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rCreated


這是亞馬遜的宣傳旗幟

這是國民黨的宣傳旗幟

圖取自Ming Chieh Sung FB

這是柯P曾說過的話,出自《我在柯文哲身邊的日子:7年級柯家軍的裸告白

柯P的思維不僅封建,而且有當皇帝的傾向!柯P稱黃大維為戈培爾(納粹頭子,希特勒自殺後他也自殺),稱楊緬因為韓信(功高震主,被劉邦處五刑)


 

沒有錯就是這些與納粹有關事物!雖然亞馬遜和國民黨的宣傳旗幟,不包含納粹標誌性的“卐”字圖案。亞馬遜是在美國國旗的基礎下修改的,國民黨則是用了德國「鐵十字」為基底(也有人認為這是傳統的「北歐十字」,無論為何者,這個旗幟,這個時機,這個使用場合,都會喚起大眾過多的聯想…)


再舉一則例子,「納粹」有多麼的敏感!去年,德國有名男子在游泳的裸露了他腰背後的「納粹集中營的圖案」刺青,被人拍下,上傳到社交媒體臉書上,很快警方介入調查,最後檢察機關以”煽動民眾”對紋身男子提起訴訟,判處六個月的緩刑。嗯,你沒看錯,是游泳、是刺青、是自己的身體,不僅被逮捕,還上了國際新聞。沒錯!「它」就是這麼碰不得!

就是這個肥滋滋的肚子

對了!亞馬遜還因為這旗幟,受到整個紐約市的反彈呢!讓小編帶各位看看吧!


雖然變換紐約地鐵座椅早就成了大公司慣用的營銷方式,可是亞馬遜最近的廣告讓人們都目瞪口呆——42街接駁線的車廂座位上,竟然貼滿了“納粹”和“日本帝國”的旗幟。

紐約地鐵上的“納粹”旗幟和日本帝國旗幟

一側座位上的旗幟並不包含納粹標誌性的“卐”字圖案,納粹帝國之鷹爪下的花環中的圖案用了十字架代替,並放在了美國星條旗左上角位置;而另一側的代表日本帝國的則是明顯的太陽旗。

原來這是亞馬遜為了新劇《高堡奇人》(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做的宣傳廣告,這部劇由科幻小說作家菲利普·迪克(Philip K. Dick)於1962年撰寫的架空歷史同名小說改編,故事講的是二戰中的軸心國戰勝了同盟國,美國向納粹德國和日本帝國投降,被德國和日本東西分裂而治。



《高堡奇人》(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宣傳海報

這樣的廣告自2015年11月15號推出以來就遭受了眾多炮轟,最新消息是,這些原本打算持續到12月14號廣告已經在11月24號被撤下。

不少網友在社群網站上批評道:

“天哪,這樣的廣告一定是瘋了,居然用納粹的旗幟。”

“這樣的營銷手段真的太愚蠢了,在公共交通上這樣引人注目真的好嗎?”

“亞馬遜為了宣傳新劇也是太拼了,不過紐約地鐵也能同意,真是怪事。”

“這個廣告運用的元素對很多人來說非常敏感”


紐約反誹謗聯盟(Anti-Defamation League)區域主任Evan Bernstein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表示:

“我們並不是說人們沒有權利自由表達自己,但這樣顯然是麻木不仁的,我們希望在公共交通上的廣告還是要謹慎一些。”

“問題是,這樣把納粹符號和美國旗放在一起,卻沒有任何文字說明。對於不了解這部劇和原著小說的人來說,都會產生發自內心的厭惡和反感。”

今年4月,美國大紐約交通運輸管理局(Metropolitan Transit Authority)曾發布規定,禁止在地鐵中張貼政治性廣告。但管理局的發言人Kevin Ortiz稱,亞馬遜的廣告並不違反他們對於“廣告中立”的要求。

不僅是民眾,一些政府官員也對這件事表達了不滿,紐約州州長Andrew Cuomo稱,他要讓亞馬遜撤下這些“冒犯性”的廣告。


他用了“卑劣”一詞來形容:

“我會叫亞馬遜撤下這些廣告,如果他們不撤,我會命令交通運輸管理局來撤。”

議員Jeffrey Dinowitz稱:

“作為一個猶太人,我感覺自己被冒犯了;作為一個紐約人,我很尷尬。地鐵公司應該感到羞愧並道歉,這不僅傷害了猶太團體,還有全體美國人。”

連紐約市長Bill de Blasio也加入了,他說:

“這對二戰而大屠殺倖存者來說是不負責任和冒犯的,還有他們的家庭和無數紐約人。”

他也堅持稱亞馬遜應該撤下廣告。

推薦閱讀:

反法西斯勝利70週年:認識「法西斯」的起源與主張

打完張忠謀,他再打臉德國總理梅克爾!

從1930年的一則精準行銷廣告,就可以看出國民黨的未來?

反抗者  L’Homme Révolté  作者: 卡繆

getImage (3)

◎良心與反抗,是當代台灣社會最缺乏的、最被重層複雜體制綁架的人道價值與思辨,卡繆給了我們文學、思潮與歷史行動上的辯證與總結。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卡繆最重要的良心之作,空缺數十年的臺灣終於有了由法文全文譯註出版。

人們有權享有的幸福,靠反抗才能獲得;
轉身反抗不公不義,你才由奴隸變成自己!

「在荒謬經驗中,痛苦是個體的;
一旦產生反抗,痛苦就是集體的,是大家共同承擔的遭遇。
反抗,讓人擺脫孤獨狀態,奠定人類首要價值的共通點。
我反抗,故我們存在。」

                                                                           ——卡繆


卡繆常被認為是提倡荒謬思想的大師,但這種簡化的描述只搆得到卡繆的創作初期。這位成長於兩次世界大戰間的文學大師,面對世界劇烈變動的景況,無可避免地去探究為何文明的發展卻帶來了巨大的破壞。他的作品《異鄉人》及《薛西弗斯的神話》思索個人面對生命的處境,因理想和現實的落差造成了荒謬感,以及個人如何面對這種荒謬。對人世充滿熱情的卡繆並不滿足於此階段的答案,他接著更進一步去討論,從個人進到與他人的關係、人類群體社會時,該又如何面對群體生命的挑戰,是更入世、更社會性的思考。

《反抗者》是卡繆處理個人與社會群體關係的重要著作,思考著種種人類社會巨大的難題:

人要脫離被奴役的身分,便必須反抗,被逼迫到一條界線時,要站出來說「不」。

如果為了反抗不義,是不是可以用盡任何手段?

若為了遠大的目標,是不是就該犧牲一切,即使是必須殺人?

反抗與革命之後,如果建立起來的社會又形成另一種壓迫專橫,該如何解決這難題?

這是卡繆處理對二十世紀巨大的法西斯政權和共產主義專政的思索,特別是後者一度被認為是人類未來社會的希望,在卡繆的時代許多思想家都熱烈擁護,但現實卻證明其墮落,如同卡繆所說的陷入虛無主義的毀滅。而從二十世紀後半的冷戰到今日,人類社會的挑戰還是籠罩在卡繆的這個思辨裡,只是當下盤據人類社會上空的權力幽靈,從政治權力轉為力量更加綿密無孔不入的經濟政治綜合體,帝國的勢力無時無刻地影響我們的生活。從專制體制紓解出來不久的人們,脫離了政治力的箝制,卻又面對了更嚴峻的考驗。

為此,思索反抗對當代的我們更形重要,如何反抗但卻不致於形成全面毀滅的虛無,或者避免反抗之後卻建立起另一座牢籠。

卡繆的推敲是我們不可或缺的永恆提醒。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界面、FB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