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快照 2015-10-29 上午10.11.19

原來《天龍八部》是金庸版的「爸爸去哪兒?」,而希臘神話是希臘天界版的「爸爸去哪兒?」


 

文/六神磊磊

掃地僧,是奧林匹斯山上的宙斯。

我所指的,倒不只是他倆武功最高,而是另一個特點:他們是所有人的爸爸。

在希臘神話裡,宙斯就是所有人的爸爸,一個移動的種子庫。

他的娃,包括私生子女,有阿瑞斯、赫斐斯托斯、雅典娜、阿波羅、阿爾忒彌斯、維納斯、狄俄尼索斯、赫爾墨斯、阿爾卡斯、阿喀琉斯、米諾斯、拉達曼託斯……好大一串,哦對了,還有大美女海倫。

整個荷馬史詩《伊利亞特》,就是宙斯的一幫娃在打另一幫娃。

掃地僧也一樣。

一個朋友、金庸解讀大專家熊太行有一個研究成果,就是:”掃地僧是所有人的爸爸”。

他指的不是生理上的,而是心靈上的。

熊老師認為,整個一本《天龍八部》,就是一個找爸爸的故事–虛竹找爸爸,段譽找爸爸,喬峰找爸爸,慕容復找爸爸……那個江湖上,每個人都像是因為缺愛而頑劣躁動的孩子。

最後,所有人都找到了一個總爸爸:掃地僧。

所有人在他面前都是雛子。他一出場,一種濃濃的父愛就籠罩全書;一切在江湖上折騰的人、搞事的人、躁動的人、叛逆的人,忽然都不鬧騰了,都服氣了。

掃地僧會勸服,會說服。要是你還不服,他還可以把你打服。

書上兩個最大的刺頭–蕭遠山和慕容博,《天龍八部》裡所有的事兒基本上都是他倆搞出來的。結果掃地僧上來,給倆人一人一掌,先打死了;然後再一人一掌,又給打活了:”服不服?”

這要都不服,那就太二皮臉了。於是倆人都服了,乖乖認爹、皈依。天龍八部的主體故事就此結束。

就像宙斯所作的一樣,雷霆雨露,均出朕心,都是恩澤。

希臘神話裡的角色,大致分為三個層級:

一是諸神,二是英雄,三是眾生(醬油黨、背景帝、盒飯幫……)。

金庸群俠也是一樣。第一級是諸神,比如掃地僧、獨孤求敗、黃裳、王重陽、張三丰、風清揚……還有躲在宮裡寫《葵花寶典》的那個死太監等等。

諸神高不可攀,只負責耍帥,有的直接全書開篇前就死了,比如獨孤求敗、王重陽,純以靈魂的方式影響劇情。

諸神的下一個層次,是為英雄。和希臘神話一樣,英雄多是半人半神。

譬如東邪西毒、南帝北丐;譬如胡一刀;譬如任我行。

金庸英雄界的第一號人物喬峰,是古希臘的誰?毫無疑問,是赫拉克勒斯。

他們都一樣的高大魁梧,威武雄壯,是大力神般的存在。你去逛希臘博物館,眾多雕像裡認不出赫拉克勒斯?沒事,找肌肉最發達的那個就是。

他們都逆天而行、力挽狂瀾;都有搏鬥大型食肉類哺乳動物或爬行動物的經歷。喬峰北國雪地打虎,赫拉克勒斯就打獅子、打九頭蛇、打地獄三頭犬刻耳柏洛斯。

他們的人生,也自始至終都被一個女人惡意迫害著。前者是天后赫拉,後者是馬伕人康敏。區別只是前者咬過赫拉的奶頭而已,這事喬峰幹不出來。

他們甚至還有一模一樣的結局:

有一個仇人,告訴赫拉克勒斯的妻子:你想他永遠愛你嗎?把我的血拿去,給他塗上,比印度神油還靈,以後他看到你就會像吃了春藥。

同樣的,《天龍八部》裡,也有一個壞人這麼告訴阿紫:你想你姐夫愛上你嗎?把我的聖水拿去,給他喝了,他就會永遠是你的優樂美。

這兩個傻女人都信了。

於是,妻子興奮地給赫拉克勒斯披上塗了毒血的襯衫,而阿紫則暈乎乎地給喬峰端上了毒酒。

“蕭峰接過酒碗,燭光下見阿紫雙手發顫,目光中現出異樣的神采,臉色又是興奮,又是溫柔。”

什麼是悲劇?悲劇就是親手毀滅自己最愛的東西。

以後要是有姑娘也用這種”又是興奮、又是溫柔”的眼神端酒給你喝,要麼你接下來有的嗨了,要麼你接下來有得悲劇了。

金庸的英雄裡還有郭靖,就好像古希臘有赫克特。

一個人,一座城。赫克特死守的城,叫特洛伊;而郭靖死守的城,叫做襄陽。

他們都是城中的第一勇士,他們也都知道這座城守不住,但城中都有他們的部族和親人。

邦國淪陷,大廈將傾。赫克托爾高高舉起了長矛:”瞧一瞧看一看啊,我的矛最鋒利,世上所有的盾都可以刺穿……”

哦對不住,我搞錯了臺詞。人家說的是:

“如果我像個懦夫般躲避戰鬥,我將在特洛伊的父老兄弟面前、在長裙飄擺的特洛伊婦女面前,無地自容。”

金庸給郭靖的臺詞更簡練:”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特洛伊城下,赫克托爾一夫當關,大殺四方,把侵略軍統帥阿伽門農打急了眼:”這特麼嘛情況啊!誰能擋住這貨啊?”

襄陽城下,蒙古大汗蒙哥也遇到了幾乎一模一樣的情景:

“蒙哥回頭問左右道:此人如此勇猛,可知道他是誰麼?

左首一個白髮將軍道:啟稟陛下,這人就是郭靖,當年成吉思汗封他為金刀駙馬,遠征西域,立功不小。

蒙哥失聲道:啊,原來是他!將軍神勇,名不虛傳!”

最後,他們都戰死沙場,把責任盡到了生命的最後一秒。

就連愛情經歷,郭靖和赫克托爾都那麼像。要知道,古希臘的英雄裡臭流氓居多,一個個都是兼職播種機。從大英雄阿喀琉斯到大英雄伊阿宋,拋妻棄子的能耐一個比一個強。

唯獨只有赫克托爾,對安德洛瑪刻一往情深,是少見的理想愛情的典範,就像郭靖和黃蓉。

這就是為什麼,影視劇裡寫給赫克托爾的出戰前的歌,可以照搬給郭靖,一個字都不用改的:

“搖籃前,看著你面容,俯首告別親吻,

披戰甲,踏出那宮殿,露水沾溼清晨。

那座城,日出前溫度,不忍驚擾誰夢,

再回望,被風沙阻擋,家園戰火仍燒焚。”

金庸群俠和古希臘諸神,還有太多太多的相似。

隨手再舉幾個。比如同樣是諸神,王重陽就很像冥王哈迪斯。

你可能立刻想到”聖鬥士冥王篇”裡野心勃勃的那位大boss–等等,我所說的,是古希臘神話裡的。這倆冥王性格不一樣。

古希臘神話裡的冥王,神力強大,卻又終究沒有太大作為;有慈悲心,卻又縛手縛腳,婆婆媽媽。和別的諸神比,他總是缺一點果斷霸蠻的勁頭。

你看像不像王重陽。

他們的愛情經歷則更像:都是被愛神偶然射了一箭,一輩子才算是壯膽愛了一回,然後又開始性冷淡,苦練禁慾神功。

最後,王重陽給自己造了個活死人墓,開心地住了進去,真的一門心思當冥王了。

另一個高手無崖子,則完全是翻版的希臘神話裡的變態國王皮格馬利翁。

這位皮國王,是塞普勒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人,喜歡搞雕刻。某天,他雕了一座象牙美女像,從此瘋狂愛上了它,給它各種打扮,穿內衣、穿絲襪、塗指甲油,不能自拔。

你大概想起來了,無崖子也搞了這麼一個玉像,愛得死去活來。

再細想一下,你還會發現更多相似之處,比如講赫克托爾故事的《伊利亞特》有續集,叫做《奧德修》,主題是迴歸–迷途的孩子奧德修斯迴歸故里。

而講郭靖故事的《射鵰英雄傳》也有續集,叫做《神鵰俠侶》,主題也是迴歸–迷途的孩子楊過迴歸正路。

所以,都說金庸小說是童話,我看還是神話。

走進去,你就像來到了奧林匹斯山上探險,窺探了神殿裡的祕密。

你就能感知天神和凡人們的心聲,體會他們的歡喜和悲傷,觸控它們的愛恨情仇。

今天,上古神話已經飄渺難尋、成為絕響了。而金庸群俠傳依然還在,生命力旺盛。

相關閱讀:

你真的看懂《神鵰俠侶》了嗎?金庸沒說出口的祕密結局(上)

從《天龍八部》到《鹿鼎記》,為什麼金庸小說中的武林高手越來越弱?

郭靖VS.張丹楓:金庸和梁羽生的「武林」對決

生死谷.博客來獨家限量特別版套書(全三冊)

getImage (7)

「天觀雙俠」「靈劍」「神偷天下」「奇峰異石傳」,作品熱銷四十萬冊!
女版金庸──鄭丰
生死一瞬,如露如電;殺伐之道,卻道無間
一段撼動朝堂、勢壓武林,隱沒於深山祕谷的唐代刺客傳奇!
台灣最暢銷武俠女作家全新力作!

<視界奇觀>編輯整理  資料來源:六神磊磊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