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27-XXL

1944年,奧斯維辛集中營內給囚犯分類, 不具備勞動能力的老弱婦孺將被送進毒氣室

天津”8•12爆炸事故”發生後,一則關於爆炸現場”29個點位檢出氰化物”的新聞引起廣泛關注。近年來,氰化物洩露或疑似事件已不是第一次發生,幾乎每一次都會引起恐慌。人們之所以”談氰色變”,或許是因其曾扮演著”百毒之首”的角色,太多曾叱吒風雲的歷史名人都被它奪去性命。而納粹在二戰期間使用氰化物作為毒氣屠殺猶太人的歷史更為之平添一層恐怖色彩。20世紀那段充斥著戰爭、屠戮與暗殺的歷史讓氰化物成為毒藥與死亡的代名詞。


服毒從”飲鴆”開始

人類究竟是多早發現毒藥已不可考,但至少在公元前331年就已有在食物或水中下毒的記載。毒藥的使用者存在於社會各個階層,即使貴族統治者也不例外,”鴆殺”就是我國曆代史書上出現得極為頻繁的一個詞。鴆是傳說中的毒鳥,據說將其羽毛浸泡於酒中後便可釀出置人於死地之毒酒,稱之為鴆酒或酖酒。自先秦時始,臣子被君主以酖酒賜死的案例史不絕書,如秦國丞相呂不韋、法家代表韓非、蘭陵王高長恭、南唐後主李煜等。除了用於賜死,大人物們飲酖酒自殺的事例也在史書中頻頻出現。

歷史上被”鴆殺”或”飲鴆而死”之人都可歸為服毒而死,但奪走他們性命的究竟是什麼毒藥卻沒有明確記載。因為”鴆鳥”既無實物,又無圖錄可證,這種鳥類是否存在至今尚存爭議。在現代漢語詞條中,鴆酒泛指毒酒,而鴆毒通常也被等同於砒霜。到了近代,因毒而死的人同樣不在少數,但與以往不同的是,關於他們的死法不再是簡單的”鴆殺”或”飲鴆自盡”這樣籠統的記載。如砒霜、鴉片、安眠藥、氰化物等具體的毒藥名開始出現於記載中。

一般而言,毒藥按藥性可分為兩大類,即慢性與急性。慢性毒藥的中毒者相對而言不會有太大痛苦,若搶救及時還可保住性命,其代表古有鴉片,今有安眠藥。從歷史上的自殺事例來看,選擇慢性毒藥的人通常是在絕望、生無可戀的情緒中主動結束生命,如北洋水師提督丁汝昌在甲午戰敗後吞食鴉片自殺;國民政府敗退前夕,本可以撤往臺灣的國民黨政要戴季陶、陳布雷選擇服安眠藥自殺。對於這些主動自殺者而言,他們雖選擇死亡,卻不急於死亡,故而會以痛苦較少的方式結束生命。相反,急性毒藥則通常具備藥性發作快,中毒者死亡迅速,但痛苦劇烈等特點。在古代,被稱為”鶴頂紅”的砒霜就是急性毒藥的典範,相傳古時大臣的朝冠或朝珠中皆備有砒霜,目的是為了在急難時用於自盡。在武俠小說中,我們更是經常看見殺手在執行任務失敗後,為了不給對方留下活口,服用砒霜製成的毒藥丸自盡的情節。

其實砒霜的毒性遠遠沒有傳說中那樣劇烈。砒霜的專業名稱為三氧化二砷,外觀為白色霜狀粉末,無臭無味,口服中毒出現噁心、嘔吐、腹痛、四肢痛性痙攣、抽搐等症狀,最後呼吸麻痺而死亡。通常而言,砒霜中毒後大約需要1小時才會出現症狀,等到死亡則要等數小時甚至次日,這不僅留下了搶救的餘地,即使是馬上對中毒者嚴刑逼供也有充分的時間。亡命之徒們理想中那種”入口即死”的毒藥到了19至20世紀時幾乎變成現實,它就是有”毒藥之王”之稱的氰化物。


初出茅廬兩次”掉漆”

20世紀,砒霜長期在毒藥界的”王者”地位被氰化物所取代。氰化物特指帶有氰基(CN)的化合物,其中的碳原子和氮原子通過三鍵相連線。因其英文名稱cyanide,由cyan(青色,藍紫色)衍生而得名。

相比砒霜而言,以氰化物製成的毒藥具有發作迅速、致死率高等優勢,重度的氰化物中毒者會”驚厥,昏迷,並在五分鐘內死亡“,並不會承受砒霜那樣長達數小時的痛苦,故而成為亡命殺手、軍政要人們在緊急情況下用來自殺的首選。同時,氰化物比砒霜更容易與水溶解,不易被發現,但它也並非”無色無味,殺人於無形”。例如氰化鉀和氰化鈉雖然都是無色晶體,但在潮溼的空氣中,水解產生氫氰酸會散發出苦杏仁味,警惕性高的人便能通過氣味及時發現。再者,即使下毒成功,死者身上也會呈現鮮紅色的屍斑,尤其是”耳郭、耳垂多呈櫻紅色,顏面及嘴脣有紫紺”。

種種現象表明,將氰化物用於謀殺並不具隱蔽性。但對於急於自殺者而言,它卻是最好的毒藥,因為只要服用超過50毫克便能迅速致死,而一粒膠囊就能達到這一致死量。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線”賽拉耶佛事件”中,氰化物毒藥就伴隨殺手登場,但結局卻充滿黑色幽默。1914年6月28日,王儲斐迪南和他的妻子索菲亞正在對賽拉耶佛進行訪問,就在斐迪南夫婦前往市政廳的路上,一枚炸彈忽然向他們乘坐的汽車投來,斐迪南眼疾手快,迅速用手將炸彈擋開才逃過一劫。投彈者是一名叫加布林諾維奇的塞爾維亞族青年,為了這次行動,他們謀劃了兩個月,並在刺殺當天準備了炸彈、手槍和氰化物。眼看刺殺失敗,加布林諾維奇當即喝下隨身攜帶的氰化物毒藥,不料竟沒有如願地毒發身亡,於是他又投河自盡,卻被追來的軍警逮捕。後來才知道,原來加布林諾維奇等刺殺小組人員所備的氰化物是在地攤小販處買的黑心貨,這讓原本抱定必死之心的他陰差陽錯地活了下來。不過躲過了炸彈的斐迪南和他的妻子索菲亞卻在劫難逃,就在當天,他們又被刺殺小組的另一名成員加夫裡若•普林西普用一支勃朗寧M1910型自動手槍連射七槍,命喪當場。

賽拉耶佛的槍聲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歐洲大陸硝煙四起,沙皇俄國亦陷入戰爭泥淖。一戰爆發後的兩年,那個預言沙俄帝國將滅亡的神祕妖僧格里高利•葉菲莫維奇•拉斯普京又成為氰化物的另一個試驗品。1916年12月29日,拉斯普京的政敵們在彼得格勒的尤蘇波夫宮設下陷阱將其誘來,並給他吃了8塊摻有氰化鉀的蛋糕,還讓他喝下一瓶摻有氰化鉀的馬德拉葡萄酒,企圖毒死他。萬萬沒想到,吃下了大量氰化物的拉斯普京竟毫無反應,驚愕之餘的尤蘇波夫立即向拉斯普京開了一槍,當眾人以為他已死,準備處理死體時,拉斯普京忽然甦醒來,並掙脫眾人,跑到尤蘇波夫宮的庭院裡,普利什凱維奇追出屋外又向他連開三槍,其中一槍正中頭部,沒想到未及多久拉斯普京再度甦醒,驚愕的眾人用啞鈴將其擊暈後扔入涅瓦河的一個冰洞中才終結了這個用氰化物毒不死、用槍打不死的妖僧的生命。

▲拉斯普京

可見氰化物毒藥雖然高效,但並非”入口即死”那麼誇張,從理論上說,”氰化鉀、氰化鈉都需要在到達胃部後與胃酸發生反應並釋放出氰基離子,才能發揮其最大效用⋯⋯如果足夠幸運,當含有氰化物的液體剛喝到嘴裡就發覺不對勁之後,立刻將其吐出來,是有可能倖免於死的。其次,在氰化物中,真正具有劇毒的有三種:氰化鈉(NaCN)、氰化鉀(KCN)以及氫氰酸(HCN)。當然,是否會迅速致死,除了看藥物毒性,還要看劑量多少,只要口服50〜100mg氰化鉀或氰化鈉即可引起猝死,短時間內吸入高濃度氰化氫氣體,也同樣會立即引起呼吸停止而死亡

當然,”毒藥之王”之所以在薩拉熱窩事件與拉斯普京事件中兩次”掉漆”,不僅僅是因為20世紀初的人們對氰化物還缺乏足夠研究,對其藥性、成分以及劑量都不能精確控制,更可能的是他們用來自殺和謀殺的氰化物毒藥本身就是半成品或劣質品。隨著人類對這一毒藥研究的深入,二戰期間,氰化物終於成為名副其實的”殺人利器”。


 

納粹的謀殺與自殺

二戰期間將氰化物作為”殺人利器”發揮到極致的應屬納粹德國。其用途也無非毒藥的”老三篇”:謀殺、自殺、賜死。

20世紀40年代,納粹對猶太人的大屠殺已經是眾所周知的歷史。實際上,納粹迫害猶太人也是分為幾個階段。如1938年11月9日,戈培爾指揮衝鋒隊製造”水晶之夜”時,還是以”打、砸、搶、燒”的原始方式進行。二戰爆發後,對猶迫害政策日漸極端,變相屠殺隨之開始,1940年秋末,在波蘭的黨衛隊起了一堵高牆將約40萬猶太人圍在隔離區,它的周圍將近2英里半長,1英里寬,同華沙其他區域隔絕。猶太人一旦離開這個封鎖區即會當場遭到槍殺。1941年蘇德戰爭爆發後,大規模屠殺開始了,在蘇聯鄉間的猶太人遭到蓋世太保、黨衛軍用手槍、機槍等方式射殺,埋入萬人坑,這與日軍屠殺華人的方式相同。為了有計劃地實施屠殺政策,納粹開始採用毒氣這一高效而又節省成分的方法。早在1940年初,納粹就開始在布爾諾布痕瓦爾德集中營用吉普賽人作氰化物吸收測試。1941年9月3日,600名男性蘇聯戰俘和250名從集中營醫院篩選出來的男性犯人成了奧斯維辛集中營第一次毒氣實驗的試驗品,這次使用的毒氣”齊克隆B”是德國化學家弗裡茨•哈伯發明的氰化物化學藥劑(原本作為殺蟲劑使用)。

▲1945年,法國KL-納澤勒爾集中營內,年輕士兵正在仔細檢視毒氣室

1942年1月20日,納粹在”萬湖會議”上落實了”猶太人問題的最後解決方法”。為了提高效率,納粹的毒氣室從1942年起開始使用氰化氫氣來殺死更多的猶太人。氰化氫易在空氣中均勻彌散,屬於劇毒類氣體。急性氰化氫中毒者會出現胸悶、心悸、心率加快、頭痛、噁心、嘔吐、視物模糊,最後呼吸淺快,痙攣抽搐而亡。從這一年開始,歐洲各地的大小集中營中,每日有數以萬計的猶太人被送進毒氣室,這場以種族滅絕為目的的大屠殺達到巔峰。整個二戰期間,超過600萬猶太人遭到納粹屠殺,其中大多數遇難者就死於氰化氫毒氣。

1944年,隨著盟軍在歐洲戰場節節勝利,納粹德國內部出現裂痕,以施陶芬貝格為代表的一批軍人開始謀劃刺殺希特勒,推翻納粹政權。當時參與這一計劃的人皆備有一瓶情急時自殺用的氰化物毒藥。後來因刺殺以失敗告終,政變者當即被希特勒鎮壓,因這一事件自殺的將軍多達49名,例如當時不在國內的京特•馮•克魯格將軍是政變的知情者,他深知回國後必定難逃劫難,於是在返國途中服食氰化物自殺。這次事件還牽涉到不少”第三帝國”的大人物,例如有”沙漠之狐”之稱的隆美爾元帥就因此案而被希特勒”賜死”。1944年10月14日,一代名將隆美爾服下一瓶氰化鉀,結束自己的戎馬一生。

1945年春,”第三帝國”在盟軍的進攻中搖搖欲墜,曾經奪去數百萬猶太人生命的氰化物此時又成為他們的使用物──納粹頭目們的”催命符”。1945年4月30日,納粹元首希特勒與他的情婦愛娃雙雙自殺身亡。愛娃是服用氰化鉀毒發而死,但希特勒之死卻疑雲重重,其中一種說法便是他在服用氰化鉀後又用手槍對準自己的太陽穴開了一槍。緊隨希特勒而去的是納粹德國的宣傳部長戈培爾,5月1日,戈培爾先哄騙他的孩子們吃下夾帶氰化鉀的糖果,隨後與妻子一同服藥身亡,舉家殉葬。1945年5月23日,曾經蓋世太保的首腦,大屠殺的倡導者與鼓動者希姆萊在落入英軍手中後,咬碎了鑲在一顆假牙裡的氰化物膠囊,毒發身亡。1946年10月15日,希特勒的繼任者戈林被紐倫堡法庭判處絞刑,但他在行刑的前一天晚上神祕自殺。第二天,監獄長安德魯斯代表獄方向記者釋出訊息:”戰犯赫爾曼•戈林未受絞刑,昨夜22點45分,他在自己的監舍服用自己隨身的氰化鉀自殺身亡,享年53歲。”

▲1946年10月15日,納粹戰犯、希特勒的繼任者戈林行刑前一天晚上在獄中服用氰化鉀身亡

二戰期間,納粹曾以氰酸氣體屠殺了數百萬猶太人、吉普賽人,諷刺的是,這場屠殺的製造者與鼓動者們最終同樣死於氰化物之毒,如同一場天理迴圈的報應。

▲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妻子馬格達和他們的7 個孩子,後排身穿軍裝者為戈培爾的繼子哈拉德。納粹滅亡前夕,戈培爾一家服用氰化物自殺身亡

二戰後,氰化物依然是各國間諜必備的自殺品,並在冷戰期間繼續發揮餘熱。蘇聯諜報組織克格勃的殺手就分別於1957年和1959年在德國用一種能射出氰化物的特製氣槍暗殺了兩名烏克蘭的異議者。除了用於政治暗殺,它也是名人用於自殺的首選毒藥,1954年6月7日,有”電腦之父”之稱的艾倫•圖靈被發現死於家中的床上,床頭還放著一個被咬了一口的蘋果,經警方調查後認定為服用氰化物毒藥自殺。

縱觀整個20世紀曆史,奪去了無數名人、政要的氰化物一直牢牢戴著”毒藥之王”冠冕,直到冷戰結束,政治暗殺事件逐年減少,氰化物在毒藥界地位才開始式微。進入21世紀後,氰化物的用途已經轉為基本化學合成、電鍍、提煉黃金和有機合成醫藥、農藥及金屬處理方面。只有在一些基地恐怖組織中,它才能繼續扮演”一號殺手”的角色。

相關閱讀:

鶴頂紅、斷腸草、曼陀羅大PK,誰才是最毒的毒藥?

LSD的迷幻歷史(一) CIA:LSD是最好的冷戰武器

天津爆炸:足以「幫全人類自殺」的氰化鈉,是要逼死誰?

沒人敢說的戰爭史:袁騰飛犀利話二戰﹝1939-1945年﹞(上冊)

getImage (44)

百家講壇當家人物袁騰飛,
獨創「史話體」風格,詼諧開講!
最淺顯的語彙,最清楚的講解
讓你秒懂二戰史!

雖然一戰被揍得很慘,但二十年後,我們依舊是一條好漢!
一戰結束,帶來的不是和平,而是短短二十年的戰間期。
無論戰勝國戰敗國,歐洲列強們都得開始過上苦日子。
新秩序在建立,新霸權在壯大,新的戰爭動機在醞釀,新的獨裁者也在蠢蠢欲動……

軸心國
我們有最棒的戰術、最精良的軍備、最會作戰的將軍、最英明的元首。
但同時,我們也有……
最會拖後腿的盟友一號:
戰爭打得焦頭爛額還得去解救義大利……等等,你們的對手是拿著長矛的衣索比亞人嗎?
最能惹事的盟友二號:
日本你在哪?珍珠港?你們去那裡幹嘛?快回來你家要爆炸了啊!
我記得蘇聯應該是我們的朋友……呃你說我們絕交了?

VS.

同盟國
德國造反不是我們的錯!既然敢挑起WWI就得讓你們付出代價!
但為了世界和平,蘇台德地區你們就拿去吧。
為了世界和平,波蘭你就忍耐一下讓他們瓜分了吧。
只要別在我們家打架一切都好說……法國你怎麼投降了!
呼叫美國,呼叫美國,同盟國急需你的支援!
中國,你們自己搞定,我們已經無暇他顧。
蘇聯也想來幫忙?好吧,雖然戰爭快結束了,但多個朋友總比多個敵人好。

這是歷史課本不會教的WWII。
觀點犀利,立場堅定
就是要告訴你真正的二戰史!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微信、文/周渝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