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601

上集([流言終結者]「睡獅論」純屬杜撰!拿破崙:「原來我在中國那麼紅」(上)),小編和各位提到「睡獅論」是清末民初的士人們,為了政治宣傳,選擇了一組樣版,也就是 拿破崙+睡獅 的組合。小編雖然在上集有稍微提到,睡獅論的出處,最可能來自他的私人醫生奧米拉的回憶錄《來自聖赫勒拿島之聲》。

今天小編就進一步帶大家看看拿破崙這句“中國是一隻沉睡的獅子,一旦覺醒,將會震驚世界。"在西方,是在什麼場合被記錄下來的。


拿破崙關於中國的相關言論,基本都是出自他的私人醫生奧米拉的回憶錄《來自聖赫勒拿島之聲》。但原文並無“睡獅”提法,屬後人意會。聖赫勒拿島是拿破崙被英國等反法同盟國打敗後的流放之地,奧米拉是當時給拿破崙指派的愛爾蘭醫生,後來成為了拿破崙的朋友,並在離島後整理出版了拿破崙這段歲月的言論,即《來自聖赫勒拿島之聲》。這本書中,記載的拿破崙關於中國的言論主要有三段,都是與奧米拉醫生的談話,分別發生於1817年3月,5月和8月。內容是奧米拉談論英國當時出使清廷,並在回國途中路過聖赫勒拿島的阿美士德。


阿美士德的訪華使團是英國繼1792年派遣龐大的馬加爾尼使團訪華後,在20多年後又一次以促使中國對英開放通商為目的的使團。那麼要說清這段歷史背景,還要從馬加爾尼使團說起。

馬加爾尼使團

1792年9月,英國政府派遣以馬加爾尼為正使,斯當東為副使,包括百余使團人員,加上水手共達700多人的使團,啟程出使中國。這是西方國家首次向中國派出正式使團,出使的名義是祝賀中國乾隆皇帝八十大壽,同時更重要的任務是為英國打開與中國通商之路。使團帶去了當時代表先進技術的前膛步槍,望遠鏡,天文儀器,鐘錶,還有一艘英國最強軍艦(一等戰列艦)的模型。



使團在1793年8月抵達中國,不久就為覲見皇帝的禮儀和清朝官員發生了爭執。英國人極為不情願行中國臣子見皇帝的三跪九叩大禮。馬加爾尼提出如果堅持用清朝的三跪九叩,那就要對英國國王給予同樣大禮:要麼找同級的清朝官員,在使團對皇帝施禮同時對英王畫像施禮;要麼向公眾宣佈,當清朝官員回訪時,對英王也要三跪九叩。對這個辦法清朝官員自然大為光火,不可能接受。經過一番爭論後,總算達成了一個妥協的辦法,英使改成行單膝下跪禮,不必叩頭。

儘管在禮節問題上,英國使團總算保全了體面,但有關通商的實質問題卻徹底落空。英使提出的開放少量貿易口岸,設使館,稅務優惠公開,及允許傳教等請求被一口回絕。乾隆皇帝的思路很簡單:天朝上國,該有的自己都有,用不著和外國貿易。而那些“奇巧”東西,咱也不稀罕。乾隆的敕書道:

“爾國王此次齎進各物,念其誠心遠獻,特諭該管衙門收納。其實天朝德威遠被,萬國來王,種種貴重之物,梯航畢集,無所下有。爾之正使等所親見。然從不貴奇巧,並無更需爾國制辦物件。”。


英使團敗興而返,倍受冷遇和被當番臣的屈辱,讓一名使團人員發出“進入北京時像乞丐,居住時像囚犯,離開時相小偷”的誇大感歎。同時,眼尖的英國人也看到了清朝自大下面真正的虛弱,馬加爾尼的遊記中提到了中華文明從馬可‧波羅時代“不但沒有提高,而且還有倒退,至少在過去一百五十年裡,當我們在科學藝術大發展時,他們相對歐洲退化成了半蠻荒”,在內政上,“幾乎任何一年都不間斷地有省份爆發起義”,“政府就是少數韃靼貴族靠暴政統治著三億中國人。” 這篇遊記的官方版編者是使團的副使喬治‧斯當東,他十二歲的兒子小斯當東也作為侍童成為使團的一員,這位小斯當東很聰明,在航海和行程中勤學中文,成為了使團中唯一大致通曉中文的人。二十三年後,這位當年的侍童,站在了當年父親的位置上,成為了下一次英國使團的副使。


 

蒂津使團

這中間有一個插曲。在馬加爾尼使團來訪的一年後,荷蘭派出一個7人的小型使團入北京朝賀乾隆皇帝登基六十周年。使團由以薩克‧蒂津帶領。蒂津當時是荷蘭東印度公司駐巴達維亞(現印尼)官員,他更早曾任駐日本商務全權代表,覲見過日本江戶幕府將軍。蒂津使團對禮儀採取的態度是“禮多人不怪”,包括三跪九叩也一律遵從。苦頭是難免的,其中包括對乾隆皇帝贈宴的一條三百斤大鱘魚,也要三跪九叩。接見的所受規格待遇倒也相對比英使團高,但使團也不乏人認為配不上其“付出”。這只是個基本以朝賀為目的的使團,但也是到1840年鴉片戰爭前,最後一個能見到中國皇帝的使團了。

蒂津使團中的翻譯是常駐廣州的法國人德‧吉涅。德‧吉涅回到法國後,在1808年發表了他的回憶。這時,當時正如日中天的法國皇帝拿破崙也對中國產生了興趣,命令德‧吉涅編撰一部漢-法-拉丁文字典。這部字典耗時5年多完成,基本是以一個世紀前,格萊莫納編寫的漢-拉丁字典為基礎。


 

阿美士德使團

英國在馬加爾尼使團出使二十多年後,又一次派出了大型使團。在這兩次出使間隔二十多年裡,歐洲處於法國革命戰爭和拿破崙戰爭時期,十數年間,拿破崙的法國軍隊在歐洲縱橫,幾乎戰無不勝。英國作為法國的主要敵手,很擔心海外的商業重地落入法國之手。為此英國軍隊兩次佔據葡萄牙領地澳門,以預防法國的威脅,但和中國的關係也變得更加緊張。

經過多年的戰爭,拿破崙終於被列強擊敗。1815年的滑鐵盧戰役標誌著拿破崙軍事政治生涯的結束,戰敗後的拿破崙被流放到了大西洋上的聖赫勒拿島。這時的英國在歐洲的影響更加強大,國勢日上,對擴大世界範圍市場的需求也更強。阿美士德勳爵的使團就是在這個背景下啟程的。使團的主要使命是敦請清政府廢除多年用來“以官制商,以商制夷”的公行制,多開通商口岸,擴大貿易自由等。


使團的正使阿美士德出身軍人世家,他父親是威廉‧阿美士德中將,一個叔父是海軍上將,另一個叔父則是英國在七年戰爭中的名將陸軍元帥傑夫里‧阿美士德男爵。因叔父傑夫里.阿美士德元帥無後,他便成為其的爵位繼承人。受叔父影響,他很早就對外交有濃厚興趣,在拿破崙時代也曾擔任過外交使節。他的副使之一就是當年馬加爾尼使團副使之子,當年使團的小侍童,小斯當東爵士。經過二十多年歷練,這位當年侍童已經是英國東印度公司駐廣州特別委員會主席,也是個道地的中國通。

使團1816年2月出發,7月到達廣州,8月到達天津。如同上次,馬上又和清方官員為覲見禮儀問題鬧起了爭執。清方堅持要求要向當朝皇帝嘉慶帝行三跪九叩大禮,阿美士德只願意代之以脫帽三次,鞠躬九次。雙方僵持不下,使團只得滯留北京城外通州。


這期間,清廷官員繼續勸說阿美士德接受三跪九叩。副使小斯當東等對此強烈反對,認為這是有損英國尊嚴。阿美士德出發前,英政府曾表示如果有必要可在禮儀方面做些妥協,但阿美士德考慮後,還是決定以榮譽為重。但使命也是要盡力完成,於是阿美士德提出改為單膝下跪低頭三次,重複三遍。

清廷官員見凹不過,只好到嘉慶皇帝那裡打馬虎眼,稱洋人“起跪頗不自然,尚堪成禮”,並已演習叩頭多次。嘉慶聞訊打算召見。但使團匆匆連夜趕路進北京,一路風塵,疲憊不堪,載運官服和國書的車輛也沒跟上。阿美士德要求休息後再說,不料負責引見的官員自作聰明向嘉慶謊稱英使生病,反惹了皇帝龍顏。一怒之下,嘉慶帝下令驅逐使團。雖然後來嘉慶帝搞清了原委,在回程給了使團較高禮遇,也放寬了一些對英商的限制。可因最終使團連皇帝面也沒見上,多數要求更是落空,使英國人憤恨不已。

阿美士德使團的回航也很不順,1817年1月28日自澳門返航。船沉了一次,還遭遇了海盜。6月底才到達拿破崙的流放地聖赫勒拿島。不過,消息比人快,3 月份左右,阿美士德的經歷和要抵達聖赫勒拿島的訊息就早已傳到了拿破崙耳中。他在阿美士德到達前和離開後,和私人醫生愛爾蘭人奧米拉就這個事件作了三段精彩的談話,當然,由於島上得到的消息不盡全面,評論中部分細節未必盡然,而且作為英國的宿敵,評論中也有拿英國人“尋開心”的成分。至於阿美士德到達小島停留時,拿破崙並未對他本人做深入交談,可能是不想當面給這位倒楣的使節傷口上撒鹽。


 

拿破崙的三段評論

第一次拿破崙與奧米拉的對話是在阿美士德到達前三個月。

1817年3月25日(譯自奧米拉醫生回憶):

我告訴皇帝,阿美士德勳爵(最近出使中國的英國使臣)過些日子將要到達這裡。他說,他認為英國的大臣們沒有事先命令他遵從出使國習俗是錯誤的,要麼就乾脆不該派他去。我指出,如果阿美士德同意屈從於被要求的禮節,英國人會認為這是對國家的侮辱。如果在這一點上作了讓步,中國人也許還不會滿足,還可能會要求諸如日本人要求過的,並被荷蘭人很丟臉地遵從過的禮節。除此以外,阿美士德勳爵已經同意向中國皇帝行與覲見英國國王相同的禮。

拿破崙回答:“這是兩回事。一種只是儀式,由國家高層人士對領導人施禮。另一種是一個國家專門用來叫外國人卑躬屈膝的。按我意見,不管一國是怎樣的習俗,只要是國家重要官員對領導人的禮節,外國人跟著做就不丟臉。不同國家有不同習俗,在英國,你們在宮廷吻國王的手,這要在法國就會被認為荒謬,誰這麼做會成大眾笑柄。可法國大使到了英國一樣這麼施禮,也不覺得有失體面。在英國,要是幾百年前,國王要人跪著侍奉,這類禮節現在西班牙還有。在羅馬,你吻教皇的腳趾,但這也不是失體面的。一個人到另一個國家,就該入鄉隨俗。阿美士德勳爵無論施用何種禮節,只要是高級官員對中國皇帝的禮節,就是不失體面的。你說他願意向中國皇帝行如同見英國國王的禮節,但你們沒權力派人到中國告訴他們因為某種禮節英國用,就必須遵從這種禮節。舉個假設性的例子,如果英國的習慣不是吻國王的手,而是國王的屁股。是不是也要讓中國皇帝脫褲子呢?”
這段話伴隨著形象誇張的動作,我不禁捧腹大笑。皇帝也幽默地笑起來。

“如果我”他繼續說:“要派使臣去中國,我就命令他先從中國高級官員那裡熟悉在皇帝面前的禮儀,如果被要求,就讓他服從同樣禮節,而不節外生枝。現在,你們因為幹了件蠢事,可能失去一個國家的友誼,失去巨大的商業利益。”我說,我們可以用幾艘戰艦,輕易強迫中國應允更優厚的條件。比如,我們可以用一些巡洋艦停泊在合適封鎖地點,斷絕他們的鹽供應。

拿破崙回答:“和中國那種擁有雄厚資源的龐大帝國進行戰爭,是許多年裡可能犯的最大錯誤了。你們開始無疑會獲得成功,俘獲他們的船隻,摧毀他們的商業。但你們會讓他們認識到自己的力量。他們會被迫想方設法反抗你們,保衛自己。他們會想到,並且會說:為什麼我們要受來自那麼遠地方人的欺壓,讓他們為所欲為?我們必須使我們自己和這個國家一樣強。我們必須造船,我們必須在船上裝上大炮,我們要有和他們一樣的裝備。”皇帝繼續說:“他們還會,從法國和美國找來工匠和造船師,甚至去倫敦找。他們會建成一支艦隊,然後或早或晚,打敗你們。



1817年5月27日(譯自奧米拉醫生回憶):

 拿破崙病情好轉,只是右腮依然腫脹。和他作了關於使臣問題的交談。“如果,”他說,“給中國最高官員一百萬法郎,一切問題都可以解決了。因為那個使團不是代表國家的榮譽。它是,也應該是,被更多看作商業事務的,而非直接影響國家。它實際上是英國茶商派到中國的使臣,所以靠收買就能名利雙收。另外,當你派使臣和蠻人打交道,你必須取悅他們和依從他們的習慣。他們不會找你。他們既不會派使臣回訪你,也不會請求你派任何人。現在,英國可能會損失了巨大商業利益,而且結果也許是和中國發生戰爭。如果我是個英國人,我會認為鼓動和中國戰爭的人是國家當前最危險的敵人。你們最終會被打敗,也許一場印度的革命也會隨之而來。

1817年6月27日,阿美士德抵達聖赫勒拿島。一些文章常把拿破崙3月和奧米拉的對話,當成和阿美士德談話。事實上,拿破崙和阿美士德本人談的基本屬於家常,並未發表實際意見。

1817年7月1日,阿美士德拜會拿破崙。(引自:停滯的帝國(佩雷菲特)第八十五章-聖赫勒拿島上戰俘的忠告)阿美士德勳爵單獨會見時沒有任何別人參加,除了他本人外也沒有人介紹過。下面是他說的情況:

“我面前就是這位非凡的人。他上身穿一件綠色禮服,下面是一條白褲子,腿上是絲綢的襪子和帶結的鞋子。腋下夾著一頂三角帽。胸前佩戴著榮譽軍團的勳章。以前我見過有畫把他畫得有些虛胖;事實上完全不是這樣。他有些肥胖,脖子很短;但四肢很勻稱,我認為他還能經常進行鍛煉。他的目光冷酷敏銳,他說話就活躍起來。談話主要涉及四個主題:我的經歷、中國、在島上他受到的待遇以及歐洲政治。”

談到中國時,皇帝沒有批評阿美士德的做法:“他問到我在北京的情況,打聽了韃靼的禮節。但他並沒有像我準備的那樣就我屈從的可能性發表任何意見……後來他問我在中國旅行的情況。關於他自己在島上的命運,他不願使我們為難,我已經要就使命的失敗向政府作出彙報,如再要我額外帶口信就太過分了……接著他讓人請艾理斯進來……其餘的隨從人員很快也進入了大廳……他對每人都說話,包括我的侄兒傑弗。他覺得他臉蛋漂亮(原文為法語),問了問他從中國旅行後帶些什麼東西回家。


1817年7月2日 阿美士德離島。

1817年8月26日(譯自奧米拉醫生回憶): 拿破崙對我們派往中國的使團發表了以下見解。

“據說,你們的使臣馬加爾尼勳爵在1793年曾被迫行了叩頭禮,如果不這樣他不會受到接見。你們派遣阿美士德的大臣必然已經預見到了禮節上的困難。既然已經預見到,就應該授權他服從當地禮節。而且似乎他個人意見是遵從當地習慣,是受了錯誤意見的誤導才拒絕的。”

“一個有很多人相信的謬誤就是:使臣代表君主。但使臣不代表他的君主,實際上他簽的協定經批准前沒有什麼效力。至於使臣在禮儀上的等級,就沒有君主把他們當成平級的先例,沒有必須回訪,沒有必須給他們讓路,也沒有給過相當於外國君主該得的其他待遇。”…….

“馬加爾尼勳爵,或好象是阿美士德勳爵,想用個俄國人也曾試探過的辦法。他們建議找一個平級的清朝官員,應該同時想英國國王畫像磕頭。或者公開宣佈中國朝廷如果派使去英國,也必須行叩頭禮。中國拒絕了這個建議,是有充分理由的。如果中國使臣在倫敦被接見,他沒權行叩頭禮,而是應該向英國國王行如英國的親王,朝臣,或嘉德騎士的受接見禮節。也就是說英國版的叩頭。”……

“你們的使臣讓你們損失了數十萬英鎊。金錢丟掉的同時,換來的可能是中國和你們國家的根本分歧和敵意。所有這些都是荒謬的誤解造成的。應該尊重另一個國家的習慣時,你們認為自己的習俗更高等。應該給一個偉大外國君主表示的敬重的禮儀,變成了用你們國家的一套。”……

你說你們可以用海上武力嚇倒他們,借此迫使中國人服從歐洲禮儀。這是個瘋狂的想法。你們絕對打錯了算盤,如果這樣你們會促使一個兩億人的國家武裝起來,為了自衛去造艦隊來對付你們。到最後不幸的結局是,你們國家每個有理智的人都會認為拒絕叩頭是不明智的事。


 

結語

英國使團兩次出使中國,是兩種不同文化,觀念和體制的碰撞。擁有海洋霸權的新生代資本主義強國英國,和老大帝國大清,彼此可以說誰看對方都不順眼。禮節之爭只是縮影之一。英國人的理念是“三次下跪,伏地,每次叩頭三次”的三跪九叩是對臣子或藩屬的,象徵皇帝無上權威。作為平等國家應拒絕。拿破崙則以“入鄉隨俗”,“使臣並非代表國家榮譽”,指出英國人小題大做。事實上,阿美士德最後還是差點在折衷路線下受了接見,因為其他陰差陽錯湊一起而觸犯了龍顏,才失去覲見機會。不過就算見到了皇帝,由於對貿易交流認識等分歧和差異,談成功希望也不大。

對英國可能採取武力威脅,拿破崙站在中國一邊,頗有預見性地指出這反而會加快中國的覺醒。雖然原文中沒有“中國一旦覺醒,將會震驚世界。”但基本意思是相近的。只是這個覺醒的過程要漫長和複雜曲折得多。

推薦閱讀:

神準!法國畫家竟預測百年後會有食安風暴!

《星際大戰》上映的時候,法國還在用斷頭臺處死犯人:10個讓你瞠目結舌的「年代」認知

命煞孤星!英王亨利八世6次婚姻:3死2離,梅毒遺子女

羅輯思維:成大事者不糾結  作者: 羅振宇

你看的不是歷史,是思維

清朝中興名臣曾國藩,一輩子的成功心法只有六個字:「結硬寨,打呆仗」,只顧眼前那一步, 其他什麼都不想。

在雍正朝得到人臣最高榮譽「配享太廟」的張廷玉,竟因為擔心榮耀不保,想要一份保證書,反落得被乾隆奪爵抄家的下場。

將法國治理得蒸蒸日上的拿破崙三世,偏偏念念不忘拿破崙一世的榮光,為了情緒性的虛榮征戰海外,最終一敗塗地。

過去的輝煌或遺憾,
現在的順遂或艱難,
未來的期待或茫然,
都是阻礙成功的妄念,
糾結其中,只會讓你看不清正確的路。
不想重蹈古人的覆轍,
就跟著本書「穿越」回歷史現場,
在情境中掌握決定成敗的關鍵,
談笑間獲得破局而出的通透智慧!

  有種、有趣、有料的精采歷史課!

身處在局勢愈來愈複雜,變遷愈來愈迅速的現代,你是否覺得茫然無助?

回頭看,從前的經驗似乎早已無用;向前望,未來根本無從預測。在種種糾結與茫然所形成的巨大漩渦中,該怎麼做才能虎口脫險,為自己找到安身立命之處?

中國最具影響力社群「羅輯思維」創辦人羅振宇,精選十二個歷史案例,以身歷其境的視角探究歷史名人的思想與心態,從中發掘可學習與借鑑之處,並歸納出適用於現代的處世智慧。

讀完本書,不僅可以增進你的歷史人文思維,更能擺脫種種煩惱與妄念,開創嶄新的格局與出路!

請點此購買《羅輯思維:成大事者不糾結》

作者簡介  羅振宇

1973年生,自媒體脫口秀「羅輯思維」主講人,網路知識型服務嘗試者,資深媒體人與傳播專家。曾任CCTV「經濟與法」、「對話」製片人。2012年底打造知識型脫口秀「羅輯思維」。半年內從一款網路自媒體產品,逐漸成長為全新的網路知識品牌。

他對商業和網路的獨到見解,影響了當代年輕人對知識結構與網路的認識:人類正從工業化時代進入網路時代。新的時代將徹底改變人類協作的方式,使組織逐漸瓦解、消融,而個體生命的自由價值得到充分釋放,未來將屬於基於用戶體驗的「手藝人」經濟。

  關於「羅輯思維」

2012年底成立的知識型節目,善用互聯網思維與創新的商業模式,短短半年內從一款網路自媒體産品,延伸成長為全新的網路知識品牌。現有五百五十多萬訂閱戶,公司市值超過十億人民幣。

羅輯思維以「有種、有料、有趣」為口號,提倡獨立思考並探討各種理論、議題與思想,凝聚了數百萬愛智求真的年輕人觀看與收聽,影片累積觀看次數超過三億,是現今中國影響力最大的網路知識社群及社群運作典範。

請點此購買《羅輯思維:成大事者不糾結》

<視界奇觀>編輯整理  資料來源:中國拿破崙論壇,文/iron duke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

文章來源:中國拿破崙論壇 作者:iron du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