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

有一群人,他們也活躍在漢末三國的舞臺上,儘管他們出身未必名貴、地位未必很高,但在當時的知名度一點兒都不亞於那些逐鹿爭霸的群雄、能征慣戰的名將和運籌帷幄的謀士,他們就是方士。

一、漢末三國著名的方士們

方士就是有方術的道士。所謂方術是古代用自然的變異現象和陰陽五行之說來推測、解釋人和國家的吉凶禍福、氣數命運的醫卜星相、遁甲、堪輿和神仙之術等的總稱。

這個詞最早出現在《莊子》一書,《漢書》裡把它分成方技和術數兩個門類,方技包括醫術、神仙術、長生術、房中術等,數術包括天文、曆法、五行、占卜等。

秦始皇和漢武帝都是方術的愛好者和狂熱追求者,在他們的宣導下方術有了極大的發展,到了東漢末年方術頗為盛行,在民間擁有很大的號召力,太平道、五斗米教等民間組織也利用方術吸引徒眾。

《後漢書》裡有方術列傳,記載了任文公、郭憲、徐登等42個著名方士,可見其社會影響力如何廣泛。

《三國志》裡也有方技列傳,雖然記錄的方士只有華佗、杜夔、朱建平、周宣、管輅等5人,但記錄的事蹟更詳盡,管輅的本傳加裴松之注引的內容多達1.3萬字,僅次於曹操和孫權傳記的內容,篇幅居然超過了劉備,列《三國志》所載人物傳記的第3位。


在《三國志》方技列傳中所載的這5個方士中,華佗算是醫學家,當年歸為方術一類,如今應該屬於醫學的範疇;杜夔是音樂家,如今算是藝術工作者。朱建平、周宣和管輅才是真正的方士,其中朱建平擅長相面,與算命先生差不多,周宣擅長解夢,管輅擅長的內容比較龐雜,有時候像算命先生,有時候像魔術師。

朱建平是曹操老家沛國人,善長相術,這種方術具體如何操作不詳,但跟算命先生打卦原理相似,朱建平常在閭巷之間給大家算一卦,事後往往“效驗非一”,知名度逐漸上升。


朱建平最著名的一卦是給曹丕算的,有一次曹丕主持聚會,夏侯威、應璩、曹彪等30餘人在座,曹丕向朱建平“問己年壽”,同時又讓朱建平給大家都算算。

朱建平對曹丕說:“將軍您能活到80歲,但40歲時會出點小問題,請您注意。”

對夏侯威說:“你49歲時當州牧,但會遇到一個劫,如順利過去,可以活到70歲,位至三公。”

對應璩說:“你62歲時官至侍中,但會有大難,在此前一年,你會看見一隻白狗,只有你能看見,別人都看不見。”

對曹彪說:“你是親王,到57歲時遇到兵災,請小心謹慎加以預防。”



曹丕登基後的第七年正好40歲,得了一場大病,曹丕對左右說:“朱建平說我能活80歲,是晝夜相加呀,我知道壽命將盡了。”不多久,果然駕崩。

夏侯威後來當了兗州刺史,49歲那年的12月上旬也得了病,想起朱建平之前說的話,知道必死無疑,於是寫了遺書,又準備了後事,就等著一死。

但誰承想病卻一點點好轉,到30日下午,他以為年一過這個劫就過去了,十分高興,設宴招行眾人,席間對大家說:“我的病快好了,明天雞一叫我就50歲了,朱建平告誡的看來有點誇張。”

送走客人,夏侯威天黑時開始發病,半夜裡就死了。

應璩61歲確實當了侍中,在宮內有一次他果真看見了一隻白狗,問其他人,大家都沒有看見,到63歲時他死了。

曹彪後來被封為楚王,57歲時被揭發參與王淩等人的造反,賜死。


這些雖然都寫在正史《三國志》裡,但也未必都可信。

朱建平還給其他很多人都看過相,與荀攸、鐘繇等人還是好朋友,被他算准的事多不勝數,但也有看不准的時候,他給王昶、程喜、王肅等人看相時就出現了偏差。

周宣當過郡吏,最拿手的是解夢,曹丕經常向他諮詢問題。周宣解夢,往往十中八九,和朱建平的相術並駕齊驅。而在他們之中知名度最大、活躍時間最長的無疑是管輅。

管輅生得相貌粗醜,沒有什麼威儀,嗜酒如命,喜歡嘻嘻哈哈,無拘無束,大家都很喜愛他。

據《輅別傳》記載,管輅八九歲時就喜歡仰視星辰,見到人就問這顆星那顆星叫什麼名字,癡迷到夜裡都不想睡覺,父母干預他也不能阻止。

管略認為,家雞野鵠都知道時令氣候的變化,何況人呢?他跟小夥伴們玩耍,在地上畫的也是天文以及日月星辰的圖樣,逐漸到說話做事都不尋常,被人稱為大異之才。


長大後,精通《周易》,對仰觀、風角、占卜、相術等無不精通。


二、曹植親身驗證方士的法術

除了以上這幾位,漢末三國有名的方士還有不少,據《博物志》介紹,曹操曾把一些有名的方士請到鄴縣,其中包括王真、封君達、甘始、魯女生、華佗、東郭延年、唐霅、冷壽光、卜式、張貂、薊子訓、費長房、鮮奴辜、趙聖卿、郗儉、左慈等16人,他們中的一些人光看名字就夠玄的了。

根據《後漢書》方術列傳和《博物志》等書記載,這些人個個都有絕活。傳說冷壽光與華佗同時,活了150多歲,鬚髮盡白,而面色如三四十歲。

魯女生曾在嵩山采藥,得到一個女道士的秘訣,煉成長生術,絕谷80餘年,面如桃花,每天能走300里。東郭延年是山陽郡人,從小好方術,喜歡服靈飛散,結果練成了好眼神,夜裡能看書。

封君達是隴西人,常騎青牛往來,被稱為“青牛道士”。

趙聖卿是洛陽人,善長丹書符劾,能驅神使鬼。

王真是上黨郡人,好道術,甚得其法。


費長房是汝南郡人,曾當過市場管理員,後跟一老者入山學道,相傳學會了一種騎著竹杖騰空行走的能力。

薊子訓有神異道術,很有名氣。

當然這些也都是傳說,事實未必如此。曹植寫過一篇《辨道論》,是一篇關於方術的重要文獻,在這篇文裡曹植寫了他對方術的見解和與郗儉、左慈、甘始等方士們的交往。

郗儉是個氣功師,他會辟穀,最多可以連續百日不吃不喝,曹植聽說後不太相信,就親自驗證,跟郗儉同住一室,走到哪兒跟到哪兒。最後的結論是,人七天不吃飯就得死,郗儉卻是例外,這樣做不一定能延年益壽,但對治療疾病卻是有益的。

左慈擅長房中術,曹植認為這樣可以延壽天年,但他同時認為如果不是專心致誠地學習,是無法學會的。甘始“老而有少容”,在方士中很有威望和號召力,很多方士都歸於他的門下。


曹植出於好奇,曾單獨把甘始叫到跟前,“溫顏以誘之,美辭以導之”,在曹植的誘導下,甘始說了很多方士這一行鮮為人知的內幕。

甘始說自己的師父名叫韓世雄,他曾跟隨師父在南海學習點石成金之法,為了學成,先後把幾萬斤金子都扔到海裡去了。又說曾見過西域人帶來的寶刀,可以切玉,後悔沒有要來。還說有一種藥丸,塞進魚嘴裡,再取一尾魚,同時放入沸水中煮,沒有含藥丸的魚不多會兒就熟了,而含了藥丸的魚卻暢遊自如。

這些雲山霧罩的話讓曹植大為驚異,對於魚嘴裡那種神奇的藥丸他提出來很想試試,但是甘始說這東西在萬里之外的邊塞,要想得到必須本人親自前往,曹植認為這些都是信不過的事。

但曹植同時認為這些人都不得了,如果放在秦始皇、漢武帝時期,他們就是徐市、欒大一樣的人物。

徐市就是徐福,秦朝著名方士,欒大是漢武帝時的方士,據《史記》記載徐福曾上書秦始皇說海中有三座仙山,分別名叫蓬萊、方丈、瀛州,上面有仙人居住。後來秦始皇派徐福率童男童女數千人入海求仙。欒大也說海中有長生不老藥,騙取漢武帝信任,後來事情敗露,被處死。


三、曹操聚養方士的真實目的

方術盛行必將成為社會不安定因素,太平道和五斗米教的教訓就在眼前,當時曹操已佔有了廣大的北方,必須站在統治者的角度考慮如何治理這個社會,對於方術問題,是禁絕還是容忍,都存在有利有弊的一面。

如果禁絕,可以保持社會的穩定,但經驗表明,完全禁絕是不大可能的,往往你越是大力禁絕,民間就越是發展得更快。而如果採取容忍不管的態度,那又將加速其漫延,最終會發展到不可遏制的地步。

曹操認為這是一個大問題,必須認真對待,最後他採取的政策是,既不禁絕也沒有不管,而是把這些方士們都請到鄴縣來,集中起來加以管理。

關於這項重要政策記錄在曹植寫的《辨道論》裡。

曹植說,對社會上存在的方士,曹操下令都召集起來,原因是怕這些人及其門徒勾結社會上的不法分子,為非作歹欺壓百姓,以妖惡之事蠱惑人心,“故聚則禁之也”,也就是把他們集中起來的目的是加以阻止。

曹植可能還有些話沒有明寫,妖言惑眾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他們奔走聯絡,發展組織,最後形成像太平道那樣的燎原大火。曹操把這些人弄到鄴縣來,並不是抓來的,也沒有軟禁或者判刑,而是“請”來的,這是曹操高明的地方。

曹操請他們來,都給安排了工作,大多數擔任“軍吏”,即下級軍官或者基層官吏,一些實用型人才,如杜夔、朱建平等人,職務稍高一些,但也只是參謀、郎一類的閒職,目的是把他們養起來,放在眼皮底下便於掌握控制。


四、曹操曾向方士請教養生問題

曹操雖不像秦始皇、漢武帝那樣對方術極其熱衷和追求,但對方術也有過研習,這方面的資料大都記錄在晉人張華所著的《博物志》一書中。

據《博物志》記載,曹操喜歡養生之法,對方藥也有所瞭解,平時“習啖野葛至一尺,亦得少多飲酖酒”。

野葛又名鉤吻、胡蔓草、斷腸草等,是一種有毒的植物,但是吃法得當又可以抗炎、鎮痛。酖是一種鳥,羽毛有毒,用酒泡過即是酖酒,足以致命,但掌握飲用量,也有藥用。

曹操有頭風的老毛病,吃野葛、喝酖酒或許與此有關,但這些都是玩命的事,稍有不慎命就沒了,曹操吃野葛、喝酖酒離不開深諳此道的方士們的指導。

《博物志》還記載,甘始、左慈、東郭延年等人還深通房中術,曹操“問行其術,亦得其驗”。

還有一個方士叫劉景,不在前面所列16名方士名單之內,他擅長煉丹藥,煉成了雲母九子丸,曹操曾經吃過,也說效果不錯。

雲母是一種礦石,是層狀結構鋁矽酸岩的總稱,很早以來便被方士們作為煉丹藥的重要原料,雲母與其它礦石合煉,會達各種不同的效用,宋人編著的道家典籍《雲笈七籤》一書中就記載了大量用雲母煉丹藥的配方。

曹操還向封君達的學生皇甫隆寫信請教長壽的秘訣,這封信保存在唐代孫思邈編著的《千金方》一書中。

信中寫道:“聽說先生已經活到100歲了,可體力並不衰老,耳聰目明,氣色不錯,這真是了不起呀!先生平時吃什麼藥,進行怎樣的鍛煉,能說一說嗎?如果有的話,請放在信封裡秘密告訴我。”

皇甫隆曾經當過曹魏的太守,對於曹操的請求,想必他一定儘量給予滿足吧。

由於曹操本人對方術、特別是與養生相關的方術採取一種借鑒吸收的態度,方術在鄴縣非但沒有禁絕,而且有一定的市場。

曹丕在《典論》中說,擅長辟谷的郗人儉喜歡吃伏苓,他到了鄴縣後,馬上掀起一股“伏苓熱”,市場上伏苓的價格立即漲了好幾倍。

有個叫李覃的議郎也跟著學辟穀、吃伏苓,結果方法不當,差點丟了命。

甘始“善行氣”,也就是會氣功,他到鄴縣來又掀起一股不小的“氣功熱”,大家見了面個個都“鴟視狼顧,呼吸吐納”,也就是像鴟鳥一樣看東西、像狼一樣扭脖子。

有個叫董芬的軍謀祭酒,練習氣功走火入魔,結果氣閉不通,半天才蘇醒過來。

左慈擅長“補導之術”,即房中術,結果鄴縣又掀起一股“房中術熱”,就連有個叫嚴峻的前宦官也跑來要學習房中術,成為笑談。

可以想見那時候的鄴縣相當熱鬧,經濟發達、物質豐富,城市設施先進、文人會集,還有不少方士們引導全民不時弄出個養生方面的熱潮,在那個戰爭年代裡,生活在這裡,倒也感不到寂寞。

那些方士在民間儼然成了明星,受到追捧,擁有大量粉絲,這雖然不是什麼好事,但他們所能推動的也就是養生、健身、長壽一類的活動,對曹操來說,相比於讓他們散落民間發動大家再搞出個太平道來,更是很不錯了。

推薦閱讀:

三國「職場啟示錄」呂布的血淚經驗:太頻繁的跳槽,將導致沒老闆敢錄用你!

三國時代的慣老闆是他!

高捷少女太柔弱?呂布:人中有呂布!上車不跑步!

歡樂三國志【英雄慶功版】(附1DVD)  

getImage (11)

史上最經典、最好笑、最智慧的《三國演義》說書版!
書+MP3說書光碟!內容超過2400分鐘!(DVD ROM,部分機器可能無法讀取)

  宅女小紅、吳淡如、個人意見、馮光遠、張國立、謝哲青 歡喜推薦!●依姓名筆劃序排列

價值5357元
回饋特價399元

  聽侯文詠、蔡康永兩大才子帶你在嘻笑怒罵之間,
細細領教三國人物的智和愚、光和暗、
幸和不幸、夢想和夢碎,一笑三嘆,豁然開朗!

中國歷史上,出現過許多精彩人物,比方說,講到聰明人,一定先想到諸葛亮;講到權力狂熱分子,免不了提到曹操;走進廟裡,會看見紅臉的關公神像;走進診所,又常常看到「華佗再世」的匾額。諸葛亮、曹操、關公、華佗,統統都是三國時代的人物,而三國能為我們留下這麼多典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羅貫中寫了《三國演義》。

羅貫中的《三國演義》,不但讓許多三國的人物重新又活過來,而且肯定比當年他們在世時,活得還更生猛、更有型、更過癮。我們會根據《三國演義》做成《歡樂三國志》,正是因為《三國演義》的迷人。但跟正史是否符合,卻並不是我們優先的考慮,因為《歡樂三國志》追求的,不是歷史的真實,而是人性的真實。《歡樂三國志》裡所呈現的各種人性、各種人生,到了二十一世紀聽起來,還是這麼鮮活有勁。

在製作《歡樂三國志》的過程當中,我們一再被某些角色強勁的生命力所打動,從謹慎的諸葛亮到囂張的周瑜、從激動的黃忠到衝動的魏延、從一肚子怨氣的陳宮到一肚子醋的龐統,許多三國角色用盡一生力氣,在追求自我、實現自我,還有,可能的話,超越自我。「他們好有力氣啊!」我們這樣讚嘆著。

夢想,其實是一種能力;歡笑,也是一種能力。我們發現在很多人身上,這兩種能力都在退化,我們不太放心、也不太甘心,我們覺得不作夢、不笑,太可惜了,請容我們邀請你加入這場派對,一起練習夢想和歡笑的能力。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資料來源:南門太守(陳忠海)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