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lage653


黑幫電影一直都是港片最主要的類型片之一,但近年來卻有不復當年之感,很多此類影片難以拍出新意,觀眾因此流失,電影製片商一時也對此失去了信心。但香港黑幫電影在香港乃至整個華人世界影迷中的影響,卻並未因此抹去,相反,好的這類電影仍舊會是觀眾的最愛。小編就將帶您回顧那些曾令我們熱血澎湃的香港黑幫電影,權當一次回首和致敬吧。

1《PTU》最精緻

一個發生在一夜間的故事。劇情很乾淨,一個倒楣的員警丟槍,找槍。人物也很簡潔,員警,PTU,搶匪,黑幫老大,一個個都輪廓、個性活絡分明。畫面也乾淨,你很難找到一個令你不安,感覺多餘的鏡頭。還有節奏,那如皮鞋敲擊於暗夜步步驚心的節奏,我們好像也被裝進那個夜晚那個殺機四伏的故事中。這並不是杜琪峰最雄心勃勃的一部電影。它更像一個小品,一個偶發的,精巧的,暴力與溫情的小品。


2《無間道》最野心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無間道》都像一個奇跡,一個將商業與夢想雜合的奇跡,正因為它的出現,香港黑幫片才重新具有了神話色彩。故事的動機很簡單,也很巧妙,兩個臥底,分別滲入到黑白兩道,從對個人身份的迷惑,到彼此的惺惺相惜,最終衍生出人性種種明亮與晦暗的掙扎。《無間道》這個名字很好地為影片點了題,既一種人類無法回避的精神痛楚與恐懼,這表現了劉偉強的機智,也暗示了他的勃勃野心。

3《買凶拍人》最調皮

在所有的黑幫片裡,這無疑是最為特力獨行的一部作品,通片充滿了荒誕想像與黑色玩笑的歡樂氣息,在片中,江湖不再險惡,倒是充滿娛樂,每一件與殺人有關的東西都可以拿來遊戲一番,對所有黑幫片的規條或手法都加以嘲諷,結構精巧,故事火爆,何為天馬行空,荒誕無稽?看了本片你就知道


4《江湖告急》最遊戲

陳嘉上的副手林超賢的作品,風格異類,在片子裡,他對江湖進行了完全徹底的遊戲化處理,從中提取出人性的詭譎,荒誕及無盡的笑料,如果說《古惑仔》中還有一點殘存的兄弟情誼,那麼在本片中已完全化為了烏有。師爺阿偉始終是一副打工的心態,全無忠誠,保鏢阿渝用自己的身體為他擋子彈,原來是因為對他懷有同志情感,而他自己,也將顯靈的關二爺臭駡了一頓,所謂的忠義江湖,在林超賢手裡完全被顛覆成了一個陰暗,冷血,荒謬的世界。

5《暗戰》最靈性

一部另類的電影,游離於銀河映射的整體風格之外,看上去更像一部商業片,講述了一個聰明的罪犯與一個聰明的員警的周旋。雖然是一個犯罪故事,但片子裡並沒有出現一個正兒八經的壞蛋,兩人之間更像是在玩一個遊戲,進行一場智力,體力,乃至精神的比拼。因為英雄相惜,或是因為某種信念或意義,華仔扮演的罪犯身患了絕症,他必須為自己的生命尋找一個最後的支撐,所有的歡笑與機謀其實都只是對內心疼痛的一種遮蔽,很悲壯,但杜琪峰卻將故事調理得很美好,也很娛樂。片子裡華仔與蒙嘉慧的愛情支線也處理得很乾淨,很純潔。結局並不明亮,但充滿希望。

6《暗花之殺人條件》最恐怖

那是一種令人寒到骨子裡的恐怖。就好像你上了路,走進一個遊戲中,卻無法操縱自己,好像已經變成了別人手中的一個玩偶,一隻看不見的手將你推進一個黑洞,而那黑洞的盡頭竟是──絕望。可以說,《暗花之殺人條件》是銀河映像最為黑色,最為狠辣的一部作品,因為在片中我們看不到一絲希望的亮光。甚至看不到一個真正的好人,兩個人的爭鬥,更像是末路之前的一次無力的掙扎。片尾那場發生於鏡子倉庫的槍戰,只是這種掙扎的一個終結與濃縮,鏡子裡不斷破碎的影像製造了一種幻滅感,碎片紛飛,很絢麗,也很冷酷。看片的過程中,好像我們自己也成了一個玩偶,在故事中苦苦尋覓那永遠尋不到的謎底。

7《古惑仔》最勇猛

什麼更可怕?是一個有家有業的黑幫老大,還是一個無牽無掛的江湖混混。影片為我們做了回答。浩南,山雞,包皮,大天二,蕉皮等一干街頭混混最終成了江湖的主宰者。除了浩南帥得有些過分,山雞包皮們身上都有一種濃烈的市井氣息,紋身,染髮,滿嘴的粗口,手裡的傢伙也從手槍換成了更勇猛的開山刀,傳統黑幫片所宣揚的個人英雄主義在影片好像也失去了蹤跡,我們看到更多的是呼朋引伴,嘯聚成群的團夥砍殺,直到影片結尾也沒有一個救場的英雄出現,倒是一個無名小員警幹掉了靚坤,伸張了所謂的“正義”,似乎所有的江湖規條在這些毛頭小子身上都已失去了意義。影片整體上就像完成了一部混混的成長史,描繪了黑幫世界最為原始也是最為堂皇的一個夢想–從一雙拳頭,一把刀開始,打出一方天下。後來,《古惑仔》成了香港黑幫片拍的最長的一個系列。

8《縱橫四海》最浪漫

三個盜賊的故事。兩個帥哥,一個美女,自由自在,浪跡天涯,其生活著實令人豔羨。不過,影片真正講述的卻是一個充滿“正義感”的故事,片中的三個角色不像罪犯,倒像是三個現代都市中的遊俠,來去如風,懲惡揚善。在片子裡吳宇森也一改往日酷愛的悲情風格,將影片拍得溫情脈脈,片中有很多戲謔,生動的情節。發哥,張國榮,鐘楚紅的組合也堪稱當年最完美的一組拍檔,外景地也從香港搬到了巴黎,無論情節,還是場景都浪漫得一塌糊塗。

9《喋血雙雄》最豪情

一個殺手,一個員警,會形成怎樣的關係?在本片中你會找到答案。當兩人在斗室持槍相對,我們呼吸到一種雄性的氣息。那是一場真正男人的對峙,與正邪無關,只與英雄豪情有關,其力度遠比《暗戰》中的劉德華與劉青雲要強勁。片尾那場教堂的槍戰更是影片的華彩,並成為後來黑幫片幫派殺戮的一個範本。其中,吳宇森圖騰般的鴿子第一次騰空飛起,為這場血腥的撕殺蒙上了一重聖歌般的莊嚴色彩。

10《英雄本色》最經典

它屬於整整一代人的記憶。所有六,七十年代出生的孩子都曾經為之頂禮膜拜,它也是香港黑幫片歷史最為里程碑的一部作品。看完片子,你可能會忘記那些迎風飛嘯的子彈,如水龍頭般噴濺的血漿,甚至可能忘記那兩場發生於餐廳,碼頭的著名槍戰,但你一定不會忘記小馬哥,他的雙槍,墨鏡,風衣,牙籤,及嘴角的微笑,同時,你也不會忘記曾經的某個時代裡,曾有一種理想叫江湖,曾有一種性格叫義氣,曾有一種情感叫兄弟。

11《賭神》 1989最酷

什麼叫帥呆,酷斃?看看發哥在賭桌上的表現你就會明白。片子裡,發哥的綽號就是“賭神”,可是一天,一個偶然的事故卻將他摔成了失憶,於是與江湖上一個三流小混混小賭棍華仔混在了一起,兩個人從相互抵觸到相互信任,最終產生了一種兄弟般的情感,後來,發哥恢復了記憶,與華仔攜手,一同打敗了邪惡的賭魔。在片子裡,王晶充分發揚了他早期便已成型的無厘頭風格,將影片拍得華麗,風趣,幾場賭戲也處理得精工細酌,張弛有度,後來,本片作為奠基之作,引領了一股賭片的時尚風潮,發哥的背頭形象也被一批有嬉皮傾向的青年所模仿。



相關資料:

《古惑仔》:永遠的浩南哥和山雞

只有逝去的人永遠不會老,港台明星今昔對比照

《角頭》不夠看?18部經典黑道電影總整理

故事的解剖:跟好萊塢編劇教父學習說故事的技藝,打造獨一無二的內容、結構與風格!

螢幕快照 2015-12-01 上午11.37.31

你有才華、也有梗,卻始終寫不出好故事?你需要——
全世界導演、編劇人手一本的「編劇聖經」!

  ◎《故事的解剖》說什麼?
.放諸四海永恆皆準的形式,而非公式。
.原型而非老套陳腔。
.原創而非複製。
.縝密堅持而非速成捷徑。
.寫作的現實,而非寫作的奧義。
.精通「說故事」這門技藝,而非揣測市場需求。
.尊重觀眾而非自以為是。

在故事創作的領域,你是滿懷壯志的新手,卻屢戰屢敗?
還是耕耘多年的老手,卻苦於無法再上層樓?

你筆下的故事,有沒有以下的「毛病」?
.人物塑造流於表面化,沒有揭示人物的性格。
.對人物的內心世界與其所處的社會環境,沒有深刻的洞察。
.情節充滿省力的巧合,以及經不起推敲的動機。
.由一系列可以預見、手法低劣的陳規俗套拼湊而成,毫無生命力可言。

  新手會犯什麼錯?

寫作時,摸索著拿自己的作品來與常年閱讀小說、觀賞電影或戲劇時潛移默化而成的模型加以對照,並據以調整。非科班的作家稱之為「直覺」,其實只是習慣使然,而且有嚴重的局限:若不是在模仿心中這個原型的模式,就是自以為是地企圖顛覆這個模式,但這兩者絕對都稱不上什麼技巧,只會令劇本中充滿商業片或藝術片的陳腔濫調。

  明明有才華,為什麼就是寫不出好作品?

大致不出兩個原因:不是被一個自以為「非證明不可」的觀念所蒙蔽,就是被一種「非表達不可的」情感所驅使。但有才華的作家能寫出好作品,通常只有一個原因:他們被想要打動觀眾的欲望所鞭策。

故事大師懂得如何把最微不足道的事物講得生動精彩,
蹩腳的說故事者卻會使深刻淪為平庸。

購買《故事的解剖》請點此

■大師開課,歡迎提問!
Q:到底什麼該寫進去?什麼不要寫?該放在什麼之前,又該接在什麼之後?
A:這就是結構!從角色的人生故事中,選取一些事件編寫成有策略目標的場景段落,來引發觀眾特定的情緒,並表達特定的人生觀點。

Q:但是,該選擇什麼樣的事件?
A:「事件」應該在角色的人生處境裡創造有意義的改變——透過翻轉二元「價值觀」(Value)來表現與體驗,例如生/死、愛/恨、自由/奴役、真相/謊言、勇氣/懦弱、忠貞/背叛等。

Q:怎樣塑造主角才能成功?
A:「主角」不一定要引人好感,但一定要引發同理心!
有些作者沒有察覺「引發好感」和「引發同理心」間的差異,不自覺地只想塑造出好人,但事實上,角色有人緣未必能讓觀眾投人。能讓觀眾認同的,是刻劃入微的角色。成功的角色可以引發同理心,使觀眾心生「我也是這樣!」的感受,跟主角產生同理連結。

Q:怎麼從好的角色設定,進階到好的角色刻畫?
A:創作必須由內而外!問自己:「如果我是這個角色,在這種情況下,我會怎麼做?」
作者是即興演出者,必須化身自己筆下的所有角色,在自己的想像當中演出,直到角色獨有的真誠情感在血液中流動,因為只有當你創造出能打動自己的作品,你才能打動觀眾。如果一直停留在角色的外在,寫出來的情感勢必淪為千篇一律的老套。

Q:交代背景好無聊……怎麼辦才好?
A:把背景鋪陳徹底化為劇情!
高明的編劇會把鋪陳用的背景資料打散,只在觀眾需要知道、想要知道的時候才出手,還能把最精采的部分留到最後,所以到最後一幕的高潮還能有爆點。只要掌握兩個原則:一、切勿把觀眾兩、三下即可推斷出的經過放入故事;二、切勿略過鋪陳,除非故意隱藏資料可以造成一時錯亂的效果。

Q:為什麼一定要有「衝突」?
A:因為「對立的力量」愈強大、愈複雜,角色和故事一定呈現得愈完整!
對立力量=對抗主角意志與欲望的所有力量之總和,未必是指某個特定的反派或壞人,而且只要故事類型相符,大反派也可能很討喜,就像「魔鬼終結者」。故事必須把衝突的深度、廣度推到人生體驗的極限,讓衝突強大到逼得你的主角拿出更強的正面特質來解決。

Q:怎麼營造「對白力」?
A:「不要寫」最好!
電影美學百分之八十靠視覺,百分之二十用聽覺。假如你能用視覺的方式表現,就一句對白也別寫。電影對白不是對話,必須以最少的話表達最多的意思。其次,它必須有方向。每次對話往返,都必須把該場景的節奏轉往某個方向,以反映行為的變化,而且不能重複。第三,它應該有目的。

Q:劇情有BUG怎麼辦?
A:忙著補漏洞之前,先自問:「觀眾會注意嗎?」
劇情有「漏洞」,觀眾就會給編劇扣分。有漏洞,少的不是動機,而是邏輯,是因果之間缺少關連。想辦法把沒邏輯的事件串起來、補上漏洞,只是用這種方式補救,往往得另寫新場景。沒膽的編劇會草草蓋住漏洞、祈禱觀眾不會注意。有的編劇選擇挺身面對問題,大方把漏洞秀給觀眾看,再說這不是漏洞,例如《魔鬼終結者》。

Q:如果一定要請出「解圍之神」(deus ex machina),怎麼做比較好?
A:讓巧合盡早出現,給它充分的時間產生意義!
用「巧合」逆轉結局,是編劇的大忌,不僅抹煞所有意義與情緒,更是侮辱觀眾。絕對不可以讓巧合突然跳進故事、變成某個場景的轉折,然後又突然跳走。我們不必迴避巧合,而該用戲劇呈現巧合怎麼進入生活,假以時日累積出意義後,又怎麼從毫無邏輯可循的隨機事件,變成現實生活的邏輯。切記:故事講到後半,就別用「巧合」了。故事愈到後面,愈該把重心放在角色上。

購買《故事的解剖》請點此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今日頭條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