進一城。”

而就連當時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出席香港經濟峰會後也表示,內地股市引入指數熔斷機制對本港有一定影響,同時會帶來機遇,故需繼續做好風險管控。

大家都在欣欣然,都在等待著熔斷帶來的好處,然而李小加說的“風險管控”究竟意味著什麼呢?似乎往深處著想的人並不多。

這時候,就算一些學者和業內人士對熔斷仍然心存疑慮,在全國一片“過年吃餃子”的氛圍中,又有多少人會提出來呢?即便提出來,又有多少人真的聽得進去呢?

其實在12月4日當天,群益證券上海代表處副代表林靜華在接受《經濟通通訊社》詢問時表示,熔斷機制身作用有限。

而在12月7日的中金網,一篇題為《股市熔斷機制能控風險?可笑!》就提出,歐美股市采用的是t+0,雙向交易制度,沒有漲跌停。這與我們的熔斷機制本質完全不同。熔斷機制不可能控制得住杠桿資金的止損踩踏。所以,即使有了熔斷機制,一旦中國股市中的杠桿資金再度面臨爆倉時,股災依舊會重演。

會重演?當時如果你看到這篇來自黃晟俊的文章時,你信嗎?筆者當時肯定不信,因為筆者當時和很多人一樣,也在等待著那個大救星、大明星——熔斷先生。

看你的了,熔斷先生!

  首日的熔斷,出手之後被調侃為“測試”

2016年1月1日,熔斷先生到了中國,但是那一天大家都在放假,於是熔斷先生依舊保持著他大明星的風范,所有人都拭目以待他的首次登臺表演。

終於,到了2016年1月4日,早盤兩市雙雙低開,隨後滬指一度跳水大跌,連破3500點、3400點,各大板塊紛紛下挫。熔斷會出手嗎?節前媒體觸發熔斷閾值或是小概率事件”的報導言猶在耳。

午後,滬深300指數在開盤之後繼續下跌,並於13點13分超過5%,引發熔斷,三家交易所暫停交易15分鐘。會連續熔斷嗎?“不會啦,連續熔斷是小概率事件!”許多網民在股吧看到這樣的留言。

15分鐘後交易恢復,滬深300指數繼續下跌,並於13點34分觸及7%的關口,三個交易所暫停交易至收市。

這是怎麼回事?第一天熔斷就發生了!而且連續出手了兩次!美國人可是等了將近十年才等到這一刻,而我們只用一天?

理智的媒體開始分析,理智的專家開始解讀。

華夏基金陽琨指出,領跌的股票以創業板為主,部分原因可能是市場獲利回吐;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認為,暴跌有其深層次原因,除了技術層面的調整以外,負面新聞的夸大和炒作給市場帶來了恐慌;

新華社再次發文:觸發熔斷並非“大概率事件”;

開源證券高級規則分析師楊海則認為,減持壓力主要不是來源於主板,主要是來源於創業板和中小板,這些公司整體估值偏高。

而此時並不是很理智的股民開始編排各種段子,甚至認為這是高層為了“測試”熔斷先生,盡管這種猜測毫無道理,也沒有任何跡象顯示高層有這方面訴求,但是“實盤測試”就成了一個有趣的段子,成了很多股民對這一天熔斷先生表現的調侃。

證監會新聞發言人鄧舸當日表示,熔斷機制是一項全新的制度,市場對新規則需要有一個調整適應的過程。

至於有一些專家質疑熔斷是否在中國的發展“水土不服”,鄧舸表示,引入指數熔斷機制是一項全新的制度,在我國還沒有經驗,市場對新的規則有一個逐步調整適應的過程。

好吧,這好像是我們自己的問題,而不是熔斷的,熔斷仍然是個好同志,我們給他時間吧。

  可怕的熔斷,他成了股災3.0

1月5日,心有余悸的中國股市再度開盤,一度逼近熔斷先生,但是最終沒有,權重護盤之下滬指報3287.71點,跌0.26%。

1月6日,a股在煤炭、鋼鐵兩大權重板塊帶動下強勁反彈。上證綜指重回3300點上方。

確實沒有接著熔斷,確實沒有再引發問題,股民的心開始放進肚子里。

知名經濟學家馬光遠在5日晚上發表的文章中,干脆明確地表示:“把2016年第一天的市場暴跌歸結於熔斷機制都沒有任何道理。”他甚至打了一個略顯不雅的比喻:“一個男人疲軟,別把責任推給安全套。”

這樣,似乎熔斷先生已經可以和我們的股市和平共處了,似乎這個大明星之前是被我們冤枉了,似乎我們不再需要擔心熔斷先生的出手了。

1月7日,早盤9時42分,滬深300指數跌幅擴大至5%再度觸發熔斷線,9時57分恢復交易後僅3分鐘,滬深300指數二度熔斷。這是2016年以來的第二次提前收盤,同時也創造了休市最快記錄。

一個段子是:證券交易員下班遇到了早高峰。

在一個瞬間,熔斷先生把很多股民搞糊涂了,“小概率事件”、“實盤測試”、“適應過程”,這之前一切的說法突然都不靈了,他在我們反應過來之前就結束了戰斗,許多人甚至在那一瞬間感到不知所措。“我還吃早飯呢,就停盤了。”這樣的話絕非只是一個笑話了。

人們依然互相調侃著,用網絡段子這種方式來緩沖熔斷先生帶來的震撼,於是借辣椒面的隔壁老王被下班早的人碰到,於是央視的證券節目被調侃只能干說一整天,於是遲到15分鐘的員工被扣全天工資……。然而真的有人笑得出來嗎?知名公眾號《金融八卦女》為當日的段子合集起標題是“看完我也就笑著哭了3遍”。

這樣的反應在那一刻代表了很多股民的心態,6.66萬億市值蒸發,許多人被狠狠地套牢,賬面上的虧損顯而易見,而平時還可以指望的的v形反彈卻不可能出現。那條分時線,就如同失去活力的心電圖,在跳動幾下後劃出了一道驚心動魄的直線,就不動了。

於是,股民管熔斷先生叫“股災3.0”了。

  離開的熔斷,留給我們的是什麼?

實際上,在4日的兩次觸發熔斷之後,外媒率先提出了對中國股市熔斷機制的質疑。路透社網站1月4日晚間發布的報導稱,熔斷機制實施首日大盤的表現,被很多投資者認為違反制度設計時希望冷靜市場的初衷,反倒起到助漲助跌的作用。

文章轉述了長城證券規則團隊的看法:存在熔斷機制時,買盤會考慮可能觸及熔斷機制,明日存在不確定性,所以買盤就不會急於抄底,寧愿等到明天。

該團隊的簡評提出,美國股市是實行t+0同時沒有漲跌幅限制的,而a股是既有漲跌幅限制,又有熔斷機制,同時又是t+1的,這種制度組合的合理性值得商榷。

而在1月5日,新華社也引述市場人士的話說,現在來看自相矛盾的政策應該相互取消,比如說加指數熔斷就要放開t+0,或者是個股的漲跌幅。

但是這些報導並沒有真正動搖熔斷先生的形象,在那個時刻很少有人想到會讓他離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盼了太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想的太好,直到1月7日他再次出手。

均衡博弈公共研究院認為,熔斷機制推出以來,中國股市的交易漏洞已經被全面放大,在7日不足十五分鐘的盤面上已經有充分的展現。

於是人們突然醒悟了,什麼“不斷完善”,什麼“需要時間”,什麼“不能怪安全套”都成了笑話,一些人們干脆怒氣沖沖地喊著:暫停熔斷,讓他滾蛋!

這時候的熔斷先產生了罪人,成了過街老鼠,而關於他的觀點也分成了兩派。

一派持堅決讓他走人的觀點,經濟觀察報指出,目前市場上反對這個機制的聲音不在少數。券商們的態度也從熔斷機制提出時的“懵懵懂懂”到第一次熔斷啟動時的“有點不知所措”,演變為第二次熔斷觸發之後的生死存亡關頭“憤怒與無奈”。國內一家中型券商營業部工作人員對記者說,呼吁立即取消熔斷制度,或者直接停市研究新方案。

中國政法大學資本研究中心主任劉紀鵬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如果從形式上看,我建議直接廢掉熔斷,這個機制實施效果很不好。”

另一派仍然為他說話,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則對記者表示,目前觀察的樣本太少,短暫幾個交易日的實踐無法下結論。但是很多人把熔斷機制看作是這幾天暴跌的替罪羊,這是有失公允的,今年兩次暴跌“撞上”熔斷啟動只是一個巧合。

關於這個問題沒有爭論多久,7日晚間,網上就流傳出了證監會要暫停熔斷制度的風聲。

之後一些小網站發布了沒有信源的訊息,這時候人們還是將信將疑,直到晚上上海證券交易所、深圳證券交易所、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宣布:為維護市場穩定運行,經中國證監會批準,自2016年1月8日起暫停實施指數熔斷機制。

證監會新聞發言人鄧舸就此表示,熔斷機制不是市場大跌的主因,但從近兩次實際熔斷情況看,沒有達到預期效果,而熔斷機制又有一定“磁吸效應”,即在接近熔斷閾值時部分投資者提前交易,導致股指加速觸碰熔斷閾值,起了助跌的作用。權衡利弊,目前負面影響大於正面效應。因此,為維護市場穩定,證監會決定暫停熔斷機制。

這樣的答案似乎是一種折中,既沒有把熔斷先生定為股市大跌的元兇罪人,但是又以一種“覺得你沒用”的方式將他打入冷宮。這似乎讓之前的爭論化於無形。

荊楚網對這樣的結果評價是:業內點贊。

銀河證券首席規則分析師孫建波的評價是:為制度糾偏的效率點贊 。

《新京報》發表評論:暫停熔斷,有錯就改善莫大(博客,微博)焉。

證券時報網發布了對熔斷機制六大反思,包括是否觸發大跌、能否抑制市場波動、是否下跌加速器、是否引發流動性、熔斷制度和漲跌停制度作用重疊、a股的特殊背景是否與“熔斷機制”衝突這六個內容。

不過更多的人在關心:明天的股市會怎麼走?怎麼把錢掙回來?哪些板塊會有上漲空間?哪些藍籌值得我們購買?

而關於熔斷先生,似乎他就不再重要了。盡管我們用了近半年時間呼喚,盡管如鄧舸所說“引入熔斷機制是在2015年股市異常波動發生以後應各有關方面的呼吁開始啟動”,盡管我們之前曾經提出了種種熔斷先生的好處,盡管我們之後又提出了種種熔斷先生的缺點,但這時候他似乎已經不重要了,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了,比如聊聊注冊制。

那麼熔斷先生還會回來嗎?什麼時候會回來?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回來?熔斷觸發的閥值會有所改變嗎?或者那些細節將做修改?會有與之配合的“t+0”制度被考慮嗎?

無可否認的是,我們的股市制度需要完善,然而在完善的過程中,我們該如何引入國外的制度?該如何考量其效果?該挑選怎樣的時機?該如何搭配與之相適應的制度條件?該如何做引入的前的輿論準備?

熔斷先生走了,至少是暫時的離開,他究竟給我們留下了什麼?

走好,熔斷先生。

相關閱讀:

[長文推薦] 從生物學看「網路經濟」:錢是這個世界上最聰明,也是最負責任的東西!

「令人不寒而慄!」霸氣李嘉誠,暗藏機鋒回應對於撤資中國的批評!

巴菲特談接班人、中國股市及選股策略,波克夏股東會八大重點整理及問答全記錄

獵豹財務長投資的邏輯

螢幕快照 2016-01-08 上午10.50.40

知名財經作家─獵豹財務長郭恭克再度回歸出擊
多年淬鍊,這一次要讓你重新找回投資的常勝法則

本書透過嚴謹邏輯學理方法,進行投資本質思考,找出長期投資失利病因;透析股票價值評價程序與要點,建立克服非理性追高殺低的信仰力量。

本書中彙總三大洞見與五大投資關鍵因素,讓股海浮沉的你再度建立正確的投思考方法與隨之建立的信仰力量,穩固投資多勝少負的最根本基石。

書中更收錄作者多年投資生涯的經歷智慧,一一點破所有投資者在操作時常常犯而不自知的錯誤行為與思考,不論是初學者或是老手都能夠從中獲取寶貴經驗

購買《獵豹財務長投資的邏輯》請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和訊網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