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0147022_6265985

1895年12月28日,是世界電影史上值得紀念的日子,法國的盧米埃兄弟在巴黎嘉布欣大道上的咖啡廳地下室,公開放映了他們所拍攝的數部短片。此次放映時間加起來總共僅二十幾分鍾,入場觀眾必須付1法郎的播映費,被公認為首次公開放映的電影。而當天安排最先播放的影片《火車進站》,也就成為世界電影史上第一部公開放映的電影。

《火車進站》

《火車進站》電影的發明者盧米埃兄弟,拍攝的世界上第一批影片,就是這些情節簡單的近乎粗陋的短片,開創了電影的歷史.1895 年盧米埃兄弟向大眾展現《火車進站》的畫面時,觀眾被幾乎是活生生的影像嚇得驚惶四散。從此,由他們所啟動的活動攝影(cinematogrphy)不只在人類紀實工具的發展史上展現了劃時代的意義,火車進站的鏡頭也象徵了電影技術發展的源起。

火車與電影

侯孝賢談到他的電影《珈琲時光(Café Lumière)》時提到「火車和音樂其實是一件事,都是流動的事物,流動的感覺」,「坐咖啡廳就像坐火車一樣,」侯孝賢表示:「幌啊幌的,那種平穩的節奏,人就恍神了,很容易就會睡著,就會有很多影像浮現了開來。」

而電影,就如同火車、音樂一般,都是流動的藝術。

2011年的時候,顧長衛導演的新片《最愛》上映,姜文在其中客串了一把,他扮演的是一個火車司機,只大概一到兩秒的鏡頭,操著一口方言,說了句王八操的,便火速絕塵而去,一臉的粗鄙和荷爾蒙,直直的散發著雄性氣息,就如那火車疾馳而過時發出的霸氣鳴響。

姜文在電影「最愛」中客串火車司機

姜文絕對是愛火車的,也深刻的瞭解火車在電影中的意象表達,在姜文導演過的四部電影中,其中便有三部曾經出現過火車的場景,並且都不一般。我印象比較深刻的《陽光燦爛的日子》裡,馬小軍一幫人和另一幫人在天橋底下約架,一堆人摩拳擦掌,青春的荷爾蒙不安的鼓譟,這時,一輛火車咣噹咣噹的開過,將整個場面緊張悸動又惴惴不安的氣氛烘托到了極致。

《太陽照常升起》裡的火車

在《太陽照常升起》裡,姜文用兩輛蒸汽機車拉著十輛守車前進,這是一個遠鏡頭,緩緩的,猶如時間流逝;而到了《讓子彈飛》中,第一幕,姜文便用八匹馬拉著兩節火車疾馳而來,吃著火鍋唱著歌就開始了整部電影,而電影的最後一幕,也正是這樣的馬車,鬧轟轟的疾馳而去,為整部電影劃下意猶未盡的句號。

《陽光燦爛的日子》裡群架,天橋上是一列哐當哐當而過的火車

火車來了,便開始了新故事,火車走了,並不是結束,起承轉合,他又將在另一個地方開啟全新的故事。

火車,是現代工業文明的標誌之一,19世紀初,火車伴隨著蒸汽時代的到來而橫空出世,其龐大的身軀和鋼鐵造型讓人心生敬畏。蒸汽火車隨著歷史巨輪滾滾前進,強勁的動力系統和風馳電掣的速度日新月異,幾乎每一個時代的更迭都彰顯在火車新舊的更替之上。火車是力量和霸道的象徵,它有著自己專屬的軌道,無論是穿越荒原還是城鎮,田野還是異國,火車總是顯得滾滾而來氣勢洶湧不由分說,將時間過往一併拋在腦後,粗獷和乾脆。

自1895年,盧米埃兄弟用活動攝像機拍攝出《火車進站》並公映,標誌著電影誕生,此時便註定著電影和火車的不可分割。如果說電影是造世界的原動力,那麼火車就是引領觀眾進入新世界的一種參與者和推動力。當一輛火車駛進電影世界,就像是一股外來的強勢的新生力量注入死氣沉沉的生活,勢必將我們帶進一個未知的全新的異夢世界。

英國的九又四分之三站臺

電影《哈利波特》系列第一集,年幼的哈利波特前往霍格華茲魔法學院學習魔法,他來到九又四分之三月台,穿過牆壁,映入眼簾的便是一輛輛氣勢磅礴的蒸汽火車,就這一副牆壁內外世界的對比,這一輛輛造型古樸的火車似乎就是在歡迎著哈利來到全新世界。而隨著火車的啟動,向魔法學院疾馳而去,也正式開啟了哈利波特最偉大的魔法征途。

火車向前行駛,他帶著某種目的性,本身就是一種冒險,冒險的過程伴隨著無數的新奇體驗,同樣也有著無法預知的危險。而火車本身封閉的空間又是製造懸疑的好地方,甚至連火車與鐵軌摩擦發出的聲響都是天然的烘托緊張氣氛的元素。細數電影的歷程,火車是許多懸疑片動作片驚悚片經常喜歡選用的場景之一,也是許多劇情片製造矛盾和情緒爆發的地點或者陪襯。

經典電影《東方快車謀殺案》便是圍繞火車上的一宗謀殺事件進行下去的;韓國的一部懸疑片,甚至直接把片名叫成《火車》,而動作片中,無論是007,蜘蛛俠,蝙蝠俠,成龍都曾在火車上或者火車頂端有過生死搏鬥。就連劇情片《天下無賊》裡劉德華也曾在火車頂上和葛優有過小小的較量。又比如電影《雪國列車》《2046》這兩部帶著點科幻色彩的劇情文藝片,整部電影都是在火車上完成故事的講述。

《薄荷糖》火車回溯的鏡頭

火車的離去有時是象徵著某種時間的流逝,而火車本身也是最具文藝色彩的交通工具。這是許許多多文藝色彩濃厚的電影中不可或缺的事物,電影《桃姐》第一幕,便是劉德華去搭乘火車的場景,隨後,隨著火車慢慢駛過,仿若時間流動,劉德華開始講述桃姐的生平。韓國電影《薄荷糖》更是將火車的這種時間象徵表達的淋漓盡致,電影講述的是個人的毀滅及整個韓國時代的更迭,幾幅時間倒敘的片段完完全全的是由倒行的火車串聯而成,看著火車緩緩的退回到起點,彷彿就是看到時間慢慢的回溯到最初,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如果說行駛中的火車始終帶有某種雄性的荷爾蒙氣息,那麼當火車停靠在站臺時,便完全是一種女性角度的感性時分,這裡充滿著心酸的離別,溫馨的重逢,痴痴的等待,和浪漫的邂逅。無論是《安娜卡列寧娜》中安娜與卡列寧的相遇;還是《春逝》開篇時老奶奶在火車站等待她的新郎歸來;還是《獨自等待》中陳文在火車站送別李靜;這些電影中人與人之間的動情時分,似乎放在火車站,更有著某種情緒上的張力。

火車會停住,征程卻不會靠站,電影會完結,夢想卻不會謝幕。電影和火車,終會帶你去到更遠的地方,也會帶你回到心最初的站臺。

相關閱讀:

姜文:中年不是搖滾

侯孝賢:在觀眾和評審之間他選擇「自己」

[流言終結者] 有沒有搞錯?《星際大戰》其實是文藝片?

鏡頭之後:電影攝影的張力、敘事與創意

getImage (28)

「不靠對話就能說故事,這是電影最純粹的形式」
結合視覺張力與敘事意義,從潛意識層次打動我們,
這便是電影攝影的魔力。
然而,如此凝鍊、動人的影像,又是如何創造出來的?

  馬丁史柯西斯、希區考克、史派克李、溫德斯、大衛林區、阿莫多瓦、安東尼奧尼、朴贊郁、王家衛、蔡明亮……這些導演都是影像語言的大師。他們用構圖傳遞演員情緒、場景氛圍,甚至創造視覺象徵與暗示,讓影片在敘事脈絡外,還具備多層意涵。

為何科波拉用《教父》的一幕車內謀殺戲,就能默默評論美國政治?朴贊郁的《原罪犯》又是如何建構複雜的影像系統,讓觀眾每看一次,都能發現新的深度、面向?

了解電影的鏡頭思考、構圖法則,以及影像系統的弦外之音,無異於打開一扇大門,讓我們解開影像的多層意涵,探尋影片的深刻主題及精神,也更貼近導演、攝影師、編劇隱藏在鏡頭之後的思維與創意。本書因此是引導影迷洞悉視覺語言的指引,更是電影工作者建構影像的教戰手冊。

影像系統、構圖法則、大特寫、遠景、主觀鏡頭、長景深……關鍵拍攝技法完整披露!

深度分析《教父》、《巴黎德州》、《黑色追緝令》、《駭客任務》等經典電影的影像敘事技巧燈光配置、拍攝規格與鏡頭選用,超務實技術指引

購買《鏡頭之後:電影攝影的張力、敘事與創意》請點此

  一、關鍵場景解說
  每部電影中總有幾幕代表性的重要場景,這些關鍵鏡頭或許不是最美,卻埋藏最多線索,也擔負了最重要的敘事角色。本書列舉一百部多部經典電影,告訴你大師在拍攝這些令人難忘的場景之前,都作了怎樣的複雜思考,以引導觀眾融入他們建構的動人世界。

  二、深度技巧剖析
  構成關鍵鏡頭的元素有許多,光線、顏色、焦點、景深……扮演統整角色的則是構圖。本書完整剖析電影大師的構圖方式,從拍攝位置、角度、打光、走位、攝影機運動等角度一一說明,重現拍片現場所下的每一個決定,協助你深刻理解大師的影像思維。

  三、遵循規則也打破規則
  隨著電影語言的發展,在什麼樣的鏡頭中運用什麼樣的構圖法則,已經形成了一套標準。視覺慣例、技術慣例及敘事慣例緊密交織,隨著時間過去,劇情中的某些關鍵時刻,都能夠以特定的鏡頭處理。但許多攝製者偏偏喜歡顛覆這些「規則」!不平衡的構圖、看不見演員表情的背面特寫、對焦模糊的主觀鏡頭……這些違反常規的創意之舉,往往更令人難忘。作者為每一種手法找出高明的反例,就是要告訴我們,要讓作品駕馭影像敘事,而不是影像敘事駕馭作品,這才是讓作品名留影史的不二法門!

  四、拍攝實務指引
作者針對各種常見的拍攝規格提供建議,包括如何選擇鏡頭、安排現場光源,讓知識化為行動力,精準拍攝完美的影像不再是紙上談兵。

購買《鏡頭之後:電影攝影的張力、敘事與創意》請點此

<視界奇觀>編輯整理 資料來源:知乎  作者:突突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