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Bowie


從1967年至今,大衛•鮑伊總共出版了25張錄音室專輯,9張現場錄音,46張唱片合集,5張EP專輯,111首單曲,其中包括5首英國排行榜冠軍,3張電影原聲,以及13張視訊專輯和51部音樂錄影。他在27部電影裡出演角色,為8部影片配樂,參與了3部電影的製片以及拍攝12部紀錄片

年輕時的鮑伊

鮑伊的“白瘦公爵”形象


鮑伊幾乎是用一種藝術的方式在進行創作,1972年,他讓自己成為了太空科幻生物Ziggy Stardust,這個形象為他接下來的創作找到了某種靈感源頭,這也成為了他這一生最為重要的一副裝扮。他在年輕時迷上了Lou Reed的地下絲絨(The Velvet Underground)和Ippy Pop的丑角合唱團(The Stooges),在成為Ziggy後,鮑伊來到美國結識了他們,並以中性身份自居其中。此時,他毫無預兆的改變了音樂和形象,他衣冠楚楚地讓華麗搖滾(Glam)產生變節。

多年以後,陶德•海恩斯(Todd Haynes)在電影《絲絨金礦》(Velvet Goldmine)中讓愛爾蘭演員Jonathan Rhys Meyes飾演了鮑伊,將它塑造為溫室裡怪狀而豔彩的花兒;戒備感的波斯貓;比亞茲萊插圖裡扭曲的裝飾;莫羅畫筆下憔悴的象牙白… 似乎在1990年代前,鮑伊的音樂從未經歷過低潮,1997年,當英倫流行的熱潮逐漸褪去時,50歲的鮑伊也開始嘗試著把自己的音樂扭向電子的極端…

鮑伊與約翰•藍儂


鮑伊,Iggy Pop,Lou Reed

大衛•鮑伊是一條變色龍,他在50年的音樂生涯中給公眾帶來了應接不暇的變化。大衛•鮑伊本來計劃在1月8號自己生日這天發行新專輯《★,blackstar》,沒想到,自己在兩天後成為了“黑色隕星”。《★》是一張帶有些許爵士味道的實驗專輯,專輯中的《拉撒路,Lazarus》是他去年為自己的音樂劇創作的同名曲,拉撒路(Lazarus)是《聖經•約翰福音》中記載的人物,病危時沒等到耶穌的救治,而耶穌斷定他將復活,在四天後,拉撒路果然從山洞裡走出來,證明了耶穌的神蹟。鮑伊在歌詞中寫道:



By the time I got to New York

我住在紐約的時候

I was living like a king

生活如國王一般

Then I used up all my money

接著我花光了所有的金錢

I was looking for your ass

一直在找尋 嘿嘿嘿

This way or no way

站在岔路

You know, I’ll be free

你知道,我會自由

Just like that bluebird

就像空中的和平鳥

Now ain’t that just like me

就像現在的我

加拿大獨立樂隊拱廊之火(Arcade Fire)和鮑伊在紐約Fashion Rocks上的合唱現場


 

以下十二首不一定都是鮑伊的代表作,但是它們從不同的時期與角度記錄下了這位音樂人的不同性格與思考:

 

出賣世界的人(man who sold the world) 1971

這是鮑伊第三張專輯的同名曲,他用一種美麗的姿態出現在了專輯的封面上,從某種意義上講,他的中性造型,歌詞中的諷刺、古怪、慵懶、荒謬以及玩世不恭,都開啟了之後的華麗搖滾時代。蘇格蘭歌手lulu和超脫樂團的成功翻唱,最終把這首歌帶入主流世界。


星人(Starman),1972

上世紀六十年代,在社會的動盪與政治變革中,人類開始了對太空的探索行為,這一系列的事件激勵著藝術家們開始大量創作以“逃避現實”為題材的作品。1972年,鮑伊穿著一件多彩連體褲和一雙紅色橡膠靴,在BBC上唱了一曲《Starman》。對於觀眾而言,他們只是看到了一個“活體外星生物”。2013年5月,加拿大宇航員克里斯•哈德菲爾德在返回地球之前在國際空間站直播了他翻唱的鮑伊的“奇異太空”,在2015年的電影《絕地救援》中,鮑伊的《Starman》也成為該片的電影音樂。

五年(Five years)1972



這是專輯《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on vinyl》中的開場曲目,這是專輯的故事背景:五年後世界即將毀滅,鮑伊用一種敘述告知噩耗,在音樂中他的聲音逐漸失控。加拿大獨立樂隊門廊之火(Arcade Fire)和鮑伊在紐約Fashion Rocks上的合唱現場被認為是該曲目最成功的版本。

跳舞吧(Let’s Dance)1983

在電子跳舞音樂剛剛興起之時,鮑伊的專輯《Let’sDance》獲得預料之外成功,並助他第二次登上美國單曲榜冠軍,成為他的職業生涯巔峰時期之一。那以後,鮑伊的音樂開始變得捉摸不定,幾年後,他組建了一支介乎於後搖和硬搖滾之間的Tin Machine樂隊,演藝事業一路下滑。

改變(Changes),1971

雖然沒有借鑑美國的抵抗性民謠,但是鮑伊還是在1971年時迴歸到民謠的風格上,鋼琴和吉他的用法在這一時期和Lou Reed的作品極其相似,“時間也許可以改變我,但我不能追溯時間(time may change me,but i can′t trace time)這句話也讓《改變》一曲成為名作。

 

“英雄們”(“Heroes”),1977


專輯《“英雄”》是鮑伊與電子樂大師布萊恩•伊諾(Brian Eno)合作的第二張專輯,樂評人評論它為“新舊浪潮皆有”,被引號括起的英雄字眼兒成為歌曲標題,歌曲講述了兩個戀人在柏林牆相逢的故事,是冷戰時期常見的創作題材。

愛你到週二(Love You Till Tuesday),1967

1967年,鮑伊出版了第一張正式的民謠專輯《David Bowie》,專輯面世後反應平平,此後兩年他幾乎沒有參與任何音樂,他甚至打算轉行去做啞劇表和或學佛,在參與了兩部藝術短片後,鮑伊似乎發現了音樂中的可表演成份。

中國女孩(China girl),1977/1983

鮑伊起初交給Iggy Pop一首名叫Borderline的歌,Iggy改了歌詞就變成了China Girl,事實上,這首歌很可能在描述iggy對一個名叫Kuelan Nguyen越南女孩的迷戀之情。總之,它像是一種對東方主義和文化的偏見與理解。1983年,鮑伊出版該單曲,使這首歌更為廣泛的流傳開來。

 

新宰星(New Killer Star),2003


2003年,專輯鮑伊將專輯《Reality》獻給了他和名模妻子艾曼(Iman)所生的女兒,那時他已經成為了商業時尚中的偶像,舊時的造型也被時尚設計師捧做先鋒。一年後,他因心臟病被迫中斷了專輯的巡演,其後在很大程度上遠離了公眾視野。

 

美國年輕人(Young Americans),1975

1973 年,鮑伊在一次演唱會上宣佈,Ziggy星人已死,隨後的《年輕美國人,Young Americans》專輯中,鮑伊以“ 瘦白公爵” (White Thin Duke) 的形象打入美國市場,他使用了約翰•藍儂的歌曲,並邀他彈奏吉他併為自己和聲。

1984,1974

鮑伊一直想把《1984》改編為音樂劇,專輯《Diamond Dogs》就是為這部音樂劇做的素材,這一計劃最終被奧維爾的遺孀索尼婭拒絕。總之,“反烏托邦精神”一度影響了鮑伊的情緒,他開始用老大哥的風格化來塑造自己的音樂,其中三首的歌名分別為1984,我們是死人,老大哥。

《剎那天地》,1997

這是鮑伊演唱的一首中文國語歌曲,錄製時間是在1997年前後,中文導唱者為黃耀明

推薦閱讀:

Hotel California在唱什麼?

搖滾史上最偉大的歌曲,《Like A Rolling Stone》

只有逝去的人永遠不會老,港台明星今昔對比照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三聯生活週刊》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