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resdefault

還記得之前<視界奇觀>和大家分享的新聞”為了調查兒子死因,澳洲爸爸假扮黑幫老大,勇闖中國毒梟老巢“,這則新聞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今天就來聊聊合成毒品的鼻組LSD的故事吧!


 

合成毒品是20世紀才出現的新鮮事物,其鼻祖就是大名鼎鼎的LSD。自從LSD的致幻效應被發現後,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出現了科學家身份的精神導師,他們改變了整整一代人的世界觀。那麼,LSD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影響力?請看本文為你解密。

霍夫曼的自行車之旅

精神導師(Guru)可能是人類發展史上最先出現的一個白領階級。這個職位以前叫做”巫師”,他們不用勞動,只要每天晚上帶領大家跳跳舞就行了。他們向勞動者提供的是心靈安慰,換來糧食糊自己的口。宗教出現後,這個職位被牧師取代。從此,”精神導師”這個工作幾乎被宗教界人士壟斷了。

一個偶然事件打破了這種壟斷。幾個科學家抓住機遇,成為了一代人的精神導師。

0 (18)

LSD的故事的源頭,化學家艾伯特·霍夫曼

故事要從1938年開始講起。那一年,一個名叫艾伯特·霍夫曼(Albert Hofmann)的化學家在瑞士山德士(Sandoz)公司的實驗室裡合成了一種命名為LSD的化學物質。這種小分子全名叫做”麥角酸二乙醯胺”(Lysergic Acid Diethylamide),其中,麥角酸是一種從變質黑麥中產生的麥角菌所分泌的物質,其藥性早在歐洲中世紀就有記載。據說人吃了麥角菌汙染的黑麥麵包就會變瘋,這種流行病被後人叫做”聖安東尼之火”(St. Anthony’s Fire)。

0 (19)

LSD分子式

霍夫曼的本意是想找出一種治療偏頭痛的新葯,他隨機地把麥角酸分子和各種小化學基團相結合,然後試驗產物的藥性。LSD是他合成的第25個分子,因此被他命名為LSD-25。初步實驗沒發現LSD有什麼顯著的藥性,霍夫曼把它扔到了一邊。五年之後,也就是1943年4月16日,霍夫曼決定再試試LSD。在準備試劑的時候他不小心沾了一些LSD粉末在手指上,幾分鐘之後,霍夫曼發現自己正在進入一種令人愉悅的麻醉狀態,他的想像力突然變得特別豐富,對周圍世界的感知也發生了變化。

他的眼前出現了一連串活動的影象,具有萬花筒般的鮮豔色彩。他發現那些在日常生活中被忽略了的物體突然變得生動起來,桌椅板凳都似乎有了生命。他聽到的每一個聲音都像是投在平靜水面上的一顆石子一樣,讓眼前的這些奇妙的色彩產生一陣陣漣漪。

0 (20)

幾個小時之後,霍夫曼恢復正常。他認定這是LSD造成的結果,便決定再試一次。三天後,他口服了250微克LSD(一微克相當於一百萬分之一克,霍夫曼當時認為這麼少的劑量沒關係,後來實驗證明10微克就足以對人產生影響),然後和助手一起騎自行車回家。路上藥性發作,而且比第一次強烈多了。霍夫曼的思維完全紊亂,連話都說不完整。他感到天旋地轉,自己好像被一面面哈哈鏡包圍了,周圍的景物完全變了形。

他覺得自己一直停留在原地,無法動彈,可後來助手回憶說當時他騎得飛快。回到家中,症狀越發厲害,房間裡所有的物體都變成了可怕的怪物。霍夫曼覺得自己瘋掉了,他彷彿看到自己的靈魂離開了肉體,懸浮在空中。他產生了強烈的恐懼感,害怕自己永遠變成了一個瘋子。幸好第二天一早醒來後他發現一切正常,LSD沒有留下什麼副作用。

0 (21)

霍夫曼的這次自行車之旅後來變得很有名,有好幾首以”自行車”命名的歌曲講的就是這件事,比如著名的Queen樂團就寫過一首Bicycle Race。

霍夫曼的奇妙發現很快就被歐洲生物學界知道了,心理學家們認為LSD可以用來研究人腦的病變過程,因為LSD所引發的心理反應具有歇斯底里等精神病的典型特徵。他們打算用LSD來誘導試驗物件進入短暫的精神病狀態,藉此來探究病人的心理世界。另一些心理醫生則看中了LSD可以使人短暫失去自我意識的特點,開始在心理療法時輔以LSD,以增強效果。不過,這一階段的LSD研究僅限於學術界和少數心理診所的範圍內,普通老百姓沒人知道。

可是,LSD的祕密終於被軍方知道了。美國中央情報局於五十年代初開始介入這一領域。從此,潘多拉盒子被開啟。這個祕密直到多年以後因為美國情報解密法的實施,才終於被揭露了出來。

從審訊藥到抗審訊藥

根據近幾年公開的材料顯示,早在二戰期間,美軍的情報部門就開始著手研究思維控制類化學武器。1942年春天,美軍上將威廉·多諾萬(William Donovan)招集了6名神經生理學領域的一流專家,成立了一個研究小組,目的是想發明一種”審訊藥”,犯人吃了就會不打自招。他們試驗了大麻和海洛因等多種神經性藥物,最後認定大麻最有潛力。經過多次試驗,他們提純了大麻中的有效成分,並稱它為”誠實藥”(Truth Drug)。可是,後續試驗表明,雖然適量的”誠實藥”會讓受試者產生強烈的傾訴欲,可一旦服用過量,受試者便會徹底暈掉,反而說不出話來。這個度很不好控制,因此這種藥的實用性是很低的。

這個多諾萬上將當時是美軍”戰略情報部”(OSS)的首領。二戰結束後這個組織更名為”中央情報局”(CIA)。CIA不但沒有因為二戰結束而停止神經武器的研究,反而為了冷戰的需要加大了研究力度,甚至特別成立了一個相對獨立的部門,開始實施一個名為”藍鳥”(BLUEBIRD)的計劃。他們祕密地僱傭了一批前納粹醫生,全盤繼承了這些戰犯以集中營犯人為物件而進行的所謂”科學研究”。比如一個名叫胡波圖斯·斯特拉胡德(Hubertus Strughold)的納粹醫生就把自己對迷幻劑的研究成果帶到了美國,他的本意是想為納粹空軍研究出一種興奮劑,使得飛行員能夠適應高空飛行環境。二戰結束後,他戴罪立功,因此逃過了盟軍對納粹戰俘的審判。後來他一直祕密隱居在德克薩斯州,為美國空軍服務,直到1986年死去,活了88歲。

0 (22)

“藍鳥”計劃很快又更名為”洋薊”(ARTICHOKE),並把觸角伸向了古柯鹼和海洛因等所謂”硬毒品”(Hard Drug)。之所以叫”硬毒品”,是因為它們不但有害,而且還會使人在生理上成癮,一旦停止服用便會痛不欲生。CIA的科學家們打算利用這一點,把海洛因當作”反向審訊藥”來使用。也就是說,先讓受試者對海洛因成癮,然後突然停藥,受試者便會痛苦不堪,只有任人擺佈。這個做法有一個隱諱的說法,叫做”冷火雞”(Cold Turkey)。這是一種最強硬的戒毒方法,後來”披頭四”的主唱約翰·藍儂曾經寫過一首同名歌曲,說的就是這個事情。

當LSD於1949年進入了美國的學術界之後,很快就引起了CIA 的興趣。這種神祕的小分子無色無嗅無味,沒有副作用,沒有生理成癮性,而且藥性強烈,微克級的LSD即可產生極大的效果。初步試驗證明LSD能讓人放鬆警惕性,在輔助審訊方面很有前途。根據一份絕密報告顯示,CIA曾經給一名美軍高階官員服用LSD,結果他供出了軍方的一個頂級祕密。更妙的是,藥勁過去後他對自己的變節行為完全失去了記憶,說明LSD可能還有催眠的作用。不過,進一步試驗卻發現LSD還會引發試驗物件產生妄想症,他所招供的內容十有八九不是真的!

如果這是一種普通的藥物,一旦發現不靈,CIA肯定會丟掉它去找下一個。可是,面對這種藥效如此顯著的猛藥,CIA的科學家們絕對不甘心就此罷手。他們又建議把LSD當作”抗審訊藥”來使用!在他們的設想中,所有派入敵後的特工人員每人都帶上一點LSD,一旦被俘就偷偷服下去,然後就可以瞎說八道了。由此可見CIA在LSD研究上的混亂狀態,不過從這個例子中我們也可以看出LSD的作用是相當複雜的。

需要指出的是,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初期,美國的神經科學研究還處於搖籃時期,研究經費十分有限。1953年,CIA藉口蘇聯和中國已經有了某種神經性生物武器,從國會申請到了一大筆經費,成立了一個範圍更廣,權力更大的研究部門-”MK-ULTRA”。由他們出頭,出錢資助許多大學和研究所的頂尖科學家,開始對LSD等致幻劑進行更廣泛的研究。由CIA資助的神經科學家保羅·霍克(Paul Hoch)發表了一篇很有名的綜述,列舉了LSD的諸多作用:可以增強服用者對顏色和聲音的敏感度,讓他們產生幻覺,失去自我意識,併產生嚴重的焦慮症,甚至變成妄想狂……一句話:LSD可以讓服用者暫時變成一個精神分裂症患者。當時的美國科研界對LSD有一項共識,那就是LSD可以做為研究精神分裂症的工具藥物。

但是,CIA可不這麼想。在他們看來,LSD是最好的冷戰武器,他們不再拘泥於把LSD做為審訊藥或者抗審訊藥來使用了,他們想到了LSD的另一個用處:既然服用LSD的人看來很像瘋子,行為完全失控,幹嗎不利用這一點,給敵對國家的領導人或者任何持不同政見的公眾人物下毒,讓他們在公開場合出醜呢?古巴領導人卡斯特羅和埃及總統納賽爾都是他們計劃中的下毒物件。

不過,CIA很快就發現,服用場合的不同會對LSD的藥效產生完全不同的影響,必須在非實驗室狀態下進行大規模人體試驗才能找出規律。他們首先想到的實驗物件是監獄犯人和醫院的病人,後來又拿現役軍人和在校大學生做實驗,描述服毒狀態的一個新詞-”幻遊”(Trip)-就是源自美國陸軍的LSD研究人員。再後來,CIA竟然拿自己人開刀,不預先通知就對CIA工作人員下藥,然後觀察他們在各種場合下的表現。有一年的CIA內部聖誕派對上大家集體吃藥,結果可想而知,CIA開了有史以來最瘋狂的一次聖誕派對!

0 (23)

如此大規模的研究需要大量的高純度LSD。有人在CIA解密檔案中發現了一張CIA高官簽名的便條,批准從瑞士山德士公司購買10公斤LSD,這個數量可以供一億人每人發瘋一次!後來CIA發現山德士公司根本無力生產這麼大劑量的LSD,原來這是CIA在歐洲的特工搞錯了,把毫克看成了公斤。於是,CIA授意美國的一家大製藥廠”禮來”(Eli Lilly)開始研究LSD的合成方法。不久,”禮來”的科學家就向CIA保證說,他們已經具備生產”噸級”LSD的能力,CIA終於放心了。後來,”禮來”成了美國本土LSD的重要來源之一。

LSD這頭猛虎,在CIA的精心餵養下,已經具備了下山的能力,就缺一個領路人了。

至於LSD下山後會鬧出什麼大事呢?請繼續鎖定<視界奇觀>喔!

相關閱讀:

為了調查兒子死因,澳洲爸爸假扮黑幫老大,勇闖中國毒梟老巢

鶴頂紅、斷腸草、曼陀羅大PK,誰才是最毒的毒藥?

天津爆炸:足以「幫全人類自殺」的氰化鈉,是要逼死誰?

藥物讓人上癮:酒精、咖啡因、尼古丁、鎮靜劑與毒品如何改變我們的大腦與行為

getImage (1)

不恐嚇、不美化,不侮辱智商
用客觀、科學的方式認識日常接觸的精神藥物
無論你選擇使用或迴避
本書都能提供理性的依據

從早餐的咖啡到夜裡助眠的紅酒,從安眠藥到止痛劑,我們依賴各種物質來改善精神、放鬆心情,為的是讓每天更好地走下去。這些助益多少伴隨著「副作用」,但我們獲得的資訊卻總是不夠透明。

來自政府、媒體的宣導教育,常以極端的案例嚇阻讀者。然而,如果能以開放的態度討論用藥議題,讓消費者充分了解藥物的作用與風險,我們自然能以理性的態度,為自己與家人做出健康的決定。本書作者群身為藥理學專家,便希望能開啟這樣的討論空間。

本書特色

專業知識結合平易近人的溝通方式,說明咖啡、酒精乃至各種藥物的:

◎實際作用
◎代謝方式
◎與其他藥物併用的危險
◎對生心理的長短期影響

任何關心用藥健康的人皆可藉由本書:

◎獲得實際的用藥安全建議
◎破除各種藥物迷思,避免受騙上當
◎展開理性討論,避免任何「污名化」指控使需要幫助的人退縮

面對各種藥物與有毒物質氾濫的時代,我們需要的不只是健康指南,而是一種負責任的態度——

我們的飲食與用藥方式不只決定自己的生活樣貌,也會影響身邊的人,乃至整個社會。因此我們更應該用審慎的態度,了解自己所吃下的任何東西。

<視界奇觀>編輯整理  資料來源:土摩托看世界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

One thought on “LSD的迷幻歷史(一) CIA:LSD是最好的冷戰武器

Comments are closed.